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荒天神帝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没奈何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没奈何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无头尸体倒落尘埃,厉天阁众人无不惊骇的退后数步之后才敢将目光朝唐利川投去。

    只见此时一道妖媚人影手持斩杀斧,从他背后钻了出来,宛如血肉相连的连体人一样,只是有所区别的是,那妖艳女子乃是从他背后那道血色图纹中浮现而出。

    斩杀斧的负面停滞效果注定了唐利川不可能亲自使用此物,但是斩杀斧的正面特效却十分诱人,如果放弃不用,实在有些暴殄天物。

    这次前来武功侯属地复仇,唐利川看似孤身一人,不过能被收入灵兽血契之中的玉面宫主仍然是与他形影不离的存在。

    如果比拼正面作战能力,玉面宫主除了给唐利川提供“天狐幻魅”的幻术天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战斗能力可言,只是现在她手中握着一把斩杀斧,那她的作用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即便她现在什么也不用做,也能帮上唐利川的大忙,而斩杀斧的负面效果也能被灵兽血契完美解决,但凡她遭受危险的时候唐利川就会将她收回灵兽血契,只要唐利川不落得自身难保的困境,玉面宫主的安全就无需担忧。

    “斩杀斧!徐观止那蠢货竟如此不济事,连此等重宝都遗失了!”

    确认唐利川掌握的斧头便是他们厉天阁头号杀手令人闻风丧胆的利器,厉天阁众更是惊惧不已。

    本来就难以对付的家伙得到了斩杀斧,无疑是如虎添翼,原本还能动用以伤换伤的打法,可在斩杀斧的面前,这种战法就是招死。

    “慌什么!斩杀斧的特效无分敌我,对持有者一样有效!只要施展强招让他陷入绝命危机,他就不敢动用斩杀斧的特效!”

    血鹰堂主阴如猖此时满脸鲜血,似乎被刚才血鹰反叛的自爆冲击炸得有些狼狈,如今站出来,眼神阴冷的锁定了唐利川的身影,显然要为刚才的吃瘪讨回公道。

    虽然他看破了斩杀斧的弊端,但只凭这些纸上谈兵的假设没有任何意义,周围的厉天阁帮众谁也不敢轻易上前,别说唐利川神勇姿态已经在他们心中留下阴影,就算强攻猛打,万一唐利川不顾一切就是要发动斩杀特效,他们岂不是将自己命都搭上了?

    阴如猖见自己的话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其他人都不听他的,而他自己的血鹰堂已经在刚才的血鹰自爆中死伤惨重,如今能站起来的也没几个人了。

    前方是厉天阁主冷冷注视的目光,身边却无人可用,阴如猖心烦意乱的猛一握拳,浑身血光大盛,居然催动苦修多年的地级身法武技《血鹰八掠》,打算以身法出手抢占先机。

    一墩身,腰肢发力一扭,旋即此人便化作一条血色细线冲天而起。

    紧接着,在场众人便看见一条几乎无法用视线捕捉的血色线条在唐利川身边来回穿梭,每从唐利川身边掠过一次,便会传来一阵金铁交击的轰鸣声。

    以快的无法捕捉的速度,两人迅捷无比的急速交手,转眼已过百招,而二人打斗中心仿佛变成了铁匠铺一样,叮叮咚咚的撞击声根本停不下来。

    为求制敌,阴如猖武技尽展,啸鹰爪、猎鹰刺、扑鹰落、血鹰突,手中招式掌、拳、刺、爪不断变化,攻击方位也在他急速身法之下难以捉摸。

    寻常武者当然看不清他的攻击模式,但在感知力强大的高手感应之下却能发现,这阴如猖身法着实了得,同一时间身影竟然能出现在十个不同的方位同时攻击,一息之间这样的攻击竟然能变化五六次之多。

    也就是说在一个呼吸之内,唐利川要面对来自五六十个不同方向的齐攻,换做常人早已是手忙脚乱,中招毙命了。

    然而唐利川双脚未动,只凭一手一刀竟然守得滴水不漏,阴如猖十方围杀,他便紧守十方方位,只以刀身格挡便防尽对方所有攻势!

    快不停歇的攻势转眼已到五百招,唐利川依然守得如铁桶一般毫无破绽。

    阴如猖却越战越是心惊肉跳,从他得到的情报来看,唐利川应是天武境的武者无误,可是不管是第一波的突击还是此时的战斗,唐利川哪里表现得像个天武境的弱者了?

    他这番快攻莫说天武境的家伙早该被他轰杀,哪怕是武君境界的人也要慌乱应对,可他舍尽全力的攻击居然无法让眼前之人移动半步,何等可笑?

    身法已经施展到了极限,哪怕武君之躯的他也难以维持太久这样的速度,久攻不下,身法速度必然越趋转缓,而他又畏惧唐利川手中那口斩杀斧,又攻了数十招后,阴如猖赶在身法即将变缓之前,连忙抽身后退开来。

    一脸惊愕的盯着前方纹丝不动的年轻人,脸上、脖颈后、背心处,冷汗热汗分不清楚的滚滚而下。

    交手一番他才明白为什么徐观止会被行动失败了,若是他一人与唐利川交手,他丝毫不会怀疑继续下去被杀的一定是他自己。

    “哪个王八蛋说他是天武境的人?有这种实力的天武境吗!”

    阴如猖心中暗骂,第一次在天武境对手手中吃瘪的感觉,让他心中满不是滋味,不仅是在厉天阁中人面前丢尽了颜面,更是因为他实实在在拿一个天武境的小子没办法,这是来自实力上的羞辱,比起无关紧要的面子,这种事才是让他最难接受的。

    “你的攻击这就结束了?你真的是武君境界的高手?”

    满脸意犹未尽的模样朝阴如猖望去,唐利川并未着急的复仇,反而有一种杀人诛心的意图,仿佛要好好折磨践踏敌人内心一番,随后再杀之这才痛快一样。

    “小子,口气这么大,好像你能拿我怎么样似的?”

    被小辈嘲讽,阴如猖当然难以忍受,可是让他再攻,他却有些踌蹴了。

    他的强项本来就是凭借身法快攻,可他的手段已经试过了,对唐利川没用,再过千招万招也无益处,只是他不愿意承认这点,汗流满面的他硬生生的挤出一抹冷笑,嘴硬的冷哼起来。

    “是吗?”

    唐利川刀锋一横,淡笑着踏步欲出,却见周遭忽然地裂三尺,一道墨色光罩宛如花苞一样朝中心合拢,将他和阴如猖两人彻底围困起来。

    “幽冥莲灯!!!”

    唐利川倒还罢了,看不出此物是什么,那阴如猖却恐惧的大叫起来:“阁主!我还未败,为什么要杀我!阁主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