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资源大亨 > 第六章 八三年严打

第六章 八三年严打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方明远的一席话,最终说服了方老爷子夫妻两人,而有了老爷子的支持,方胜父妻还有方明远的两个姑姑,虽然说对这一结果心有狐疑,但是在方家,方老爷子还是有着一家之主的气派,他所决定下来的事情,是绝不会轻易更改的。当然了,由于方明远的坚持,方老爷子夫妻两个并没有向儿女们泄露出,方明远在此事中所起到的作用。

    经过方老爷子的再三考虑,决定让方彬在厂子的大门附近摆个早点摊,先卖包子和粥,看看情况再决定下一步的打算。既然决定了让方彬做个体,那么这厂里的方方面面至少就要打个招呼,方老爷子决定让方胜出面,请厂子里的几个相关的小头目吃次酒,也算是给方彬拉拉关系,这样日后干起来,厂子里也能少点掣肘。八三年时,像海庄这样的小地方又能有什么好饭馆,所以这喝酒的所在就定在了方胜的家里。方胜多买了些酒肉,又让白萍和母亲做个几个菜,倒也算是丰盛。

    “方哥,这菜可是够丰盛的!嫂子和大娘的手艺那可是顶呱呱的,今天我可是有口福了。”头一个进门的是住在方胜家隔壁的朱红军,长得一副大块头,足有一米八几。他在镇子里的派出所工作,不大不小的也算是个头头,和厂子里的很多人都比较熟,他的妻子是压延厂的工人,两家的关系相当好,这一次邀请他,也有几分让他帮着镇镇场子的意思。

    “小朱,坐坐坐!”方老爷子笑眯眯地指着桌上的金丝猴香烟道,“咱们两家熟,自己来,别客气。”

    朱红军眼睛为之一亮,这金丝猴香烟在八三年的时候,在秦西省也算是不错的好烟了。朱红军也不客气,随手点了一根,美美的吸了两口,这才道:“大爷,您这回可是大手笔啊,这得花多少钱,您这一个月的退休工资都得扔里面吧。”

    方老爷子一脸无奈地点了点头,叹息道:“小朱,这还不是那个混小子不挣气,他要是老老实实的,你大爷我又不是钱多的没地花,犯得上搞这个吗?”两家人熟,这说起话来自然也就没有了什么顾忌。朱红军点了点头,关于方彬的情况,这几个月来,从方胜的口中他也了解了七七八八了,自然明白方老爷子的用意所在。

    “哈哈,大爷,您也别太担心,我和您说,我觉得吧,这也不见得是件坏事。”朱红军又抽了两口,这才接着道,“方彬这人的性子吧,嘿嘿,比较正直,就是进了厂,恐怕很长时间也只能混着。而且和您说,这个体吧,虽然说累点,事多点,有些风险,但是做好了,也绝对是条路!厂门口的孙家驴肉,一个月下来,至少是百八十的纯收入!平均下来,他们家每人的月收入比我的工资还要高出三成!说实话,要不是咱除了抓人外什么都不会,我也动心。您说这一个月二十三块五,够干什么?方哥都跟我说了,说实话,我是挺佩服大爷您的,能够下这个决心,可不容易。”

    听他这样一说,方老爷子这心更是稳了三分。朱红军在派出所工作多年,说话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朱红军看了看在外面忙忙碌碌的其他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和方老爷子道:“大爷,说句不中听的话,方彬有个事做,也是件好事。这整天在镇子里晃来晃去的,难免不会出个什么事。我和您说啊,这最近您可是得看好他,别惹事生非。最近一段时期给我的感觉是好人受气,坏人神气,警察泄气。大大小小的流氓团伙横行乡里,招摇过市,无恶不作,独霸一方,欺压百姓。人民群众敢怒不敢言,警察也只能就事论事,这起案子没处理完,那一起又来了,真是顾了东头顾不了西头。但是这种情况我觉得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政府不可能容忍这种现像的存在。我总觉得可能近期内搞不好上面会有什么动作。咱可别出什么风头!”

    在里屋听着的方明远不由得心中为之一动,突然间想了起来,83年有后世大名鼎鼎的“严打”行动!

    1978年以后的几年里,中国的社会治安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1983年6月生了一起新中国罕见的特大凶杀案,8名犯罪分子连续作案1o多个小时,他们杀死的27名无辜群众,其中男性19人,女性8人,其中还包括多名幼儿。多名女青年被强奸、**。这一团伙还犯有抢劫、爆炸等犯罪行为。7月,当时的公安部长向国家领导汇报了严重的治安状况,国家领导当即指出:“对于当前各种严重的刑事犯罪要严厉打击,要从重从快。”于是,1983年8月,从燕京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决定》,从1983年8月上旬开始到1984年7月,各地公安机关迅开展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似乎还有一个当时的当红影人倒在期间,罪名是流氓罪。

    当时,为了打击犯罪,保障安定团结的社会局面,在1983年8月至该年年底的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相关部门摧毁犯罪团伙7万多个,缴获枪支18ooo多支,子弹42万多。这场严打称得上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性运动,由民间提供的检举线索就达15o万件,被群众扭送到公安机关的犯罪分子有47ooo多人。在这种威力下,多名犯罪分子到公安机关投案自。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熄灭下去,从各类报道中不仅可以看到各种公共场所治安良好,连女工上下夜班、女学生下晚自习也不再需要家人接送了。在严打的声威下,就连当时的一些军干子弟和高干子弟都被判刑,甚至于被处以极刑。

    但是在那个资讯爆炸的年代里,方明远也知道,这一年开始的严打,在严厉打击各种犯罪的同时,也带有一些扩大化的成分,也有不少在后人看来纯粹是冤假错案的例子。至少方明远还有印象的就有在83年的严打活动中如你穿着暴露,就得给判个十年二十年的监狱。当时一位男青年为其女友拍了一些穿着较为暴露的照片,结果男青年被判处死刑,女青年被判了有期徒刑!

    四川泸州纳溪有一姓王的小伙,在一路上和同伴打赌敢亲女孩嘴吗?结果真的去亲了过路的一女孩。被抓后,还真的被判死刑,枪毙了。轰动了当地。过了好多年,据说公安给家属赔偿了2oo来钱了事。某地有个青年,只不过是在大街上开玩笑性质的作势拦了一下一个姑娘,结果被枪毙了。某青年因为喝多了在马路边尿了一泡就被定罪为"现行流氓罪"送新疆了.

    想到这里,方明远不由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怎么就把83年严打这事给忘记了。算算日子,如今已经是六月,距离严打开始,不足两个月了!

    虽然说小叔在上一世里是平平安安地渡过了83年,但是自己都能够重生,谁又敢保证蝴蝶的翅膀不会影响到他!

    此时,门外响起了人们的嬉笑声……
第五章 说服章节目录第七章 七月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