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61章 【牛马不如】

正文 第61章 【牛马不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过郭小洲联想到双国商调的资料,又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是牛马不如。

    双国商调的资料说,太和星光大酒店的财务由董光辉的第二任老婆许丽芳掌握。这个许丽芳比董光辉年轻近二十岁,据说以前是个********,后来姘上了公路段一名副段长,现任交通局局长的李九阳。

    李九阳当时包养了许丽芳之后,仕途也进入了快车道,一年内升任段长,两年后局长出车祸,一名副局长接替局长位置,他得到了空出来的副局长位置。从那时起,他就确信,许丽芳是他的命中贵人,于是千方百计的讨好这个姘妇,后来得知太和厂在广汉投资的酒店入不敷出,即将关门停业,他打通了周康的关系,想办法拿到了太和星光的承包权,租金极其低廉。

    但是他是政府官员,不能出面经商,而许丽芳又太年轻,当时还不到十九岁,对经商又一窍不通。正好交通局当年搞精简轮岗下岗,他是调节小组组长,负责协调操作此事。

    某天晚上,一名公路段的工人董光辉夜晚上门求情,带着两条香烟,在他家像个女人似的嚎啕大哭,哭诉自己的悲催命运,说自己早年丧母,少年丧父,靠爷爷奶奶养大成人,好不容易进入交通局工作,因为家境贫寒,他本人又爱好打点小牌,一晃四十几岁,却依然光棍一条。今天得知要下他的岗,他将来如何生存?于是上门送礼,希望李局长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

    李九阳看着他的怂样,恨不得一脚从窗户里踢飞,他见过窝囊男人,但却从没有见过窝囊到这个程度的。

    就当董光辉朝他跪地磕头之时,他心生一念。董光辉以前在交通局食堂工作过,人虽然怂,但是迎来送往还行,又了解食堂运作,不如……

    于是乎,董光辉摇身一变,从一名交通局下岗职工变成了星光大酒店名义上的承包人。而星光大酒店有交通局这个大肥主子支持,生意怎么会不好。

    而董光辉也总算找了个女朋友,正打算结婚。

    此时李九阳和许丽芳的风流韵事开始风传,正值上任局长升迁,他是局长的有力人选。在这个关键时刻,他找来董光辉,要求他跟许丽芳假结婚,帮他洗去风言风语。

    董光辉自然不想当绿头****,他极力推辞,说自己毫不容易有传家的希望云云。但是李九阳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和许丽芳去拿结婚证;要么从星光滚蛋。

    最后的结局以董光辉的妥协而告终。

    成了一个可怜又可恨之人。

    郭小洲盯着他脸上的“牛马不如”痣,孙慧敏曾经说他可怜。但他从不认为这家伙可怜,退一万步来说,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董光辉前来敬酒,算是变相终止了两位巾帼酒将的比拼。

    朱颖放下大酒杯,扬手指向孙慧敏道:“董老板,这位可是星光大酒店的上级领导哦!”

    董光辉赔笑说:“来的都是我领导……”

    “是你们酒店的真正所有者……”朱颖一字一字道:“太和棉纺厂党委书记孙慧敏。”

    “孙书记……大驾光临!”董光辉身体一震,瞳孔猛缩,然后提起酒瓶要过来给孙慧敏斟酒。

    “我说董老板,喝酒别急,一会有你喝的,这位是太和厂的厂长郭小州。”朱颖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提及郭小洲的挂职副厂长身份。

    “欢迎郭厂长!”董光辉的笑脸立刻转向郭小洲,他虽然不怎么关注太和厂的事情,但他没少在星光酒店接待太和厂的好几任厂长,名字他现在都有些混淆了。

    “董老板,你是不是先自罚几杯,再敬酒。”朱颖说着偷偷朝郭小洲挤了挤眼睛。

    郭小洲立刻明白,敢情朱颖是想把董光辉喝兴奋或者半罪状态,然后再和他进行工作“交流”,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果然,等董光辉三杯酒下肚,他微红的脸上呈现出猪肝色,说话也不怎么利索了,只是眼睛看女人的胆子大了,眼睛珠子不时扫向丰娆的大****、朱颖的红唇、罗薇的小蛮腰、以及孙慧敏的眼睛。

    接下来他又连敬了孙慧敏和郭小洲各一杯酒。脚下已经有不稳的迹象。

    郭小洲担心他喝醉误了谈话,便对董光辉说,“董总,我有件事情正要向你请教,不知道你这里还有没有单独的房间?”

    董光辉略一迟疑:“隔壁有间包房正空着……”

    郭小洲起身朝外面走去。

    董光辉愣了愣神,先是朝朱颖孙慧敏说,“先离开一下,一会就回来,各位慢用。”

    两人来到隔壁包间,服务员泡好上品毛尖,郭小洲也不说话,翘着腿,慢慢喝茶养神。

    董光辉一来酒喝得急,二来脑子里还盘旋着隔壁包间四位美女的身姿玉貌,三来有些忐忑郭小洲找他单独谈话的用意,因此有些发怔。

    包间里的气氛因此略显沉闷。

    郭小洲忽然抬眼直视董光辉太阳穴上的黑痣,开口道:“董老板,有没有人给你解过这颗痣?

