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资源大亨 > 第二十一章 以夷制夷

第二十一章 以夷制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看到在场的众人脸上都露出惊诧的模样,孙岚的心里就如同三伏天里喝了一瓶冰冻可乐一样痛快淋漓。他就不信了,到了这个地步,苏爱军还不服软!他可是打听过了,这一次之所以有日本漫画社前来找苏爱军签约,这其间白霖可是出了不少力,而且最初的联系也都是通过白霖的。这说明,白霖肯定和苏爱军很熟悉,关系也应当是十分地密切。

    “真是卑鄙小人!”方彬的脸都气白了,咬牙切齿地骂道。

    “卑鄙小人?这只能说明你们愚蠢!一群乡下的土豹子,也想和我斗!”孙岚洋洋得意地道。骂人有什么用,又伤不着自己的半点毫毛。而且越是骂人,才越说明对方无力改变。看来自己的目地就要达到了。而自己的移民大计,也要眼看着成功了。

    “苏叔叔,对于这种跳梁小丑,客气不得!赶紧拍死得了,他现在是给咱们所有华夏人丢脸呢!”方明远突然道,对于孙岚的嘴脸,他已然厌恶到了极点。

    “跳梁小丑?小兔崽子,你他妈的骂谁呢?”孙岚这脸上可有点挂不住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也敢出口不逊!

    方彬立时就站起身来,一伸手就揪住了孙岚脖领子,将他提了起来,恶狠狠地道:“你再说半个脏字,老子就让你爬着下楼去!”方彬当年在海庄镇里打架也是把好手,这几年来虽然家境富裕了,也没那闲心再参和这种事,但是身体的锻炼却一直没放下。这一伸手,孙岚就觉得脖子上如同被铁钳子夹上了一般,身不由已地就站了起来。

    “小叔,别动手,一会儿有他哭的时候。”方明远拦住了方彬道,“打他只会污了你的手!”方彬这才一松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苏爱军冷若冰霜地看了孙岚一眼,起身坐到了沙上,将沙旁的电话拿了起来。“大哥,我,爱军。现在有个事你帮我查一下,华夏进出口总公司的党委书记是谁。他电话是多少。嗯,我这里有些事要麻烦一下他。嗯,有个不开眼地他们公司职工,正在我这里飞扬跋扈呢。啊?拍死他,哈哈,我只是一个大学的系主任,哪有这权力。好好好,他打过来也行,我这的电话你也知道。快一些,我们这里正吃饭呢,看着他真是倒胃口。”

    孙岚摸着有些生痛的脖子,看着一脸怒火的方彬,有心想再说几句,却又怕方彬真的打他。这西北民风可是不比京城,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毫不稀奇,他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腿,又看了看方彬的,乖乖地闭了嘴。心中暗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回头我再找你算帐!”

    他又看了看正在打电话的苏爱军,心想:“你就吹吧,一个小小的大学系主任,和公司的党委书记这级别上差着十万八千里呢,还让对方打过来,哼哼,我看你到时候怎么收场。”

    “方君,这是怎么一回事?”宫本折一突然问方明远道。

    “方君?”孙岚立时就是一个激零,这可不是华夏人说话的习惯。他此时才注意到了宫本折一,越看心里越是打鼓,这人怎么看起来像是日本人啊?

    方明远厌恶地看了孙岚和小泉敬二一眼,心中不由得有了主意道:“宫本先生,这就是《周刊少年》来奉元的签约编辑小泉敬二和他的翻译孙岚。他们非要我在那份苛刻之极的合同上签字,这不,什么龌龊的手段都使出来了。现在正拿我舅舅的工作和分房威胁我呢。”于是他又添油加醋地将小泉敬二和孙岚自见面之始的嚣张告诉了宫本折一。

    孙岚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由得一颤,将酒杯打翻了,好在里面已经没有了酒。方明远的这句话里透露出了两个重要的信息,宫本先生,这显然是日本人的姓氏,华夏境内哪有姓宫本的;《幽游白书》的作者并不是他所想的苏爱军,而是这个看起来也就十四五的少年!而那个白霖,则是他的舅舅。

    宫本折一的眉头皱了起来,其实他刚才已经听出了个大概。“方君,你说他们的合同十分苛刻,怎么个苛刻法?”

    方明远站起身来,从苏爱军的书桌上翻出了那份《周刊少年》的合同,递给了宫本折一。宫本折一翻了翻,这眼睛立时就睁大了。难怪方明远说这一份合同苛刻之极,这简直是……奴隶合同!宫本折一一时间都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他愤然而起,坐到了小泉敬二的对面,小泉敬二愕然地看着宫本折一,因为不懂华语,所以他方才也懒得去听孙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来之前孙岚已经打了包票,保证今天会让苏爱军老老实实地签约,所以坐在沙上的他,方才是魂游天外,都在琢磨着自己回国拿着这份合同面见叔叔时,叔叔会如何地夸奖自己。加上方才宫本折一一直闭口不言,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其的存在。

    “我是《少年月刊》的编辑宫本折一,你是《周刊少年》的编辑小泉敬二?”宫本折一用日语道。

    小泉敬二也是一个激零,连忙站直了身体。《少年月刊》虽然只是一家建立不久的新漫画社,但是其背后的艾尼克斯株式会社却是不容小窥的。“哈依!我是小泉敬二,宫本前辈你好!”

    “小泉君,请坐。我想知道,这就是贵社给方君所拟定的签约合同?”宫本折一冷若冰霜地问道。

    “方君?”小泉敬二诧异地抬起了头,方君是谁?

    “就是《幽游白书》的作者!你告诉我,这是不是贵社给方君所拟定的签约合同?”宫本折一有些不耐烦地道。〈周刊少年〉怎么派出了这么一个废物,这么久了,居然连作者是谁还没有搞清楚。虽然说,在这一点上,他要感谢《周刊少年》的高层,否则方明远又怎么会选择自己。但是这东西实在是太丢日本人的脸了!不榨取剩余价值,资本家是无法获利的,这是众所皆知的道理,但是这榨取却是要有分寸和尺度的,这种合同无异于是在杀鸡取卵!

    小泉敬二面红耳赤地看着桌上的合同,吞吞吐吐地说不出话来。他不是傻瓜,这一份合同在日本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如果说仅仅是华夏人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华夏人只会抗议,拿不出什么真正有力的处置措施来。但是落到了竞争对手的手里就不一样了,这可是关系到了《周刊少年》声誉的大事!

    “算了,你我并非同属一家杂志社,对于贵社的这种作为,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我只是通知你,方君已经和我《少年月刊》正式签约,这种不入流的威胁作者强迫签约的作法,已经丢尽了我们日本人的脸面!如果说小泉君你仍然执迷不悟的话,那么就等着接法院的传票吧!”宫本折一将桌上的合同收了起来,“这就是最好的证据,有了它,我相信法官们会明白,为什么方君会选择了我们,而不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