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最强反派系统 > 第十四章 突发横祸、骑虎难下

第十四章 突发横祸、骑虎难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常宁府中三帮四会,青竹帮和飞鹰帮是最弱小的两个,两个帮派也是势均力敌。

    快活林那一仗虽然是青竹帮输了,但其实他们并没有损失多少人手,可以说快活林其实是他们主动让出来的。

    毕竟以前的快活林可真没什么油水可捞,一个月顶天能收上来四、五百两的月钱也就不错了,为了这么个地方跟飞鹰帮拼个你死我活,何必呢?

    所以两个帮派只打了一仗,青竹帮便让出了快活林,直接退到了紧挨着长乐坊的永乐坊。

    但现在看到快活林竟然在苏信的把持下蒸蒸日上,他们还打听到了这快活林一个月的分红就超过了十万两,这就更让青竹帮眼红了。

    特别是之前负责掌管快活林的小头目张洪,差点没当场气吐血。

    他在快活林的时候过的苦哈哈的,每个月收上来的月钱除了要孝敬上面的,发给下面的,自己也剩不下多少钱了。

    但这飞鹰帮的家伙一来,快活林直接就变成了一个消金窟,这让青竹帮内不少人在暗中嘲笑张洪,说他是在抱着个金饭碗要饭。

    而且在退出了快活林后,大头目戴冲只是给了他一条紧挨着快活林的短街让他看管,只有几十家店铺,甚至还不如快活林呢。

    这天夜里,张洪吃饱喝足带着几名小弟巡街,抬头便看到对面快活林那灯火辉煌的场景,这让他心中更是不忿。

    “他奶奶的!老子掌管快活林的时候那帮商人怎么不给我分红?欺负我青竹帮没人?”

    张洪身后的小弟附和道:“洪哥你别生气,那帮商人就是贱的!听说飞鹰帮那小子上来直接就废了开赌坊的老黄,一群人就乖乖的把分红交出来了。”

    张洪扣了扣鼻子,冷哼道:“他奶奶的,早知道当初老子也下手狠一点好了,临走还能捞一笔,省得像现在这样落魄。”

    “咦?洪哥你看,那不是飞鹰帮的一个小子吗?”其中一个帮众指着酒楼拐角处道。

    那个酒楼正处在永乐坊和快活林之间,他们一抬眼就能看见,此时一名穿着飞鹰帮衣服的汉子,正醉醺醺的在那里放水呢。

    今天是他们发了月钱的日子,而且还一次就是十两,这让那些帮众十分的兴奋。

    肯出来混帮派的,就没有几个是老老实实过日子的人,大部分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发了月钱,当然是立马就出去找乐子了。

    所以几名平时关系不错的帮众,当即便来到酒楼大吃大喝了一顿,不过这次他们可不敢白吃白喝,而是老老实实的给钱。

    毕竟白天的事情可还历历在目,这位苏老大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这名帮众抖了抖身子提上裤子,一锭银子便从怀里掉了出来。

    看到那拳头大小的十两纹银,张洪身后的帮众们眼睛都红了。

    他们有时候一年的月钱可都没有十两,现在这飞鹰帮的帮众,随意一个却都能拿得出十两银子来。

    那名帮众放完水一回头便看到了张洪他们。

    飞鹰帮跟青竹帮打过好几次,他当然也是认识青竹帮的人,不过随即他便轻蔑的笑了笑,掂了掂手里的银子,转身就走。

    小头目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们飞鹰帮给打跑了,而且咱跟着苏老大混的,可比你那小头目都滋润呢!

    看到这轻蔑了一笑,张洪顿时就炸了。

    “妈的一个小瘪三也敢笑老子?给我拉过来打!”

    那名帮众一看事情不对刚想跑,但他喝的有点大了,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没跑出两步呢,就被张洪他们给按到了地上,开始拳打脚踢。

    “我是飞鹰帮的人!这里是飞鹰帮的地界,你们敢乱来,我老大是饶不了你们的!”

    张洪冷笑道:“你老大?那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我今天就打死你,看他能拿我怎么样!”

    拳头如同雨点一般的落下,那名帮众刚开始还痛呼了几声,但最后竟然没了声音。

    “停下!”

    张洪大喊了一声,一名小弟过去看了一眼,咽了一口唾沫道:“洪哥,这家伙被打死了!”

