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62章 【活色生香】(一)

正文 第62章 【活色生香】(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郭小洲回到包厢的第一句话是:“我要喝酒,谁来陪。”

    朱颖风情摇曳地朝郭小洲勾了勾玉指,声音慵懒道:“姐陪你。”

    罗薇笑眯眯地盯着他的脸,“不介意我痛打落水狗的话,我陪你喝。”

    丰娆一直很少喝酒,也很少说话,似乎很难融入这个氛围,像个看客。

    孙慧敏比较敏感地低声问:“说服了?”

    郭小州点点头,露出得意的笑容,兴奋地扫了朱颖和罗薇一眼,一语双关道:“你们两个一起上也行。”

    罗薇是真心没听懂,她不屑地瞥了撇他,娇哼道:“颖姨一个就够你受的,两个,你吃得消吗?”

    郭小洲不知是酒后兴奋还是成功拿下了星光,他的目光落在丰娆的脸和胸上,嘿嘿一笑,道:“你们就是算上丰总,我也绝不退缩。”

    “哟哟哟!小洲子,你胆儿肥了咧,连娆娆的主意都敢打?”朱颖似笑非笑地看着郭小洲,眼波流转,似雾似花。

    罗薇再单纯,毕竟是成年的大姑娘,她的眼睛随着郭小洲的眼睛落在丰娆的胸脯上,然后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不禁微微挺了挺,红着脸低啐一声,“小流氓!”

    丰娆到是习以为常,她神情平静道:“要不这样,你们想喝就去K厅继续喝。”

    除了孙慧敏微微皱了皱眉,无人反对。

    半小时后,一名年轻的帅哥带着四位可称绝色的美女出现在金色年华KTV的大厅。

    KTV的大堂经理看见朱颖,立刻必恭必敬迎上前。

    “朱主播,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吗?”大堂经理经验老到地一一对郭小洲和三女问好。

    朱颖挑了挑手指,“安排最好的包房,另外,开一瓶八三年的拉菲,十支芝华士,嘉士伯啤酒三打。”

    罗薇得意地瞪了郭小洲一眼,小声说,“你今天死定了。”

    郭小洲毫不客气回敬道:“放马过来吧。”

    罗薇冲他挥了挥拳。

    郭小洲没有理睬她,转身对孙慧敏低声说,“孙书记,偶尔放松放松有助于工作,别板着脸,笑一个。笑一笑,十年少嘛!”

    孙慧敏闻言嘀笑皆非,他一直当她是个孩子似的逗弄,而她却偏偏吃这一套。

    郭小洲趁机问,“你的酒量真的很厉害?”

    孙慧敏抿嘴一笑,不置可否地轻声说:“好像没醉过……”

    郭小洲信心顿时上杨,他瞟了朱颖几女一眼,恶狠狠地说:“你真行的话,一会给她点颜色尝尝……”孙慧敏浅笑道问,“怎么,被她欺负过?”

    “欺负倒没有,主要是看不惯她得瑟的样子,孙姐,你能行就上,到时不行了给我个暗示,我想办法中断……”

    孙慧敏默默点了点头。

    那边朱颖已经定好了房间,在大声吆喝,“你们快来啊,三楼8099号房。”

    一行人来到三楼的8099房,服务生轮流把酒水果盘小吃呈上桌,按朱颖的要求调节好房间灯光,朱颖挥手让包厢公主和服务生全部出去,她点播了一首嗨曲。

    包房里立刻渲染起奔放的击鼓节点。绚丽暧昧的灯光骤闪。

    朱颖放下坤包,径直走到舞厅中央,如灵蛇般摇摆起来。

    舞曲狂放,但怎比得了朱颖的舞姿狂野。黑色薄纱在灯光的映射下,若隐若现地闪露出她完美的娇人身材,舞曲的节拍,更把属于成熟少妇的繁花盛开感释放得淋漓尽致……

    郭小洲没有看得目不转睛,也没有流鼻血口水什么的,他只是在忍耐,对于不属于他的东西,他从来不去幻想。

    但是今天,她的舞姿的确让他想到了电视台那个夜晚……

    刺眼的灯光,疯狂的韵律,迷离的目光,还有摄人心魄的呻吟……她所表现出来的放荡冶艳,她的身份,一直是他所忌惮所排斥的,但是今夜,欲望像春天的野草,无边无际地蔓延!

    丰娆给他们倒酒。

    孙慧敏欣赏着朱颖的舞姿!

