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你好,少将大人 > 第492章 谁是谁的救赎(第一更求月票)

第492章 谁是谁的救赎(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自由?”这个名叫夜玄的男子似乎对这个词很嗤之以鼻,“大小姐,你又忘了,顾伯父资助孤儿院的孤儿,不是要禁锢我们的人身自由。——我们从来没有不自由。”

    “是吗?”顾嫣然有些疲惫地笑了笑,没有力气再跟他咬文嚼字,她别过头,看着车窗外,淡淡地说:“算我说错了,行了吧?我很累,今天不想吵架。”

    “没人要跟你吵架。”夜玄探身看了看顾嫣然的脸色,确实有些憔悴,他推了推顾嫣然,“你坐那边,我来开车。”

    顾嫣然回头看了一下,瞥见车后夜玄的suV,努努嘴说:“你的车怎么办?”

    “放那儿,我回去之后找人拖走就行了。”

    顾嫣然也实在没有力气再开车了,她挪到副驾驶上,窝在松软的车座里,咬着手指甲,愣愣地呆。

    夜玄动了汽车,问她:“去哪里?”

    “回庄园。”顾嫣然恹恹地说,似乎有满腹心事说不出口。

    夜玄静了一会儿,将车开上高车道,又打开车窗,微凉的晚风带着海水的湿气吹了进来,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顾嫣然索性闭目养神,说:“我睡一会儿,到了记得叫醒我。”

    “嗯。”夜玄闷闷地答应了一声,一路开回了顾家在郊外的庄园。

    路上很通畅,几乎没有交通流量,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就到了庄园门口。

    夜玄先下车,拉开车门,站在一旁,像个门童一样地说:“大小姐,到了。”

    顾嫣然的眼眸动了动,长长的睫毛轻颤,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有一瞬间的迷惘,直到看见眼前高耸的大铁门,还有门前明亮的路灯,以及路灯下那个高大的身影,她恍惚了一下,喃喃说了一声:“……为什么你不是他?”

    “大小姐?”夜玄皱了皱眉头,弯腰到车里握住她的胳膊,“醒醒?到了。”

    顾嫣然清醒过来,顺着夜玄的手劲从车里出来,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谢谢了,我回去了,你呢?要不要在这里住一晚上?”

    夜玄的车扔在高公路的路肩上了,现在半夜三更,也找不到人来拖车。

    “你想我在这里住一晚上吗?”夜玄一手撑在大铁门门口,挡住了顾嫣然进去的路。

    顾嫣然意外地抬头看了夜玄一眼,浓眉大眼,鼻梁高挺,眼窝深陷,是标准混血儿的长相,而且是特别英俊的那种混血。

    “夜玄……”

    “你想我吗?”夜玄固执地不放手,往前走了一步,低着头,都问到顾嫣然唇边去了。

    顾嫣然想说“不想”,可不容她开口拒绝,夜玄已经一口咬了上去,含住她的唇,堵住她的嘴,不许她拒绝。

    顾嫣然唔唔叫了两声,就被夜玄扛了起来,走到大铁门里面去了。

    两人一路纠缠着,衣服脱得沿路都是,等到了大屋客厅的时候,两人已经急不可耐地进入了状况。

    ……

    顾嫣然心情很不好,夜玄的到来如同一剂解药,让她能够暂时忘记最近这些麻烦事,只跟他尽情享受着男女之间的欢**爱。

    做完之后,她只裹着一条浴巾去浴室洗澡,看着浴室镜子里自己满身的狼藉,她甩了甩头,径直走到淋浴间冲洗。

    洗完之后,她从浴室出来,见夜玄也洗完了,换上了睡衣,靠坐在她床上看杂志。

    那是一本时尚杂志,顾嫣然随意丢在床头柜上,晚上睡觉前杀时间用的。

    夜玄对这些女人看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但这个时候手里不拿点东西,好像挺尴尬的。

    顾嫣然坐到梳妆台前,拿了电吹风吹头。

    夜玄放下杂志,双手往后抱头,定定地看着她梳妆打扮。

    顾嫣然将晚霜抹好之后,裹着睡衣走到床边,对夜玄说:“玄,今晚是最后一夜了,我们分手吧。”

    “分手?”夜玄忍不住又嗤笑一声,“我们曾经在一起过吗?”

