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炮灰晋级计划书 > 第八百九十五章名侦探七月(2)

第八百九十五章名侦探七月(2)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你是刚毕业,应该是第一次出现场吧!里面的尸体稍微有点不同寻常,我怕你受不了!”徐峰说道。

    警校成绩好不代表就能成为一个好的刑警,以前他们刑警队也来过刚毕业的新人,出现场之前都信心满满,可是看见尸体后直接就吐了

    有时候漂亮的长相还是很有用的,徐峰也是怕这漂亮的小姑娘吓到,于是难得好心的提醒。

    很快七月就明白为什么徐峰会提醒他尸体有点不同寻常了,原因是因为按理说尸体应该是完整的,可是这隧道里的尸体已经化整为零,到处都是了。

    隧道里到处都是尸体的零部件,这里一根大.腿,那里一只脚,碎尸周围都画着圈,重案组的人正在拍照和收集现场的指纹和证据,见徐峰来了,便有一个小平头的男子便跑了过来。

    “头儿!现场我们已经初步勘察了一遍,没有找到任何指纹和鞋印,尸体是个女人,年龄大概二十多岁,没有找到衣物和证件,这里也不是第一案发现象,应该是在别的地方碎尸后扔过来的。”那小平头对徐峰汇报道。

    “尸体的头还是没找到?”徐峰问道。

    “对,整个隧道都被我们给翻遍了,但是这起案子跟前两个受害人一样,头都没找到。”小平头说道。

    “旁边的监控摄像都查过了吗?”徐峰又问道。

    “我调查了,这隧道现在很少有人走,所以旁边的监控摄像前些日子坏了也一直都没修,而这周边的小区的摄像头都照不到马路,所以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那小平头说道。

    徐峰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随后他深呼了一口气,这起连环杀人案的影响实在是太坏了,上级已经严令他们要尽早破案了,如今竟然又死了一个人,徐峰感觉压力很大啊!

    “咦,这个漂亮的妹妹是谁啊?”小平头在汇报完调查结果后终于发现了七月,于是问道。

    徐峰被小平头的问话唤回了思绪,他也终于想起了七月。

    “我叫风七月,是新调来的!”七月对着小平头一笑,脸上露出了两个酒窝,随后自我介绍道。

    七月一笑更漂亮了,小平头被晃的眼花,脸甚至都红了红。

    “那个、、、我、、我叫孔家俊,早就知道咱们组要来个妹子,没想到这么漂亮啊!对了,我还没女朋友呢,你有男朋友吗?对了,你以后就叫我孔哥吧!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事情我教你、、、”孔家俊激动的对七月问道。

    “好了,办案呢,在这废话什么,有这时间不如赶紧去查一下全市失踪人口。”孔家俊还想继续说,徐峰却已经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冷声道。

    孔家俊显然对徐峰还是很打怵的,听了徐峰的话,即便他不想走,但还是不情不愿的去干活了,但是走之前依然不知死活的对着七月挤眉弄眼,最后徐峰踹了他一脚这才老实。

    “没想到你一个小姑娘胆子挺大的啊!”徐峰看见七月因为孔家俊做鬼脸在笑,于是有些惊奇的说道。

    “呵呵,从小胆子就大,再说警校也有相关的课程,所以就不害怕了!”七月解释道。

    其实这只是七月随便说的借口而已,她人都杀过多少了,做医生的时候也解剖过尸体,怎么可能还会因为个碎尸而害怕呢!

    “你先跟着我,不要乱碰乱走,小心破坏现场!”徐峰对于七月的表现很满意,于是对七月嘱咐道。

    虽然警校教过现场勘察,但是有些新人还是会因为紧张而做一些破坏现场的事情,因此徐峰才会如此交代的。

    七月点了点头,跟在徐峰身后继续朝里面而去。

    拍完照片也取完了证,尸体被法医带了回去,而重案组的人也都回到了警局。

    重案组一共有五个人,除了徐峰和孔家俊以外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大家都叫他王叔,一个负责档案和收集资料的刘姐,一个据说格斗很厉害的陈胖子。

    刘姐见到七月后很是热情,公安局本来就是男人多女人少的地方,漂亮的女人则是更少了,如七月这样的长相放在公安局简直就是极品警花啊!

    陈胖子早就听说要来的全国武术冠军了,本来一直较劲想跟这个武术冠军比一比,结果来的是个小姑娘,陈胖子和比试的话就不好意思说出口来了。

    “别聊天了,这是什么时候了自己都没点数吗?都把查到的东西准备一下,去会议室开会!”徐峰见到众人围着七月问东问西,于是怒道。

    听了徐峰的话,众人全都安分了下来,急忙带着要带的东西跟着徐峰来到会议室,随后坐好。

    会议室有个投影机,操作投影机的是刘姐,只见她熟练的操作了几下,随后照片便投映在了幕布之上。

    照片有勘察现场的时候拍摄的现场的取证照片,还有一些是法医提供的初步验尸结果。

    “张法医刚才送来了验尸报告,死者为女性,二十到二十五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七到一米七之间,死前受到过虐待,而且这些虐待伤并不是一次造成的,而是长期形成的,但死在生气却并没有被強暴的迹象,死因是脾脏破裂,也就是说她和前两个死者一样都是被殴打致死的。”刘姐一扫刚才居委会大妈的气质,十分镇定和沉稳的对大家说道。

    “前两个死者也是受到过虐待,我觉得这三个死在应该都是生前被人囚禁,直到被打死后才被分尸后弃尸的。”孔家俊琢磨了一下后说道。

    “家俊说的有道理,和我想法一样,只是死者没有头,身上没有衣服和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我一直在排查失踪人口,但是前两个死者都没有确定身份,这让调查的难度大大增加啊!”王叔说道。

    “有没有可能是外地来的女工之类的呢?这些人可是很少有登记的,而且人员流动很大,所以即便是失踪了也没人报警呢?”陈胖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