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狂言篮球 > 第45章 他的背影像条狗

第45章 他的背影像条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那五名替补球员激动得欢呼雀跃,甚至有人亲吻地板,留下感动的泪水,完全忘记了球队还大比分落后。

    不要嘲笑他们懦夫的行为,只因你还没有这样真切地付出过。

    或许,他们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触摸八强赛的地板。

    他们只想给自己的青春留下可以缅怀的痕迹。

    人生就怕后悔,秋后冷雨,一个人对着冷窗,那种侵蚀身心的感觉让人默默流泪。

    想咆哮,却无力咆哮!

    想呐喊,却无力呐喊!

    不要让遗撼萦绕一生,少年人,痛就痛着,让青春的火焰像蛇吐信般“丝丝”颤动。

    生命有太多遗憾,唯有青春的遗憾最伤人心。

    双方再激战3分钟,横中继续换人,让球队十二个人都能上场打球。在替补席里,和替补相互手搭肩,一字排开,,哼唱曲调。

    这是给自己的夕阳之歌。

    也是给自己的青春唱一赞歌。

    随着终场哨声响起,二中24分血洗横中,取得红橙杯的两连胜。

    这一次胜利,二中球员较第一次冷静多了。

    大家只是击掌相庆,挥舞毛巾,一个个都笑靥如花。

    霍元嘉很安静地坐着,继续标志性动作,吹一瓶啤酒,聊表内心的满意。

    话说洛奇在庆祝之余,余光扫向那三个死党。

    只见他们安慰横中球员,并说着鼓励的话。

    宋中基跟横中主教练来一个大拥抱,在说着什么。

    “一群叛徒!”洛奇冷哼一声,很快,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才不在乎什么。

    很快,双方列队致意,红橙杯八强赛就这样落下帷幕。

    至于在更衣室里的采访活动、庆祝的花絮,就不过多赘述了。(生怕读者怒斥水文。)

    ——————

    没有比赛的日子,大家都在努力训练。

    红橙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不管下一个对手是谁,都必须拿出百分百的努力。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原本就是自虐型、疯狂训练的洛奇突然变得懒惰起来。

    来到球馆,迟到1o分钟不说,第一件事就是到“酒库”搬来一箱啤酒。

    霍元嘉看着他,没说什么,吹一瓶纯生,看他人的惆怅与悲伤。

    洛奇咬掉盖子,狂饮起来。

    兄弟背叛,他痛心痛离别。

    小兰依旧昏迷,他无语问青天。

    他感到人生很迷茫,没有什么好眷恋。

    唯有一醉解千愁。

    他喝了一瓶又一瓶。

    这不是兑水的啤酒,而是原装啤酒。

    他不知道喝了多少瓶,只感眼前的事物有点迷糊。

    他恣意人生,可惜,这里是球馆,不是他泄情绪的地方。

    尤刚星一阵狂喷,他拽着两瓶纯生飞出球馆。

    “大队长,要不要我去安慰他?”史可脱甚是担心洛奇。

    “他的背影像条狗,你又何必跟狗谈人生大道理。”尤刚星很淡然地说道,只是眼神有一抹痛楚一闪而过。

    “......”史可脱默默地看着大门口,陷入一阵沉思中。

    话说洛奇出了篮球馆,一路跌跌撞撞,不分东西。

    “那不是篮球魔鬼吗?”有个别女生现洛奇,一阵小激动,欲要上前索要签名,浓烈的酒气让女生望而却步。

    可爱的小女生应该知道,醉酒的男人,千万不要靠近。因为醉酒的男人根本就控制不住下半身的冲动。

    于是,女生们都快离开,就算有心接近篮球魔鬼,但也是远观。

    洛奇喝完一瓶啤酒,醉意更浓,脚步都快赶上成龙大哥的醉拳了。“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有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他耳边仿似响起成龙大哥豪迈的歌声,他做不到万种委屈付之一笑,他只想一醉方休。

    他扔掉空瓶,手中还有一瓶啤酒。

    只是,无论他怎么咬,盖子就是纹丝不动。

    他停止脚步,使出十八般武艺,奈何,盖子还是纹丝不动。

    他感觉那盖子在嘲笑他,嘲笑他不能留住兄弟,嘲笑他不敢鼓起勇气表白心中的女神。

    这世界最傻的男人,就是默默地看着女神一颦一笑,自己还他-妈的自我安慰:她在我身边,我就非常满足了。

    女神易老,你不来我就是二手货咯。

    白云苍狗,有些事不能迟疑,像表白,趁热打铁,哪怕失败了,至少撕掉备胎的标签,抖擞一下精神,继续爱情之旅。扑街的爱情不可悲,可悲的是不敢迈出那么一小步。

    你的一小步,说不定就是开房的一大步!

    所以,洛奇啊,再不表白,女神就移情别恋了。

    年轻没有错,表白无罪,大胆跨出一步,何必在乎狂风暴雨。

    青春就是一残缺的歌。

    不要问自己还能怎样,能怎样,那都是丑八怪薛之谦懦弱的行为,也不要问自己是否属于女神的白马王子。

    人生没那么多等待!

    进击吧,骚年!

    洛奇借着酒劲,独闯医院,恐吓看大门的保安,怒视询问的医生,吓飞白衣天使,手持一瓶啤酒,带着一身酒气横扫医院,弄得医院鸡飞狗跳,乱成一团。

    最后,他一个人进入了一间病房。

    病房里有他魂萦梦牵的人。

    尤小兰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插着四五根管子,憔悴的面容,让人欲哭无泪。

    洛奇将那瓶纯生啤酒放在桌子上,看到尤小兰,原本焦躁的神情瞬间缓和下来。

    讲真,探望病人只要不是黄菊或者白菊,别的花材基本都可以。他倒好,什么花都不带,就带来一瓶纯生啤酒。

    骚年,酒在清明常用,清明还未到,急什么?

    骚年,装逼过度注定人生折堕啊!

    洛奇看着沉睡不醒的尤小兰,犹如千枝针刺在心。

    他的痛,有谁能明。

    她牵走了他的心。

    他的心无时无刻都在混沌的漩涡中挣扎,膨胀,直到死亡。

    他多么希望小兰能够快点醒来。

    看她的一颦一笑。

    看她的美丽人生。

    春天虽好,没有百花点缀,也只是雾霾的北京。

    他缓缓地单膝跪地,双手抓着床沿,凝视小兰的秀脸,忽地悲从心生,粗泪滚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