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 > 第455章 上辈子欠了你的

第455章 上辈子欠了你的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武侠小说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455章上辈子欠了你的

    北堂千琅多少有些不乐意:“那么久吗?为什么?”

    北堂苍云摇了摇头:“这个我没法跟你解释,总之必须这样。你现在身康体健,再活个三五十年没问题,原本也不必急着立太子。”

    北堂千琅其实很不乐意,但看得出北堂苍云恐怕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只好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那好吧。十五个月之后,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立你做太子。”

    北堂苍云笑了笑:“好,就这么定了。”

    出了宫,沿着小路往前走了很久,北堂苍云一直保持着沉默,墨雪舞陪在他的身边,也就没有开口。

    又是许久之后,北堂苍云才突然笑了笑:“没有什么话问我吗?”

    墨雪舞也看着他,非常严肃:“有啊。”

    北堂苍云很平静:“什么话?”

    墨雪舞摸了摸肚子:“中午吃什么?我好饿。”

    北堂苍云愣了一下,跟着笑出了声,可是笑着笑着,他却又叹了口气,轻轻把墨雪舞搂在了怀里:“小舞,你最懂我。”

    刚才那些话,墨雪舞听不懂,可是她选择不问,即便问了北堂苍云也不能回答。如果能说,又何须等她开口问。

    墨雪舞依偎在他的怀里,笑得很温柔:“我这边你放一百个心的,别说是十五个月,就是十五年我都等你。”

    北堂苍云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什么也没说,心里却满是叹息:还是那句话,希望上天垂怜,不要给了我最想要的,又拿走了我最不能失去的,若是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

    不是北堂苍云矫情,而是他真的必须得等那个使命完成之后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否则万一他真的在那个使命中一命呜呼,现在做了太子又有什么意义?不是还得另选皇子入主东宫?既如此,何必要白白折腾这一回。

    可那个使命算得上是虞渊大陆最大的秘密,除了他们七个人之外,暂时他谁都不能说,包括他最信任的墨雪舞。

    今晚的月色也还不错。

    北堂苍云盘膝坐在床上,正在修习绝龙诀。许久之后,他慢慢睁开眼睛,浅浅地笑了笑:“清枫。”

    蓝清枫出现在窗口,却迟疑着没敢往里进:“打扰你了吗?我不知道你正在练功,本来想立刻就回去的。”

    北堂苍云摇了摇头,目光很温和:“没有,进来吧。”

    蓝清枫虽然立刻就闪身而入,却依然有些不放心:“真的没有打扰你?我可以改日再来。”

    北堂苍云笑了笑,语气却很认真:“你要拿我当朋友,就别跟我这么生分。你知道的,凡是我的人,任何时候都可以来打扰我,不管我在做什么。”

    蓝清枫叹了口气,眼里满是忧郁:“问题是我还不是你的人啊,所以没有那个特权,就必须自觉一点,别拿着鸡毛当令箭。”

    北堂苍云怔了一下,再开口时就跳过了这个话题:“找我有事?还是纯粹喝茶聊天?好茶叶带了吗?”

    这次轮到蓝清枫正怔住,片刻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我还真忘了……是不是很没有诚意?”

    北堂苍云忍俊不禁,看着他温润的脸,着实难以把墨雪舞口中那个能一刀切掉亲弟弟右脚的狠辣决断者合二为一:“以后有机会。坐。”

    蓝清枫落座,眼里满是关切:“其实我也不是故意来打扰你,主要是昨天晚上你走的时候看着很累,我不大放心。”

    北堂苍云摇头:“没事,我自己有数,不会为了帮你冲刺八阶就把命搭上,否则你心何安。”

    蓝清枫却依然不放心:“是这话,所以我得确定,你确实没受到什么伤害,否则我确实不能安心。也怪我昨晚太希望突破八阶,没来得及仔细考虑一下。”

    北堂苍云有些无语:“确定你是个狠辣决断的?我怎么觉得这么……娘?”

    蓝清枫完全没听懂:“呃……啊?”

    “没事。”北堂苍云摇了摇头,“不用太放在心上,累肯定是累的,睡一觉也就好了。”

    蓝清枫刚要点头,北堂苍云突然皱了皱眉:“清枫,你先……”

    刚说了四个字,就听一声低笑传来,一道人影嗖的穿窗而入:“一日不见,你就另结新欢了,有没有想过我会多伤心?”

    面前骤然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狼首状面具,蓝清枫瞬间站了起来,眸子里冷芒一闪:“步天?”

    步天看着他,眼睛里透出几分兴味盎然:“你认识我?”

    蓝清枫摇头,下意识地往北堂苍云身边挪了挪,将他护在了身后:“我只认识你的面具,普天之下,应该没有人敢冒充你。”

    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步天眼中的兴味更浓,也更邪魅张狂:“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好像不久之前,也有个人这么说过,苍云,是谁来着?”

