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66章 【是谁?是谁?是谁?】

正文 第66章 【是谁?是谁?是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下半夜,郭小洲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四个女人分睡在两张床上。他则去洗了个澡,试图让自己清醒冷静,但遇上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都冷静不下来,只能呆呆坐在地毯上,胡思乱想……

    他到底和谁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关于这一点,他去浴室洗澡后已经有了确凿证据,他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他不傻。

    他的眼神先是落在朱颖脸上,脑子里泛起昨夜癫狂的梦,萋萋草原,黑森林,大白马……

    他不由打了个冷颤,难道是她?

    他要是和朱颖发生了关系,事情就太复杂了,而且也乱!朱颖的老公是广汉市公安局副局长,副处级;她的情人是广汉电视台台长,正处;而且这两个男人都是各自领域类的少壮派强势人物。

    他竟然插了一腿进去?这是要作死啊!虽然不是有心的,但他也不能原谅自己。他自从下决心走入仕途时,就给自己定下两个硬规则:不贪,不色。

    不贪他做到了,跑公安条口时,不乏送卡送钱的,但他从没有收过半分钱,至于烟酒吃喝小礼物什么的,他不拒绝,想在仕途走远,过分的廉洁是永远没有任何朋友的,也是把杀人的刀,什么事情都不能过于极致,物极必反就是这个道理。

    色,在机关贪色是最危险的人生游戏,迷恋美色,对一个志在仕途的男人来说,就是最大的陷进,是灾难!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就塌陷了。

    这两年,与其说他在为左雅守贞,不如说他在磨练自己,电视台除了美艳主播和知性美记,同时还不乏草根美女,以他的外形,真不缺倒追的美女,他一直告诫自己,如果能从这座百花园走出去不湿身,天下再没有美色可以令他迷惑。

    他也知道,人在遭遇感情低谷时,再强大的意志力,也抵挡不住人类固有的脆弱感情。但他依然坚持了下来,没有被付小刚拖下水。

    但是昨天的午夜狂欢,在奔放的音乐和艳丽的舞蹈,以及酒精的麻醉之下,他堕落了,他违反了自己的原则,甚至是混乱不堪。

    如果是朱颖,怎么办?

    他身体僵硬地靠在墙壁上,找不到任何答案。

    也许不是她,或许是丰娆呢?他拼命回想,隐隐感觉自己的确从一道峡谷走到了另一处山峰之上,那样巍峨壮观的山峰,只有丰娆具备。

    想到这里,他依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和丰娆认识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一天,而且人家是有夫之妇……

    怎么交代,若是她,她醒来后必然会知道,而且会有所反应。

    头疼欲裂,他的眼睛落在孙慧敏脸上,脑子一个激灵,会不会是孙慧敏?如果是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毕竟孙慧敏是自由之身,而且依稀开始释放对他的好感。

    虽然是同样的错误,但她跟她们相比,错误的程度相应轻了许多。

    如果是孙慧敏的话,只能看她的态度如何了!

    郭小洲暗暗叹了口气,脑子里忽然想起公主小妹的一句话,“反正她们的下衣都被你扯掉,是我进去帮她们穿上的……”

    郭小州脸色瞬间惨白,他,他,他不会把三个女人全部XXOO了吧?

    “啊……我怎么睡在这里,颖姨……娆姨……”

    郭小洲忽然被罗薇的一阵叫喊声惊醒,他回过神来,看到罗薇从床上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四下张望。而和她同床的朱颖明显地动了动胳膊,另一张床上的孙慧敏也出模糊的呢喃声,丰娆则微微翻了个身,露出胸前大片的白色……

    罗薇的目光缓缓落在郭小洲身上,忽然惊叫一声,扯起毛毯兜头盖住脑袋,在毛毯下嗔呼,“你怎么在这里……”

    她们要醒了,麻烦来了!郭小洲心底一寒,下意识地站起来,紧张地说:“我……出去给你们买早点……”

    说完他快步逃了出来,出了走廊,电梯,大厅,来到楼外。

    夏天的清晨还算凉爽,太阳还没有升起。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开始了齿轮般的运转。

    郭小洲漫无目的地走着,脑中一片混沌,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这一夜发生的事情,他接受不了,也消化不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看到一个蛋糕店,犹豫片刻,他走了进去,买了一大袋糕点和牛奶。

