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宋道 > 卷九 挽天倾 第七百六八章 【坏事儿】

卷九 挽天倾 第七百六八章 【坏事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万胜!”

    东京城头,此事倒也能算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南薰门上的守军瞧着黄杰连续阵前斩将自然兴奋得不能自已,接连不断暴起的欢呼引得左右城上的守军纷纷凑来围观,便是东京城内的百姓在听闻了这般整齐的欢呼之后也是纷纷跑出家门奔走相告,误以为乃是守军打了场胜仗赶跑了金人。

    只是,眼瞧着情势不对,李纲倒也机灵,忙也派出信使去内城报讯。不过他先想着的并不是把这消息报给赵恒,而是先去报知如今在赵恒面前还算正常的李若水跟何栗,毕竟如今叫黄杰这么一闹,这到底要不要给他入城当真成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哪知道,他派出的信使前脚刚走,后脚便也瞧着一架六人的肩舆在一队大汉将军的护卫下,嘿哟嘿哟的抬着一个身穿黑色制甲年青人便上了城头。李纲一瞧这人身上的制甲样式古朴,瞧模样该也是后周时的禁军制甲,先是一愣神,旋即也才想起这一身甲胄好像是宫内昭勋阁**奉的太祖胄铠,顿时惊了个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果然,待肩舆到了城头,便见下来的年青人掀起鏊兜上的面甲,一瞧果然就是赵恒,李纲忙也扯着宗泽来拜。可却瞧见赵恒双眼瞪如牛眼,却是两步来到了胸墙前,扶着墙举目眺望,而后指着城下的红甲身影颤声问道:“此人……果真是黄杰?”

    李纲满头冷汗,答是也不是,答不是也不是,只能看着赵恒呐呐的点头不敢搭话。只有老宗泽倒还硬气些,反正不准黄杰进城的又不是他,便将他叉手道:“陛下,城下必是茂德帝姬驸马黄杰无疑,方才此子一连斩下五员金将,大涨我军威风!”

    “咄!宗留守休要信口乱言!”

    也在这时,那郑望之等人也才气喘吁吁的跑上城头。郑望之却是看都不看,忙也跑到赵恒身边,伸手戟指城下喝道:“城下那人来路不明,只怕有诈……叫郑某瞧来,莫非是金人遣来赚城的!”

    随着他而来的何栗、李棁、李若水等人这时也鱼贯上了墙头,也都纷纷涌到赵恒身边来瞧,但也见着如今城外,先是十三骑立在栈桥边上,而后一人一骑缓缓在城前来回度步,面对着千余步外的数千金军毫无惧色。

    何栗挺着大肚子硬挤上前,便也拱手与宗泽道:“宗老大人,如今城下是个什么状况?”

    宗泽也不恼那郑望之,便也指着城下道:“方才车骑将军黄杰一连斗了五场,连斩金军五员大将,如今却还在邀战,只是金人怕是被杀破了胆气,还没派出人来。若是不信,你等且来好生瞧瞧,就在栈桥边上便摆着五颗金将级!”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老远一瞧,果真瞧见栈桥边上用好似短棍的东西插着五个圆形物体,不由都是齐声冷嘶起来。

    赵恒身边的几人中,李若水最是心细,便也错开一步却来问李纲道:“伯纪兄,到底生了何事,那黄杰既然来了,为何不入城来,却在城前斗将?”

    李纲闻言边上一叹,忙也低声道:“是李某想差了,如今可是坏了大事!”

    当下便也将他突然脑抽之后,下令不许黄杰入城的事情说了,当然他的理由也不敢说是怕黄杰入城后对赵恒不利,只是说南薰门乃是东京防御的重心,担心因为放下栈桥引了黄杰入城可能生出什么纰漏,所以他才下令不放栈桥,让黄杰去其他门入城,谁知道金军却在这时杀来,这才引了眼下的城前斗将之事。

    这李纲的言辞,从赵恒到李若水,大伙儿都知道是托词,毕竟一早就叫密谍司的人探出李纲原本是做好了开城的准备,只是如今李纲不放黄杰入城,对他们来说却是做对了一件好事,所以自然也就没人会出言前来点破。

    待李纲解释完了,众人便也齐齐来看赵恒,等着他的定夺。这方才赵恒没来时,李纲这个守御使最大,如今赵恒既然亲自来了,这到底要不要开城放黄杰入东京的决断,也就自然得由他这个皇帝来做了。

    只是,瞧着赵恒瞪着大眼,直愣愣的瞧着城下的红色背影,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说的是什么,只怕这到底放不放黄杰入城的问题他也还没有答案吧?

