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64章 【活色生香】(三)

正文 第64章 【活色生香】(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两女搀扶着罗薇离开,郭小洲对孙慧敏道:“孙姐,一会等她们回来了,咱们打个招呼就撤。”

    孙慧敏总算从刚才的尴尬事件中恢复过来,她微笑说:“怎么,担心我喝醉还是……怕你颖姐喝倒?”

    郭小洲正色道:“我们当然是一条战线的,我要担心也是担心你啊。”

    孙慧敏吐了口气,轻声道:“这样啊!那姐姐喝倒了也开心。”

    “要倒也是她倒,你怎么会倒呢。”郭小洲不忘给她打气。

    孙慧敏似乎在给自己找借口,“难得放松一次,你工作上的压力也大,咱们回去又得忙一阵子。要说起来,今天还真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周康市的领导,太和厂的领导,几代领导没能完成的事情,竟然一天内被你完成大半,许剑的太和地产,丰娆的太和广告,董光辉的星光大酒店,这都是将来的控股子公司啊,多元化发展的主力核心。”

    郭小洲有些不满,“要是时间够,我真想一鼓作气把太和物流也拿下来……”

    孙慧敏劝他,“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是天大的意外,你若回去告诉宋为成和赵市长,他们肯定不敢相信。”

    郭小洲得瑟道:“谁让我能力太强呢!”

    孙慧敏沉吟半晌,感叹道:“你的能力实在是强,我见识了。”

    “真话?”

    孙慧敏认真点头,“真心话。”

    “那走一杯。庆祝你的真心话!”郭小洲拿起酒瓶便给孙慧敏斟酒。

    “嗯!”孙慧敏的声音益发柔慢,完全不像她本人。

    两人喝了一杯酒后,又断断续续谈了会工作安排,大概二十分钟后,朱颖和丰娆回到了包厢。朱颖一阵风似的一屁股坐上沙发,看着满桌的空瓶子,嚷嚷道:“还有酒吗?”

    郭小洲指了指另外一张桌子,“二十瓶芝华士,还剩最后六瓶。”

    “六瓶,不知道够不够。”说到这里,朱颖微微扫了一眼孙慧敏的表情。

    孙慧敏平心静气道:“大概差不多了。”

    朱颖似乎松了口气,拿起酒杯,“接着来,干完再说。”

    郭小洲问静静坐在身边的丰娆,“罗薇她没事吧。”

    “没事,睡着了。”丰娆依然打起笑脸,只是美眸中多了些微不可察的冷意。

    “没事就好。”郭小洲本想和她多聊几句,但她哪怕在笑,骨子里都透着一种拒人千里的味道,他只得转身观战。

    孰料背后忽然传出丰娆的声音,“郭厂长觉得无聊的话,我来陪你喝几杯。”

    郭小洲豁然转身,“哦……也行。”忽然他想起来了,“好像没酒了。”

    “没酒可以再要,况且这里还有一瓶拉菲,开瓶了,不喝太浪费,我们喝它吧。”丰娆说着自作主张轻轻拨出已经被开启的橡木塞。

    接着她给他和自己斟满酒,举杯道:“太和广告公司的事情,以后还需要郭厂长多多关照。这杯我敬你!干!”

    她很有礼貌,话也说得到位,可是郭小洲却隐约察觉到一丝杀气。

    一杯酒下肚,她又给他倒了满满一杯酒,郭小洲心中一愣,他虽然是乡下穷孩子出身,但他也知道,红酒没有这种狂饮喝法的,看似公允,但他之前在星光酒店喝了不少,来KTV后,又连续喝酒,而丰娆却一直滴酒沾唇,冷眼旁观。

    他心里蓦然明白,她是来给罗薇报仇雪恨的。

    明知道对方的目的,他也喝得差不多到了自己的极限,可是他却不能逃避,只能默默拿起酒杯,“一口?”

