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63章 【活色生香】(二)

正文 第63章 【活色生香】(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孙慧敏似乎从梦中惊醒,“嗯……喝!”说完举起酒杯,一口而干。

    朱颖瞪大美眸,心想她还真是酒场高人。好胜心极强的她不甘落后,哼哼着举杯饮尽。

    她的酒刚入喉,孙慧敏动作极快地给自己倒满酒,冲着她举杯道:“朱主播,来而不往非礼也。”

    嗨!向我挑战!朱颖扬起头,豪爽的说:“古有曹操刘备,青梅煮酒,峥嵘豪语‘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今有朱颖孙慧敏,包厢争雄……”

    郭小洲忍住笑,小声问罗薇,“她是不是喝多了?”

    罗薇摇头,“我从没见颖姨喝多过。”

    郭小洲问,“你妈呢,她和朱颖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校友关系,都是XX传媒大学毕业的,我妈高颖姨四届,颖姨高娆姨两届,嗯,都在广汉安了家,通过校友联谊会,成了好朋友呗。”

    “哦,原来如此。”

    “颖姨是不是要你追我?”罗薇蓦然问道。

    郭小洲先是愕然,然后陷入沉默,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

    罗薇咬了咬牙,挺起胸脯道:“你要是真的想追我,就得拿出诚意来呀!

    郭小洲哑然失笑,调侃道:“怎样才算有诚意?”

    “嗯……我想想……”这个问题把她自己也难住了,她绞尽脑汁地想不出来,怎么才算有诚意,才对她的胃口。

    大学两年以来,学校的男生,包括外面的中青年男人,没少向她献殷勤,各种礼物,各种浪漫的求爱创意,她都弃之如履,毫不动心。

    可究竟怎么样子才算男人的诚意呢?她苦心冥想,目光掠过斗酒正欢的朱颖和孙慧敏。她的眸子突然一动,手指桌子上的酒杯道:“喝酒。”

    “喝酒?”郭小洲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丫头的思想也太跳跃了吧,刚才谈诚意,忽然没头没脑的说喝酒。

    “喝酒是最真诚的实际行动,如果连喝酒都扭扭捏捏,说自己喝不得的男人不够意思,没有男子汉气概。”罗薇振振有词道。

    怎么说着说着又偏题了?郭小洲忽然觉得她很可爱,身材像成年人,心智似乎……太单纯。难怪朱颖不放心她,不知道她母亲心性是不是和她类似,如果是的话,她们家还真不能缺个有力的男人。

    郭小洲脸上泛起一抹微笑,“喝!今天来就是来喝酒的。”

    “嗯嗯!我们终于达成共识了。”罗薇像模像样地拿起一瓶芝华士,“嘟嘟”替郭小洲倒了个满杯。

    郭小洲满头黑线,芝华士喝原酒,这是在谋害性命啊!

    见郭小洲呆呆地看着酒杯,罗薇讶然道:“怎么了,是不是我倒满了,还是不能倒这么满呀?”

    旁边整理冰块的丰娆笑着把罗薇拉到身边,小声对她说,“薇薇,芝华士不能这么喝的,得勾兑,加冰、加水、果汁、可乐、或干姜水都行,它是百搭酒,怎么配都成,总之,不能喝原酒。”

    “哦……”罗薇脸含羞涩地转身替郭小洲拿了只空杯子,倒出几盎司酒在空杯子里,接着又夹了几块碎冰和果汁,再推到郭小洲面前,吐了吐舌头道:“现在行了,你试试……”

    郭小洲微笑着端起酒杯,罗薇忽然说,“慢,你等等,真是的,我忘了给自己倒酒。”

    郭小洲看了看丰娆,他看得出来,朱颖和丰娆都十分疼爱罗薇。

    丰娆似乎不想扫罗薇的兴,这几个月她从来没见罗薇这么开心过,可她又担心她喝多了难受。

    “少喝点,如果感觉不舒服就别喝,没人怪你。”她小声提醒罗薇。

    “娆姨,没事的,您看颖姨,我肯定不会像她那样子喝,再说有您和颖姨在身边,我就算喝醉了也不怕……”罗薇信心满满地冲郭小洲举起杯,学着电影电视里的口吻,“咱走一杯!”

    那边朱颖和孙慧敏身边已经堆了八只空瓶子,依然斗得正欢。只是朱颖高亢的声音微微降了下来,而孙慧敏的腰杆也不再那么直挺了。

    这一边,罗微一口喝干,先是闭着眼睛等难受袭来,忽然,她睁开眼,小脸上出现困惑,舔了舔唇,“咦!这酒比饮料好喝,一点酒味都没有,都不如啤酒劲大。”

    郭小洲贼贼一笑,“哦,是吗?要不要再来?”

    罗薇跃跃欲试,“来就来,喝白酒啤酒我或许不如你,但芝华……娆姨,这酒叫芝华啥来着?”

