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资源大亨 > 第三十一章 千里送鹅毛(求推荐和收藏)

第三十一章 千里送鹅毛(求推荐和收藏)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舅舅家在京城东城区靠近鼓楼大街的琉璃寺胡同,在这里居住着的还有方明远的二姨,也就是白萍的二姐,今年已经近六十岁了。她的女儿和白萍岁数相差一岁,而她的外孙女和方明远也是相差一年。在上一世里,方明远后来常听家里人说,自己在小时候,常常和自己的这个小外甥女抢东西,而且有时候,叫着叫着就叫混了,管二姨也叫姥姥了。这些事情后来就成为了家里长辈们打趣自己的利器,直到三十岁的时候,偶然间还会听到。不过这一世里,方明远肯定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有了三个表哥帮忙,白萍那大大小小的行李顺顺利利地被送回了家,至于方家二老,自然也是先跟着他们一齐回到了胡同里,然后打算再在附近找家招待所住下。从白萍一进入琉璃寺胡同,这路上打招呼的人就是络绎不绝。对于方明远来说,其中也有不少人认识,当然了,这都是上一世的记忆了。

    进了家门,三个表哥将大包小包堆在了一起,这才擦了擦汗道:“小姨,你怎么带了这么多的东西啊,怪不得舅舅非要扯上我们三个,闹了半天是去当长工啊。”

    白萍伸手一个给了一个爆栗,笑骂道:“给你们带东西,你们自己倒还嫌沉!贺军,你去翻翻,把给你家的东西拿走。”

    贺军在行李堆里找到了标有自家姓名的行李,打开了一眼,就不禁有点傻眼,里面满满地全是秦西的土特产,居然还有几包酱好的牛羊肉,他也是参加工作的人了,心中暗自估算了一下,这一包东西,没个二三十元钱买不下来。再看看其他的几个包,如果说都是这个标准的话,白萍这一次回家,仅仅给亲戚们带的东西,就得值一百多元钱。在八四年,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普通家庭,省吃俭用的,一年也不见得能够攒下这些钱来。

    “小姨,这一包全是我家的?”贺军吞吞吐吐地问道,这可别拿错了,到时候小姨肯定也不好意思要,又得多花钱去购置礼物。如今这时候,家家手头都不宽裕不是。

    “拿走拿走!全是你家的!”忙着安排二老的白萍头都没回地摆了摆手道。

    “怎么了?”贺健有些奇怪地凑过头来问道。贺军将包拉开,让他看了两眼,贺健的脸色也不由得微微一变。小姨的这份礼可是够丰厚的。

    方明远有些好笑地坐一旁的椅子上看着他们,这两个表哥,后来混得都很不错。贺军,就是上一世里最后他想打电话找的那位京城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其实他是有机会进入最高检的,但是后来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他自己拒绝了。而贺健,后来从体制里跳了出来,路子野得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这两个表哥,也是他这一次来京城,想要笼络住的两个关键人物。上一世里,他们两个的母亲,和方家走得很近,对方明远也是极为照顾,但是贺军、贺健两人,却因为和方明远的岁数相差太大,没有共同语言,所以只能算得上是点头之交。这一世,方明远可不会再重蹈覆辙,一定要从开始就牢牢地抓住两人。

    “不能拿这么多,给小姨留些,不然回去了,咱妈肯定会不高兴的!”贺健小声地道,“小姨他们家也不容易,来京城一趟肯定要花不少钱的。能帮着省点算点。”

    “贺健哥,你们拿走吧,这都是我们来之前就算计好的,每一家都有!”方明远笑道,“姨和我妈是亲姐妹,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不过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两位哥哥就将就着拿走吧。”

    先是被突然插话的方明远吓了一跳的贺军、贺健,接着又被他这番话雷着了。二十多元钱的礼,还将就着拿走,这孩子还真敢说,口气不小。

    “这孩子真聪明啊,居然还知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舅妈在一旁吃惊地笑道,“那你知道这句话的出处吗?”

    “我当然知道,老师说过,读书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方明远有心在众人面前卖弄一下,这样无疑可以抬高自己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传说在唐朝贞观年间,云南土司缅氏为了表示对唐王朝的尊敬,特派部属缅伯高带着一批宝物和一只长得十分可爱的白天鹅,去京城朝见唐太宗。这一路上,缅伯高对白天鹅精心照料。可是到了一个沔阳湖的湖边时,他见白天鹅非常口渴,便放它到湖边去饮水。谁知白天鹅饮足水后就展翅高飞而去。吓坏了的缅伯高赶紧扑上去,却只抓住了一根鹅毛。这可把缅伯高急坏了,放声在湖边嚎啕大哭。可是哭也不解决问题啊,他要是不去长安,唐太宗怪罪下来,土司也饶不了他。最后他想来想去,实在无计可施,只好把这根鹅毛用锦缎包好,并写了一诗,去见唐太宗。全诗八句,‘天鹅贡唐朝,山高路远遥。沔阳湖失宝,倒地哭号啕。上复唐天子,请饶缅伯高。礼轻情意重,千里送鹅毛。’唐太宗看了这诗后,不但没有责怪缅伯高,反而高兴地收下礼物,并回赠丝绸、茶叶、玉器等中原特产,还留缅伯高住了一段时间。缅伯高深为感动,回云南后大赞朝廷盛情。后人就用这句话比喻礼物虽轻而情意深厚。”

    方明远的这一番话说完了之后,屋子里一片寂静,除了方家二老和白萍看方明远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理有所准备外,其余人全都被震住了。虽然说这句话的意思大家都懂,也常用,但是具体的出处,却是没有几个人知道。尤其是像方明远这样,连里面的年代、人物、情节、诗句都说得一清二楚的,简直是少而又少。白霖等人面面相觑,对于方明远的这个答案,他们也不知道是否正确,舅妈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指望从方明远这里得到什么确切的答案。但是这听起来,却是像模像样,似有其事似的。就算是假的,一个七岁的孩子能够编出来这样一个故事,那也是足以令人为之震惊的。

    看着哥哥、嫂子和几个外甥一脸吃惊的模样,白萍心中别提多高兴了。虽然早就想到了儿子在京城也不会老老实实的扮个乖小孩,但是刚到京城,就连着给家里人两次惊喜,着实是给自己长脸。

    “小萍啊,这孩子你们怎么教育的,怎么懂得这么多?”白霖欢喜地将方明远抱在膝上,又将他刚才在火车站上所说的那番话复述了一遍,舅妈更是吃惊得不得了,连连赞叹不已。方家二老和白萍三人自然是高兴地抬头纹都开了。

    方明远心中暗乐:“怎么教育的?当然是无所不知的百度大神了!看来偶这来京的第一炮,算是打响了!”

    ps:今天去医院看护病人,估计要到晚上九点以后才能回来.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