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70章 【黄公子】(一)

正文 第70章 【黄公子】(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几个人刚走出超限站大门,张建军便接到派出所朋友的电话,让他中午预定太和星光大酒店的包房,中午他会请话事人吃饭。

    张建军愁眉顿展,立刻安排宋军山在超限站蹲守,让四毛跟他去市里上下打点。

    至此,郭小洲相信了张建军派出所的朋友的确有能力,这位能把饭局设在星光大酒店,就摆明了他相当了解李九阳。

    几个人上车后,他找张建军问了派出所朋友的名字,拿出手机给陈志和打了个电话。

    陈志和告诉他,他打听的宫加力是上启派出所的所长,是个很“四海”的人物,据说朋友满天下,路子通,是广汉的活地图,在广汉地面上,很少有他“介入”不了的事情。

    陈志和最后补充了一句,“他姑父是广汉市副市长万长寿。”

    郭小洲放下电话,原来如此,路子通,也要有高端力量,否则谁他给面子?

    他们打车提前一小时赶到太和星光大酒店。

    郭小洲看着同样的台阶,同样的大门,同样一脸微笑的迎宾小姐,心情却和昨天完全不一样,甚至有些莫名复杂。

    特别是来楼上包间之后,发现居然是昨天使用过的同一房间。只是,房同,人不同。

    昨天的桌子上除了他,全是大美女小美女!今天却全是男人。

    见郭小洲的情绪有异,张建军安慰他道:“兄弟,没事,还有8个小时,宫所长既然打了包票,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郭小洲笑问,“张哥是怎么认识这个宫加力的?”

    张建军脸色微红,“通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一起吃过饭。”

    郭小洲没有再问,但他心底总觉得有些不靠谱。

    不一会,张建军的电话响了,是宫加力打来的,问他们人到了没有,订好了包间没有,张建军立刻说一切安排好了,只等他前来。

    二十分钟后,宫加力带着两个年轻人推门走了进来,眼睛在郭小洲三人的脸上一晃,最后落在郭小洲身上,淡声问,“你就是张建军?”

    张建军连忙站起来,“宫所,俺是张建军,上次在陈总那里,俺们一起喝过酒……”

    宫加力轻嗯一声,大马金刀入座,目光淡淡地盯着张建军,然后扫了郭小洲和四毛一眼,“说话方便?”

    “都是俺兄弟,方便,方便,说啥子都成。”张建军连忙敬烟点火,招呼宫加力的同伴入座。

    宫加力吐了一个烟圈,突然开口,“二十五万。”

    张建军一愣,“宫所,什么二十五万?”

    宫加力冷笑道:“你拿二十五万出来,我帮你摆平。”

    张建军瞪大双眼,呆滞半晌,赔笑道:“宫所,您这口开的……俺那车货才值多少钱?”

    宫加力笑而不语,他旁边的男人散露着匪气,猛拍桌子,伸手指向张建军,“你别在大爷面前装,你那车货值几个钱,你自己心里清楚。”

    有人唱红脸,就有人唱白脸,宫加力右边的小帅哥阴柔地笑着说,“筷子,发什么脾气嘛,买卖不成仁义在,张哥,别和他计较,这小子在广汉横行跋扈惯了,上次有个武江来的什么老总,据说有点来头,惹筷子生气,筷子当场断了他的膀子,最后,这家伙还要来赔礼道歉……”

    张建军脸色数变,他开始意识到,遇上来敲诈打秋风的地头蛇了。这种地面上的混混,拿了钱不一定替你消灾,吃吃喝喝玩玩拿拿,甚至还会盘剥到你主动消失。只是他不明白,宫加力为什么会带这样两个人来。他小心翼翼问,“宫所,我们能不能单独谈谈。”

    宫加力狠狠抽了口烟,斜眼看着张建军,轻描淡写道:“你这个事情,最低25万,你要觉得价钱高,你可以另找门路。不过我告诉你,你要是在广汉低于这个价钱能摆平,我给你磕头。”

    一旁的郭小洲出声问道:“不过是超载的事情,能闹这么大么?”

    “不过就是超载的事情?”宫加力冷笑几声,“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可大可小,森林公安在查野生珍惜动物,你们要硬顶,超限站把几箱野生的铁皮石斛移送森林公安局,你们就是能拿回来,走完程序也得三四个月后。请问,你们的铁皮石斛能在恶劣环境下存放三个月吗?”

    张建军低头抽烟。

    四毛年轻气盛,他忍不住心中的怒火,蓦地站起来喊道:“你们欺负人……”

    “欺负你又能怎么着,小兔崽子,找抽不是……”筷子一脸的蛮横气焰,大有三句话后上前抽人的架势。

    张建军连忙喝止四毛,并连声赔礼,说小孩子不懂事,别和他一般见识。

    “不知中午能不能见到李局长?”郭小洲虽然心里炸开了锅,但表情很镇静,这也让宫加力对他另眼相看,罕见地回答道:“你们接受报价,他会出现。”

    郭小洲刚想说话,宫加力的电话响起,他一看号码,整个人一振,狠狠地朝众人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笑眯眯地接通了电话,语气柔和得几乎变了个人,“战哥,你亲自给小弟打电话,让小弟我受宠若惊……”

    众人清楚地听到电话里爆出粗鲁的呵斥声,而宫加力不怒反喜,“战哥你教训得对,小弟有好消息,我前不久认识一个在南方做棉纱贸易的,战哥要不要见见他,喂!战哥……喂……喂……”

    宫加力一脸懊丧放下电话,他旁边的筷子神秘兮兮道:“是黄公子的电话?老大,你终于挂上黄公子的线上去了?”

