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武战王 > 正文 第1章 十万大山

正文 第1章 十万大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筱诺,原来你一直都是在骗我的!你好狠的心啊!”

    江辰大吼着从噩梦中醒来,胸膛随着呼吸快速起伏,满头是汗。

    他看向周围,意外地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这令他疑惑不解,突然想起什么,脸上布满震惊。

    “我没死?不可能的,我被‘无量尺’刺穿心脏,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我!”

    旋即,脑海中如潮水般涌现出无数画面,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等到最后,他一脸不知该说什么的表情。

    “九天大陆?这不是在圣域最边缘的位面世界吗?我居然重生在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身上?”

    江辰用力一掐手臂,疼痛告诉他这一切不是梦。

    “五百年后?!”

    他真正吃惊的是这点,无论离圣域有多远,终究是可以找到回去的办法,可岁月无情,五百年能发生很多事。

    想到如今的处境,愤怒重新爬上他的脸庞。

    他出生于圣域三大势力的凌云殿,殿主是他的父亲,也是圣域四圣之一。

    龙生龙,凤生凤。

    照理来说,江辰也该不凡,成为绝世强者,可命运开了个玩笑,他是绝脉之体,天生不能修行。

    父亲找遍圣域能人异士,也无法改变这点。

    这意味着圣主之子是个不能变强的废物。

    还好,凌云殿是个温暖人心的地方,师兄师姐们非常照顾他,父母对他疼爱有加,生怕他受到半点委屈。

    江辰虽然无法修炼,但没有自暴自弃,把精力放在其他方面。

    凌云殿身为圣域顶尖的大势力,其云中阁楼存放的藏书数之不尽,包罗万象。有很多书放到外面,足以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身为殿主之子,他可以任意翻阅。

    不能修炼的他在这些方面表现出过人的天赋,在弱冠之年,他对丹药、阵法、器纹、驭兽上的造诣不输给圣域那些大能。

    江辰曾和药圣在天山论丹药之术三天三夜,事后一向孤傲的药圣说出四个字:“后生可畏!”

    从而震惊圣域,在那之后不久,他破解一代传奇人物玄后留下来的‘阴阳六合阵’,帮助凌云殿获得遗迹中的无数至宝。

    人们渐渐忘记江辰不能修炼,把他称为圣域第一公子,以此赞扬他的才华。

    最后,江辰又开始钻研医道。

    没人知道他医术达到什么样的境界,却知道无论多么棘手的病状,只要他肯出手,那就是阎王来了也抢不过他。

    二十五岁那年,江辰结识筱诺,她是神龙会的圣女,师父是四圣之一。

    她的美貌被称为是圣域第一美人,她在修行上的成就不凡,圣域所有青年才俊都望尘莫及。

    自然,筱诺也有无数的追求者。

    但筱诺爱上江辰,不计较他不能修行,欣赏他的才识。

    江辰很快被这无可挑剔的女人吸引,接下来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两人的婚讯当时在圣域引来不小轰动。

    大婚之日,江辰怀着一颗真诚的心走进婚房,看着坐在床榻上的新娘。

    他一步步走上前,激动地伸手去掀那块大红绸缎。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看到的是一张冷漠的脸庞,和神兵利器的锋芒!

    “为什么?!筱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此时,江辰努力搜刮着脑海中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想得到有关圣域的消息。

    可九天大陆离得圣域太远,彼此间的通道并不稳固。

    他惊奇的发现,生活在这片天地的人,竟然不知道圣域和位面世界的存在。

    自然,他对五百年后圣域的情况一无所知。

    江辰不知道父母现在怎么样,不了解筱诺杀死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在凌云殿,她绝不可能逃脱出去。

    不过筱诺费尽心机来实施一场暗杀,背后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原因。

    他想到嗜酒如命的白轩师兄,想起暗恋白轩师兄却又不敢说的宇晴师姐,还有整天下棋的积薪和一行两位师兄。

    “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寿命足以活到现在,千万,千万不要有意外啊!”什么都做不了的江辰只能在心里默默期盼着。

    “没有通天境根本无法承受住位面通道的撕裂,我这辈子都回不去了吗?慢着,我现在不是绝脉之体,我可以修炼啊!”

    他借尸还魂,身体已经不再是绝脉之体,尽管虚弱不堪,却拥有他曾经梦寐以求的东西。

    “以我的能力,不难达到通天境!”

    江辰下定决心,修炼到通天境,回到五百年后的圣域!

    脚步声突然在门外响起,把江辰思绪拉了回来,他开始认真打量起房间。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旁,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冬日阳光,身下是一张柔软的大床,床被皆是上等丝绸。

    门从外面被推开,一名身穿青白长衣的俏丽丫鬟,十四五岁,娇小玲珑。

    “少爷,你醒了!太好了!”

