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九章 改革

第九章 改革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半个时辰后,快活林中各大赌场、青楼、酒楼、客栈的老板们便都集中在了醉月楼的大厅内,互相拱手问着好,全都是一脸的苦色。

    做他们这种生意的,每月给帮派交例钱很正常,但你见过一个月交三回的吗?

    这个月的月初,快活林原本是属于青竹帮的,他们已经交过一次。

    结果刚刚交完例钱,飞鹰帮就把快活林给占了。

    让刘三刀那贪得无厌的家伙搜刮了一阵,他们就够肉疼的,现在又来了一个苏信,估计又要大出血一次了。

    “刘老板,黄老板,你们今个儿来的倒是早,有没有打听一下,这位苏老大是什么样的人?”有人向坐在最前排的两位老板问道。

    这些商人里面看,最有钱的便是开青楼的刘老板,这醉月楼便是他的产业。

    其次便是开赌场的黄老板,他的顺德赌坊,就是在整个常宁府当中都能排进前五。

    那刘老板虽然是开青楼的,但却生了一副好相貌,儒雅方正。

    虽然人到中年,但猛的一看上去,却仿佛是一个书院教书的儒生一般,而不是贩卖皮肉生意的青楼老板。

    至于那黄老板却是矮矮胖胖,虽然好似一名富家翁,但面上却是一脸的苦大仇深。

    他的赌坊日进斗金,之前就被刘三刀狠狠的刮了一笔,这次还不知道要被苏信怎么搜刮呢。

    所以面对众人的询问,刘老板含笑不语,黄老板却是恶狠狠地说道:“谁知道他是什么德行?反正不是什么好人,听说他方才刚把王记药铺的老板给打残了。”

    众人闻言不禁对视一眼,这位新的老大,貌似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不过他们倒是不担心苏信也对他们动手,他们的身份可跟那开药铺的王胖子不一样。

    他们家大业大,手底下上百号人跟着他们吃饭,也算是常宁府内有头有脸的人物。

    飞鹰帮要是敢随意就将他们打死打残,这个影响可就太大了,官府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苏老大到!”

    门外的帮众一声唱喏,顿时打断了众位老板的胡思乱想。

    看着年轻俊秀的苏信走进大堂,众位老板纷纷感觉有些别扭。

    实在是苏信有些太年轻了,让他们去管这么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叫老大,这心里可是别扭的很。

    不过即使别扭,他们也只能忍着,苏信现在可不仅仅是掌管快活林的小头目,而且还是虎三爷的义子。

    他身后跟着的季刚和冷着脸的李坏,那便是虎三爷送给苏信,为他撑腰的。

    “诸位老板,在下苏信,初掌快活林,还要请各位老板多多关照啊。”

    苏信在主位就坐,脸上笑眯眯的,冲着大家一拱手,一副和气的样子。

    诸位老板暗中撇了黄老板一眼,这位苏老大看起来挺不错的啊,没有你说的那么凶残,起码要比上一位刘三刀要好的多。

    刘三刀憋屈了这么多年,一上位便小人得志,那态度可是猖狂的很。

    “呵呵,苏老大客气了,以后咱们可是还要靠苏老大您为我们保驾护航呢。”醉月楼的刘老板也笑呵呵的应道。

    “刘老板客气了,正所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拿了诸位的例钱,我们飞鹰帮又岂能让别人欺负到你们头上?”

    一听苏信这话,众位老板不禁在暗中想道,别人欺负我们?你们飞鹰帮不欺负我们那就谢天谢地了。

    说道这里,苏信忽然话锋一转道:“说到例钱,今天我还真有点事情想跟大家商量一下。”

    听到苏信这么说,众位老板同时在心中暗道: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其实他们也想到了,苏信今天把他们都召集起来是要干什么,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字:钱。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青竹帮管理快活林的时候,这例钱是三十两一个月。

    后来换了刘三刀,这便成了五十两。

    现在苏信来了,这位苏老大虽然看上去年轻和气,但恐怕胃口也不会小的。

    黄老板阴阳怪气道:“我说苏老大,你们飞鹰帮的规矩还真是奇怪,月初刚刚定下的例钱,现在就要改?”