    顾嫣然不说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唇角渐渐抿了起来。

    “……你这样看着我也没用。”夜玄从床上坐了起来,“我不会离开你。从你救我那天开始,我就誓我的命是你的,这辈子只认你一个人。”

    “玄,那时候我们都还小。”顾嫣然怔怔地说,坐到床上,拉着夜玄的手贴在自己面颊上,“我和你也算有过一段好时光,就好聚好散吧。我以后会结婚,有自己的家庭和丈夫,他不会高兴我有你这个‘男颜知己’的……”

    “我不在乎他高不高兴。”夜玄痴痴地看着顾嫣然,“我在美国念寄宿学校,那十年每周我最愉快的时间,就是看你给我写的邮件。这么多年,每周一封,从未间断,直到顾伯伯出了事……我早就认定了你,虽然那时候你也还小,但你不知道……”

    顾嫣然用手掩住他的嘴,“不用再说了,已经过去了,我们已经长大了。”

    “那时候你还小,你救了我,因此大病一场,我却被顾伯伯送去美国读寄宿学校,一去就是十年,没想到再回来的时候,顾伯伯已经成了植物人。”夜玄另一只手捶了捶床,“那天你被枪手挟持的事我都从新闻上看见了,嫣然,你看,你不能没有我。你刚刚让我走,就生了这样的事,你说我怎么能放心?”

    顾嫣然看着夜玄,心里不是不感动的。

    自从顾祥文出事以后,她就一个人支撑整个顾家。

    顾家人本来就很少,偌大的家产落在她一个人身上,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顽童拿着巨额财富在闹市区招摇过市,难怪会引来诸多觊觎,她都快扛不住了。

    夜玄就是在顾祥文出事之后中断学业赶回巴巴多斯,在这里帮她,对她忠心耿耿。

    可夜玄虽然对她很好,她也不是对他没感觉,但是夜玄人单势孤,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和顾家。

    她需要另外的靠山。

    “夜玄,我们真的不合适。”顾嫣然叹口气,用手撑着头,长长的卷垂下来,挡住了她半边脸颊,“我不想我以后的丈夫不开心,你……还是走吧。”

    夜玄的双手颤抖起来,他在顾嫣然面前半跪下来,握住她的手,哀求道:“嫣然,你真的不给我个机会?我能帮你的,我一定能帮你!”

    “你帮不了我。”顾嫣然的声音非常冷静,“我也不想毁了你的一辈子。夜玄,你该有自己的生活,好好找个女孩,谈恋爱,结婚,然后有自己的家,生几个自己的孩子,你会很快忘了现在的一切,说不定还会恨不得这一切没有生过。”

    “嫣然!”

    “夜玄,我们真不合适。”顾嫣然已经完全平静下来,声音里不带任何情绪,“你走吧,以后别再回来了。你再回来,可别怪我翻脸。”

    “你真要赶我走?!”夜玄一脸非常受伤的神情,他慢慢站了起来,垂眸看着一言不的顾嫣然,期待她的反应。

    顾嫣然神色不动,只是点了点头,“不是赶你走,是让你去过自己的生活。”

    顾嫣然都说得这么决绝了,夜玄再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他黑沉着脸换了衣服,很快冲出房门,临走的时候,还没有忘记砰地一声帮她关上门。

    顾嫣然看着房门的方向,苦笑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霍绍恒的号码:“霍先生吗?”

    霍绍恒见顾嫣然终于打电话了,好整以暇地戴上蓝牙耳麦,等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说:“顾大小姐,有事吗?”

    顾嫣然窒了窒,暗道霍绍恒可真能装,明明非常想见到她的父亲顾祥文,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算了,跟霍绍恒比耐心,她肯定是比不过的。

    顾嫣然扬起笑颜,“有啊,霍先生是不是忘了?您不是答应要送我父亲去你们国家养病吗?”

    “哦,这件事啊,我是记得,不过顾大小姐好像不着急,我们就更不着急了。巴巴多斯风光不错,我们就当公费旅游了。”

    霍绍恒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夹着一支雪茄,站在酒店的吸烟屋里,看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出神。

    刚才麦克先生已经给他准信,说顾念之的身份完全合法,很快就可以恢复她巴巴多斯公民的身份。

    巴巴多斯是英联邦国家,因此顾念之自动有了英联邦公民的身份。

    不过这样一来,她的华夏公民身份就失效了。

    但霍绍恒不担心,回国之后,他会帮助顾念之申请华夏帝国的公民身份,也就是移民归化为华夏帝国公民。

    在所有的公民身份手续完成之前,霍绍恒还是要将这件事瞒着顾嫣然。

    他要看看顾嫣然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顾嫣然果然被霍绍恒说得有些不确定了,她终于说:“霍先生您别生气,我不是有意拖延的,您也知道,还有枪手在逃,我不敢太快暴露我父亲的所在。”

    霍绍恒在心里冷哼一声,声音无比低沉:“以前的事就不说了,还是尽快让我们见你父亲一面,然后我们讨论一下,如何将你父亲带上飞机。”

    顾嫣然点了点头,“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霍先生有空,明天早上八点,您来郊外的曼陀罗庄园,这也是我们顾家的产业,在地图上可以找到的。”

    ※※※※※※※※※※※※※※※※※※※※※※※※

    这是第一更三千字……提醒一下月票和推荐票。

    晚上七点有加更。

    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