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三十八章 后悔的虎三爷

第三十八章 后悔的虎三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飞鹰帮跟青竹帮这一场大战的结果很明显,青竹帮直接被打残,再也没有了跟飞鹰帮叫板的资格,而帮内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欢喜的当然是帮主沙飞鹰等人,一次性打下了一个半坊市,足够他们飞鹰帮消化一段时间了。

    而愁的嘛,自然是虎三爷了。

    对于苏信这个义子,虎三爷现在是没有任何信心能够压制住他。

    论个人实力,苏信有着刺杀戴冲的战绩摆在那里。

    而且他在跟青竹帮罗振一战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则是更让虎三爷这种常宁府的老江湖暗自心惊。

    罗振的底细他们可是相当的了解,这人可是学过真功夫的,远不是他们这样的半吊子江湖人能够比的。

    甚至若非罗振学武时年纪有些大了,导致成就有限,青竹帮这个小庙根本也容不下他这种大神。

    苏信能够在公平一战当中战胜罗振,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而论手下势力,他那近二百名修炼了内功和武技的手下,就算是不如战堂弟子也差不多了,更何况他现在手下的寻常帮众,也过了千人。

    正是因为忌惮苏信的实力,在得知唐泰和被废后,虎三爷这才隐忍了下来,当作不知道一般,没有发作。

    不过今天,他却是气的摔了杯子。

    “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他还有没有上下尊卑了?我是他的义父!是他的老大!他还想不想在飞鹰帮混下去了!”

    虎三爷愤怒的咆哮着,脸上的表情狰狞的仿佛要吃人一般。

    站在他身边的李师爷轻轻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苏信昨天上演的这一出,差点没将虎三爷给气死。

    其实事情的经过很简单,在苏信给永乐坊的那些商人们上演了一出杀鸡儆猴之后,这些家伙果断就怂了,三天之内就将例钱全部交了上来。

    苏信一清点,足足六万两白银,这可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

    按理来说这些银子应该先给虎三爷两成,然后虎三爷在从这两成里面抽出来两成交给帮中。

    但苏信已经差不多跟虎三爷撕破脸皮了,现在还巴巴的给他送银子干什么?

    于是乎他只把帮中应得的交上去,该分给虎三爷的那一份,他却连提都没提。

    负责掌管银钱的是善事堂的堂主庄黎,他在得到了例钱后,便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虎三爷,顿时气的虎三爷当场就摔了杯子。

    苏信越过他直接把例钱交给了帮中,这摆明了就是不将他这个义父放在眼里,这让虎三爷如何能够不怒?

    “该死的白眼狼,若是知道今天,当初我就应该一巴掌拍死他!”虎三爷恶狠狠道。

    现在他是真的后悔了,后悔当初听信了苏信的蛊惑,不仅仅没有处罚他,还收他做义子,结果现在却成了尾大甩不掉之势。

    当初苏信说陈到觊觎他的位置,这点虎三爷知道,就算是苏信没杀陈到,虎三爷也会为了自己位置找个机会除掉他。

    收苏信做义子,虎三爷是打算十年之后再退休,让苏信上位,然后他在后面当个太上皇就好了。

    但千算万算他却是算错了一点,苏信不是陈到!

    陈到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让他感觉到了威胁,但苏信却只用了不到三个月,便已经到了足以跟他抗衡甚至还要更强的位置!

    现在的虎三爷还不想退休,他还想在大头目的位置上呆下去,所以对于苏信,他必须要除掉!

    “三爷,您消消气,苏信已经把钱都给帮中了,您再怎么生气,也是没用的。”

    李师爷劝慰着,但却在心中深深叹息了一声。

    现在的虎三爷是真的老了。

    以前的虎三爷性格阴沉,城府极深,差不多都能达到喜怒不形于色的地步,哪像现在这样,被苏信的一个消息便刺激的如此失态。

    在十三位大头目当中,虎三爷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但却是最聪明的,也只有他特意找来了身为落榜秀才的李师爷担当白纸扇,为他出谋划策。

