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56章 【收编】(六)

正文 第56章 【收编】(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按理说,现在的领导生活作风问题早已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儿,但前提是,不要被人抓住辫子,不能形成影响,特别是在升迁的关键时刻,这种事儿则足以致人死命。

    而且,电视台是个美女的集中营。谁也不知道台里的美女主持和才女名记背后都站着什么样的男人,官场高官?商界大鳄?还是社会精英?这也就说,电视台的美女就是一锅人参粥,电视台的台长就是饭堂的打粥人,你自己是守粥的,却偷吃锅里的粥,让人家无粥可吃,来饭堂吃饭的人们当然不会乐意。

    不乐意了就要抨击!

    更关键的是,朱颖的丈夫是广汉现任公安局副局长,家庭背景绝对强悍。他相信,只要把这事儿捅出去,黄家劲有九条命都不够死。

    而且他分管电视台纪检工作多年,和市纪委的几个监察室主任关系处理得非常好,今天,他就把纪检委第二纪检监察室的副主任唐兵请到了办公室,一起“恭候”郭小洲的到来。

    他之所以没有单独和郭小洲面谈,还是准备给自己留有余地,到时候即便是打虎不死,他也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市纪检委的头上去。

    郭小洲走进刘敬的办公室时,便感受到迫面而来的压力。

    首先,刘敬平常就不拘言笑,现在更是板着脸,稀疏的头发反射着寒光,精瘦的脸色异常冷峻。纪检监察室的唐兵更像是脸上贴了纪检标签一样,眸放厉芒。

    郭小洲感觉到不太正常,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刘敬便冷声道:“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市纪检监察室的唐主任。唐主任,他就是我们台新闻部的小郭,郭小洲。”

    监察室?主任?郭小洲有些吃惊。他明白纪检监察室的厉害,不明白的是监察室为什么找上他?他是个没人嫉妒没人眼红的电视台普通科员,拍马都不够资格让纪委的同志惦记。据他所知,不达到一定级别,甭想劳动纪检委。

    “刘台好!唐主任好!”郭小洲很有礼貌地问好,没有人让他座,他老老实实站在办公室中央。

    唐主任面沉如水,惜字如金。

    刘敬语气严肃道:“今天找你来,是有件很严重的事情需要你证实。这个月十三号晚上,也就是上的星期天,你在电视台值班,对吧?”

    郭小洲脑子转得很快,立马想起了那天晚上撞破的奸情。他心中“咯噔”一下,很是诧异:难道那天晚上有人看见他去了黄台的办公室?还是黄台韵事外漏?

    “是的,我那天值夜班。”

    刘敬和唐主任不动声色地对视一眼,他提高声调道:“你那天晚上看到了什么,直接告诉唐主任,不得有半点隐瞒。”

    “看到什么?”郭小洲已经意识到对方想干什么了,想通过他来扳倒黄家劲。他装傻道:“没看到什么,和往常值班一样……”

    刘敬闷哼一声,毫不客气道:“郭小洲,我问你,你值班那天先是到了几楼?

    “九楼。”

    “你的工作地点在六楼,你为什么去九楼?”

    “我稀里糊涂摁错了电梯摁键。”

    “哦,你在九楼看到了什么?”

    “九楼一片漆黑,我发现上错楼层后,马上回到了六楼。”

    “有人告诉我,你从九楼下来时,脸色很奇怪。而且你也知道,电视台的各楼层都有监控探头,你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范围内……实话告诉你,那天九楼发生了什么,我们一清二楚。我们找你来,不是想从你嘴里打听什么八卦,而是想证实……”

    说到这里刘敬忽然语气一缓,“小郭啊,你来台里快两年了吧,工作一直很认真,稳重踏实,台里的很多领导都看在眼睛里,这次对你来说,是个考验,更是个机会,希望你能把握好。”

    郭小洲能听出刘敬话里的意思,威胁加诱惑。他大二时就看过一句话:官场上只有利益,没有是非。他蛰伏两年,等的就是机会。很明显,眼前的事情就是个机会。

    他若实话实说,把当天晚上的事情照实说出,刘敬肯定不会亏待他,给个肥差升个级什么的。可刘敬对他的态度?

    如果是刘敬单独找他谈话,许以厚利,他绝对会认真考虑,至少刘敬还看得起他。可是刘敬带着纪检室的人来,这无疑是没把他放在眼中,胡萝卜加大棒,准备三下两下搞定。那么即便刘敬将来登上台长宝座,也不大会对他另眼相看,更不会心存感激。

    就在郭小洲沉吟之际,纪检委的唐主任开腔了,“你是共产党员吗?”

