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72章 【黄公子】(三)

正文 第72章 【黄公子】(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被称为战哥的男青年咋一看并不出彩,既没有宫加力的阴柔狠辣之气,也没有筷子的匪气,他就像大学门口扎堆的男学生,穿着普普通通的纯白T恤,黑色七分裤,脚踩一双黑布鞋,一张干净的脸上甚至还带有些憨傻的笑容,怎么都看不出来,他竟是宫加力也敬畏三分的战哥。

    “小宫宫,你要勒索我大哥?”黄战径直走向宫加力,脸上露出一抹戏谑的冷笑,伸手拍了拍宫加力的脑袋,力量不大不下,但仍然把宫加力拍得脑袋一歪一歪。

    奇怪的是,宫加力不仅没躲,反而歪着脑袋陪不是,“战哥,战哥……误会,一定有误会,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

    宫加力解释到这里,脸色忽然一变,心想是不是自己手下的兄弟打着他的旗号无意中招惹了那尊大菩萨?他心中暗暗叫苦不迭,脸上讪笑道:“战哥,给兄弟一个提示?我要是知道谁那么不长眼,甭管他是谁,兄弟都要他跪着给战哥赔罪。”

    黄战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当真?”

    宫加力当即露出义薄云天的豪迈意气,胸脯拍得砰砰响,“战哥的大哥,也是小弟的大哥,我想看看究竟是那个孙子这么不长眼……”

    骂到这里他偷偷扫了筷子和小白脸一眼,希望从他们脸上看到答案。

    黄战忽然朝郭小洲走去,嘿嘿陪笑道:“哥!你来广汉怎么不打个招呼啊,你让小弟情以何堪。”

    郭小洲端坐不动,淡淡问,“我让你二十分钟内赶到,你看看时间?”

    黄战解释道:“我其实早来了,一直在门口偷听,我想看看哥是怎么教训小公公的,哈哈!”

    周围的人全傻了眼。

    张建军自不用说,筷子醒悟过来后,满脸都是不安和惶恐。

    宫加力瞪大眼睛死盯着郭小洲,似乎不敢相信他是黄战的大哥。

    战哥是什么人,是广汉绝对的一线大少爷,而且是一线公子哥中的核心人物,他宫加力勉强算个一线的尾巴,二线的龙头。看起来差距不大,他却只能在广汉的范围内小打小敲,扯虎皮混点零碎钱,人家战哥的人脉拓展到省城,即使去了武江那也是大爷。

    他去了武江,谁认识他宫加力,这区别,显而易见。

    他一想到筷子的巴掌刚才差点扇到郭小洲脸上,背心顿时出了一层冷汗。他抬起头,面朝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狠辣意味,冷喝道:“筷子!你麻痹的马上自掌耳光,打到战哥满意为止。”

    筷子咬咬牙,上前两步,站在餐厅中央,抬手猛扇自己的脸。

    “啪!啪!啪啪啪……”

    黄战自己扯了把椅子坐在郭小洲身边,像是全没听到“噼里啪啦”的掌嘴声似的,一脸讨好地冲着郭小洲说,“哥既然来了广汉,就一定要让小弟尽地主之谊,否则猛子和小四回来会活刮了我……”

    “他们去哪了?”郭小洲也是个狠人,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看向筷子。再说他对筷子玩的这一手很不舒服,他好歹算是有黄战出面帮场,别的外地人呢?被他们盘剥了多少?

    “小四去了周康,棉储中心的事儿。猛子去武江谈一笔买卖。”

    “哦——”郭小洲突然道:“你说你早来了,是想看哥的笑话吧。”

    “天地良心!我……”黄战不好意思地小声俯耳道:“我只是想看郭哥是如何调戏小公公的,果然被我看了场好戏。”

    “小公公?”郭小州不解。

    “他姓宫,我们喊小宫,小宫宫,结果变成了小公公。”

    郭小洲一听是外号,他忽然看到了一脸迷糊的张建军,“对了,我给你介绍我一哥,张建军张哥,经营果品药材生意,人厚道实在,没少帮我忙。”

    黄战连忙起身,礼貌的冲张建军喊了声:“张哥好!”

    张建军顿时慌了手脚,他仓促站起来,一边伸手,一边敬烟,“……战哥好!很荣幸能认识战哥……”

    黄战握着张建军的手,一边接过他递过来的烟,真诚的说:“张哥是郭哥的哥,那肯定是我哥,以后喊我兄弟,小黄,小战,战战都可以,千万别喊我哥,我怕郭哥不认我……”

    张建军激动地说:“兄弟,俺高兴啊……”

    黄战轻拍他的手,“张哥,以后有啥事,直接吩咐兄弟,兄弟保证尽力!”

