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每一处刀疤都是我的功勋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每一处刀疤都是我的功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京城昭回靖恭坊,京城28坊中最为璀璨的一颗明珠。

    坊是古代居住区的一个单位,是古代城市规划的格局名称,春秋时把城邑划分为若干封闭的“里”、“坊”作为居住区,通称为“坊“。明朝就是把顺天城(京城)划分为了二十八个“坊”,其中昭回靖恭坊是把元朝时期的昭回坊和靖恭坊合并为一,称为“昭回靖恭坊”。

    京城格局大致为“东城富、西城贵,崇文穷、宣武破”,如果说西城区是京城最为富贵的城区,那么坐落于西城区的昭回靖恭坊则是西城区最为富贵的一个坊,它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富大贵之地,坊内的街道胡同内星罗棋盘了达官显贵之家,王府豪宅、显贵庭院等各种形制的府邸数不胜数,这里从阁臣、将军到王爷、豪商,各种达官贵人社会名流均以在此居住为傲。

    坊区南北走向,延续春秋以来城邑“棋盘式”格局,东西各有八条胡同整齐排列,包括临淮侯府坐落的“公侯街”,以及严嵩府邸坐落的“西长安街”都坐落于昭回靖恭坊内。十六条胡同如同蜈蚣的腿一样,左右排列在昭回靖恭坊内,使得坊区如同一只蜈蚣一样,而在坊区的最北区域有两口甘甜可口的古井,恰似蜈蚣眼睛一样,使得坊区更蜈蚣了。

    另外,达官显贵行事多为横行大道,典型的蜈蚣风格。

    因此,昭回靖恭坊又被称为蜈蚣街。

    昭回靖恭坊内有一胡同名为北兵马司胡同,胡同如其名字,胡同内多为军武之家。此刻,胡同内传来阵阵酒香,果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

    从胡同内走过就会现,酒香的源头是胡同内名为“建威将军府”的府邸。当然,仔细看的话,会现这个“建威将军府”牌匾上尚有两个小了数个字号的小字“赵府”。

    建威将军是武官名,明朝的从一品官职,这个官职始见于西汉,三国时蜀国斩杀魏延的马岱就曾担任这个官职。

    这个建威将军府--赵府,是有缘故的,赵府的曾祖曾担任过这个官职,这处官邸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这个经历是赵家的骄傲,为了彰表此经历,也为了督促子孙后辈进步,赵家就将府邸牌匾上刻成了这个样子。

    当朱平安看到这个牌匾的时候,扯了扯嘴角,无语的吐了五个字“真特么装逼”!

    赵府门前有两个一米高的石狮子,比严府门前的低矮了些,但也是威风凛凛的样子。府邸占地颇大,院墙高大,建筑颇多。府邸大门前有两个披甲的士兵值守,府内有一演武场,场内能跑马,摆放着箭靶、十八般兵器架子,还有一些石锁石墩,无一不显示这是一个军武之家

    赵府内此刻传来阵阵酒香、菜香,府邸内的下人侍女端着各种佳肴、美酒往来穿梭于演武场,将之送到府邸内的一处院落。此时,院落内张灯结彩、宾客满座,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席间觥筹交错,阵阵欢声笑语,不时还传来几声男女戏谑的**之声。

    随着几个端着酒菜侍女掀开帘子,宴席的场景也就出现在了视线中。

    宴席共摆了三桌,每桌八人左右,总共二三十人的样子。宴席有几个搔弄姿的烟花女子在席间跳着霓裳,还有两位衣衫不整的在弹着琵琶。

    坐在宴席正中的是升职千户不久的赵大膺,满面春风,怀里面搂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校书,跟着宴席上的其他人大声说笑。

    宴席上的其他人也都差不多类似,或是怀抱烟花女子,或是拉着窑姐儿调笑。

    从衣着上来看,这些宾客大多是武职官员,喝到酒酣处不少人都脱了软铠,赤着胳膊畅饮。当然,也有一桌是文官,相对于另外两桌武官,他们要斯文多了......当然也只是相对而已。