    逃避不是办法,必须面对。更不能当懦夫,被她们看不起。

    他觉得他必须回去,而且要快,不能等人去房空,空后悔。他要查看她们的神情举止和面对他的反应,应该能从中找到答案。

    小跑着回到宾馆,在门前稍微平息了呼吸,举手敲门。

    “来了!”里面传来罗薇吸拖鞋的声音。

    他稍稍心安,罗薇在,朱颖和丰娆就不会走。

    罗薇打开门,看见他和手里的早餐,兴奋道:“我最喜欢的牛奶喂!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牌子,还有蛋挞,娆姨的最爱……啦啦啦!”罗薇哼着小曲从他手里接过方便袋,扭着结实的小屁股走向茶几。

    郭小洲心情紧张地跟了进去。

    朱颖站在镜子前化妆,扭头看了看郭小洲,皮笑肉不笑地招呼道:“买早点了,费那么多事干嘛,宾馆五楼有免费自助餐供应……”

    被她锐利的话刺了一通,郭小洲反而高兴起来,不是她,哈哈,她的表情很正常,和往日一样。

    看着郭小洲呆呆发笑的表情,朱颖白了他一眼,“傻笑啥?啰,把壁柜里的包包给姐递来。”

    “好嘞!”郭小洲殷勤地拿着包包送过去。

    这时,他看见孙慧敏站在窗户前,似乎在看风景。他微微一愣,要不就是她?孙慧敏慢慢转过头,脸色平静地看着他,问道:“你的脸色很差,昨天喝多了吧?”

    郭小洲狐疑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何止是喝多,还一夜未眠啊!

    见他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孙慧敏问,“我的脸色是不是很差?”

    “不,不,很好!红酒养颜,你的气色比往日还好。”郭小洲拼命拍马屁。他了解孙慧敏,以她汉贼不两立的性子,如果他动了她,她怕是早就揪着他的头嚷嚷起来,就算伪装,也绝不可能到如此平静坦然的地步。

    “是吗?”孙慧敏笑了笑,接过罗薇递过来的牛奶,轻轻抿了一口,赞道:“好喝!”

    罗薇得意地说:“当然好喝,我老妈介绍的,不会有错。”

    郭小洲内心又是喜悦又是忐忑,排除了朱颖和孙慧敏,那怀疑对象只剩下一个人,丰娆。

    正想着丰娆,丰娆从洗手间走出来,轻声道:“我好了,谁要用洗手间的?”

    “嗯,我,我要……”罗薇放下手里的蛋挞,快步朝洗手间跑去。

    丰娆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嗔声道:“毛毛躁躁的,怎么一点不像你妈。”

    “丰……总早!”郭小洲抬眼看了看她和她高耸的胸脯,立马心虚的低下头。

    “郭厂长早上好!”丰娆神态如常,脸上的表情虽然依旧带着冰冷,但居然多了些人情味。

    “嗯!昨天、昨天,你没喝多吧。”郭小洲试探道。

    “不知道,反正睡得挺好的,对了,是你把我们送上来的吧?”丰娆静静看着他,眼神清澈,不含杂质。

    “是包厢的公主小妹和我一起送你们上来的。”郭小洲一边解释,一边观察丰娆的表情。

    我晕,难道也不是丰娆?郭小洲觉得自己都快疯掉了,他在浴室里明明看到底裤上许多罪证,包括他的下体物件上,还残留着干枯的液体……我不会是自己撸管了吧,这也太变态了,酒醉撸管,还撸那么狠……

    这时,朱颖风风火火来到丰娆面前,撅起嘴唇道:“娆娆,帮我看看,我口红的颜色是不是太深了?我要是的淡红色,这看起来怎么像桃红啊?”

    “是淡红色,这镜子有些失真。”丰娆说。

    郭小洲有些心魂不定地凝视着丰娆,说实话,他现在为止,都没有认真地看她的脸,因为她的重点全在胸脯上。可今天一端详,竟然发现丰娆的脸蛋竟不比朱颖逊色多少。

    鸭梨型的脸庞:细长的睫毛,两道鼻唇线娇柔的勾勒出鼻梁曲线的完美,嘴唇很妩媚,眼如月牙,整张脸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属于越看越觉得好看的类型,而且清冷的眼神告诉人们,她是个很难被欲望打动的女人。

    “喂!小洲子,我家娆娆是不是很漂亮啊!”

    “去你的,没事拿我寻开心。”丰娆走到床头去整理包包。

    看到郭小洲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朱颖一双电死人不偿命的美眸眨啊眨地绽出微笑,“你要是看上我家娆娆,告诉姐,姐帮你。”

    房间顿时传来丰娆的羞骂声:“颖颖,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