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网游之命运轨迹(48)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网游之命运轨迹(48)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个小混混的喊声引来了更多的人,一下子院子里就热闹了起来,姚哥心中暗暗叫苦,他转头想回去,却见七月牵着拴在他腰上的绳子,正坐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勾着唇角看着他,七月的手里拿着那根银针,银针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这亮光看的姚哥心中一阵发毛。

    “脱!”七月很干脆的对姚哥说道。

    姚哥咬了咬嘴唇,他和七月拼过命,也想自杀过,但是在这样女人面前这点小把戏就好像开玩笑一样,轻易的便被化解了,姚哥完败无奈,最后只能委委屈屈的又走回了阳台,随后一咬牙,一狠心,便开始脱起身上的衣服来。

    “大哥怎么脱衣服了啊?”

    “不止衣服,裤子怎么也脱了?”

    “这是热了?”

    、、、、、

    阳台下的人议论纷纷,大家都在惊奇的时候,忽然姚哥手抚着前胸,竟然扭起屁股来。

    脱衣舞姚哥没跳过,但却是看过无数次的,姚哥的动作很生硬,动作也是扭扭捏捏的,但是他如今风骚的模样还是把那一群小混混惊得下巴都砸在地上了,大家深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在大家印象中姚哥一直都是个阴险狠毒又不苟言笑的人,而如今楼上那个摇臀摆跨的人怎么可能是姚哥啊!

    风吹过,院子里寂静一片,大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大哥了。

    血芦苇心中都快乐翻天了,他知道七月彪悍,却不知道七月如此彪悍还这么缺德,要知道七月让姚哥跳脱衣舞甚至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因为若是七月杀了姚哥的话这群小混混势必会拼命的为姚哥报仇的。可是现在姚哥颜面扫地,这群小混混对姚哥的忠心也会大打折扣,即便是事后姚哥没死,众人也不会在奉他做老大了,要知道江湖中人最在乎的就是面子,老大混的也是一张面子。

    这一招真是太狠了啊!血芦苇在看热闹的同时心中也在暗暗的庆幸自己识时务,若是他没有真心投靠七月,恐怕他现在的下场比姚哥还要惨吧!

    简单的脱衣舞并没有让七月满足,七月也玩起了性质,她甚至还扔给姚哥一根拖把,让姚哥拿着拖把跳钢管舞给她看。

    姚哥一口牙都快咬碎了,他本是想顽抗到底,坚决不同意跳钢管舞的,结果在七月的一针下去后姚哥顿时就乖乖的了。

    姚哥心中恨极了七月,同时也恨极了孟彩霞和刘向东,若不是这两个人的话自己何至于惹上这个女魔头,姚哥无比的后悔,可是现在后悔也都晚了。

    七月此时正琢磨着姚哥该怎么处理,本来按她的想法是想直接杀了省事的,但是如今姚哥也算配合,七月要有点下不去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别墅的外面开过来了五六辆吉普车,车门打开,从那车上竟然跳下来了二十来个壮汉,领头的一个是个面容俊美的青年,那青年板着一张脸,脸上都是愤怒和焦急。

    一群人呼啦啦的就冲进来了,见到院子里那一大群的小混混后青年更是脸色阴沉了几分,而那群小混混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变故,全都警惕了起来。

    “你们抓来的那个女孩呢?把人给我交出来!”青年很是狂傲,虽然小混混的人数比他们多了一倍有余,但他却没有半点惧怕,对着那群人冷冷的问道。

    “你是哪根葱啊!敢来我们这里闹事,是不想活了怎么着!”一个头发染成红色,身上还纹着纹身的小混混手里拿着一根钢管,指着那青年嚷嚷道。

    “我是谁你还管不着!赶紧把人交出来,不然今天我把你们这个破地方给平了!”青年冷哼一声道。

    那个红头发的混混看青年如此嚣张顿时怒了,拎着钢管就想上来打人,可是他还没到青年面前,却被一个大汉直接给拦了下来,随后一个过肩摔,那个红头发的混混就被摔趴在地上了。

    见到那壮汉的身手,血芦苇不由得心中一惊,他能看的出此人定然不是普通人,看那人的一举一动分明是军队出来的,若是真打起来的话别看自己一伙人多,但怕是也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的。

    更何况刚才那青年貌似是要来找七月的,血芦苇没弄清楚对方目的之前自然是不能贸然动手了,于是血芦苇略一沉吟心中便有了决断。

    那群小混混见对方动了手便想跟着一起往前冲,却被血芦苇直接给拦了下来,血芦苇的身份地位在帮派里很高,如今老大被七月给劫持,而且、、咳咳、、还跳了脱衣舞了,因此这群小混混便把血芦苇在心中奉为了老大,见血芦苇拦着便都听话的止住了脚步,但是目光却还是不善的看着那一伙人。

    “各位这样进门就打打杀杀,未免实在是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也不知道兄弟们是那条道上的,为何强闯到我们帮中,还请诸位言明,以免有什么误会,到时候伤了彼此的和气!”血芦苇上前两步,语气中有软有硬的对青年说道。

    “你们今天下午抓了一个女孩,那个是我的朋友,赶紧给我放出来,她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就把你们这个破地方给灭了。”青年厉声道。

    血芦苇一听便明白自己刚才猜对了,果然这群人是七月的朋友,于是血芦苇的心便放下来了,在他看来七月的人就是他的自己人,只是虽然如此,但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的。

    “她、、她是我们大哥让带回来的,现在正和我们大哥在楼上呢、、”血芦苇想解释一下七月没事,可是他的话刚说到这,那青年额头上的青筋就崩出来了。

    一个漂亮姑娘被黑帮老大绑上了楼,而且还让手下的人全在院子里守着,光是想也知道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

    言西只觉得心中一阵剧痛,他喜欢的女孩他连看一眼都觉得是亵渎,如今竟然、、竟然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