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74章 【钉子户】

正文 第74章 【钉子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郭小洲回到周康时,已是下午五点。

    在路上他就接到三个电话,一个是厂长办公室的宋小丽;一个是她父亲宋为成;第三个电话来着市长办公室。

    都为同一件事情来找他——棉仓储基地拆迁遇到难关!

    周康市棉仓储中心在南头北国道旁正式奠基已经第六天,先一批进驻的拆迁队却遇上了麻烦,在一座废弃仓库的后面有座两层楼房,看上去非常破旧,也没住人,当初规划局来勘察时也没当回事,以为是仓库的关联建筑,但是拆迁平地第二天,这栋楼房里却突然住进了一家人,一对七十多岁的老夫妻和他们的孙子,声称这房子是他们的,并且拿出土地证和房产证,坚决不让拆。

    拆迁公司向上反映,市政府和工信委、国土资源、规划局立刻来人调查。一查,嘿!人家的各项手续完备。

    这下麻烦大了,几大部门商量了半天,最后只能花钱摆平这家人,当天开出不亚于市内繁华地段的商品房价格的补迁费用。可这家人不仅予以拒绝,并狮子大开口,爆出一个天价。

    市政府和三鼎公司来人做这家人的工作,无奈遇到刀插不进,水泼不透的泼皮混混。这家伙看准了市政府和三鼎对棉仓储中心的迫切心情,硬是咬牙不松口,大有靠这栋房子吃一辈子的势头。

    负责基建的胡四海一听此事,当即从广汉拖了两车混混,准备以混制混,你狠我比你还狠。

    当这群气势汹汹的年轻混混们砸开大门,手持榔头铁锹架棍冲进去时,一对老夫妻颤微微地分坐在煤气罐两侧,老爷爷一手持打火机,一手握着煤气阀门,而且老奶奶还手拿一根点燃的蜡烛,百分百的双保险。

    老人的孙子坐在楼梯台阶上,一边抽烟一边喝着啤酒,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一群脸色大变的混混们说:“兄弟们辛苦了,大热的天,要不要过来喝几口啤酒啊?不来?不来全******给我滚出去,老子在外混的时候,你们都特么的穿开裆裤呢。滚!老子数三声,不滚就点火曝罐子,一,二……”\

    第二声没数完,这群人退了个干净。

    胡四海没撤,他找到市里,市里一调查,顿时头疼无比,谁也没有办法。

    原来这对老夫妻都身患重病,其中老头子是肺癌晚期,据说顶多三个月到半年,老婆婆半年前中过一次风,医生说她的脑动脉硬化供血严重不足,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这一对老人在时刻等死。要死的人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让他们恐惧的呢?

    而他们的孙子在当地也是个“传奇“人物,十几岁父母双亡,他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后来辍学在外晃悠,别人晃悠都是成群结队,他则是独行侠一个,于是,挨揍便成了家常便饭。

    到了他十七岁那年,整个南头北再没有人敢动他半根头发。打架他不行,块头小体格弱,但他能扛能忍,而且特别记仇。有的人半年前甩过他一记耳光,自己都忘记了,却在半年后的某个餐馆的卫生间被他一砖砸破脑袋;还有打过他的人,事情都过去两年之久,却同样在自己家的楼道口被他一阵乱棍打得头破血流。

    套用他的话说,除非一次把他搞死,否则他的报复将是空前惨烈!

    可以说,整个南头北没人愿意和他打交道。

    后来,他因为打人被刑拘,判了两年,刚出来,便和政府耗上了。整个南头北的人都瞪着看政府怎么向他低头。

    宋小丽打电话给他,还有个原因。当初棉仓储中心立项前,她父亲宋为成还没有到任。太和棉纺厂以五百万棉纱作为参股资金,项目筹建组副组长人选本来应该是郭小洲,可是宋为成上任的第二天就把这个位置抢了过去,好几千万投资的基建项目!哪怕不搞鬼它也有无形的油水啊!

    为这件事情,黄战还准备去找赵治国说项,被郭小洲劝阻,他真心无所谓这个所谓的副组长,因为他对这个肥任无欲无求,而且还能少惹事,不占用他的时间。

    宋小丽为这事和他父亲吵过嘴,而且还跑去特意给郭小洲赔不是。郭小洲心想,她要是真心觉得对不起的话,以后少纠缠他,他就哦米豆腐了!

    宋小丽在电话里几乎是带着哭泣声,她大骂她父亲卑鄙。原因是今天上午,宋为成以抓太和的工作忙为由,辞去了仓储中心筹建组常务副组长一职,并推荐由郭小洲接替。

    宋为成为什么辞去这个常务副组长职务呢,因为他是主要是基建负责人。胡四海虽然是组长,可他那是个能长期停留在一个地方的人?他在工地上安排两个财务和几个管理人员,基本不来工地,没什么大事也别找他。

    剩下的几个副组长,全是挂个名不干活的人,一个工信委的副主任,一个政府办公室副主任。

    宋为成本以为自己否极泰来,眼瞅着还有四五年他就要退休了,不仅当上了太和的一把手,还手握几千万的基建权,正所谓做梦都笑醒啊!

