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6章 【挂职】

正文 第6章 【挂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孙得坤是从乡镇一级一步步走上来的领导,他心知肚明,知道鲁杨被这次的网络事件逼急了,才仓促说出了一句不适时宜的话。

    他没打算给鲁杨救场,当然,是不是存着看笑话的心态,这就不可得知了。

    鲁杨是政府一把手,但是在常委会上,他没有拍板权。但他也不可能主动向孙得坤低头。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越拖越是没有人愿意开口说话。

    正在这时,******部长颜婕忽然开口道:“我提供的解决方案其实是一个论坛版主发给我的建议,因为他的建议及时有效,市里才能比较好的解决这次舆论危机。他最后给我发了段话,我印象深刻:‘谣言应止于公开。政府公布信息非但不会引他写过一段话,我印象深刻:谣言应止于公开。政府公布信息非但不会引起社会恐慌,反而有利于平息紧张情绪、稳定社会,隐瞒事实反而会造成公众由于不知晓实际情况而更加猜测,同时各种传言、谣言飞速流行,导致人心惶惶,社会动荡,这是一种‘群体极化现象’。我觉得这个叫郭……小洲的年轻同志不错,他好像是宣传系统的人,电视台记者,也是广汉论坛新闻版的版主,他熟悉网站论坛,建议党委考察考察这个年轻人,充实到新闻办辅助范新亮同志。”

    说完,她看了孙得坤一眼。

    孙得坤面无表情。

    鲁杨心里松了口气,微笑着对一脸狐疑的谢富丽说:“既然是谢部长的手下,谢部长不如给各位介绍介绍他的情况。事急从权,网站和论坛稳定下来后,该公示的公示,该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如果这个人有问题,再拿下来也不迟嘛!”

    谢富丽此时心里炸开了锅,她和颜婕是广汉市标杆式的人物,虽然一直没有起什么冲突,碰面彼此一笑,但她心里都明白,两人最后必然会有一场遭遇战。所谓一个猴子窝里不能出两个孙悟空。除非两人中的一个调离广汉,否则,必有一伤。

    谢富丽深知自己走到今天的位置,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可是她眼睁睁地看着同样漂亮,而且比她年轻的颜婕不费吹灰之力就上升到和她同等的高度。

    不就是仗着学历高,又是引进的人才,人年轻又漂亮吗?她谢富丽若不是小时候家庭环境的制约,初中那会也不会读中专……

    反正,谢富丽打心里不服气颜婕。她总认为颜婕性格冷漠,办事理性,城府很深。

    “郭小洲这个同志,还真不错……”谢富丽一边介绍着郭小洲的情况,一边开动脑筋,尽量让自己能回想起这个人的一些特点。

    她对郭小洲这个版主有些印象,外形不错,而且有点小气质,说话张口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很灿烂。除了这些个,她还真不怎么了解他。

    她不知道郭小洲和颜婕是什么关系,肯定有关系,否则颜婕不会在这种最能突击提拔干部的当口,提出郭小洲的名字。关于这一点,她回去后一定要做重点了解。

    “这个同志年轻,有朝气,知识水平、现场解决问题的能力不错。一直跑公安条口的新闻,不过……”谢富丽对颜婕和鲁杨轻轻一笑,“恐怕我要让鲁市长和颜部长失望了。郭小洲是宣传部门刻意培养的后备干部,宣传部响应省文件《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纲要》的要求,已经把郭小洲列入挂职名单之中,已经上报省宣传部和组织部……鲁市长,要不您给省里打声招呼?”

    鲁杨心想,至于吗?他摆了摆手,面向孙得坤道:“孙书记,要不明天让政府办公室和宣传部详细拟定几个名单,再综合评定?”

    孙得坤笑了笑,“好事不急一时。如果大家没什么意见,就按鲁市长的办,走正式程序。”

    环视众人半分钟后,抬了抬手,“散会!”

    散会后,谢富丽特意看了看颜婕的表情,和往常一样,表情平静,根本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谢富丽不禁佩服起颜婕的表情控制力来。

    她上车后第一时间拿起电话,打给宣传部办公室主任,“老陈,前天拟定的挂职名单送出去没有?还没有?好,好,立刻改一个名单,是的,把文明办陈轩的名单拿下来,增补电视台的郭小洲……嗯!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说,你马上定名单,立刻发送省宣传部和组织部。”

    放下电话,谢富丽抬头看着窗外,颜婕的办公室在四楼,她望着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的的窗玻璃,暗暗冷笑,你想要的人,我先抢到手中,看你怎么办。

    郭小洲自然不知道他的命运因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在命运女神的大门口兜了一圈,又回归原点。

    当他走进电视台时,一向看他不贯新闻部郝主任罕见地出现在他办公室。难得地笑着主动说了声:“小郭,早上好!”

    这句话把郭小洲吓得愣了半晌,事出有异必有妖!