    这颗痣是董光辉的禁忌,也是他的心头刺,他甚至认为是他的悲催之源。有人说是克母痣,结果母亲死了,又有人说克双亲,于是他父亲也死了,二十多岁那年,有个老人说是牛马不如痣,若非当时有人阻拦,他便会痛揍老头一顿。

    但是随着时光的推移,他的人生的确是牛马不如,哪怕现在,看似风光,有漂亮的年轻老婆,有房有车有名气,人们看到他,都是“董总,董老板”地称呼着,但只有他心里清楚,老婆是别人的,房子车子全在她的名下……他其实,什么都没有,一无所有,五十二岁,人生走完了大半,真正的牛马不如。

    “郭厂长对看相有研究?”董光辉强忍着陪笑说。

    “稍微懂点皮毛。”郭小洲看着他的脸说:“你的痣运很不好,一般不能从父母那里继承什么财产,而且肾功能差,难有夫妻缘……”

    听到这里,董光辉的脸上露出紧张之色,强打笑脸道:“我不信这东西,再说我有老婆……”

    郭小洲打断他的话,“命里有些东西是注定的,你不信也得信。奇怪,明明预示着你在五十三岁之前不可能有老婆的啊……咦?”

    “五十三岁之前……”董光辉暗咐想,他今年五十二岁,老婆的确是别人的,五十三岁会有自己的老婆……想到这里,他精神微振。

    “你大概在五十四岁能得子。”

    “啊……”董光辉激动地坐直了身体,“郭厂长,您继续,继续……”

    郭小洲打量着他的脸部,忽然叹息道:“可惜了,可惜了……”

    董光辉再也坐不住了,紧张道:“可惜什么?郭厂长直说,我承受得了。”

    “命运是条波动曲线,通过努力,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改善。”郭小洲说,“环境影响人,环境能改变人!人也能影响人,比如你长期处在压抑,郁闷的环境里,和你不愿意的人长期相处,心情不好,做什么自然是不够顺利的,如果有一个心情舒畅的心情,对运气,身心,健康都会有一定的好处,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换一个环境和心情,你的命运将能得到改变。”

    “对,您说得太对了,我天天和她……脑子里都是愤怒和羞辱……”大概是郭小洲的点评触及到他内心的痛苦,再加上他今天的酒的确喝得有些大,他郁闷的龙头一经开启,便再也收不回来,“我天天苦守着这个店,我为这个店劳心劳力,但却都在为人作嫁……我每天看到这个店,心情都不好……”

    郭小洲笑了笑,轻声说,“那就改变环境,改变命运。”

    董光辉怔了半晌,“怎么改变?离开星光大酒店,还是离开广汉?”

    “也许能改变,也许不能,但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董光辉连连点头,喃喃道:“是啊……必须试试,属于我的人生不多了。”

    “我有个建议,”郭小洲从口袋里套出几张合约,在茶几上摊开,“你签了这几份合约,太和厂将支付你一定的辛苦费,足够你倒外地娶妻生子。”

    董光辉拿起合约看了看,微带疯癫状地哈哈大笑道:“你以为我是这个店的主人?我只是一个傀儡,傀儡啊……”

    “我不管你背后有几个合伙人,但你是实际的签字人,是太和星光大酒店实际法人,你签字就产生法律效果。”

    “我……”董光辉眸子里流露出几丝恐惧。

    “这样你不仅能狠狠地报复曾经欺负你的人,而且在命运的源头斩了一刀,也许你从此脱离霉运。”

    董光辉的眼睛露出亮彩!

    “你想不想有个天伦之家?”

    “你想不想有个真正疼爱你的老婆,在你行将老去之时,有人为你端茶倒水,照顾你……”

    “你想不想在世上留下自己的骨肉宗亲?”

    郭小洲说到这里,猛地抬掌拍向茶几,怒喝一声,“你还想继续过牛马不如的日子?让别人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直到死去仍不能闭眼……”

    董光辉听到这里,浑身颤抖,“我能拿到多少钱?”

    郭小洲平静道:“你在太和这些年的全部工资和奖金。前提是,你必须拿出真正的账本,你看,这是合约,有法律保障。”

    董光辉颤巍巍抓起第三张合约,举在眼前认真看了半晌,拿着合约倏然朝茶几上一拍,“我签。”

    郭小洲看着他提笔签完字,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盒印泥,默默放在茶几上,指了指几处需要按手印的地方。

    董光辉不做任何犹豫,一一按上手印。

    郭小洲拿起合约看了看,慢慢收起来,压下激动的情绪,缓缓调匀呼吸,“在我们通知你前,你继续管理这家酒店,要保证酒店的资产不受损失,另外,我们等着你的账目。有了你的账目,我们才能算出你应得的酬劳。”

    董光辉点头哈腰,“我保证全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