    他的顺德赌坊日进斗金,前段时间被刘三刀收刮的也挺狠。

    所以对例钱两个字,他也是最为敏感的,忍不住就出言讥讽了起来。

    不过说完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对方毕竟是飞鹰帮的小头目,掌管着快活林。

    虽然明面上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暗中恶心他一下,甚至让他的生意在快活林干不下去,这还是很简单的。

    最简单的就是让几个帮众站在他赌坊的门口,见人就赶,不出三天,他这赌坊就要关门大吉。

    不过好在苏信并没有跟他计较,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便继续说道:“规矩是人定的,他刘三刀能定,我苏信为什么不能定?现在我便决定,以后大家的份子钱,我全都免了!”

    苏信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所有人都愣了。

    不要例钱,那他苏信和手下吃什么、喝什么?

    飞鹰帮可不会给自己的帮众发月钱,这些帮众手里钱,都是跟着各自的老大混,老大来负责发给他们的。

    要是没了例钱,就苏信手下这六、七十号人,不到三天就会散光的。

    刘老板呵呵一笑道:“苏老大真会开玩笑。”

    苏信摇了摇头:“我这不是开玩笑,以后的例钱我是不打算要了,但我准备换个方式收取。”

    一听苏信这么说,众人就了然了,同时也对苏信有几分不屑。

    换汤不换药而已,扯那些没用的干什么的?以为换一个方式就显得自己与众不同了?

    “苏老大,什么方式还请您说明。”刘老板识相的接下去。

    苏信站起来,说道:“很简单,我想要的是各位生意里面一成的干股,每月一分红。”

    这话一出,顿时全场都惊呆了。

    谁都没想到苏信的胃口竟然这么大,开口就是一成的干股。

    这么大的胃口,说他是狮子大开口都便宜他了!

    站在苏信身后的季刚脸上还是带着一贯的笑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坏则是没有半分表情,挺着他那张死人脸,仿佛没听到苏信的话一样。

    而守在门口的黄炳成则是暗暗焦急。

    之前来的苏信没有跟他透露出半点口风来,如果他知道苏信这么干,肯定是要阻止的。

    “苏老大,您不是开玩笑的吧?”刘老板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

    他们这些店面,特别是赌场和青楼,每月的纯利润最好的时候甚至在一万两以上。

    这样算下来,一成的干股就是一千两,相当于例钱比之前涨了几十倍,这简直就是在拿刀子割他们的肉啊!

    黄老板更是冷哼一声:“苏老大,正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我老黄在这常宁府混了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规矩!就算是三帮四会当中最强的三英会,可也没拿过咱们的干股!”

    如果苏信这么干,对于他的影响是最大的。

    因为他的顺德赌坊赚的钱最多,所以拿出来的钱自然也要比其他商家多了。

    苏信压了压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诸位先听我说一句,我管诸位收取干股可不是白要的,而是我有办法将诸位每月的利润提高一倍。”

    听到苏信说的这话,众人都撇了撇嘴,显然是不信的。

    黄老板更是阴阳怪气道:“呦,苏老大还有这本事?我黄某人纵横商场几十年,可也不敢说这话。”

    苏信没搭理他,而是看着刘老板,问道:“刘老板,听说你这醉月楼以前可是常宁府内最大、最奢华的青楼,不知道现在为何比不上常宁府中心的几家青楼?”

