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57章 【收编】(七)

正文 第57章 【收编】(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等郭小洲轻轻关上门,刘敬一拳头砸向办公桌,“气死我了……”

    “我们栽了。”唐主任一字一句说:“这个郭小洲不简单。”

    刘敬根本不信,“栽了?他不简单?老唐,你开什么玩笑?”

    唐主任五指轻轻敲击着办公桌,忽然问道:“他才24岁?”

    “嗯,两年前大学毕业招进来的……”

    “不正常,老刘,你说作为一个24岁的年轻人,是不是太沉稳了,从他进门开始,我们就没有掌握过主动,你有没有发现,他是有意大声喊出那两句的……”

    刘敬总算没昏头,他低头寻思半晌,脸露疑惑道:“你不提,我还真没发现。你说出来,我一想,还真有些猫腻……他是想告诉外边的人,他没有揭发谁,妈的,他还想借机向黄家劲示好……”

    唐主任蓦地苦笑道:“这是个聪明的年轻人啊,你不该找我来,如果你单独和他谈,效果肯定不一样。”

    刘敬还是有些不甘心,“你说他才多大点年龄,参加工作的时间不到两年,我们是不是太高估了他?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他就太可怕了!”

    唐主任叹了口气,低声道:“不谈他,今天这事麻烦了,你等于变相和黄家劲撕破了脸皮。你打算怎么办?”

    刘敬转了转手中的茶杯沉默片刻,随后强打起笑容,“如果每一件事情都考虑后果的话,接下来走的每一步都会显得束手束脚,更何况,属于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自己都不争,谁给我争?”

    “只怕你这步跨出去,以后再难找到好走的路了。”

    “我既然下了决心,就没有退路,也不准备给自己退路。最不济,我后半辈子当一名‘高级社员’,或者提前退休。”说到这里刘敬顿了顿,感概地拍了拍唐主任的肩膀,“唐哥如此相助,肺腑相告,我已经非常感谢了。”

    …………

    …………

    郭小州走出办公室,背上的冷汗已干。看着走廊上的同事都用诧异的目光看他,他心中开始庆幸,幸亏自己临时做出了抉择。否则,就得被刘敬给阴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清楚刘敬的算盘,那是敲得啪啪响啊!找来一个市纪检委工作的朋友,一起来吓唬他,换一个和他一样毫无背景的年轻人,也许就着了他们的道了。哪怕否认看见了黄家劲和朱颖的风流事,但只要他走出办公室,不是他的屎也变成了他的屎。

    然后电视台大楼里开始传播消息,说黄和朱在办公室嘿咻被郭小洲撞见。

    再然后,黄的名声大臭。如果是另外的单位,领导搞点“情况”,也不至于满城风雨,但电视台的台长和著名的美女主播,这种事儿是老百姓最津津乐道的事情,一旦事情在广汉市传开,造成了影响,上头自然要消除影响,或者调离黄家劲,或台长位置旁落。

    不管结局如何,他是彻底得罪黄家劲,而且还落了个“告密者”的污迹,未来还有哪个领导敢用他,就是刘敬自己,怕也不敢也不会用他,他在电视台的政治生命算是彻底完蛋。

    不过,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知道他看到了黄家劲的风流事?当晚他上下电梯时一个人都没遇到,除非……

    他推开了一个办公室的大门,王景明正坐在电脑前抽烟,看他身前的烟灰缸和满屋子的烟味,显然抽烟量颇大。

    听到动静,王景明倏然回头,看到站在门前的郭小洲,王景明的眸子出现些微的惊慌和躲闪,不过稍后他还是佯装起笑脸,“小洲……”

    一瞬间郭小洲全明白了,这小子“点了水”。什么也不用问,他淡淡一笑,说了句:“抽烟记得开窗。”然后转身朝外走去。

    回到了他的办公室,刚坐下,兜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声,他拿出来一看,是条短信,内容很简单:岂有蛟龙愁失水?更无鹰隼与高秋!

