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崛起 > 正文 第一章 寒门之子

正文 第一章 寒门之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里是下河村,一个普通的却又不普通的小村庄。

    田间有村,村后有山,山古树浓荫,村前有水,水倚田园,有着篱笆茅屋的朴素、青山碧水的清纯、田园风光的恬然。

    此时正值暮光时分,那缕缕似浮云般冉冉升的农家房屋顶的炊烟,那由牧童吹着笛赶着回来的耕牛发出的“哞哞”声,还有那农人扛着锄头回归时叱喝出来的充溢着山野粗犷的没有韵律不成调的乡歌,勾勒出一幅山村平静生活如同“世外桃源”般的暮归图。

    放在现代,这里绝对能称得是最美村庄,但是在古代不一样了,只有贫穷落后没有美。

    村子的西头有个高坡,在高披可以把大半个村子尽收眼底,在高坡有一个虎头虎脑的五六岁左右的小屁孩的望着村子感慨。

    青山绿水风景好又能怎么样,交通不便,靠天吃饭,饱受自然灾害摧残。在温饱线挣扎的人,除了吃的,还欣赏什么!让他看自群山冉冉升起的旭日,不如给他一个杂粮馒头来得实在。

    一个小孩发出这样的感慨,是不是有点怪?

    其实不然,虽然他身体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孩,里子却是二十一世纪一个在业路屡被蹂躏的,无钱无权无女朋友的古汉语专业研究生。连续100次求职失败后,睡前感慨古汉语专业的科狗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简直是难如青天,没想到醒来变成了这个大名朱平安、小名小彘的小屁孩。

    这具身体在自己穿来前生了一场病,可能没熬过去吧,自己不知道怎么的一觉醒来李代桃僵了。

    经过多日旁敲侧击得知这是明朝,那个四书五经八股盛行的年代后,只能45度仰望天空内伤了,还真专业对口了......

    既来之则安之,想想二十一世纪一身专业无处施展的困窘,既然现在天了一次业的机会,不把握机会的太浪费天的馈赠了,更何况自己前世还是个无牵无挂的孤儿呢。

    “小彘,小彘,回家喽,小心又被你娘打得呜呜哭。”

    高坡下一群熊孩子吼吼的呼啸而过,唯恐回家晚了,会被家里的长辈按到地摩擦摩擦。

    小彘!这小名也是醉了。哪怕是虎子,石头,也这名字好听啊。当然他也只是抱怨抱怨而已,他也知道古代给小孩起贱名的原因。

    欧阳修《道山清话》记载说∶“人家小儿要易长育,往往以贱为名,如狗羊犬马之类是也。”古人认为,小孩儿出生后极易受到外界各种因素的伤害,特别是普遍有迷信色彩的习俗,认为人有三魂六魄,缺一不可活。小孩儿出生要经过阎王关、撞命关、玉吊关、四季关、和尚关、落井关等关煞。为小儿取“黑牛”“石头”“石磙”“钢弹”“铁蛋”“臭蛋”等这样的坏名、贱名,目的是欺骗鬼怪,让阎王爷听到后不认为他是个人,自然不会去找麻烦,也放弃了勾魂,使小孩躲过关煞。

    这个时期还有“猪来穷,狗来富”一说。在这个村里的小屁孩,叫“狗”的男孩还真不少,像有叫“东狗”、“西狗”的,还有叫“狗宝”、“狗崽”、“狗伢子”的。长辈给朱平安小名叫小彘有两方面考虑,一是村里把能叫狗的小名几乎都叫完了,长辈肚子里没有一滴墨水,再也想不出一个跟狗有关的小名了;另一方面则是,家里已经够穷了,没有再穷的余地了,而且穷一点的小名更容易养活。

    当朱平安听说村里还有小男孩叫“狗妹”甚至叫“狗屎”的,顿有一股劫后余生的庆幸,小彘,彘儿相前两个称呼而言,口味还是清淡不少。

    来到这个时代已经十多天了,朱平安由不适应到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这个年代生活,姓名习惯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生活习惯。这是旧道德旧礼教盛行的时代,没电、没也罢了,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鬼神宿命等等大行其道,所以那些小说里写的穿越主角带着主角光环,来是虎躯一震天下归心、金手指一开天下无敌的,纯属扯淡,要是你穿越这样搞的话,早被村老之类给烧成飞灰了。在这种封建礼教吃人的社会,你稍有异常,可能被人当成妖怪附体给烧了。

    这可真不是夸张,村里老王头因为说了几晚梦话,被强行灌了一大碗符纸烧成灰搅拌的水;邻村王二麻子在县城学胡姬说话,回村才拽了几句被村老当鬼身,给绑在柱子暴晒了三天才算完事。

    一个人怎么可以对抗整个世界。

    所以,来到这个世界十多天的时间,朱平安一直努力的扮演好小孩子的角色。谨慎小心,尽量不做出格的事,以免被绑到木架做烧烤,他可不想为自己代言(带盐)。

    时间不早了,得赶紧回家了,不然又要挨骂了。朱平安迈开小短腿从高坡,朝着家的方向,狂奔而下。

    怎么感觉到大腿根凉飕飕的有风吹来呢?难道说自己的小短腿迈出了风驰电掣的速度?

    朱平安跑到坡下后,停住脚步,低头看到了档下一根小面条,迎风招展。

    开裆裤?