    也在这时,就听城外金军阵中突然传来一阵牛角号声,而后便也见三骑人马出阵而来。城墙众人忙也举目远眺,便也愕然瞧见来人之中的两骑穿的倒也是战甲,只是还有一骑的服装就有些别样了。

    此时,又凑到垛口上的老宗泽瞪眼瞧着,却因为年老眼花瞧不真切,忙也忙拉着身边的何栗问道:“何相公,你可瞧清那人?”

    这何栗眼下的官职乃是翰林学士进尚书右丞兼中书侍郎,称一声相公倒也当得,便见他也是瞪眼来瞧,待瞧清后却是浑身一震,忙也与左右的李棁、李若水对望一眼,将他们也都是满脸的震惊之后,这也才确定自己瞧见的是什么,而后悄声与宗泽道:“老大人,怕是那位……”

    宗泽虽然年老眼花看不真切,但多少也能迷迷糊糊的看个大概影子,如今仔细分辨前来,自然瞧清那第三人乃是一声女子的袍服,又听何栗说是“那位”,顿时也就明悟过来,当即便一掌拍在墙上,失声道:“坏了!坏了大事了!”

    当初这李棁、郑望之等人撺掇赵恒逼迫赵福金的事情老宗泽是真不知道,可赵恒找了个与赵福金有几分相似的宫娥来扮茂徳帝姬送去金营的事情他却是真的知道,当时虽然他内心之中是拒绝的,可还是被李纲等人以缓兵之计说辞给劝服。

    哪知道事情就这么凑巧,如今全碰到一块去了,这要是叫黄杰瞧见那送去金营的赵福金是假货,也就不知道黄杰是气得要哭,还是怒得要笑了。

    也在这时,倒也瞧见李纲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显然他也是感同身受,至于赵恒更是一脸的哭相,其他如李棁、郑望之等人更是一副大祸临头的表情。

    所以,老宗泽也就知道了自己的第一感觉并没有错,的确就是要坏事,要坏大事儿!

    第七百六九章【赌斗】

    要说起来,老宗泽的预感还是比较准的,但到底准到什么程度,也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但也说东京城前,两军阵中,黄杰好整以暇的等着来人走到近前,先细细一瞧那穿着公主服色的女子,想不到脸貌样子竟也真与赵福金有着几分相似,不得不叹服赵恒这小子在搞这种事的时候智商倒也刚刚够用。

    而后再来瞧跟来的两人,一个正是前不久刚刚分手的宗弼,另外一个虽然是个生面孔,但瞧着脸貌却更宗弼也有几分相似,加上年岁瞧起来也比宗弼要大上不少,黄杰稍微用脚趾头想了想,便也用女真话对这人问道:“来的可是斡鲁补?”

    “哈哈哈!不错,某便是斡鲁补!”

    但见他展颜一笑,竟然露出了一口白皙整齐的牙来,黄杰倒也不曾想这宗望居然真敢来见,不由细细将他打量起来。但见这斡鲁补,也就是完颜宗望,坐在马上虽然瞧不出身高,但一身辽军的鱼鳞甲穿着挺直,怕也是六尺多的身高。

    相貌虽然也如宗弼一般,乃是典型的女真人式的圆脸盘,也是一付怒眉、高鼻、厚唇和络腮胡子,但整个人在气势上比宗弼少了几分锐气,多了几分威严。

    “听说你要寻某说话?”见黄杰对自己一番打量,宗望也是好好来看,当年黄杰出使金国的时候,宗望正在外面作战,自然不曾见过黄杰,不久双方都打量得差不多了,就听宗望指着一旁的山寨“赵福金”道:“这女子一早便也叫俺瞧出了破绽,本想拿她来做一番文章,不过近日你接连取胜我大金的勇士,某也不肖占了你的便宜,这便见她还你就是!”

    黄杰闻言却是一笑,便也拱手与宗望道了一声多谢,便将那山寨赵福金招来身边,便也道:“斡鲁补,我让乌朱带话与你,当真有些话说,就不知你想不想听!”

    宗望哈哈一笑,便也道:“你只管说来,某听着便是!”

