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武战王 > 正文 第2章 东院无人

正文 第2章 东院无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江辰从记忆中得知,宁府以东、南、西、北分成四院。

    东院是他现在所在,也是宁府每一位继承人住处。

    其他三院都是给他父亲的兄弟,也就是他的叔伯。

    西院住着的是二叔,不过和他父亲是同父异母,双方关系并不好。

    现在宁府的府主是宁辰的爷爷,不过在黑龙城的事情发生后,就没有现身过,说是在养病,谁都不见。

    现在西院气势汹汹,来意不善。

    “大娘好。”

    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肆无忌惮闯进来,一身白色的锦袍,身姿挺拔,仪表不凡,不过两瓣单薄的嘴唇抿紧时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刻薄。

    “宁建,是你带人闯东院?”高月冷冷道,身上隐现无形的威严。

    旁边的江辰猜测自己娘亲绝不是普通的妇人。

    可宁建没有看出来,轻笑道:“大娘,东院向来是宁府下一任继承人的住处,如今大伯被擒,宁辰被废,大伯这一脉已经无人,是不是应该把地方挪出来啊?”

    “挪出来?”江辰没想到自己刚来这世上就遇到这样的事情。

    这个宁建和以前的宁辰一起长大,不过关系一直不好,什么都要和宁辰比一比。

    哪怕是比不过,也会各种冷嘲热讽挑衅。

    “你说搬就搬吗?”高月问道。

    “大娘,道理很简单,大伯不在,家主之位不可能传给这个经脉被剥夺的废人,就算你再生一个,也要是大伯的种,可大伯人被关在黑龙渊呢。”

    “放肆!”

    听他大大咧咧说着自己的伤心事,高月豁然起身,衣袖一挥,劲风贴着地面席卷而去。

    宁建毫无反抗之力,人被吹到门外。

    “大娘,你……”宁建被吓得不轻,他一直把高月当是普通妇人,不曾想过有这样的实力。

    江辰也很惊讶,记忆中,嫁到宁府的娘亲从来没有出过手。

    “这起码是神游境的实力。”江辰没有修炼过,不过眼力劲却是极好。

    无论是哪个位面世界,凡人想要获得力量,皆是吸纳天地灵气聚于自身,不断变强。

    在这个过程中的强弱之分有着一套境界体系。

    在九天大陆,为人熟知的是凝气境、聚元境、神游境、通天境。

    凝气境是每个人的开始,聚天地灵气化作真气储藏于自身,从一到九,直至真气鼎沸的九重天,再往前跨一步,达到聚元境。

    “大人的事,轮不到你这小孩子来说!真想要我们搬,就让你父亲来!”高月毫不留情训斥着。

    宁建却没有走,眼珠子转了转,道:“大娘,我或许态度有问题,可我有什么地方说错吗?就算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东院已经没落。”

    这话很毒,高月不知该如何反驳,肩膀微微颤抖。

    江辰知道自己该做点什么,下了床,大声道:“宁建,我是不是废人,容不得你来定义。”

    “宁辰,原来醒了啊,你神脉被夺,残余的经脉无法支撑你修炼,还能取得什么成就不成?”

    他不给江辰说话机会,又道:“我现在是凝气境七重天,你以前是九重天,可如今也就是二重天!”

    宁辰以前达到九重天,可发生被夺脉的事情,真气随之流失,现在的境界跌落到凝气境二重天。

    “这只是暂时的,反正东院什么样,你都不配在这呱噪!”江辰喝道。

    宁建气极,忽然又笑了起来,诡气道:“再过半个月,就是冬猎,你已经成年,是要参加的,以你现在的状态,到时候大家就会知道你有没有被废。”

    “是吗?那到时候走着瞧。”江辰不是要说赢对方,要把这讨厌的家伙赶走。

    “嘴硬!”

    宁建撇了撇嘴,拂袖而去,他不急着一时,正如刚才说的,冬猎马上就要开始。

    那时才是好戏上演的时候。

    江辰今年十六岁,已经成年,如果没有发生意外,马上就要第一次冬猎。

    可是,如宁建所说,他现在的状态确实和废人差不多。

    在冬猎如果没有凝气境六重天,那将会是非常危险的。

    宁建一走,高月疲倦地坐下来。

    “娘亲,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出东院的。”江辰说话时观察着娘亲的神色,不禁感到疑惑。

    高月发现自己儿子和以前有了变化,仿佛一夜之间长大。

    不过想想也是,付出那样大的代价,也该成长了。

    高月苦涩想到。

    “娘亲放心,我一定会把父亲救出来!”江辰又道。

    高月睁大着双眼,不可置信看过去,在儿子的脸上见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江辰现在这具身体,经脉脆弱不堪,境界下降到凝气境二重天。

    但是没关系,因为江辰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宁辰。

    他来自圣域凌天殿,秘籍宝典数之不尽,更重要的是烂熟于心,当初记那些自己不能用的东西原因是了解长处和短处,在身边的人战斗时提供帮助。

    没想到有朝一日可以修炼!

    ………

    ………

    宁府不是简单的四面院墙围起来的府邸,府的面积是整座山城。

    四院分别建立在城池与名字方向对应的位置。

    此时,宁建回到西院,向他父亲,也就是西院的主人宁天雄说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孩儿无用,没能将他们赶走。”

    “本就没想过成功,不必在意,目的是试探你爷爷的反应,只是那女人有修为真是让人意外。”

    宁天雄是个非常魁梧的中年男人,身穿兽袍,长着一张方脸,蓄着胡须,野性十足,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他没有意识到高月有多强,毕竟他儿子才凝气境,谁都能够吹走。

    “试探爷爷的反应?”宁建好奇地望过去。

    “东院无人,为了宁氏的发展,你爷爷当然希望我来继承宁府,可怕别人说闲话,又怕寒了东院那些人的心,所以一直闭门不出,谁也不见。这个时候,东院主动请求是最好不过的。”

    宁建气愤道:“可是看样子,那个宁辰不死心啊!”

    “不死心又如何?我们一点点蚕食东院的产业,反正都是宁府的,你爷爷不会有意见,至于那宁辰。建儿,再过半个月就是冬猎,到时候你好好表现,让那宁辰无地自容,然后我趁机向你爷爷请求,自那以后,我们就能搬进东院。”

    “爹爹放心,孩儿保证成功。”

    宁建很有信心,现在的江辰对他来说不具备任何威胁。
第1章 十万大山章节目录第3章 范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