    “挂你妹妹!别打听哥的事。”宫加力拍了他一巴掌,脸上逐渐有了笑意。

    郭小洲早在听见电话里的骂声时就怀疑是黄战,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他默默起身朝包间外走去。

    张建军先是想喊他,忽又颓丧地闭上嘴巴。他把郭小洲留在这里又能改变什么呢,还不如让他走,走了也安全。

    他旁边的四毛则小声嘀咕道:“临阵逃跑,不够意思。”

    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的猜测错误,郭小洲五分钟后走了回来,进门就说,“张哥,答应他,二十五万。”

    郭小洲不开口,张建军也准备答应,二十五万虽是一笔巨款,但海通制药的惩罚款可得好几百万。

    “好吧,宫加力,俺答应你。”张建军闷声闷气道:“俺什么时间可以拿回货物和车?”

    宫加力闭了闭眼睛,“下午两点之前。”

    郭小洲补充了一句,“中午李局长会来吗?”

    “他当然回来,他不来谁敢放你们的货车?”宫加力说着示意筷子去打电话。

    筷子拿着电话走到门外,十分钟后回来,说,“李局二十分钟后到。”

    宫加力翘起二郎腿,朝着张建军阴阴一笑。眯起眼睛说,“我得提醒你,下午我看不到钱,你拿不走车。”

    张建军拍了拍手包,“随时可以转账。”

    宫加力笑了,拍着桌子怪叫道:“服务员,进来点菜,快点,跑步前进……”

    …………

    …………

    二十分钟后,一名气势沉着,步履沉稳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年轻娇媚的花信少妇走了进来。

    宫加力立刻起身,“李叔,你来晚了三分钟,一会别怪小侄我罚你酒哦!”

    李九阳淡淡一笑,目光缓缓扫过包间,上位者的威势含而不发。

    “小宫,你叔叔我可不能和你们年轻人比酒,要比也得跟你姑舅比拼。”

    “我姑舅可从不服老哈!他真要和我杀起酒来,我不一定是对手。”宫加力把李九阳请到上位,然后殷勤地替年轻少妇拉开椅子,“小婶子,好久没陪您打麻将了,什么时间让小侄再输点钱啊!”

    年轻少妇的确颇有姿色,身材妙曼,有前有后,五官非常精致,只是一对眼睛太过妖艳,风尘味太浓。她嗲声嗲气娇嗔道:“每次都输你,人家都没钱上牌桌了。”

    宫加力低笑道:“小侄这不给您送钱来了。”说着眼睛瞟了瞟张建军,示意他就是那位大肥羊。

    年轻少妇就是董光辉的法定老婆,李九阳的小蜜,许丽芳。

    宫加力就是通过她联系的李九阳。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许丽芳撒撒娇,几句甜言蜜语一说,李九阳浑身的骨头都酥麻三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答应。

    许丽芳俯身贴在李九阳的耳朵边说了几句话。

    李九阳沉默不语。

    许丽芳好不尴尬,嗔哼一声,扭转身子,背对着李九阳生闷气。

    气氛顿时颇为尴尬。

    宫加力能闹场,他提起酒瓶便要给李九阳斟酒,李九阳微笑着制止,“公务员工作期间不得喝酒,你叔叔得带头啊!”

    宫加力回头对服务员说,“上饮料,红牛。”

    李九阳默认。

    这顿饭吃得极为扫兴,主客不喝酒,陪客自然不好意思喝,就是喝酒,不能闹,也没甚意思。郭小洲倒是食欲颇佳,他接连吃了三碗饭,喝了一碗泥鳅汤。而其他人都是象征性的动动筷子。

    饭过三旬后,李九阳起身道:“你们吃,我去隔壁休息休息。”

    宫加力等人起身相送。

    等李九阳走出包间,张建军就迫不及待问,“怎么不说那事啊?李局长走了,怎么办?”

    宫加力摇头道:“张老板,你还嫩啊,无论是华夏的官场还是商场上,酒桌上是不谈正事的,事情只在酒桌子下谈,我说的对吗,小婶子!”

    许丽芳噗嗤娇笑,伸手推了宫加力一把,“就你的花花肠子多。”

    宫加力收敛笑意,朝许丽芳伸出两个手掌,“这个数怎么样,你去问问他。事成我另外有礼相送。”

    许丽芳忿忿不平地扭腰起身,“老东西要是敢不答应,老娘今天扭断他的命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