    你让一个心理年龄二十余岁的人穿一个开裆裤是怎么回事啊,还让不让愉快的玩耍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回去一定要争取不穿开裆裤的权利。

    一路走来,茅屋土坯房不成规则的摆布,下河村,虽然依山傍水,但是仍属于穷乡僻野,因为当地人对山水的利用仅限于满足生活的需求而已,要盖房子,山砍几棵树拖回家做梁木;没米下锅了,山找点野菜野果,下水捉两条小鱼丢锅里。封建小农经济,还是以田地为生的,大部分村人靠着一亩三分地为填饱肚子奔波,较富庶的也只是那么几家地主而已。

    地主家自是可以出租田地,变卖粮食,有钱再买地,良性循环;贫困人家靠自家的一亩三分地的产出还不够塞牙缝,只能租地种,古代又没有减免土地税的政策,辛辛苦苦种一年粮食,除去苛捐杂税地租,能够一家嚼用果腹不错了。

    朱家还算好一点,家里还有良田十余亩,算是村里等人家,只是也耐不住人多,再加大伯不事生产,温书科考费用颇多,老朱家也是过的捉襟见肘。

    当然,单从外面看的话,朱家过得还算可以,相对于村里常见的茅屋土坯房,最起码朱家还是土木结构的朱家大院,只是实际朱家过的还不如村里一般人家呢。

    朱平安一进门刚好碰到了这一世的母亲陈氏,陈氏正横眉竖眼立在院子门口瞪着自己,看到自己囫囵回来,眼神才如冰雪逢春化了开来,是专门等自己回来的。陈氏三十多岁,穿着带大襟的蓝粗布夹袄,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发纂儿,插了一只木钗,耳朵一对银丁香,眉梢有几分泼辣劲儿。

    “娘,我以后再也不要穿开裆裤了。”朱平安小短腿才迈进大门槛,开始争取不穿开裆裤的权利。

    话音才落,被陈氏揪住了耳朵。

    “小兔崽子,你还翻天了,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还省吃俭用给你做衣服,你还嫌弃了,你才多大不要穿开裆裤!”

    “娘,啊,疼疼疼,我已经不是两三岁的小孩了。”朱平安小手手拉着陈氏的胳膊,垫着脚尖减轻一点疼痛。

    屁,你才五岁,陈氏低头看着自家五岁的小儿子说出这么一句话,莫名的喜感,自己的小儿子虎头虎脑的他哥哥活泼多了。

    虽说好笑,可是陈氏手的力气却并没有变小,这个臭小子本来不老实,前些天生过一次病,好了之后更皮实了,成天往外跑。

    “你还知道疼,一天到晚到处野的看不见人,被拍花子拐了去,老娘心静了。”陈氏说着瞪了朱平安一眼,想到县城有小孩失踪心有余悸,好在村里人来人往倒是安全的很。

    “二嫂,男孩子有哪个不野的,还是皮实点好,你别罚小彘了。”在院子水井边清洗碗筷的三婶张氏有些羡慕的看着小彘,在一旁劝说陈氏消消气。张氏刚到三十,但是至今只有一个小了朱平安一岁的女儿朱平玉,所以对陈氏有两个儿子,特别羡慕。

    “老三家的,你可别替他求情了,这混小子是三天不打房揭瓦。”陈氏说着,揪着小朱平安的耳朵揪到灶房了。

    “说,以后还敢不敢野的不着家吃饭了。”陈氏大声说着,却从蒸笼里面取出一个去了皮的白水煮鸡蛋,从窗棱往外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悄悄塞到了朱平安的手里。

    鸡蛋,朱平安两眼泛光,吃了十几天粗茶淡饭,终于见荤腥了。

    这根本无法拒绝嘛。

    “疼哦娘,再也不敢了。”朱平安接过鸡蛋,嘴里却故作声势嗷嗷叫着。

    在二十一世纪,吃,可是他为数不多的**好之一,《舌尖的国》播出时,可是省吃俭用把便宜能吃的吃了一个遍,绝对可以称得是资深吃货了。

    纯天然无公害,入口绵软,味道可真是好极了,感觉现代的鸡蛋好吃不知多少倍,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到这以来都是粗茶淡饭不知荤味的缘故吧。

    小机灵鬼,陈氏嗔笑,点了一下朱平安的脑门,小声说,“快点吃了,待会了桌,你那心偏到天边的?麽又都紧着大房了。”

    这时朱平安的心里倒是极暖的,这一世的家人无论是泼辣老妈还是木讷老爹,亦或者十岁左右却少有老成同样老实的哥哥,都是打心里对自己好。

    父慈母亲兄厚,处处显温馨。

    这也是朱平安接受穿越事实的主要原因,在二十一世纪身为孤儿没有感受过家庭温暖的他,在这儿感受到老牛舐犊般的关**,也慢慢心甘情愿了。

    “娘,你真好,我长大了要好好孝顺你。”朱平安抱着陈氏的大腿有感而发。我是你们的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孝顺你们。

    陈氏看着自己的小儿子赖皮虫一样跟自己撒娇,明显很受用,觉得自己的小儿子大儿子可**多了。自己先前找老大过来,那傻小子跟他爹一个德行说什么偷吃不是大丈夫,差点没把陈氏气个跟头,只好赶他出去,还好自己小儿子没那么古板,好笑地在小儿子脑门点了一下,“你少气我,我谢天谢地了,快把嘴擦了省得待会被看到。”;

    扫描起点微信二维码,全民抢答冷知识,拿勋章,赢大奖!

    点击微信右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
已经是第一章章节目录第二章 气运与中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