    正要走进来的她看到坐在床上的江辰,杏眼瞪得老大,欢呼一声,快速跑开。

    江辰知道她是去通知夫人,也是这具身体的娘亲。

    他现在这具身体叫宁辰,是宁府的少爷,一个势力庞大的家族,掌控着十万大山的南风岭,雄踞一方。

    传闻很久以前世界是完整的,唯一的,后来发生大爆炸,大世界变成碎片,形成一个个位面世界。

    圣域是所有碎片中最完整的,也是最辽阔的,是其他位面世界的中心。

    九天大陆则是最不起眼的位面世界之一。

    大陆分为很多域,江辰现在所在的十万大山是火域的小角落,南风岭又是十万大山的一角。

    宁府放在火域的台面上不值得一提,可在十万大山,是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

    这个宁辰的父亲宁清宇是南风岭的骄傲,天赋异禀,学什么都快,不满二十岁的年龄达到神游境,凭借着出神入化的剑法,名气传出十万大山。

    后来,宁清宇拜火域大能‘天风道人’为师,尽得真传,成为火域青云榜前五十名的强者。

    不过在那之后,风云人物再无耀眼事迹。

    因为宁清宇认识宁辰的娘亲,返回宁府,组建起一个温馨的家庭。

    晃眼间,十多年过去,宁辰出生,和父亲一样表现出过人的天赋,甚至有传将来的成就会比父亲还要高。

    在十六岁那年,宁辰迎来开脉仪式。

    经脉是一个人的根本。

    无论是吸纳天地灵气进入自身,还是施展自身力量,都离不开经脉。

    所谓的开脉仪式,是彻底将经脉的潜能逼出来。

    在圣域的时候,江辰小时候也很优秀,直到开脉后被发现是绝脉之体,注定无法再在修行上再进一步。

    话说回来,宁清宇特地带着自己儿子跑到十万大山外面的黑龙城进行开脉仪式。

    那里是宁氏的本宗。

    南风岭的宁府一脉是从黑龙城分出来的,黑龙城是他们的族地,为表示尊敬,宁府每一代的继承人都要去那里进行开脉仪式。

    经过开脉,宁辰被检查出拥有独一无二的神脉!

    那是比他父亲还要优秀百倍的经脉。

    然而,祸事也从那时起。

    宁氏本宗的大夫人眼红妒忌,因为她的儿子宁昊天和宁辰一起进行的开脉仪式,结果只是比普通人优秀不了多少的经脉。

    当天晚上,趁着宁清宇和别人庆祝时候喝得大醉,大夫人偷偷把宁辰骗过去,将其身上的神脉给剥夺,移植到自己儿子身上。

    之后的事情,江辰就不知道了。

    因为记忆到了这里变得很模糊,宁辰神脉被夺后太过虚弱,一直昏迷不醒,最后没撑过去,被江辰接管身体。

    江辰醒来的时候,就躺在宁辰以前的房间,说明已经从黑龙城回来。

    这时,门外传来紧凑的脚步声。

    “辰儿!”

    人没还到,关切的声音先挤进来。

    紧接着,江辰看到一个美丽的妇人,仪态万方,体态轻盈,身穿石榴色的长裙。

    看到这张脸,江辰情绪不受控制,道:“娘亲,爹爹现在怎么样了?”

    这话几乎是脱口而出,江辰说完愣住了。

    “我接管这具身体和记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确实是宁辰。”没有纠结多久,江辰很快释然,带着几分无奈。

    闻言,妇人垂下眼帘,眉黛间说不出的伤心和难过。

    倒是跟进来的丫鬟义愤填膺诉说起来。

    在宁辰被移走神脉的第二天,宁清宇酒醒后看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儿子,怦然大怒,提剑去讨回公道。

    身为青云榜的强者,虽然说陪着妻子孩子十余年,可实力不仅没有退步,反而更强。

    白衣长剑,搅得黑龙城天翻地覆,宁氏本宗各路强者和长老尽出,都无法挡住宁清宇的锋芒。

    那天,宁氏本宗死伤无数。

    直到惊动大夏王朝的人,双方这才停手。

    宁清宇执意要大夫人交出自己儿子。

    不想,宁氏本宗以‘神脉无法再移植,你毁了宁昊天,那就白白浪费这独一无二的神脉’的说法为由,只肯以钱财弥补。

    大夏王朝也站在黑龙城这边,原因是宁昊天和王朝公主有婚约,王朝自然希望神脉留在宁昊天身上。

    宁清宇不肯吃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要为自己儿子讨回公道。

    结果来议和的大夏王朝也加入战斗,被称为神龙大将军的薛敬天和宁氏本宗强者联手。

    最终宁清宇体力不支,被宁氏以阵法镇压。

    “老爷被指不敬,现在被宁氏关在黑龙渊之下。”

    丫鬟说到这里,妇人低头哭泣。

    不用想,黑龙渊肯定是凶险无比的地方。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听完后,江辰气愤不已,焦急道:“为什么不找天风道人主持公道?”

    刚才搜刮记忆的时候,他知道父亲还有一位了不起的师父。

    高月向儿子摇摇头,面露无奈之色。

    原来天风道人正在天外战场杀敌,对九天大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宁府根本联系不上他。

    黑龙城要不是忌惮天风道人,就不仅仅是关押宁清宇这样简单。

    “辰儿,你觉得怎么样?身体有什么难受的地方没有?”高月擦干眼泪,一边说着,一边抓住江辰的手,纤细的手指按在手腕上。

    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承受到无形痛苦,悲愤不语。

    江辰不用问也知道,由于神脉被剥夺,残缺的经脉脆弱不堪,比普通人还要不如,境界也锐减。

    不过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以前的他可是绝脉之体。

    这时,房间外面传来吵闹声。

    “雪儿,去看看怎么回事,辰儿需要静养!”高月细长的柳眉一颦,眼神透露出几分冷厉。

    雪儿点点头,小跑出去,没过多久,又大惊失色回来。

    “夫人,不好,西院的人闯进来了!”

    “西院?”

    高月很意外,不明白这时西院来干什么。
已经是第一章章节目录第2章 东院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