    以往总是他主动问好,遇到郝主任精神好,偶尔会回一句,但是大多半情况,郝主任仅仅是鼻子里哼哼敷衍,像今天这般主动问好,是绝没有发生过的。

    不对,一定发生了什么……很快回过神来的郭小洲立马放下抹布,“郝主任早!我给您倒茶……”

    “别倒,我刚喝了杯豆浆……”郝主任抬手按住郭小洲的胳膊,看了他几秒钟,忽然感概道:“小洲啊!你来新闻部一晃快一年了,说实话,你的进步大家都看得见……”

    郭小洲心底顿时有些小澎湃了,他知道新闻办在“随便门”事件后,必然有大动作,如果一切按预期目标发展,他百分百会调去新闻办,然后借助论坛这个平台,和“超级版主”搞好关系,未来……

    “小洲啊!虽然我们舍不得你,但还是要恭喜你!”郝主任拍了拍他的肩膀,附耳低声道:“先给你透露个好消息,你马上要去周康市太和棉纺厂挂职锻炼了,我们科里唯一的名额……”

    挂职?周康市太和棉纺厂?一时间郭小洲怀疑自己听错了。怎么会这样?这不仅远离了他预料的轨迹,而且毫无逻辑……

    换在“随便门”事件前,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他自然喜不自禁。但现在他刚找到一条向上的通道和台阶,却又把他派到下面挂职锻炼?还是一家企业,棉纺厂,他除了见过棉花以外,别的一抹黑呀,这唱的是那出戏啊。

    稍微清醒点他又想到,挂职干部毕竟带了干部两个字,那怕周康市是个县级市,但广汉市下派的挂职干部,至少也是个副科级……

    “短则一年,长则两年,你下去经受锻炼,丰富了经验,增长了才干,再回来我们依然是同事……”郝主任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他很想私下问一声,“你小子找的谁的门路,竟然把文明办陈轩都挤了下来?”但话到嘴边,他还是很自制地吞了回去。

    郭小洲陪笑着说:“无论我走到哪里,您依然是我的领导!”

    “恭维话,恭维话吧!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不和你多说了,宣传部谢部长要见你,你马上去她办公室。”

    郭小洲不敢怠慢,立刻离开电视台,打了辆车直奔市委宣传部。

    七弯八拐后来到谢富丽的门前,举手轻轻敲响了房门。

    很意外的是,谢富丽的秘书,居然不在,房间里直接传出谢富丽的声音。

    “请进!”

    听到这两个极具穿透力的字语,郭小洲顿时冷静下来。

    不管是有逻辑地调去新闻办,还是莫名其妙地“被挂职”,对他而言,都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挂职回来,只要不出纰漏,升任副科已成为惯例。再说他现在一没有挑选的权利,二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能在随波逐流中分辨方向、保持自己的一份清醒就够了。

    推开房门,看着办公桌后伏案的女子,他轻声道:“谢部长早!”

    谢富丽头也没抬的说:“稍等几分钟。”

    在此前,郭小洲只是从门外看到过谢富丽办公室的样子,但走进来,却是第一次。

    这间办公室布置得很简单,端庄稳重的黑色棉绒沙发,沙发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书法,在办公室显眼处挂上一幅书法作品,郭小洲并不少见,这些书法大多数写着或励志、警句或抒情的字句,且多为名家手笔,领导的级别越高,书法家的名气越大。

    谢富丽办公室所挂的书法也不外如此,只是字数更加简炼,两个大大的草书——抱朴。

    字的好坏,郭小洲分辨不出来,他很简略地把目光投射在落款上。

    这一看,他顿时瞪大了眼睛。

    落款竟然是——谢富丽。

    这居然是她自己的作品?郭小洲忍不住再次朝两个大字看去。看上去的确是龙飞凤舞,气势磅礴,但他还是分不出好坏。好比一个从不喝酒的人,你让他分辨是茅台酒好还是枝江大曲好喝?

    趁着谢富丽在批阅文件的间隙,郭小洲难得仔细地近距离欣赏着她。

    在广汉,谢富丽以美貌妖娆出名,自然有她的本钱,虽然已三十多岁,但看上去像个二八少妇,白皙圆润的鹅蛋脸,五官没有时下女人的精致,但却充满了原始而古朴的美,刻意修剪了一个干练的齐耳短发,很杀人眼球的丰饶身材被一套宽大而刻板的西服掩盖,但从郭小洲所站的角度,却无可避免看到她丰满的胸脯搁在书桌之间,为防止谢富丽突然抬头,他只得偏过头,去看左侧的一排书柜。

    郭小洲是个爱书人士,据他观察,凡是把书柜当装饰品的书架,书与书之间经常抽动,就证明主人经常在翻看,因此排列绝不会齐齐整整;但凡书架像军队阅兵式的,则证明主人根本就没有去光顾它们。

    谢富丽的书架排列并不齐整,甚至有些懒散,有些书籍随便横放在书架上,郭小洲有些微微惊讶,谢富丽居然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阅读,这无疑改变了她在他心中的一部分形象。

    他记得大学里某位教授的话:喜欢看书的女孩,她一定是智慧的,她能沉静且有着很好的心态。因为在书籍的海洋里,女孩可以大口的吸收着营养。喜欢看书的女孩,她一定是出口成章且优雅知性的女人。

    “你也喜欢看书吗?”

    谢富丽不知何时抬头看着他。

    郭小洲猝不及防回答道:“喜欢……”

    谢富丽放下笔,轻轻往后一靠,极富阅历的眸子紧盯着郭小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