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54章 【收编】(三)

正文 第54章 【收编】(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酒菜上桌。

    周秘书看了看桌上的酒,他跑回去,从车上拿了两瓶水井坊,回到包房后,许剑却冲他微微摇头。意思是不用拿出来。

    包房的温度不高不低。但许剑依然刹那间流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孙慧敏开门见山道:“许总,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谈谈回收太和地产的事情。”

    许剑这些年与其说在经商,还不如说在和人打交道。他早已摸透了这一层次领导的心态和脾性,如何与他们打交道简直是门艺术。因此他准备先摸清敌情,再展开攻势。可没想,孙慧敏不走寻常路,开门见山,一针见血。

    这个该死的母大虫,她到底想做什么!收回太和地产?想的美!许剑尽管这些年一直在做补救工作,该更换的,能换的,他都做了补救,就差最后太和厂的一纸合约。

    这些年,他找过很多人,前几任太和厂的厂长,甚至周康市领导,但谁都没敢拍板。昨天他和田浩波提过这件事情,但是田浩波不知道是无能为力还是想继续要挟他,就是咬口不答应。

    许剑婉转地说:“孙书记,我们先吃饭,再谈这个事情。其实您不来找我,我也想去找您,把这个事情做一个了断。”

    孙慧敏和郭小洲对视一眼,看向许剑的目光变得尖锐无比,“许总,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你既然有建议,不妨先提出来。”

    许剑嘴巴刚动,郭小洲笑眯眯举起筷子,“边吃边谈。许总,听说你和我厂的老厂长是亲戚。”

    许剑眉头轻耸,嗯了一声。这个亲戚已经成为他的心病。

    郭小洲笑笑,一边吃菜,一边用意味深长地目光看着他。许剑被他盯得得很不自在,索性鼓起勇气道:“孙书记,郭厂长,太和地产希望和太和棉纺厂就历史遗留问题,做一个一次性的了断。当初的确是太和棉纺厂投资注册的公司,这些年来,我上缴给太和厂的承包费用已经远远不止五十万,而且替太和厂先后负担了三十几名职工……”

    孙慧敏和郭小洲都没有打断他的意思。

    他继续道:“当初太和厂投资了五十万,我现在可以回馈五百万给太和厂,而且在广汉市给两位领导各安排一套住房……”

    “从此和太和厂断绝关系?”郭小洲加重语气说:“不客气的说,当年的五十万,现在至少要值七八百万,加上资金的运作效率,说低点,值五六千万……”

    许剑听到这里,一双浓密的眉毛抬得老高,“郭厂长,您大概不了解,当初的太和酒店投资了四百万元,到现在还一直在亏损。”

    “亏损?”郭小洲笑了笑,“亏损在账面上而已,别的不说,就太和酒店在广汉的那块地皮,现在至少翻了十倍之多。”

    许剑越来越沉不住气,“孙书记和郭厂长都在,你们可以开出条件,无论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我都会认真考虑。”

    “太和棉纺厂正准备改制,成立一个集团公司。”郭小洲说,“我和孙书记这次前来广汉,就是希望太和地产能加入集团公司。”

    许剑一脸震惊地看着郭小洲,似乎在判断话里的真实性,接着他又看了孙慧敏一眼,终于从她脸上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决心,他微带一丝苦笑一丝愤怒,一字一句道:“我绝不会同意,不会。”

    正在这时,周秘书兴冲冲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两个长条状纸盒。

    许剑刚才提出了送房产,他们俩人都没有反应,他不知道这两幅书画能不能打动他们,但字画已送来,他打算最后试一试。

    只要他们接受了,就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情再拖上一段时间,等他完成了那件事情,就什么也不担心了。

    许剑接过纸盒,示意周秘书离开,然后小心翼翼打开一个纸盒,露初一个卷轴,轻轻在餐桌上打开一截画面,介绍道:“这是我国著名画家柏远山先生的作品。他擅长描写仕女人物、脸谱、渔村风情和女性人体、以及各类静物画和宫殿风景画。这两幅画作是他没成名前的作品,当时值不了一条烟钱,现在……是我个人送给两位的小礼物,请收下。”

    “抱歉!你的礼物我们不能收。”孙慧敏似乎担心郭小洲会答应,她提前封口。

    这个答案也许在许剑的意料之中,他微微一叹,只得打出最后一张牌,“太和厂的外围企业不止我这一家吧,你们如果能让他们都答应,我保证支持。”

    郭小洲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擦嘴巴,慢条斯理道:“许总,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拖时间。”

    许剑的心暗暗一惊,难道那件事情被他们知道了?就是田浩波都蒙在鼓里啊?

