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7章 【从来佳茗似佳人】(一)

正文 第7章 【从来佳茗似佳人】(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郭小洲一米七八的身高,体重一百六十斤,标准的身材,加上大学里的持续体育锻炼,整体给人一种看上去很舒服很清爽的感觉,而且他的脸型很阳光,清秀的眉毛,眼神很纯粹,看不到多余的负面杂质,很少有人对他第一印象不好。

    谢富丽不说话。

    郭小洲不能随便开口。

    按我国男女平等的宪法,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两人之间的“势”却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向女人一方偏移。因为一个站,一个坐;一个是领导,一个是下级。

    郭小洲也知道,这是谢富丽在向他展示无声的威势。

    她坐着,目光可以肆意扫视他;他站着,而且目光不能直视。这就是权利,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如果把这个情景颠倒过来的话,他坐着,一个美貌的女子小心翼翼地站在他的眼前……

    谢富丽忽然拿起桌子上的一分材料,念道:“郭小洲,男,23岁,西海省秦南县郭家屯人,毕业于……”

    听着她标准的普通话,郭小洲的心里终于活络了起来,他似乎明白,她为什么要看书,喜欢看书,在墙壁上挂自己的书法作品,那是因为在她的心底,始终有着文化的遗憾,哪怕她将来的位置走得再高再远,年少文化的匮乏始终是她绕不开的针刺。

    “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谈话,但电视台领导对你的评价并不低。说你工作积极,每天都提早到办公室,任劳任怨值班,条口记者工作完成度非常好,而且不介意多挑担子,对于你这样的年轻人,宣传部自然要重用,鉴于培养锻炼公务员的需要,宣传部决定让你去周康市挂职,你有什么意见和要求?”

    郭小洲抬起头,朗声道:“我坚决服从领导的安排,没有任何意见和要求。”

    谢富丽点了点头,这才轻声说,“小郭,别站着,坐下!”

    郭小洲心里苦笑着坐上沙发。

    谢富丽起身给他从饮水机倒了杯茶。

    当她背身弓腰倒茶时,宽大的西装裤再也遮盖不了她饱满宽大的臀部。

    郭小洲看着她饱满宽大的臀部,不知怎么想起某篇时尚杂志的一篇文字,说的是如何从女人的臀形看性格特征。

    比如像谢富丽这般拥有宏伟宽大的臀部,第一特征表明她是个精力旺盛,富有冒险精神的女子,同时她不会轻易被年龄和现实所战胜,外貌总显得比实际年龄要是小,这一点,现实已经得到验证。后一点,活力十足,思想开放,对于********,喜欢主动引导或者干干脆脆的方式……

    活力十足,也说得过去,看什么场合。

    思想开放?喜欢主动引导?如果传言无虚的话,她要是当初在小镇上不开放,也不会有今天。

    郭小洲胡思乱想中,谢富丽端着茶送到他的手上,他连忙起身致谢!

    谢富丽一边回到座位一边说道:“小郭,你别把挂职锻炼当成了挂职赋闲,特别是从大市里走出去的挂职人员,每一个人都代表着我们宣传部的形象。作为挂职干部,应该明确挂职的目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应当深入调查研究,认真履行职责,在实践中增长才干,把挂职真正变成锻炼自己的大好机会。既不可自认为是‘钦差大臣’,到了下面,指手划脚;也不可唯唯诺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该管的不敢管,该做的不敢做。”

    郭小洲诚恳表示接受,“谢谢部长教诲,我一定不会给市宣传部市电视台,给谢部长脸上抹黑!”

    谢富丽笑着说:“基层人际关系复杂,特别是国企,那是藏龙卧虎之地,要摆正位置,虚心学习,才能进步。”

    “一定!一定!”

    “总之,做事先做人,以诚相待,总不会有错。”说到这里,谢富丽忽然话锋一转,轻描淡写道:“你和******颜部长很熟?”

    郭小洲不明白谢富丽为什么突然提到颜婕。他当时脑子飞快地转动,联想到两个方面的可能:一是颜婕向谢富丽推荐过自己;二是颜婕在某些特别场合提到过他,比如,他对‘随便门’的处理建议书。

    他该怎么回答?

    借力打力,说自己和颜婕很熟?其实他这么说也有一半是事实。两人毕竟通过论坛短信箱交流了大半年。

    如果是一个男领导问他,他或许毫不犹豫这么说。

    但是女人的思维跳跃性极强,这一点,他在大学女友身上得到过充分的论证。特别是谢富丽的身份,作为市委高层领导,说出的任何话都不会是无的放矢的。

    而且他依稀听到过一些谣传,说广汉两大官场美女有暗战之势。

    想到这里,他微微摇头,“我不认识颜书记。”

    “哦?”谢富丽眸子里闪过一抹值得玩味的神色,脸色瞬间一冷,“给你两天时间交接电视台的工作,另外,挂职期间,你还要继续肩负论坛版主职责,十三号你来部办公室找陈主任报到。他会亲自送你去周康市。”

    郭小洲立刻起身,“不打扰您工作了,谢部长您忙!”

