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三十五章 请问,是谁给你的信心和勇气?

第三十五章 请问,是谁给你的信心和勇气?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清晨,天色已经大亮。

    平常这个时候永乐坊的商家店铺,除了青楼赌坊这种夜晚才开始兴盛的买卖,其他都应该开店营业了。

    不过这两天因为两个帮派大战,吓的那些小商人就连营业的时间都往后推迟了一个时辰。

    倒是有一个,卖早点的摊子老板,为了多赚两个辛苦钱,竟然早早的撑起了摊子。

    不过他刚刚把抻好的油条扔入油锅中,就看见迎面走来几名身穿黑色短打武士服的飞鹰帮帮众。

    那摊子老板仿佛吓傻了一般呆立不动,暗恨自己为什么非要贪那两个钱,早早的就把摊子摆出来。

    “老板,再不翻你那油条就要糊了。”

    温和的声音传来,早点摊的老板手忙脚乱的翻着锅里的油条,心中暗道这么一个清秀的年轻人居然也去混帮派,可惜了。

    “给我来两根油条。”

    苏信回头看向黄炳成等人:“你们要不要?”

    众人摇了摇头,黄炳成脸上更是露出了苦笑,这都什么时候了,老大你还有心思吃早餐?

    刚出锅的油条被老板用油纸裹着递给了苏信,咬一口外酥里嫩,酥香满口。

    “老板你手艺不错啊。早上出门没带银子,老黄你付钱。”苏信咬了一口油条说道。

    早餐摊的老板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真的不用。”

    黄炳成没心思跟那早餐摊老板蘑菇,直接扔出一块碎银子跟上苏信。

    拿着那足足比得上他以前十天才能赚来的碎银子,早餐摊老板在心中暗暗想着,这飞鹰帮的老大倒是比以前那心情不好就喜欢砸人店铺的陈老大要好的多。

    …………

    那位胆敢扣下苏信手下的唐泰和长的很普通,大概三十多岁,略显油滑。

    苏信带着人来的时候,他竟然就在原地站着没动,仿佛就在那里等苏信一般。

    被唐泰和扣下的有六个人,被他手下的人压着跪在那里,样子极其的凄惨。

    眼眶发青、嘴角被打裂,显然昨晚没少被使尽招呼。

    其实现在苏信手下的实力算是不错了,对付唐泰和那些手下,起码一个打三、四个不成问题。

    但架不住对面人多,十多个一起扑上来,再高的实力也没用。

    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打成这样,快活林的帮众们顿时都群情激奋了起来,若不是李坏和黄炳成拦着,他们甚至有可能现在就冲出去。

    黄炳成知道现在不是乱来的时候。

    对付外人怎么打都可以,但帮内之人擅自动手,那可是要受帮规处罚的。

    打架斗殴也就算了,万一这帮手下的小崽子们闹出人命来了,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况且看唐泰和这个样子,显然是有恃无恐,黄炳成甚至怀疑,他敢这么做,是不是背后有虎三爷的支持。

    “唐泰和?”苏信淡然的撇了他一眼,那是一种让唐泰和很不舒服的眼神。

    他感觉苏信看自己就好像在看一只狗一样,完全没有把自己当人,这比直接上来就开骂还要让他感到不舒服。

    “苏信是吧?”唐泰和走到苏信身前,笑呵呵道:“不是兄弟我故意扣下你的人,只是他们太不懂规矩了而已。”

    唐泰和撇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六人:“帮派大战,这地盘谁打下来的就是谁的,兄弟我在这里可是蹲守了两天,刚要准备跟罗振决一死战,没想到他竟然跑了。

    罗振跑到哪里去我不管,但这半个永乐坊的地方却是兄弟我先占了,你这六个人倒好,竟然上来就说什么这永乐坊都是他们打下来的,让我带着人滚出去,这是什么道理?”

    “谁让你打的他们?”苏信问道。

    “额?”唐泰和脑袋顿时有些没转过弯来。

    现在不是应该讨论这半个永乐坊的归属上面来吗?怎么又绕道这六个小帮众身上来了?