    “给点东西你看。”孙慧敏从包里拿出十几张纸,往许剑桌前轻轻一推。

    许剑默默看了一页,脸色骤变,然后快速翻到第二页,瞳孔猛缩,双手有些微微发抖。接着他翻看第三页,第四页……

    五分钟过去,他面如死灰,双眼无神而空洞地喃喃道:“不可能,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世界上没有天衣无缝的秘密。”郭小洲冷冷道:“你的地产公司一直被人勒索擂肥,令你苦不堪言,极力想要摆脱,而且太和棉纺厂是你的心头大患,你于是产生了转移资产的念头,辉腾建筑公司是你设在武江市的一个空壳公司,从去年下半年,太和地产和辉腾建筑一共产生了四十三笔交易,其中很多交易都是虚构的,不存在的,涉及资金三千四百六十余万元,嗯!如果再给你三个月到半年时间,你就把太和地产挖空了……”

    “我给你算算你的罪名,行贿罪,资产诈骗罪……”

    “你别以为田家能保护你,到时候你只会沦为弃子,你完了,你一手创建的太和地产也跟着玩完。”

    “太和地产玩完了”这句话,顿时触动了许剑的神经,他垂头丧气道:“开出你们的条件。”

    郭小洲知道许剑的心里已经垮了,他看了孙慧敏一眼,只见孙慧敏表情平静,紧抿着嘴唇,冷眼旁观。

    郭小洲意味深长对她笑了笑,对许剑说:“太和地产加入太和集团,你继续担任地产公司的法人,同时你将获取太和地产一定比列的股份但不能控股,你将在集团董事会中拥有一个董事席位。”

    许剑深感意外地抬头看着郭小洲。

    郭小洲继续说:“集团将制定母子公司管理体制,母公司,子公司都是企业制公司法人,母公司不能违背法律和章程规定,直接干预子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活动。母公司只对子公司进行股权管理、发展管理、财务监管。作为控股方,集团将选派董事、监事组成子公司的董事会、监事会,当然,这是未来计划的一部分。”

    像是全身的力量像是又重回到他身上一样,许剑腾地站起身,眼睛直直地盯着郭小洲,半嘶哑道:“当真?”

    郭小洲看了看孙慧敏。

    孙慧敏认真说道:“我不妨告诉你,太和厂改制以及上市计划已经列入市政府新一年工作序列,全新的太和集团将以棉纺、织布、印染、棉仓储基地为核心企业,控股或全资地产、物流等子公司。作为太和厂的党委书记,我欢迎你和太和地产回归,共同创建太和集团美好的未来。”

    许剑沉默半晌,忽然问道:“为什么还要用我?”

    “因为你是个人才。太和地产真正的核心是你这个人,离开了你,太和地产将一无是处。”郭小洲说道:“能把一个作坊似小建筑企业发展成广汉市的大企业,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许剑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英雄相惜”的知己意味,他微微激动的说:“请允许我考虑几天。”

    到此时,孙慧敏身上的杀伐之气一扫而空,她光彩流溢两眼含笑道:“没问题。这是太和地产的大事件,必须慎重。”

    许剑忽然想起什么,犹豫道:“听你们刚才的描述,似乎集团公司有关于太和物流的打算?”

    郭小洲直言道:“不仅是太和物流,太和星光大酒店和太和广告公司都在收回之列。”

    许剑沉吟片刻,“太和广告的舒春辉现在应该好拿下,他的大后台是周康原市委书记刘鹏飞。最近他一直如热锅上的蚂蚁,担心刘鹏飞落马牵扯到他……但是星光大酒店的董光辉和太和物流的易涛就有些麻烦,甚至根本不可能。”

    孙慧敏挑眉道:“为什么?”

    许剑欲言又止……

    郭小洲脸上浮现出一层嘲讽的浅笑,“星光大酒店不就是有个交通局长占了干股吗?至于太和广告,既和电视台那位著名的女主播有关系,而且和省里也有纵向联系。”

    许剑豁然失声,“你都知道?”

    旋即一想,他们连他的秘密都知道,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我们知道你背后有省政协副主席,不也一样前来找你?”郭小洲眼光里闪烁着冷笑,“他们如果不知进退,就会失去拥有的一切。”

    许剑下意识地打了寒颤,他开始意识到这个年轻人骨子里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