    潇绝情。第一次跟步天见面时,他也是这么说的。所以,那是事实。

    不过这不重要,北堂苍云握住蓝清枫的胳膊,把他往旁边一拽:“我没事,你先回去,以后再找你喝茶聊天。”

    蓝清枫怔了一下:“你……”

    “走吧。”北堂苍云笑了笑,“记住了,凡是我身边的人,要做到的第一条就是听我的话。”

    蓝清枫显然绝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主,点点头转身就走:“好。”

    北堂苍云让他走,其实是一种保护。或者说在步天这样的高手面前,他只会成为北堂苍云的累赘,只有他离开,北堂苍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虽然他并不明白,步天和北堂苍云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他的反应,北堂苍云表示满意,可蓝清枫刚刚迈出两步,步天突然猛的抬手抓了过去,笑得异常邪魅:“别走啊,我瞧你挺顺眼的……”

    声音突然停止,因为北堂苍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语气里透着几分冰冷:“步天,过分了吧?这可是我的客人。”

    然而他也只来得及说到这里,步天便豁然回头看着他,眼里浮现出浓烈的冷厉:“你的内力为什么退了两级?出什么事了?”

    倒是没想到一上手就被试了出来,北堂苍云怔了一下,立刻松手:“你还好意思问我?不就是你……”

    可惜步天的速度比闪电更快,立刻反手抓住他的手腕,语气比刚才更冷:“不可能!春风化雨手不会让你的内力消融的这么快,你到底瞒着我又做了什么?”

    北堂苍云挣了一下,却没有挣脱,眉头便微微一皱:“清枫,你还不走?”

    蓝清枫原本是想走的,可是因为步天的话,他的脚却怎么都抬不起来了!他又不是傻子,瞬间就猜到北堂苍云为了护着他突破八阶,竟然不惜耗费自身的内力,生生退了两级!这……”

    练武之人谁不是把内力看得跟身家性命一样重要,内力提升一分,就很有可能在生死关头捡回一条命,更何况越往上进阶,想要上一个级别就越难如登天。尤其到了八阶,每进一级都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北堂苍云为了帮他,居然一夜之间退了两级,这绝非他所愿啊!如果他知道,绝对不会答应让北堂苍云帮忙!

    北堂苍云本来也没打算让他知道,可没想到今天晚上这么巧,两人居然跑到他这里来胜利会师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呀。

    心里瞬间满是歉疚,蓝清枫反而上前两步:“苍云,我……”

    可是就是这一靠近,步天瞬间感觉到了什么,立刻刷的回头:“原来……”

    “清枫,你走。”北堂苍云的声音瞬间降至冰点,“否则我就没你这个朋友。”

    蓝清枫愣了一下,终于还是一言不发地转身,脚尖点地嗖的离开了。

    步天倒也不去追赶,只是回头看着北堂苍云轻轻咬了咬牙:“苍云,你……”

    “这是我的私事,我有权做主。”北堂苍云一抬手阻止了他,语气已经恢复平静,“不过我刚才有点冲动,明知道你不可能对蓝清枫做什么,根本不需要阻止。没办法,自从遇到你,我就发现我的智商经常不在线,真是有够丢脸的。你要想笑话我就尽情笑话吧,我无所谓。”

    步天慢慢摇了摇头,倒是没有嘲笑之意:“不是智商不在线,只不过是关心则乱。你越在乎,就越容易出现失误,这固然是你最让人着迷的地方,却也是你最大的弱点。苍云,不是我说你,你的弱点太多了,一抓一大把,这个样子叫我怎么放心?”

    北堂苍云看他一眼,居然笑了笑:“我承认我有弱点,但不是谁都能抓住我的弱点。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你还没有哪个人能让我如此狼狈。不过技不如人,我没话说。”

    这倒是事实,是人就有弱点,区别只在于你的弱点能够被多少人抓住,而决定这一点的,就是你本身能够多强。

    不可否认,北堂苍云其实已经很强了,但是可惜,强中自有强中手,能人背后有能人,步天的综合战略指数就是在他之上,抓住他的弱点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除了他,沧海王还真就没怕过谁来。

    步天显然也承认这一点,再开口时就转移了话题:“为什么把你的内力给蓝清枫?”

    北堂苍云摇了摇头,在桌旁坐了下来:“与你无关……”

    四个字刚刚出口,步天便打断了他:“为了护着他突破八阶?不过你没告诉他,护着他的代价是内力退两级吧?否则他不可能答应。”

    北堂苍云顿了顿,然后笑了笑,笑得有些无奈:“步天,你虽然常常让我乍悚还惊,夜夜噩梦,但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是世间罕见的奇才。请容许我狂妄一点说,自从我记事以来,就没服过任何人,你是个例外。”

    步天笑了笑,眼睛里却并没有多少笑意:“我很荣幸,不过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本来你的内力就因为春风化雨手慢慢消融,突然降了两级,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知道,内力级别越低,消融的速度就越快,一旦跌到八阶以下,就再也压制不住春风化雨手,它会让你在短短几个时辰之内彻底变成废人!”