    众人对视一眼,感觉事情有些大条了。

    他们原来只是想教训一下这小子的,但之前他们也是喝了点酒才出来的,这下手就有些没轻没重,竟然把他给打死了。

    帮派之间互相斗殴算不了什么,甚至在帮派大战当中杀人都是很正常的。

    但那是帮派高层的决定,死了人他们负责打点官府,负责善后。

    但他们底下的人随意打死了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甚至他们这一举动,甚至会引来两个帮派之间的再一次大战的。

    “洪哥,现在怎么办?”几名帮众都没了主意。

    张洪四下看了看,周围没有飞鹰帮的人,跟他同来的人估计还在酒楼内喝的烂醉如泥呢。

    “没人看到,我们先撤,毕竟这里是飞鹰帮的地界,我们去跟大头目禀报一声。”

    张洪暗骂自己下手没轻没重,这下子打死了飞鹰帮的人,自己肯定是解决不了的。

    而去禀报大头目戴冲,以他那个贪婪的性格,估计自己少不了要破费一番。

    青竹帮的大头目戴冲嗜赌如命,他爱财也是因为他喜欢去赌。

    张洪直接来到永乐坊内最大的赌坊金盛赌坊,很顺利的便找到了戴冲。

    戴冲五十余岁,人高马大,身边还放着一柄半人高的擂鼓瓮金锤。

    就是因为他这奇门兵器,在常宁府内他还有一个很响亮的外号,叫轰天锤。

    “老大,我惹了点麻烦。”张洪小心翼翼的禀报。

    戴冲好像是赢了钱,心情很不错,懒洋洋地问道:“你小子又惹了什么事情?”

    “我失手打死了飞鹰帮的一名帮众。”

    “哦,小事情而已,一会我去给飞鹰帮那边说一声,赔偿他们十两银子的安葬费就好了。”戴冲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语气。

    张洪目瞪口呆,这就解决了?他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呢?

    “老大,飞鹰帮难道不会因为这件事跟我们再次火拼吗?”张洪忍不住问道。

    戴冲摆了摆手:“放心吧,打不起来的,就算我们想打,飞鹰帮也不会打的,上面的事情你不懂的。

    对了,三缺一正好你来了,先陪我玩几把。”

    张洪摸不着头脑的被拉到了麻将桌上,他只知道一点,自己应该是不用担责任了。

    第二天清晨,快活林的堂口内,苏信面色阴沉的坐在主位,看着地上的尸体一言不发,其他帮众也都沉默的站在下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信缓缓的开口。

    黄炳成一脸悲愤道:“是青竹帮的人干的,昨天晚上这个几个兄弟去喝酒,出来就看到他被人给活活打死,扔在了大街上。”

    下面的帮众都是一脸的愤怒,当晚跟死者一起去喝酒的几位眼睛都红了,他们认为正是因为自己的不小心,才让兄弟被青竹帮的人给打死的。

    “通知帮中了吗?”苏信问道。

    “帮中甚至比我们都先知道,今天虎三爷派人送来了十两银子,说是青竹帮大头目戴冲给送来的安葬费。”黄炳成一脸的憋屈。

    “砰!”

    苏信直接将手中的茶杯摔到了地上。

    下面的帮众也是一脸的愤怒。

    他们一个月的月钱就是十两银子,现在打死了人,就给十两银子的安葬费,这分明就是羞辱!

    “帮里是什么意思?就这么忍下来?”

    苏信有些不解,青竹帮跟飞鹰帮的恩怨由来已久了,青竹帮打死了飞鹰帮的人,帮中的高层们竟然忍下来,这有些不对啊。

    黄炳成无奈道:“他们虽然没直说,但的确是这个意思。”

    台下的帮众一脸期翼的看着苏信,不知道苏老大想如何解决。

    苏信的手下除了少有的十几个飞鹰帮的老人,剩下的新加入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的心里还有热血。

    即使知道去跟青竹帮血拼自己有可能会死,但也不甘心就这么憋屈着,看到青竹帮打死了自己的兄弟后甩出十两银子拍拍屁股走人。

    相反那些混了好几年老人则是要冷静的多。

    两个帮派之间的斗争不是那么简单的,即使要打,也要上面发话才行。

    现在上面表明了不想动手,就靠苏信手下这点人,去了也是送死而已。

    “老大,咱们现在怎么办?”黄炳成小声问道。

    苏信摸着下巴,他现在也有些骑虎难下了。

    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不打,估计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那点威望将会消耗殆尽。

    而如果打,飞鹰帮上面不派人来,自己靠什么打?就靠这些新招募的年轻人?

    思索了片刻,苏信果断道:“我苏信是不会让我的兄弟白死的!我这就去求义父派人,去跟他们青竹帮讨一个公道回来!”

    在场的帮众们顿时精神一振,苏老大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

    让人把被打死的帮众抬出去安葬,苏信招呼黄炳成拿出五千两银票跟他去见虎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