    谁知美梦却被这个叫游小兵的小无赖地生生打断。

    搞不定,再不跑快点,这个在省里大市里都挂了号的项目可就成了把杀人的刀。他之所以选择郭小洲来替他背锅,一是因为郭小洲是外地人,又是挂职干部,事好事坏也没人会怪罪他;二是因为太和厂没几个厂领导,除了他和郭小洲,就剩孙慧敏和魏山。其中孙慧敏是党委书记,又是著名的“母大虫”,他想都不敢想把她推去背锅;魏山又是他在工信委曾经的同事,关系好不说,而且又是现在主管生产的厂长,在厂里无人能替代。

    郭小洲接了宋小丽的电话后,宋为成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一方面是通知他,二是鼓励他,三是画大饼许诺。

    第三个电话是赵保国的秘书张正打来的,很直接地告诉他仓促中心基建遇到了麻烦,并很隐晦地提醒他,如果他不想接手这个基建工程,可以正大光明地找赵治国提出来。

    郭小洲也犹豫过,他并不认为自己比全周康的人高明,能让顽石点头。况且对方是个软硬全不吃,而且有两老当靠山的极品无赖!

    他可以把宋为成的命令顶回去,但是,这样的方法太绝,让自己和宋为成都没有退路。而权利这个东西的最好方法是修路,不是用来修墓。

    他还可以对赵治国说他干不了,赵治国也不会有太大意见,都干不了,凭什么他就干得了。但作为下属哲学:艰苦付出是下属吃饭的金碗,争取好感是下属的命根子;执拗是伤害上司的锋芒……

    他相信,赵治国是知道替换副组长这件事情的。他没开口,就是默认,就证明在暗暗期待他去摆平这件事情。

    他若推辞不受,以后在赵治国心中和路人甲没什么区别,以前积累的好感和优势都将化为泡影。

    左思右想之下,他选择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接受仓储中心的基建摊子。也等于是接了一颗随时会爆炸的手雷。

    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有天大的本事,但是他认为只要是个活人,就有漏洞可钻。一如丛林里吃肉的野兽,哪怕把它丢进最肥美的草场,它也会迷恋危险的丛林。

    车到了厂门口,他看见孙慧敏和许常德的身影。

    看见他,两人一起迎了上来。

    许常德一脸愤慨道:“宋巴子太欺负人了,小郭厂长,你别接手,我去找市领导说理去……”

    宋巴子是宋为成的外号,因为他的脸庞像巴子一样大。

    “没事,许主席。这个世上只要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算问题。”郭小洲脸上流露出一种乐观与信心。他可以内心没信心,但脸上永远不能没有信心。

    孙慧敏没有说话,只是她脸上的笑容更加诚挚温柔了。

    郭小洲早觉察出那对眸子里的关切之情,但她控制住想看他的意愿,扭头跟路过的下班工人们打着招呼。

    她的失常反应再次让郭小洲把心提到了嗓子眼,KTV的楼上,他该不会真对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想想他都觉得荒诞不堪,可是以她的性格,第二天绝对有反应啊?如果没有,那证明和她无关。

    大概是自己做了亏心事,脑子里想多了。

    再次确认了这个关节,郭小洲放下心来,笑着和她打招呼,“孙书记,你还欠我一餐饭呢。”

    孙慧敏笑了笑,只是这笑有些僵硬,“你还吃得下饭?”

    “如果我饿死能解决问题,我保证半月不吃饭。”

    “孙书记,你可不能饿着我们小郭同志啊,他可是太和厂的大功臣,大救星。”许常德说着拍了拍郭小洲的肩膀,小声道:“我号召工人都在帮你想法子,别太着急!我这会约了个南头北的老工友,去他家唠唠去,你们吃饭去,我先走一步。”

    两人目送许常德走远,孙慧敏忽然说道:“我下午去找了赵市长。”

    “哦?”郭小洲一挑眉毛,“他怎么说……我猜猜,肯定是以大局为重,年轻干部就应该挑担子,对不对?”

    孙慧敏没有回答他,而是端详着那张生气勃勃的脸庞,缓缓地说:“你可以选择不接受的。”

    “我当然要接受。”郭小洲不加思索地说。

    “为什么?”

    “因为我本来是过来打酱油的,劳大家看得起,能当家作主,是我的荣耀啊!”郭小洲话没说完,孙慧敏噗嗤笑了,微带感概的道:“你啊你,每次见你,我都仿佛不认识你。”

    “孙书记话里有话啊,是不是批评我善变?”郭小洲说到这里,笑笑道:“好了,说正经的,你带我去见见那位大名鼎鼎的游小兵吧,看看是怎样一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