    “我苏信的人我自己可以教训,但你凭什么打他们?”苏信上前一步,看着唐泰和的目光充满着不屑,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垃圾一样。

    仿佛被苏信的眼神给刺痛了,唐泰和指着苏信的鼻子大喝道:“苏信你什么意思……”

    ‘啪’的一声,唐泰和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苏信一巴掌打断,顿时鲜血夹杂着碎牙飞溅出来。

    唐泰和手下的帮众都懵了,刚才还谈的好好的,这怎么就打起来了?

    苏信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一点武功都没修炼过的唐泰和顿时被踢到在地,捂着肚子痛呼着。

    他手下的帮众纷纷掏出兵器对着苏信,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妄动的。

    有着刺杀青竹帮大头目戴冲的战绩在,这些小帮众在苏信面前顶天只有仗着人多拔刀的勇气,谁人敢第一个上来送死?

    苏信缓缓走到唐泰和身前,伸出脚踩在唐泰和的脑袋上,力量缓缓的加大,让唐泰和惊恐的尖叫不已,仿佛下一刻苏信真的要将自己的脑袋一脚踩爆!

    “你占据永乐坊我不管,但你为什么要打我的人?向我示威吗?”

    苏信的话刚问完就是一脚踩下去,压根就没有给唐泰和回答的机会。

    虽然没用内力,但这一脚却让唐泰和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爆掉了一般。

    “你打了我的人,就是打了我的脸。我跟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打我的脸?”

    又是‘砰’的一脚踩下。

    “请问唐老大,是谁给你的勇气,是谁给你信心来打我的脸?”

    ‘砰砰’两脚踩下去,唐泰和的神志已经不清了,只能勉强的呻吟着。

    “为什么不回答我?你有勇气打我的脸,怎么没有勇气死硬到底?”

    苏信的脚压根就没有停过,唐泰和的眼珠子都快要爆了出来了。

    在场的帮众,无论是唐泰和手下的人还是苏信手下的人都被他如今的样子给吓到了。

    那一声声的询问却根本没有给唐泰和一声回答的机会,仿佛是神经质般的自问自答。

    一脚一脚毫不留情的踩下去,丝毫不让人怀疑,苏信是打算硬生生的把唐泰和给踩死!

    现在的苏信在他们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不能用常理来形容的疯子!

    “脚下留情!脚下留情啊!”

    一名身穿文士袍的中年人从人群后面挤出来,这人正是虎三爷手下的白纸扇李师爷。

    看到已经快有进气没出气的唐泰和,李师爷苦笑道:“苏信,大家都是帮中的兄弟,有话好好说嘛,何必下手这么狠呢?”

    苏信指了指脚下的唐泰和,又指了指自己的脸:“他占了我的地盘,这是打了我的左脸。他又打了我手下兄弟,这是打了我的右脸。

    我苏信难道就真的看起来这么好欺负,被人连着扇了两巴掌,还要凑过去笑呵呵的问:哥们你为什么打我的脸?”

    李师爷干笑着,听着苏信意有所指的话,不由得期期艾艾了起来。

    他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苏信,那个靠着自己的诡辩之才说服了虎三爷的年轻人,那个为了上位,毫不犹豫给虎三爷跪下叫义父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真的跟现在面无表情,但实则疯狂至极,仿佛下一刻就要踩死虎三爷心腹的苏信,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李师爷咽了唾沫道:“那个,苏信。唐泰和这么做的确是不对,永乐坊是你用实力打下来的,这点谁都拿不走,唐泰和打了你的人,自然有帮规伺候,你自己出手,也不合规矩不是?你先把他放了,到时候自然有帮规处置。”

    “帮规?呵呵。”

    苏信不明所以的轻笑了一声,虽然让李师爷感觉到有些不舒服,但苏信终于把脚从唐泰和的脑袋上拿下来。

    看到这一幕李师爷长出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这口气出完,苏信便一脚踩在唐泰和的手上,直接把他那一只手碾的粉碎!让已经昏迷了的唐泰和,硬生生的疼醒了!

    “苏信你……”李师爷愤怒的指着苏信。

    但苏信仿佛没看到一样,按部就班的,将唐泰和的另一只手,还有两条腿全都碾碎。

    不是踩断,而是硬生生的碾碎,仿佛是用大铁锤砸的一样。

    “出来混,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

    留下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苏信让人带着那被打的六名帮众,直接转身离开。

    李师爷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三爷啊三爷,你这次,恐怕是又走了一步臭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