    谢富丽眉眼低敛,从鼻腔中吐出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哼。

    郭小洲走出了谢富丽的办公室,背心隐隐冒出一层细汗。要知道,谢富丽的办公室可是开了空调的,而且度数不高,能让他出汗,证明他的心情和室外的温度一样,十分的紧张而澎湃!

    关于他挂职的事情,十分突然,并且毫无预兆,他虽然没想出个道道来,但目前也只能如此,走一步看一步。

    回到台里,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台长黄家劲特地找他谈了次话,以示嘉奖。当天晚上,电视台新闻部的一干同事给他举办了一个送行宴,酒兴正浓时,他的电话连续响了起来。

    先是陈志和给了他打来电话。显然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果然,等他走出餐厅接通电话时,便传来陈志和有些疑惑的声音,“听说你要去挂职?周康市太和棉纺厂?咋回事?”

    “消息够灵的,怎么,觉得意外?”

    “太意外了,你能去挂职是好事,可为什么要去企业?哪怕去下面的乡镇也好啊,那家棉纺厂的事情我有所耳闻,简直是官员的坟地,谁沾谁死,五年换了六任厂长,四个厂长都被判刑,现任厂长好像也出了问题……”

    郭小洲心里暗惊,“消息确凿?”

    “我没有具体去了解,但无风不起浪……你千万别去,否则就陷入乱泥坑了。”

    郭小洲静了半晌,轻挑了挑眉头道:“你觉得我有选择余地和权利?”

    陈志和微微叹息,忽然说:“你可以去找程力帆教授,他肯替你出头的话,哪怕省委书记也要给程老三分面子……”

    “为这种事情找程教授出头,未免太浪费资源了吧。再说,我当年没有听程老的话,心中充满了愧疚,现在怎么有脸去求他……”

    “嘿……嗨……你的脸皮子还薄?”

    郭小洲很严肃的说:“看对什么人。在程老面前,我永远是一纯净的孩子。”

    陈志和从他声音里听出了点别的东西,顿时换了话题,“有时间吗,面谈。”

    郭小洲毫不犹豫道:“没有时间。”

    陈志和急了,“我可要奉劝你,千万别去太和棉纺厂……”

    郭小洲晒道:“我一挂职的,一不管人二不管钱管物,再烂的泥潭又如何?”

    “你那性格,遇到点事还能置身事外,我了解你,所以才劝……”

    “好了,我还有事,先挂……”

    不顾陈志和的抗议,他“啪”地挂了电话,正要走进餐厅时,电话又响,他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号码,立刻接通了电话,“郑科您好!”

    “小洲啊,你小子可不够意思,要下去挂职也不说一声,要不是别人告诉我,我还蒙在鼓里呢。”

    打电话的人是郑同泽,今年四十三岁,广汉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负责市局的思想理论教育、新闻、机关文化建设工作。鉴于郭小洲公安条口记者的身份,两人“交情”甚好,这不,郑同泽刚得到消息,便立马电话联系。

    “我正准备通知郑科呢,没想晚了一步,郑科长消息太灵通……”

    “小洲啊!局领导和我真心舍不得你走啊!可还是要恭喜你,找个机会给你践个行吧,地点时间由你定。”

    “谢谢郑科,领导给我的时间很短,这两天忙着交接,要不,等我下次回来再一起坐坐。”

    “既然如此,我也表示理解,我随时等你电话。”郑同泽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不知道是谁接你的手?”

    郭小洲知道这才是郑同泽打电话的真正目的,搞清楚他的继任者。这个交情他不能不卖,不卖白不卖,哪怕他不说,台里两天后也会通知公安局宣传科。

    提前告诉郑同泽,郑同泽好提前了解这个“条口记者”的性格和为人,以便为将来的合作打好基础。

    “台里决定,暂时由郝主任兼任一段时间,正式人选大概会在一个月内产生。”

    郑同泽连声称谢!

    两人彼此客气了几句后,结束了通话。

    刚结束通话,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这是个陌生的号码,郭小洲看了看来电号码的区段,不像是骗子电话,遂接通。

    “你好!我是市******刘明康,请问你是郭小洲吗?”

    “你好,我是郭小洲。”

    “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颜部长要见见你。”

    郭小洲心中一惊,连忙道:“有,有时间。”

    “好的,你去黄杨路西大街的心语茶庄,颜部长九点后有空。”

    “好的,我马上就去。”

    “九点见!”

    郭小洲还想说话,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郭小洲看了看时间,脸上洋溢起笑意,回到餐厅和同事们告别,然后出门招停了一辆出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