    在侍女上菜的时候,无论在哪一桌,都会被人揩油调戏,摆膳时被人拉拉小手,蹭蹭翘臀,或是腰间、股间被人搔上几下......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不正经的宴席。

    “今日,多谢诸位赏脸,来我赵某人这破地儿,房子都亮了,来,干一个......”千户赵大膺怀抱着女校书,一手放入女校书胸前粗鲁的揉捏着,另一手端起酒杯文绉绉的祝酒道。

    “干,赵大人说的好。”

    “赵大人这里的酒好人儿也美,我等怎么也得来啊。”

    宴席上的武官们纷纷举杯,很给面子,另一手上也是在宴席见烟花女子身上四处乱摸。

    “赵将军出口成章,真是儒将风采,有赵将军在,真我大明之福啊。”

    你是想说蓬荜生辉吧?!不会就别显眼,还什么破地儿房子都亮了?你要点火烧家么?那一桌文官心中不屑,面上却也给足了面子,举杯共祝。

    这赵大膺官职千户是其次,这些武官职位再高,也入不了他们文官眼中;重要的是他现在是严府的红人,上面有意思,他们这些严党成员自然要懂的察言观色。

    一时间,宾主齐欢,宴席间的烟花女子也娇声娇喘的衬托气氛,将宴席推向了high潮。

    酒到酣处,不免谈到了千户赵大膺当前面临的奏折问题。

    “朱平安就他妈一傻逼!看不懂形势,竟然污蔑赵将军,也不看看我等将士为我大明流了多少血!”

    一位赤膊的武官一脚踩在椅子上,面红耳赤的举着一杯酒慷慨激昂的说道。

    “就是,那傻逼读书读傻了!不知从哪听来的污蔑赵将军的谣言,竟然都当真了,还他么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竟然还敢上奏了!不知道我们赵将军是严相爷亲手提拔的吗?!”

    另一个武官闻言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酒菜都被拍的跃起又落下,跟着附和道。

    “可不是,那姓朱的以为自己考了个状元就牛逼了,殊不知牛逼天生就是被草的,这种人就得狠狠的草他一顿,他才能看清局势,妈的,给他脸了,还敢上奏!”

    “肯定是出门被头猪给撞了,撞坏了脑壳!”

    宴席上的其他人纷纷附和,你一言我一语的对朱平安各种侮辱和谩骂。

    “多谢诸位抬举,咱赵某人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就让朱平安那小贼多蹦跶一时吧,相信刑部、都察院还有厂卫的大人们会还我清白。我这官职可都是我赵某人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是我流血流汗赚下的,不像朱平安那小贼动动嘴皮子、恶语中伤人!!”

    千户赵大膺举起酒杯向宴席的诸位致谢,嘴里面小贼小贼的讽刺朱平安,说完后一饮而尽,然后打了一个酒嗝,趁着酒气起身将衣服一把褪下,将整个后背亮给了众人,显摆着后背的疤痕,仿佛那是一个个勋章一样。

    只见千户赵大膺后背上纵横交错着四条蜈蚣般伤痕,外翻着红痕,实打实的伤疤,短的都有五六厘米长,很是醒目。

    “这条刀伤是我赵某人在宣府抗击鞑子时留下的,当时风沙弥漫,我一人硬抗两个鞑子斥候,宰了一个跑了一个,留下了这道疤痕......”

    “这一处枪伤,是我赵某人在蓟州跟女真交战时留下的......”

    “这一处刀伤是我赵某在人大同随总兵大人出塞时留下的,这一刀差点要了我赵某人的命,当时足足躺了七天七夜才醒过来......”

    “这一处......”

    千户赵大膺赤着上身,伸手反指着伤痕,如数家珍一样,跟众人道明伤疤来历,满面都是骄傲。

    每一处刀疤都是我的功勋,你朱平安行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