    罗薇兴奋地给朱颖鼓掌。

    朱颖朝罗薇勾了勾手指。

    罗薇扬起被电音舞影刺激得嫣红的的小脸,对丰娆和孙慧敏大声喊道:“一起去。”

    丰娆指了指她要做服务工作。

    孙慧敏俯身在小丫头耳边说了几句话。

    罗薇有些失望,当她的目光落在郭小洲身上时,郭小洲连忙拿起一杯芝华士挡驾,“我……我喝酒,你们跳舞,不用管我。”

    罗薇瘪了瘪嘴巴,迈着跳跃的步履来到舞池中央,跟随着音乐节奏,摇摆扭动…

    就舞蹈来说,无疑罗薇更为专业,身体也更青春,更具活力,但她却不具备朱颖的诱惑力,她只是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哪怕她和朱颖同样摆动胯部,朱颖的丰臀可以完整的呈现出它本应该拥有的魅力,她却是一道清新亮丽的风景……

    孙慧敏对郭小洲说了句话,马上被强烈的电声鼓点淹没。她俯身凑近,凑在郭小洲的耳边,“这种灯红酒绿的不羁夜和美人相伴,是你们男人喜欢追求的吗?”

    郭小洲笑了笑,俯在她耳边喊道:“男人?你看看在场上疯狂享受放松的是什么人,是你们女人。”

    由于空间和音乐灯光的影响,郭小州不经意间嘴巴触碰到孙慧敏的耳垂。

    众所周知,耳垂是女性最敏感地部位之一。一般来说,只有关系最亲密的男女,才会发生嘴耳的接触。

    孙慧敏离婚五年,别说被男人亲吻耳垂,她连和男人工作之外的单独接触都少,郭小洲的无意之举,却令她身心陡颤,身体条件反射似的急速后仰。

    但是由于用力过猛,身体伤失去了平衡,眼看着要栽倒在地。

    郭小洲喝了酒,身体的敏感度比平常要差,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只是以为孙慧敏突然轻呼着向后仰倒,他急忙伸手去拉。

    好比太极里的推手一般,孙慧敏往后用力,郭小洲抓住她的肩膀也往后用力。两股力量同时朝一个方向发力,况且郭小洲的力量不小。

    于是,孙慧敏被拉扯得迎面倒向郭小州怀中……不,是小腹往下一点的胯部,孙慧敏的面部恰好埋进郭小洲的双腿之上。

    埋进去了也无所谓,但连郭小洲自己都不知道,他刚才看了朱颖的魅惑舞姿,身体恰好有所反应。

    孙慧敏是过来人,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本就惊慌失措的她发出了一声如泣的惊叫,狼狈地爬起来,如被点穴一般,低头呆坐在沙发边缘,双手交叉搅在一起,胸脯急剧起伏着,根本不敢抬头。

    郭小洲也愣然半晌,看了看孙慧敏,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中央……

    他苦笑着摇头,这下“流氓罪”算是坐实了。

    他们俩的一切都被丰娆看在眼里,她冰山般的脸上终于露出笑意。

    一首嗨曲连唱结束,朱颖和罗薇满头香汗地回到座位上。

    当朱颖一步三摇的走回座位时,郭小洲承认他有短暂的晕眩感,他不得不承认为什么台里的老编辑对她的赞美如此夸张:“她累积的脂肪所散发出的魅力暗香是熟苹果深厚的香味。”

    这的确是一个骨子里能把一个简单的走路都走得风生水起的女人。凤眼如雾,长而直的腿……女人该有的勾人必杀器样样不少。

    当然,面色绯红,活力无限的罗薇此时也让他心中一动,和朱颖的“熟苹果深厚的香味”相比,罗薇就是鲜嫩的花草清香,年轻,活泼,含苞欲放……郭小洲甚至暗想,罗薇应该可以打八十七分,如果等她到了朱颖这个年龄,有了良好的生活积淀和阅历,不知道是不是能超过朱颖的九十分。

    朱颖轻喘着问丰娆,“哪是我的酒?”

    丰娆指了指桌子左侧的一杯酒。

    郭小洲十分殷勤地送到她手上。

    “怎么能厚此薄彼?”罗薇不满地噘起小嘴,眼睛四下在桌子上搜索。

    郭小洲笑了笑,指了指果盘里和饮料,“上学的孩纸只能喝饮料。”

    罗薇不服气道:“你才比我大几岁?哼!装,谁不会啊。”

    朱颖的呼吸稍微平复了下来,她拿着酒杯准备喝,忽然瞥见孙慧敏一个坐着发呆,她喊了一声,“孙书记,走一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