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52章 【收编】(一)

正文 第52章 【收编】(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去医院换完药,戴上帽子,倒也看不出是个破脑袋。接下来孙慧敏带着他去吃完早点,然后驱车朝广汉市驶去。

    “去哪里?”上了车郭小洲才问。

    “你不是要收编太和外围公司吗,如果你能先摆平许剑,其他的人就相对容易了。”

    “擒贼先擒王?”郭小洲愣了一下,“你知道在哪能找到他,他会不会见我们?”

    孙慧敏淡淡道:“我昨天找人打听过,他上午在广汉大礼堂出席改革十周年颁奖大会,他得了其中一个奖项,今天肯定会出席。”

    说实话郭小洲没想到孙慧敏的执行力如此之强,昨天才和她打商量,今天早上她就开始展开行动。他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似的,静静地盯着她。直到她脸上泛起红晕。

    无疑,孙慧敏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越来越漂亮。至少在郭小洲眼里,她的服装似乎一天比一天更具女人味。昨天是白色碎点短袖衬衫,直筒裙。今天则是V领白色T恤衫,黑色的直筒裤,服装很简单,但往往越简单的东西越能吸引人的目光,特别是V领的设计透漏出少许的性感,搭配半紧身的黑色直筒裤,让她不再显得古板,而多了层优雅和妩媚。

    孙慧敏似乎并没有介意他有些肆无忌惮的目光,而是轻声说:“我昨天晚上研究了许剑的个人资料,他是个聪明人,真正的商人,而聪明人不容易说服也很容易说服,只要找对突破口。”

    郭小洲笑了笑,“你找到的突破口是?”

    “太和房地产公司可以说是他亲手带大的孩子,他最不希望的是自己的孩子体弱多病、甚至死亡,他更不希望有人一直欺负他的孩子,利用他的孩子,喝他孩子的血。”

    郭小州嘴角掠过一丝赞许的笑意,她的思路和他不谋而合。太和棉纺厂要想完成收编,就要帮许剑剥离身上的吸血鬼,让太和房地产公司轻装前进。当然,必须有足够的威慑力,他才会有改变的魄力。

    “如果他根本不和你谈呢?”

    孙慧敏扬了杨脑袋,“你的资料里不是有一些可以令他失去太和房地产的东西吗?摊开了给他看,让他明白,他现在除了投靠党组织,投靠太和,已经无路可走。”

    “你可真狠。”郭小洲嘴角勾起一个促狭笑意。

    孙慧敏已经开始习惯与郭小洲的交流方式,她淡淡一笑,“跟你的阴谋诡计相比,我实在是逊色太多。”

    “阴谋诡计?”郭小洲毫不脸红道:“是大局观,是雄韬伟略。”

    她难得地打趣道:“是啊是啊!你不提醒我还差点忘记,坐我身边的可是未来最年轻的省部级领导啊!”

    “嗯嗯!你现在可以考虑抱我的粗腿了。”郭小洲装模作样地拍着自己的膝盖道。

    “这不已经开始抱了嘛!”孙慧敏说完脸色又泛红晕。她有些惊讶自己怎么像是年轻了八岁十岁,甚至有些十八少女的心态。以前很难想象她会和男人轻松自然地开这种玩笑。但现在几乎很自然的张口就来。

    郭小洲以前很奇怪,孙慧敏一个年近三十的轻熟,怎么脸皮比大姑娘还薄,动辄脸色绯红露羞。现在明白了,她是天生的,估计这辈子也改不了。

    不过她的脸皮越薄,他越是想逗她。

    他刚张嘴巴,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号码,微有些惊讶,接通道:“陈主任,您好!”

    “没打扰你休息吧。”广汉市宣传部办公室主任陈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平淡。

    但郭小洲却很是奇怪,他和陈主任并不太熟,这个电话就变得有些意味了。

    “没有没有,领导关心,感激还来不及呢!”

    听郭小洲拍马屁,孙慧敏抿嘴一笑。

    不等陈辉说话,郭小洲主动道:“陈主任有什么吩咐?”

    “吩咐?小郭你真能用词,是这样的……你身边有人吗,说话方便?”

    “方便,方便,我一个人,您请说。”

    “小洲,你是不是在周康得罪了什么人?本来你们挂职锻炼期间,是一年一考核,由所在挂职单位组织人事部门作出评鉴意见,确定考核等次。但周康工信委星期五发来你的月度评鉴……”

    说到这里,陈辉停了下来。

    郭小洲知道他在等他问,他脑子一转,大致猜到了什么回事,他轻声问,“是不是对我批评的意见多。”

    “小洲啊!部里选你去培养锻炼,你别辜负部里对你的期望,现在,拿一个挂职的指标不容易啊,派年轻干部下去挂职,就是要你们多了解社会,磨炼意志,转变作风,积累经验,增长才干,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嗯,主要是学习,作为挂职干部,应该明确挂职的目的,首先要摆正位置,地方上的事情很复杂,不要轻易参与,以免和地方领导产生矛盾……”

    “这份月度评鉴报告我暂时不会呈送相关领导,毕竟,他们提前打评鉴报告也违反了相关程序。”陈辉顿了顿道:“但是下级单位若持续发评鉴报告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谢谢陈主任!”郭小州感谢道。

    “小洲,你是谢部长看好的后备干部,别让部长失望。”

    郭小洲心想,她看好我才怪。但在别人眼中,谢富丽把别人从名单中拿下,让他顶上去,要么是他有来头,要么他深得谢富丽赏识。

    这也是陈辉对郭小洲示好的原因——谁不想投资有前途有背景的年轻干部。

    放下电话后,郭小洲笑了笑,“严大宽开始搞我了。”

    孙慧敏轻声道:“他太没有度量了,据说他很有可能担任常务副市长。”

    郭小洲耸了耸肩,“我帮他算了一个命。他的仕途顶峰也就只能是个副市长。”

    孙慧敏欣赏他遇事不惊的大将风范,笑着开了个玩笑说,“要是严大宽知道,他得罪的是未来最年轻的省部级大领导,他估计会吐口痰把自己淹死……”

    “这也充分地证明你的聪明。”郭小州说道。

    “他笨蛋和我聪明能挂上钩?”

    郭小洲眯起眼睛一笑,“他要整人,是不是有眼无珠?你眼睛毒,早就开始抱大腿,岂止是聪明,简直就是活神仙。”

    “不过你得罪了严大宽,总归是个麻烦。”孙慧敏没开玩笑的心思,她有些为他担忧。严大宽主管工信委,如果提了常务副市长,一年一度的考评郭小洲会死得很惨。像郭小洲这样的挂职干部很另类,人家大都是下来和稀泥,充个人数,你好我好大家好,年底考评,主管部门基本会给出优秀的评鉴。

    “哈哈!在他眼里,我也是个麻烦。”郭小洲大气地一笑。

    孙慧敏微笑看了他一眼,标志车驶上了高速通道。

    半小时后,这辆不怎么显眼的车停靠在广汉市大礼堂的左侧停车场。郭小洲和孙慧敏先后下车,朝大礼堂走去。

    大礼堂门前竖起两个巨大的彩球,彩球上系着一条巨大的横幅标语——热烈庆祝广汉市改革十周年颁奖大会成功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