    郭小洲愣了愣,他大三入的党,当时学生会有两个指标,一个给了学生会主席,一个给了他。

    他点点头。

    唐主任严肃道:“郭小洲同志,作为一个党员,你应该清楚你应该具备的素质,应履行的义务,应承担的责任。党员干部应自觉照镜子、正衣冠,培育和锤炼不同流合污的清气、不放弃原则的硬气、不弄权专权的正气,守住政治生命线和道德、法纪底线。”

    郭小洲沉默不语。这话题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他就是想腐败,也不够资格啊。

    唐主任声音转冷,“你告诉我们,当天晚上你进了谁的办公室,看到了什么?如果你企图欺骗或者隐瞒,是会犯错误的。我们党一贯的宗旨是,治病救人,并不是要整谁治谁,你想清楚。”

    郭小洲继续沉默。他忽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台里很多人看见他被喊进刘敬办公室,黄家劲和朱颖不会不知道。那么,即便他坚持什么也没看到,但刘敬却可以对外暗示他透露了黄台和朱主持的风流韵事。那么,他非但不能得到黄家劲的青睐,反而会遭遇两方面的打击,他在电视台蛰伏的两年算是白费了……

    霎时间,郭小洲觉得背上冒出一层冷汗。领导的风流韵事,大可不必出动纪检委的工作人员,更谈不上违法乱纪,顶多是个人作风问题。那么,刘敬只是借他来造势,利用他做个幌子,无论他坚持还是不坚持,最后的结果都会一样——

    这招太毒了!怎么办?郭小洲神情恍惚。

    刘敬和唐主任再次对视一眼,都觉得眼前的小青年快崩溃了,他们再增加点力度,也许郭小洲就会竹筒倒豆子……

    刘敬开口道:“你是不是进了黄家劲同志的办公室?”

    “办公送里是不是还有其她人?”

    “我提醒你,当晚朱主持也在加班,但她不在自己的办公室……”

    “你是不是看到了黄家劲和朱颖?”

    “他们在干什么?”

    刘敬和唐主任轮流威吓。

    郭小洲忽然露出了一个罕见的笑容,放大音量大声道:“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是不是非得要逼我说谎……”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不错,但是也没有到百音不透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今天的门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关死,留下一道缝隙,至少走廊上的人肯定能听到他的大喊声。

    别的不说,单是他突如其来的声量,就把刘敬和唐主任吼得齐齐一惊。

    “你……那么大声音干嘛?谁逼你了?你瞎说什么?”刘敬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他不想那么快和黄家劲撕破脸,之所以把“调查”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他只是想先把黄家劲的名声搞臭。但是郭小洲这么一嗓子吼了出来,办公室外的人肯定以为他在诱逼郭小洲,这不是完全把自己甩了出去?没半点退路了?一时间,愤怒使得他的大脑有些充血的感觉。

    自身所站的角度不同,监察室的唐主任只是觉得郭小洲有些二,刚才还轻声说话,突然间把声音提高了八度。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看起来有些小帅的年轻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郭小洲哦了一声,轻声道:“我以为你们没听清楚。”

    刘敬看着他无动于衷的表情,心中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他想了想暗暗告诫自己:风度,要保持风度!

    “最后问你一次,你看见了没有?”

    郭小洲低声说了句:“……”

    “说清楚。”

    郭小洲又说了一句。

    刘敬竖起耳朵还是没听清楚,他怒道:“刚才你那么大声,现在又成蚊子呐喊了?你能不能大点声音。”

    郭小洲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张开口,再次大喊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你……你……”刘敬气得脸色煞白,举手指向郭小洲,却说不出话来。

    唐主任心底“咦”了一声,忽然感觉这个年轻人不是那么简单。

    郭小洲的脸部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看上去散淡,却隐隐透出一丝坚毅,微挺的鼻梁,唇角上翘挂着莫名的刚强,而且他沉稳的眼神逐渐多了点挑衅的咄咄逼人。

    唐主任第一念头便是,遇上刺头了。或者说他和刘敬太轻视对方了,搬起石头却砸中了自己的脚。

    而气急败坏的刘敬仿佛才清醒过来,终于指着郭小洲恶狠狠地说:“我要……”

    唐主任连忙干咳两声,打断刘敬的狠话,提醒道:“老刘,冷静,冷静。”

    刘敬明白自己有些失态,他一屁股坐下,端起茶杯猛喝了一大口。

    唐主任觉得没必要再谈下去,他指了指门外,对郭小洲说,“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我们下次再找你谈话。”

    郭小洲不动声色说了句:“刘台,唐主任,我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