    刘老板苦笑一声,解释道:“还不是迁都给闹的,以前咱常宁府是都城的时候,那最中心的昌德坊等几个坊市可都是皇城所在,那是要注意脸面的,赌场和青楼全部禁绝。

    正因为如此,大家才都将赌坊、青楼等地方开在处于边缘的长乐坊,供那些权贵子弟、豪商富人等玩乐,甚至长乐坊这个名字,都是这么来的。

    不过等到了陛下迁都之后,这常宁府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昌德坊等地方也渐渐冒出了几座不小的赌坊和青楼。

    两边的情况都差不多,大家自然选择离家比较近的地方,而不是坐着马车颠簸半个时辰来长乐坊这里。

    要不是靠着些念旧的客人经常来玩,恐怕长乐坊就连最后的快活林都保不住。”

    在场的众多老板也是点了点头,他们都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以说他们是成也因为长乐坊,败也是因为长乐坊。

    等到大周朝迁都后,一些精明的人已经在昌德坊等靠近中心的坊市买地建楼,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那里就算是建一个茅房的地皮都没有了。

    苏信坐下来,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说道:“刘老板说的很详细,长乐坊的衰败根本上就是因为两个字:地域。

    因为地域远,在双方的规模、装修都一样的情况下,客人的确很少会舍近求远的,既然如此,那大家为什么不想着改革呢?”

    “改革?拿什么改革?”

    黄老板嗤之以鼻:“我们这些店面现在的规模,已经差不多算是常宁府内最大的了,即使再投入资金装潢,也不过是稍微能好一点而已。

    这么一点的优势,根本就无法引来大批量的客人,到时候我们自己恐怕连装潢的钱都赚不回来!”

    苏信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重新装潢,而是从服务上面来重新整顿快活林。”

    服务?

    在场的众多老板对视一眼,对于这个词感觉有些陌生。

    “我们快活林内赌坊、青楼、酒楼、客栈林立,说白了就只是为了客人提供吃喝玩乐四种服务。

    但我们现在做的还不够到位,没有让客人体会到最便捷的服务。

    客人在赌坊赌钱,身边若是有姑娘陪着,相信他们下注的时候会更加的豪迈。

    赢了会给姑娘们赏钱,输了姑娘们会软语相劝,重新竖立斗志。

    而赌累了,这边酒楼的酒菜随时都可以伺候着,随叫随到。

    玩到了最后,倦了、乏了,身后便是客栈,也不会着急回家,就在快活林内住着便是了。

    所以我的主意便是将快活林内的所有店面全部打散了重新组合,让每一座赌坊周围便有一座青楼、酒馆和客栈。

    客人想要干什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办得到。”

    苏信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众多老板愣了愣,然后齐齐一拍大腿,这个点子他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其实以前也有客人这么做的,先去青楼找一堆姑娘再去赌坊玩乐。

    不过只有一些出手相当阔绰的客人才会这么做。

    快活林毕竟是一条长街,从一边走到另一边也要一刻钟,姑娘们出远门,这价格可是要翻倍的。

    而黄老板的顺德赌坊能这么火爆,不光是因为他的规模大,还因为他旁边就是醉月楼。

    其实苏信这招并不新鲜,前世国外很多大赌场都是这么经营的,简单来说就只有四个字而已:顾客至上。

    在场的众多老板纵横商场这么多年,没有一个是笨人,苏信这么稍微一提点,他们就明白了。

    刘老板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既然这样,我们有些店铺,岂不是要重新搬家,挪换一个地方?”

    苏信点点头道:“是要这样,不过快活林的地皮都是事先规划好的,都差不多大,互换一下诸位都不吃亏,各位的店面差的也只是装潢而已。

    各位家大业大,一个重新装潢的银子应该还是拿得出的,而且原来店面中的东西,还可以搬到新的店面当中去,我想这个银子,诸位是出得起的。”

    诸位老板思索了一下,都有些心动了。

    如果只是单纯装潢的话,那纯粹是往里面扔钱,连本都回不来。

    但要是加上苏信这个计划,倒是很有可能翻身。

    站在苏信身旁的黄炳成连忙递了一杯茶到苏信手上。

    他现在对于这位老大可是服气的很,商业头脑如此敏锐,要是去经商,说不定都能把在场的众人老板给挤兑黄了。

    站在苏信身后的季刚也是一脸的震惊,貌似对于苏信,他还是有些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