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资源大亨 > 第十六章 宫本的诚意(下 )

第十六章 宫本的诚意(下 )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ps:新的一周了,又上三江了,还需要大家的鼎力支持,我想看看能不能到新书榜的位。急需要大家手中的推荐票,收藏了本书的兄弟姐妹们一人一天给我一票就可以!孤狼在这里先谢谢大家了。这是第三更。

    苏爱军心里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看完了这份合同,他觉得这才是一场合乎情理的交易谈判,而不是一场强买强卖的交易。与方才孙岚拿出来的那份合同相比起来,宫本折一所带来的这份合同无疑待遇要优厚的多。态度也公正得多。这样的结果,苏爱军觉得倒是可以接受。毕竟方明远这还是第一次与对方合作,又是个刚出茅庐的新手,能够拿到这样的条件已经是很不错了。

    “宫本先生,我有这么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方明远清了清嗓子道。

    “方君,请说。”宫本折一从公文包里抽出了一个笔记本,又找出了一支笔,显然是要将方明远的要求记录下来。方明远和苏爱军目光对视了一下,仅仅这一个举动,宫本折一就给予人很大的好感。

    “第一个问题,如果说我和贵社签约之后,能不能帮我联系几个绘画的助手前来华夏一段时间。一来,是帮我完成那些辅助的工作,二来也是帮我培训出几个本国的助手来。我现在还有学业,仅仅靠我自己来完成画稿,这压力有些大。毕竟我的家里,是不可能允许我因此而误了学业的。”方明远郑重其事地道,“当然了,我会付给他们相应的薪水的。”

    日本庞大的漫画产业使日本涌现出众多优秀的漫画家。由于日本漫画家的作品通常在漫画杂志上定期连载,他们的工作是比较辛苦的。许多日本漫画家在创作时有助手辅助。一般来说,故事构成,主要人物的绘制由漫画家自己完成;群众和背景描写,原稿涂黑,黏贴网点纸等细节上的操作则是由助手担任。这样一来,可以减轻漫画家的工作压力。

    虽然说《幽游白书》的故事、情节、甚至于原画,方明远都记得一清二楚,所需要做的,不过是将它们从脑海里变成现实中的画稿,但是这仍然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令方明远有些望而生畏。之前的这些画稿,他可是花了相当长时间才画完的。如今要是签订了合同,每个月都要供稿的话,他的空余时间就很有限了。这显然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宫本折一微微地一怔,随即恍然大悟,华夏漫画产业的现状,他亦有所了解,对于方明远的这一提议,他自然也就理解了。“方君,这一点是我们杂志社考虑不周,没有想到方君身在华夏,与我国的漫画家大有不同。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社的诚意,我社可以为方君提供四名助手三个月的来华费用,如果说三个月后,方君仍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替代人选,那么他们的薪水将由方君支付。不过,我想到了那个时候,以方君的收入,也不算很大的负担。方君,这样办您可满意?”

    满意,这还能不满意,方明远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了。这个宫本折一,果然上道,什么东西都给你考虑得相当周全。上一世里听说,日本的那些顶级杂志社,对于社里的王牌作者,从生活到工作照顾得无微不至,甚至于像作者外出订票订酒店这些工作,都可以交给杂志社的职员安排。今天看来,这个传闻倒是有几分真实可信了。

    “宫本先生,虽然说到这个有些伤大家的和气,但是我却不得不提醒您,在选择助手时,请找那些对华友好的人士,我不希望日后大家因为某些政治因素,而影响到大家的合做。”方明远以尽可能婉转的语气道。

    宫本折一点了点头。“方君考虑得很周到。我承认,我国国民中有很多人对于贵国并不友好,但是也请方君相信,我国同样也有像我这样的左派人士。我会在为方君挑选助手时,慎重考虑的。如果说,方君对于他们不满意的话,我社可以重新为方君推荐。”

    “这第二个问题,贵社向我所支付的薪水,是日元啊,还是华元,或者说是美元?”方明远的第二个问题有些出乎宫本折一的意料。

    他放下了笔,想了片刻道:“这个……一般情况下,我社支付给作者的当然是日元,考虑到方君是华夏人,我们可以按当时的汇率折算成华元给付也没有问题。不过这样的话,每个月方君的稿费大概数额上会有些变动。”

    “如果说我希望贵社能够帮我将稿费折换成美元或者说欧洲的某种货币支付,可不可以?”方明远接着问道。

    “这个原则上没有问题,就是方君你一定要考虑到汇率的变化,而且最好不要频繁地变换货币。如果说数额较大的话,方君可能需要支付一笔手续费,当然了,方君请不要误会,这是交给我国银行的。”与华夏相比起来,八十年代末期的日本,换汇已经是十分地方便,所以宫本折一答应地也很痛快。

    苏爱军看了方明远一眼,这小子要美元做什么?不过当着宫本折一的面,他自然不好多问。

    “这第三个问题,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方君,请说。”宫本折一不由得有些紧张。从刚才的谈话中,他已经听出来,方明远对于合同的条件比较满意,如果说这几个问题能够得到妥善解决的话,方明远很有可能会签约《少年月刊》,欣喜之余,自然对于这些问题也就份外的慎重。

    “宫本先生,既然是谈判,那么咱们就是先小人后君子。合同中关于违约责任的仲裁和审判这一块,我希望能够改在中国境内。宫本先生应当知道,我国国民非公事务前往日本并不方便,一方面呢,是我国制度中的一些限制,另一方面,贵国也同样有不少的限制。所以一旦出现什么纠纷,我根本无法及时前往日本。但是改在中国,贵方前来中国起诉或者要求仲裁却是相当地容易入境。而且我认为,以目前我国政府对待贵国事务的态度,贵社也不需要担心我国的仲裁机构和法院会偏袒于我。不知道宫本先生能否同意?”

    宫本折一沉吟了一会,郑重其事地道:“方君,我承认你所说的很有道理。虽然说我们都不希望会有这种不愉快的情形生,但是方君这一句话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应当先小人后君子,这也是维护我们双方合理合法的权益。只是将这一点改在中国,不是我现在就能够决定的,我必须与社里商量才能够给予您确切的回答。不如我们先暂且搁置这一条,方君请继续说。”

    当晚上近十一时,苏爱军送宫本折一回酒店时,宫本折一已是满心的喜悦。除了仲裁机构和法院的所在地一事上,双方暂且还不能达成共识外,其余的条款细节上,双方已然达成协议。他有一种预感,明天对于自己来说,也许是一生中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子……

    ps:所有在世界杯期间上架和推荐的兄弟们估计都很郁闷,这原本挣数据的黄金档时间,居然还不如早上!看着点击、收藏、推荐那可怜的增长,我很想吼一声,看在我放弃世界杯的份上,把票票砸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