    “谢谢兄弟!谢谢兄弟……来,俺跟兄弟点烟……”

    张建军和黄战拉拉扯扯,可怜筷子仍然“啪啪啪”地扇郭不停,他的一张脸早已红肿得不成形……

    宫加力略有些尴尬,他没料到自己的苦肉计失去作用,但他也狠,他见筷子扇耳光的频率和力量降了下来,他大吼道:“你的力量呢,用力扇抽,抽得几位哥哥满意了为止……”

    他其实是在提醒筷子,你如其慢慢抽,亏也吃了,还没落个好效果,不如对自己再狠点,不定还有个收场。

    筷子一听,手臂力量加大,“噼里啪啦”狠抽起来。

    郭小洲和黄战依然淡定的闲聊,根本不吃这一套。

    倒是张建军有些坐立不安了,他犹豫半晌,忽然冲黄战道:“兄弟,让他住手吧,他也没怎么着俺们,俺们长年累月在外跑,那有不吃偏的……”

    黄战这才对宫加力挥了挥手,“让他快滚!别在这里吵人……”

    宫加力立刻对筷子说,“还不马上去谢谢战哥张哥。”

    筷子的脸庞肿成猪头,两只大眼成了咪咪眼,他走到黄战身前,低声道:“谢谢战哥!谢谢张哥!”

    “以后做人留点底线,给自己积点阴德。”黄战说完低吼一句,“滚!”

    筷子狼狈离开房间。

    宫加力忽然想起来还有铁皮石斛没有解决,很明显,他这次做了个亏本生意,铁皮石斛和货车他得原封不动送过来,而且他答应许丽芳的十万费用得自己掏。

    说不心疼是假的,谁的钱都挣得不容易,但总比得罪黄战好。

    想到这里,他拍了拍小白脸,吩咐道:“你去超限站把张哥的车和货拖到酒店门口,记着,车和货物都要完好无损。”

    张建军和四毛面露喜色,但张建军还是有些不大放心,说道:“俺也一起去……”

    郭小洲开口道:“张哥就别去了,让四毛跟他跑一趟。”

    宫加力对此自然没有意见。

    四毛和小白脸离去之后,郭小洲,黄战,张建军和宫加力转移战线,从餐桌上来到沙发上,服务员立刻泡了一壶清茶。

    几个人闲聊着等车货到达,只是,谁也不提费用的事情。

    张建军终于忍不住,对宫加力说,“宫所,那笔钱……”

    宫加力一听钱字,几乎泼了手中的茶杯,他立马说:“打住,张哥,兄弟之间提钱多伤感情,以后在广汉有事吭声,小弟我绝没二话。”

    “可是……”张建军看到宫加力对许丽芳的许诺,也就是说,他如果一分钱不出拿回了这批货,宫加力还得自己补上许诺给许丽芳的费用。

    黄战笑着说,“张哥别和他客气,这小子是个土财主,这笔费用就当他给两位哥接风……”

    听黄战这么说,宫加力眼睛一亮,似乎非常开心,花十万买黄战的友情,太特么值了!

    “对了,张哥,这铁皮石……斛是什么玩意?”黄战好奇地问。

    张建军遂把铁皮石斛的功效和市场介绍了一遍,最后感叹道:“这东西好啊,在以前没有抗生素退烧的年代,新鲜铁皮石斛对小孩的的发热有特效作用,而且没有抗生素的副作用。对各种发烧引起的发热,只要将新鲜铁皮石斛捣烂和开水吞服,或直接口嚼,或用开水煎煮服,即可起到退烧作用,也可用于成人治虚火牙痛。成人既可以泡茶,泡酒,更是膳食养生珍品。”

    “的确好东西。”黄战一拍大腿,“按张哥所说,酒店餐饮收的价格高出制药公司一半,为什么还要买给制药厂?”

    “因为酒店需要的量少,而且食用必须是新鲜铁皮石斛,十斤八斤的几百里路程送过消耗了人力物力,不划算。”

    “可惜。”黄战最近彻底钻进了生意经里边,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和商业挂一挂钩。

    此时正好服务员在收拾缠餐桌上的残才剩汤,其中有一道野生木耳炖小鸡,宫加力的眼睛落在汤水里的黑木耳上,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而出,“有办法,可以把铁皮石斛制成脱水菜,真空包装,这样既保鲜,又延长了存放时间,利润空间也就上去了……”

    他说完,见三人齐齐瞪着他,他心一虚,“我随便瞎说的,战哥可别喷我……”

    “好点子,办个加工厂。”郭小洲呼出一口气,拍了拍张建军的的肩膀,“张哥,这绝对是个好好项目,朝加工厂方向发展,将来也不担心市场的影响,我建议你回去后可以着手考察市场……”

    张建军身体微震,自信满满道:“市场不用考察,俺心里比谁都清楚,好主意啊!我回去就开始组建开厂……”

    黄战忽然插言道:“准备把厂开在哪?秦南县?”

    张建军点点头。

    郭小洲和黄战对视一眼,几乎同时说,“广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