    丰娆说:“芝华士。不过这酒好下喉,但后劲很大……”

    罗薇朝丰娆作了个你无需担心的手势,端起第二杯酒朝郭小洲的杯子撞去,“再走一个。”

    “喝醉了可别骂我。”郭小洲提醒她。

    “我才不会骂人哩!不信你问娆姨她们……”

    郭小洲和她轻轻撞了撞杯——

    三杯过后,罗薇依然面不改色。

    郭小洲和一旁的丰娆都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天生就能喝。

    沙发另一头的战局已进入白热化,朱颖更是不顾什么淑女什么风度仪态,索性脱了凉鞋,两条丰润的长腿交错相盘,斗志昂扬地和孙慧敏碰杯。即便如此,她也时刻关注着罗薇,见罗薇喝下第四杯酒,她撩撩头发,冲罗薇喊道:“薇薇,你别喝多,颖姨今天还没听你唱歌呢,赶紧去唱一首,给姨打打气。”

    罗薇喝得眼睛发亮,闻言对郭小洲说,“稍等,我去给颖姨打完气再继续……”

    不等郭小洲答复,她蹦蹦跳跳地走向点歌台,低头点了一首歌曲,然后拿起来话筒,俏声说道:“这首歌曲是颖姨的最爱,我把它献给颖姨!祝她天天快乐!”

    丰娆带头鼓掌,朱颖和孙慧敏相继鼓掌。

    郭小洲则靠在沙发上,听着音乐的旋律响起。

    夜已深

    还有什麽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

    你若不肯说

    我就不问

    只是你现在不得不承认

    爱情有时候是一种沈沦

    让人失望的虽然是恋情本身

    但是不要只是因为你是女人

    若爱得深

    会不能平衡

    为情困

    磨折了灵魂

    …………

    …………

    郭小洲不得不承认,罗薇的嗓子不是一般的好,而且唱歌的技巧性显然经过了专业训练,她空灵清脆的声线竟然把林忆莲的这首歌演绎出另类的味道。没有林忆莲骨子里的伤感和理解力,但也更多了份执着和勇敢。

    他看了看她们的反应。

    朱颖的眼角依稀看见闪动的泪光。

    孙慧敏闭上了眼睛,仰着头在倾听。

    而丰娆早已泪流满面,硕大的双峰微微颤抖……

    嗨!不就是一首伤感情歌吗?至于吗?郭小洲左看右看,十分不解。

    女人独有的天真

    和温柔的天分

    要留给真爱你的人

    不管未来多苦多难

    有他陪你完成

    虽然爱是种责任

    给要给得完整

    ……

    夜已深

    还有什麽人

    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

    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

    你若不肯说

    我就不问……

    当罗薇唱完最后一个字时,朱颖和丰娆先后冲进了洗手间。

    郭小洲和孙慧敏大声喝彩鼓掌!

    孙慧敏似乎意犹未尽道:“唱得真好啊!比原唱还好听。”

    罗薇娇羞一笑,“孙阿姨夸奖,我唱得一般,娆姨才真的唱得好,她能把我妈和颖姨唱得嚎啕大哭,我都不知觉地流眼泪呢。”

    郭小洲好奇地问,“丰娆今天怎么一首歌都没唱?”

    罗薇微微犹豫道:“娆姨几年没唱了……就这样子……”

    人家不愿意说,郭小洲多少也能猜到点,根据朱颖的描述,丰娆大概是遇人不淑,找了个窝囊废,所以整个人冰冰冷冷,不苟言笑。

    “孙姐,你还能喝吗?”郭小洲关心地问。

    孙慧敏笑了笑,“我自有分寸。”

    郭小洲想说什么,见状只能哦了一声,出了口气,“难得放松一次,罗薇!还敢喝不?”

    罗薇伸手朝他比划一个战斗到底的手势,“喝,谁怕谁。”

    “嘿!叔不信还赢不了你这小丫头。”

    “你刚才说什么,叔叔,你站我便宜……”罗薇撅嘴瞪眼。

    “怎么叫占你便宜?你喊颖姨,我喊颖姐,你自己算算,你是什么辈分,我是什么辈分?”

    罗薇急得半天想不出反驳的词来,最后她气急败坏道:“……各算各的,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郭小洲大度地端起杯,“随便你怎么算,来来来,走一杯先。”

    “走就走。”

    “叮当!”两杯相撞。

    “再来。”

    “……”

    孙慧敏看了他们一会,转过头不知是在想心事还是在蓄精养锐。

    罗薇的舌头开始微微打弹,“继续。”

    “罗丫头,你已经连喝了四杯了……”郭小洲不时侧头看洗手间的大门,朱颖和丰娆一直不见出来。

    “喝……我才不怕你呢……”罗薇动作勉强地给自己和郭小洲舔上酒,刚坐下,身体缓缓歪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喃喃道:“我不怕你……走一杯……”

    郭小洲和孙慧敏面面相觑。

    正在这时,洗手间的大门打开,朱颖和丰饶先后走了出来。

    她们看见罗薇横倒在沙发上,“腾腾腾”四只高跟鞋疾步而至。

    “她怎么了?”

    “是不是喝多了?”

    两人语气中透着关切和焦急。

    朱颖抬头看着郭小洲,“你让她喝了多少?”

    郭小洲讪讪摸了摸头,“刚才好像喝了四杯……”

    朱颖抬头对丰娆道:“怎么办,这丫头喝醉了,要不送她回去……”

    丰娆轻轻放平罗薇的身体,摇头低声道:“她妈去看她爸爸去了,明天才能回来,要不这样,我去楼上宾馆给她开个房间,让她先休息。等会看情况是跟我回去还是去我家。”

    朱颖点点头,回头对郭小洲和孙慧敏说,“你们稍等一会,我和娆娆把薇薇先送上楼。”

    孙慧敏说,“你们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