    黄杰便也问道:“你可知道这天下有多大?”

    宗望闻言一愣,旋即便也笑指黄杰:“某明白了,你要说之事某也明白,只是这天下何其广大,却与某何干?”

    黄杰便也道:“这天下之大,可你光瞧见大宋有好东西,便也与我有了干系。只是,斡鲁补你可曾想过,今天你强我弱,你来抢我,日后若是你女真弱了,又会有别人来抢你。”

    宗望听着哈哈大笑,指着黄杰笑得快喘不过气来,好一会才停下道:“某还以为你要与某说什么大道理,却是这般说与小儿听的歪理,真真笑煞人了。某不怕与你说,倚强凌弱本就是我女真人的生存之道,抢着了乃是上天的恩赐,被抢了只是怪自己无能罢了,哪有什么道理可言。”

    而后,宗望更是拍马上前两步,直愣愣的瞧着黄杰道:“黄杰!某敬你是个好汉,也不怕明与你说,这大宋的文官贪财,武将怕死,兵势国力远不及我大金,甚至你大宋堂堂的黄杰,只是听闻我大金天军攻来,便吓得退位遁走,这国破家亡怕也就在眼前了。某听人说过,你宋人有句话,叫做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你有如此的武艺,又曾得我阿爸赏识,不若就此归顺我大金,如何?”

    甚至,宗望说到这里,又跟拍马上前两步,压低声音道:“你方才在城前呼号,可是宋王不肯放你入城?这等贪生怕死的君王,你为他效忠值得么?”

    见宗望竟然把事情说得这么直白,黄杰一时间也是愕然,便也现自己显然对宗望的判断有着很大的谬误。如今看来,自己还想着什么讲事实摆道理能说动他退兵,这完全是异想天开啊!

    想了想,既然很难通过口舌说服他,黄杰干脆也不否认道:“不错!斡鲁补,说的都没错,可我毕竟是宋人,如今又是大宋的帝姬驸马,宋帝可以对我不仁,我却不能对他不义。所以,这等反正的话休要再提。我听闻你与大宋朝廷开出的条件,乃是要求大宋割让三镇,并索要一千五百万贯钱财,可对?”

    宗望讪讪答道:“不错!”

    黄杰伸手一指后排的十三太保,笑道:“如此,我有十三名随从,想与你赌个爽利,胜负一场十万贯如何?”

    宗望听来一愣,却来问道:“如何?什么胜负一场十万贯?”

    黄杰伸手从马下的囊袋里摸出一叠钱钞,与宗望看了,便道:“我这里有大宋飞钱五十万贯,京畿十五城连号,全是见票既兑的金银飞钱。只要你敢派出人来与我的随从单挑独斗,只要胜一场,我便当场输你十万贯。”

    宗望一听,顿时错愕,不由来看身旁的宗弼,宗弼倒是留了心眼,便也问:“若是败了如何,我军中可没有什么钱钞与你对赌!”

    黄杰哈哈一笑,便道:“你等输了倒也好说,也不要你们当面给出钱钞,只管在那一千五百万贯的基础上减去十万贯就行。”

    宗望听来觉得不可思议,宗弼则是忙不迭问道:“此言当真?我等胜了,你便给付钱钞,败了只要减去那赔款的钱数?”

    黄杰见两人很是动意,自然也是忙不迭的点头道:“当真!”

    当即宗弼与宗望对视了几样后,宗望伸手狠狠搓了搓下巴上的短须后,便也下定了决心,便来拍马来到黄杰面前,伸手道:“赌了!”

    黄杰当即也伸手与他击掌,算是立了约,当下便也口头约定好单挑独斗的规矩,便各自回了本阵,准备派人出击。

    这方才黄杰一连斩杀了金军五员将领,再算上之前被黄大龙斩杀的一员阇母身边的小将和阇母自己,这一天之中接连损了七员将领,不论是宗望还是宗弼,当真都是怕了。所以宗望也才想出了将那山寨赵福金送还的由头来与黄杰搭话,可谁知道两人只不过三句便不投机,也在这时,黄杰居然提出了赌斗的事来。

    这黄杰的武艺高不假,可他的随从未必个个都比他厉害,而且看起来其中还有几个是女娘,堂堂大金勇士岂能怕了?

    更何况,胜了还有十万贯的先前可拿,败了也没什么损失,减个虚头而已,何乐不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