    “一口。”丰娆非常干脆地先干为敬,然后单手倒竖杯子给他看。

    郭小洲淡淡一笑,举杯仰头。

    “郭厂长豪爽!”丰娆继续斟酒。

    郭小洲心想,你大概是一边赞我一边掏毒刀子割肠吧。

    喝酒这种事情,在华夏有太多段子,什么“今天喝酒不努力,明天努力找酒喝”,“感情铁,不怕胃出血;感情深,不怕打吊针”,“一喝九两,重点培养;一喝就倒,官位难保;常喝嫌少,人才难找”。

    反正只要人们有心敬酒,敬酒的说词数不胜数。

    很快,两人又干了第三杯,第四……。

    丰娆很坚决地执行毛主席“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千古名言,不等郭小洲稍作喘息,第五杯酒又满上。

    郭小洲此刻的胃部很难受,眼神也变得朦胧了,大胆了,甚至有些肆无忌惮,丰娆的胸脯在暧昧浪漫的灯光下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诱惑感,白嫩,硕大……他直勾勾地盯着丰娆的饱硕双峰,心想,你想灌醉老子,老子看看你的胸又有什么问题呢?

    丰娆看到他的不当眼神,微微皱了皱眉,不避不让,反而露出笑脸道:“好事成双,敬你!”

    “好事成双,敬我?”郭小州心头火气渐生。瞥了一眼拉菲的酒瓶,已经空了,他的眼睛落在三打啤酒上,心一横,喝,今老子醉了,也要拖你一起倒。况且他一向擅长等待。

    第五杯酒下肚,郭小洲感觉到肚腹有上涌的呕吐感,他起身说,“先去下洗手间。完了我们接着喝啤酒。”

    看着他半摇晃的背影,丰娆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异彩。

    郭小州在洗手间呕出后,用冷水敷了敷脸,然后全身轻松地走出去。

    “丰总,刚才一直都是你在敬我,现在轮到我来敬你了。”说着,郭小洲“啪!啪!啪……”一连撬开八瓶啤酒。然后从桌子底下拿出两只大号啤酒杯。

    丰娆暗暗叫苦,她的酒量本身差朱颖太多,而且她最怕喝啤酒,红酒还算她的强项。

    她刚张口,“要不……”我们换红酒这五个字还没说出来,郭小洲已经“扑通嗵”给她倒满,然后亲自递到她手中,双眸直视她,“敬你,丰总!”

    看着郭小洲仰起脖颈,杯子里的啤酒渐渐消失,丰娆无奈地举起啤酒杯,谁让她刚才欺负人家的,人家现在还给她,她也无话可说。

    一大杯啤酒下肚,丰娆有当场作呕的感觉。

    看着第二杯酒又推到她面前,她想起了一个词——作茧自缚!

    第三杯!

    第四杯!

    丰娆脸色由红转白,娇躯开始在沙发上摇晃起来。

    郭小洲其实在强撑着,算是没有倒下。头顶上的星光等和射灯开始旋转,包括墙壁和墙壁上的大型液晶平板电视……

    而另一边的战况由于芝华士告竭,同时喝得醉晕晕的朱颖和孙慧敏彼此搀扶着往郭小洲这边走来。

    朱颖一边走一边低声嚷嚷,“还有啤酒,我们继续,我不会输给你……”

    孙慧敏也打着酒嗝,扬手道:“你赢不了我,不信试试。”

    郭小洲哈哈大笑,“来吧,来吧,我……来开酒……”

    他动作笨拙地打开啤酒,分别递给两人。

    两员虎将也不用杯子,对视着举瓶。

    现场听到“咕隆!咕隆……“的声响。

    “牛叉!“郭小洲朝她们竖起拇指,摸索着拿起两瓶啤酒,低头俯视摇摇欲倒,似乎在迷迷糊糊打瞌睡的丰娆,一手拍着她的肩膀,凑在她耳边大喝一声,“不许睡,起来继续喝酒!”

    丰娆一脸痛苦地摇着头,喃喃道:“我不行了,我不要喝……”

    郭小洲不依不饶,拿起酒瓶往她的嘴里喂。

    丰娆躲闪挣扎着,但郭小洲强硬地抱住她的头,啤酒小半入喉,大半顺着她的下颌流淌……

    “小洲子,娆娆……你们在干嘛?”朱颖醉眼迷离地勾住孙慧敏的脖颈,“他们……是不是在拥抱……”

    孙慧敏已经在沙发上软做一团,她挣扎着睁开眼睛看了看郭小洲和丰娆,醉蒙蒙说:“错,他们在接吻……”

    “哦……我也要……”朱颖踉踉跄跄朝郭小洲和丰娆扑去。

    这时候,郭小州的整个身体都扑到在丰娆身上,开始他的手上还捏着酒杯,但是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捏的是丰娆的胸前软肉……他一边捏搓着一边在她身上搜寻,“酒杯,我的酒杯……”

    等到朱颖的身体陡然压在他背上时,他和丰娆同时发出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