    郭小洲当年在大学里好歹经常跟诗社的一帮诗呆子打交道,还记得几首古诗词,恰好熟悉这首李商隐的《重有感》。岂有蛟龙愁失水?讲的是:哪有皇帝受宦官挟持的道理。更无鹰隼与高秋的意思的:鹰、隼不应该在高空中飞翔,应该飞下来捕捉猎物……

    郭小洲扫了这个陌生号码一眼,开始还以为有人无聊或者发错了号码,正准备放下手机,忽地又把手机拿起来,仔细看这个手机号码。手机的号段很好,1360开头的,尾数是9999,很牛X的号码,普通人用不了,他眉头一挑,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电视台内部电话簿,翻开第一页,便看到了这个1360XXX9999的号码,号码主人是朱颖。

    他心中豁然一动,显然是朱颖知道了他大闹刘敬办公室的事,马上就表示嘉奖和勉励!如果这两句诗是朱颖发来的,那么意义就完全不同了。岂有蛟龙愁失水,意喻黄家劲怎么可能败给刘敬这种人?更无鹰隼与高秋!则是暗示对他未来的期许,意思是他可以参与捕猎,不用再碌碌无为在新闻部浪费青春了。

    郭小洲大喜,心想回报来了。他定神想了片刻,回了一首文天祥的《扬子江》中的表忠心名句: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大概五分钟之后,朱颖回了一条短信:什么时候你方便,一起吃个饭,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郭小洲笑着合上手机盖,心想,自己这算不算站队成功?这也意味着,黄家劲的未来将直接影响到他的未来。

    本来,以他现在的位置和阶层,是没有资格站队的。但撞破事件和刘敬的横空出手,为他赢得了这样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

    他之所以在一瞬间就选择了黄家劲,并非因为黄和刘谁的级别更高,权利更大,而是对比两人的工作能力和行事作风,以及他们的为人和人脉,以及背景大小。以上这些因素才能决定谁可以走得更远。

    而且,相比态度倨傲的刘敬,黄家劲显然对他有足够的尊重。这也是郭小洲选择了黄家劲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至少从这件事情上看出刘敬的容人胸径,一个不懂得收买下手的领导,注定走不远。

    相应的回报很快到来,他被安排专门跑公安条口。

    黄家劲在年后接任雷红旗的位置,担任广汉电视台台长,市宣传部副部长。而刘敬在电视台彻底失势,连带着付小刚也跟着倒霉,从节目购买组再次回到了广告部,最近一直央求他的舅舅帮着调动工作。

    至于郭小洲这次下去挂职锻炼,台里也积极配合,毫不留难。

    而朱颖,后来又邀约了郭小洲几次,郭小洲都想办法推脱掉了,他可不想和这位御姐掌门人发生任何有风险的事情。

    男人们,特别是有权利的男人,吃起醋来,是能杀人的。

    但是,这一次他必须主动联系她。

    车到广汉电视台门前,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朱颖的号码。

    “哟!郭大厂长,是不是拨错了号码呀?”

    郭小洲每每听到她的声音,都条件反射似的想起她母豹般跃动的躯体,当即他打了个哈哈,“颖姐!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特地来广汉找你,你下午有时间吗,我请你喝茶。”

    “哎呀!太阳朝西边出来了,你小子不是一直畏我如虎么,今天……好,不管有什么事,姐都推掉,这样吧,正好我要给你介绍的朋友在家,我看看,下午四点去喝茶,五点半吃饭。”

    郭小洲眼睛皮子一跳,连忙说:“颖姐,今天有正事谈,介绍朋友的事情……拖后,再缓缓……”

    “不和你多说,四点在典雅茶庄见,你要提前订位哟!”说到这里,朱颖啪地挂断电话。

    郭小洲连“喂”了几声,一脸郁闷地放下电话。

    孙慧敏凝视着他的脸笑了,神情微微有些古怪,“你们的关系很不一般啊!”

    不等郭小洲接话,她自言自语道:“一个女人欠男人的人情……有意思,很有意思……”

    郭小洲脸上直接黑线,“别瞎猜了,我能和她有什么事情?”

    孙慧敏的肩膀微微下垂,似乎不胜负荷。她尽量回答得十分平淡:“有关系也正常,不关我事。”

    郭小州盯着她,心道:她这意思有些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