    但可惜英明了一世的虎三爷,在苏信的问题上却是彻底栽了一个跟头。

    他若是一直都对苏信保持提携的态度,现在即使苏信崛起,也会对他保持尊敬,要不然苏信在飞鹰帮如日中天的名声,可就变成骂名了。

    最不济虎三爷只要保持沉默,不支持也不打压,苏信也会记着他一份香火情的。

    毕竟在最开始,苏信可是靠着虎三爷的名头才在飞鹰帮站稳的脚跟。

    但现在虎三爷却暗中搞一些小动作,上次帮派大会也就罢了,这一次唐泰和出手挑衅苏信被废,整个飞鹰帮可都传遍了,只要不是傻子,几乎都能猜到事情的经过。

    李师爷其实也劝过虎三爷几次,不过成为了飞鹰帮话事人多年的虎三爷,早就不复年轻时那深沉的心机,变得有些刚愎自用了起来。

    以前若是有什么事情,两个人还能商量着来,但最近几年,李师爷就只能提一个建议,而用与不用,全靠虎三爷自己决断。

    显然,在苏信这件事情上,李师爷的建议完全被虎三爷给否决了。

    又连续摔了几个杯子,虎三爷的心情这才平复了下来。

    “李师爷,你说我要是向帮主建议将苏信手下的地盘收归帮中呢?他现在坐拥永乐坊加上快活林,手下的地盘可比三个大头目加起来都要多!”虎三爷神色阴冷的说道。

    李师爷连忙摇了摇头:“三爷你可千万别这么做,帮主是不会同意的。

    战功分配可是咱飞鹰帮的原则问题,一旦更改,整个帮派都会出现大乱子的。”

    战功高于一切,则是飞鹰帮的核心原则。

    谁打下来的地盘就是谁的,若是连这点都保证不了,飞鹰帮的帮众该会有多寒心?

    常宁府三帮四会,又不是非要在你飞鹰帮这一棵树上吊死,这个口子一开,估计第二天就会有大半寒心的帮众去转头别派。

    “三爷,要不然咱就别跟苏信斗下去了,没有好处不说,还平白惹人笑话。”李师爷小心翼翼的建议。

    虎三爷冷声道:“不行!不压服苏信,你让我这张脸往哪放?

    苏信越过我把例钱交给帮中,是庄堂主告诉我的,他能告诉我,别人自然也能知道。

    那些家伙是什么德行我可是了解的很,他们肯定在心中暗笑我培养了两个义子,却都培养成了麻烦!”

    李师爷刚想要说些什么,就听见有人进来禀告:“三爷,大头目侯通来访。”

    “他来干什么?”

    李师爷和虎三爷都纷纷皱起了眉头,脸色都不太好。

    飞鹰帮十三位大头目,虎三爷没有关系比较好的,但关系比较坏的,肯定就属这侯通了。

    应该说飞鹰帮所有人,都不待见这侯通。

    身为飞鹰帮大头目,侯通的地位很高,但他却有一个很不好的毛病,那就是烂赌。

    侯通的赌品很不好,一旦输了,他就会像杀红了眼的赌徒一般,不翻本誓不罢休。

    飞鹰帮的大头目其实收入都算不错,苏信一个永乐坊便收入达到三十余万两。

    而侯通只掌管了四分之一的昌平坊,虽然例钱定的没有苏信高,但每月几万两银子是少不了的。

    这些钱除了交给帮中,再去掉分发给手下帮众的,剩余的钱足够侯通过的很滋润。

    但侯通却非要拿着这些钱去烂赌,再加上他的运气一直都不怎么好,这些钱几天的功夫便被他给赌光了。

    没了银子的侯通便开始赖赌坊的帐,弄的赌坊的老板甚至都不想做他生意了。

    而他实在没银子了,便开始跟虎三爷这些其他的大头目借钱花,这结果嘛,当然是有借无还了。

    最后这侯通的名气便彻底臭了,谁都不愿意借钱给他,甚至他靠着死缠烂打,才能从其他人那里蹭点钱出来。

    对于这种人,虎三爷当然不想跟他打交道,刚想吩咐手下推脱说自己不在,就听到院子里面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哈哈哈!虎老三,听说你被你新收的义子给摆了一道,人家把每月的例钱都交给了帮中,压根就不鸟你,有没有这事啊?”

    一名看样子比虎三爷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直接走进屋,旁若无人的大笑着嘲讽起来。

    看着未经过通传便进来了侯通,虎三爷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侯通把玩着桌子上的茶碗,懒洋洋道:“当然是跟你借点钱花花喽,放心,等我翻盘了肯定加倍还你。”

    虎三爷冷笑道:“这话你都说了不下十次了,别做梦了,我这里一分钱都没有。”

    想到侯通方才说的话虎三爷就来气。

    你丫是来借钱的,结果进来还直接嘲讽我,没把你当场撵出去就不错了,还想要借钱?

    侯通嘿嘿笑道:“虎老三,别急嘛,我这次可不是空手套白狼,这样吧,我帮你一个忙,你借我一笔钱,怎么样?”

    “你能帮上我什么忙?”虎三爷有些不屑的看着这位排名几乎在最低的大头目。

    侯通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一个大忙,比如帮你搞定你那位不听话的义子苏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