    北堂苍云点了点头:“想过,不过我想凭我的本事,应该不会跌到八阶以下。”

    步天冷笑:“应该?应该的事情多了,未见的每一件都会成为事实。何况你刚才抓我的手,我就感觉出来了,你也应该发现了:内力消融的速度比你预计的要快吧?”

    北堂苍云愣了一下,眼里掠过一抹淡淡的忧虑:“我……”

    步天又是一声冷笑:“现在你的内力还只是跌了两级,明天这个时候就会跌三级,自己算算,几天的时间会跌到八阶以下!除非现在把丢失的内力补回来,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北堂苍云抬头看他一眼,目光有些清凉:“我本来也没指望谁来救我,何况就算我变成废人,不还是因为你吗?如果不是你自作主张,对我用了春风化雨手,我怎会如此?”

    这是事实,步天否认不了。就算他的出发点是为了北堂苍云好,却没有对未来有足够的估计。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并不是他用了春风化雨手就一定可以逼北堂苍云突破九阶的。

    沉默许久,步天突然咬牙冷笑:“我上辈子欠了你的!”

    话音未落,他突然猛的伸手抓向了北堂苍云的手腕。北堂苍云吃了一惊,立刻抬手格挡:“你干什么?”

    步天冷笑:“当然是报仇,你欠我的还没还呢!”

    北堂苍云本来就不是步天的对手,何况内力一夜之间损耗了那么多,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哪里抵挡得住步天的全力进攻,不多时就被他打中,直接飞到了床上。

    不等他缓过神来,步天已经飞身而至,捏着他的脉门强迫他坐好,然后盘膝坐在他身后,砰的将双掌抵上了他的后心。

    北堂苍云浑身一震,已经感到一股醇厚的内力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体内,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一声怒吼:“步天!你……”

    “闭嘴!”步天低斥了一声,“收摄心神,否则我们两个一起死!”

    北堂苍云更加恼怒,他知道步天是想用内力补足他失去的那一份,可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拒绝,否则两人的确都会不死即废。

    不过他仍然忍不住低声怒骂:“你这个疯子!到底想让我欠你多少才肯罢休?我没有跟你说过我还不起吗?”

    见他如此恼怒,步天反而开心地低笑:“谁要你还,不是说了吗?我愿意。何况你刚才说的没错,你这个样子也的确是因为我,我这样做也是天经地义,你气些什么?”

    北堂苍云沉默下去,不是不想开口,是因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步天这个人软的不吃,硬的不吃,跟他讲道理讲不通,胡搅蛮缠又缠不过他,你能怎么样?活活气死拉倒。

    不过这练武之人视作身家性命的内力,到了步天这里仿佛成了廉价的白菜,他倒是真不心疼,一直源源不断地输了过来,北堂苍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要直接把自己灌死。

    直到浑身的经脉都鼓胀不堪,再也受不了了,他才终于忍不转口:“够了,你是不是想让我爆炸?好痛!”

    步天这才吐出一口气,慢慢把手收了回来:“你先别乱动,把内力导入丹田,收为己用。”

    其实不用他嘱咐,北堂苍云就已经开始这样做了。步天给他的内力很奇怪,一旦入体,就再也不可能将其驱逐,唯一的法子就是纳入丹田,导入经脉,收为己用。

    又是许久之后,他才睁开眼睛,因为守护蓝清枫突破八阶导致的疲惫和虚弱已经完全消失,浑身说不出的轻盈,内力已经重新回到八阶九级,距离突破九阶只差一点点。

    这一点点,却不是步天能帮忙的了。他就算把所有的内力给北堂苍云也没用,反而会让他因为承受不住,爆裂而死。要想突破九阶,他只能靠自己。

    因为戴着面具,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可是步天的气息急促而紊乱,却并不妨碍他邪邪地笑着:“你体内有了我的内力,这辈子都别想甩脱我了,我们会一生一世纠缠不清的,哈哈!”

    北堂苍云已经无力生气,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抱着脑袋倒在了床上:“你刚才有句话说错了,不是你欠了我的,是我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就是来还债的,所以任由你搓扁揉圆,肆意折磨。”

    步天居然很得意,所以哈哈大笑:“你有这个觉悟就行了!不过很可惜,我今晚本来是想跟你一夜风流、颠倒鸾凤的,谁知摊上这么一档子事,只好改天了!歇着吧,我先走了。”

    北堂苍云躺着没动,只是转头看了看他:“步天,要不然你别走了,咱俩这就一夜风流吧。你放心,我没有用催情药,没有任何阴谋,我是心甘情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