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49章 【初悟】

正文 第49章 【初悟】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得知青云山派出所要直接派车把麻脸送往周康市,郭小洲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青云道观的最高处。

    孙慧敏则一脸疑惑,“怎么回事?”

    郭小州洲笑而不语。

    目送大叫大嚷、脸色难看的麻脸上车离开后,郭小州摸了摸受伤的脑袋,轻声对依然在发怔的孙慧敏说:“我们该走了。”

    孙慧敏看了看他,轻嗯一声,走到一处小摊前,买了一顶遮阳帽,认真地替郭小洲带上,左右扯了扯,目光中露出不知对自己品味的的欣赏,还是对带上帽子后郭小洲的欣赏,轻声说了句“不错!”

    郭小洲伸手要拿下帽子,孙慧敏难得用严肃的语气说:“不能拿掉帽子,你现在是太和厂的领导,你缠着白沙布,工人们怎么看你?”

    郭小洲苦笑道:“大热天的,还带帽子捂着,伤口会流汗发炎的……”

    “发炎也活该,哼!谁让你刚才在医务室搞鬼来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有意想看我笑话。”说到这里,孙慧敏径直往山下走去。

    郭小洲小跑几步追上去,忽然“哎呦!”一声,手捧脑袋,缓缓蹲地。

    孙慧敏闻声回头,紧张地跟着蹲下,伸手抚摸着郭小洲的头,“是不是疼?疼得厉害不……是带帽子的原因,快取下来……”

    郭小洲低头偷笑,呻吟道:“好疼……”

    “那怎么办……”孙慧敏急了,拿出电话准备拨打120,忽又收起电话,毅然道:“我背你下山去医院。”说着她伸手插入郭小洲的双臂之间,竟把他扛在背上,一步一步朝山下走去。

    郭小洲刹那间呆滞了,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端庄清冷的母大虫竟然能把他背起来,重要的是她愿意背他。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哥哥背过他一次,还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特别是,背他的是个女人,是他挂职厂的领导,是个美少妇!

    他看着她一步一步艰难地走着,听着她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忍着点,一会就下山了,下……山……咱们……就……去……医院……”

    “实……在是疼……得受不了,你喊出……声……来……”

    “真疼……狠了……你……要告……诉我……”

    郭小洲有七十五公斤,高出她一个半脑袋,巨大的身体伏在她背上,几乎把她的娇躯整体淹没。而且他的双手交叉放在她的胸前,她每一次用力,都扯动他的双手弹碰她丰满的双峰……

    郭小洲觉得自己的玩笑开得有些过火,他猛地从她的背上滑下来,“我现在不疼了。”

    “啊……真不疼了?”孙慧敏大口喘着粗气,眸子里却隐现喜色,“不疼就好,你的头部回去一定要做个CT,不能马虎,我担心留下后遗症……”

    郭小洲看她弯腰喘息的样子,心里过意不去,但又担心她发现了他玩的猫腻,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于是他脑袋一转,边朝山下走边说,“孙书记,我有件事情想和你交流一下。”

    孙慧敏见他正儿八经的样子,她的人也紧了起来,“什么事情?”

    “现在厂里的生产和订单暂时稳定了下来,我想是不是该动手做整顿外围的三产公司,这些公司的存在等于在喝几代太和职工的血。”

    孙慧敏的脸顿时严肃起来,“小洲,这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对于这些外围公司,你了解多少?要动可以,但要有的放矢,不能出剑没伤着敌人却伤了自己。”

    “我手里有一些资料,回去你可以看看。”郭小洲想起了双国商调的资料,心里忽然浮现起颜婕的身影来。他甚至浮想联翩,在同样的情况下,颜婕会不会背他?

    “小洲,这事情必须慎重……”孙慧敏欲言又止道:“赵市长一直想动这些公司,只是没找到突破口,你若有详实的证据,可以找赵市长,让他出面。”

    郭小洲缓缓摇头,至于理由,他没说,孙慧敏也没问。

    他不知道颜婕看了那些资料没有,涉及的资产虽不多,但涉及方方面面的人物,却是错根盘枝,真要揭开,太和厂外围企业事小,背后的东西将是个广汉市的官场炸弹,至少在广汉引发一场局部地震。有一些人会倒霉,会沦为弃子。

    即便是赵卫国下了决心,他这条外地强龙,也不一定能斗得过这群地头蛇。最后的结果,终究是妥协和平衡,你好我好大家好。

    毕竟,谁也不愿意同归于尽!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他还没猜透颜婕的心思。

    颜婕拿到这些资料,她若想从中得益,可以有许多种方法。她没有动,她把资料交给他。她希望他怎么操作?

    郭小洲屡次想问颜婕,但一想到这也许是颜婕给他出的考题,便把话缩了回去。这些日子,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拿起来资料看一遍,但一直没找到答案。

    直到今天,静一说他天命贵人,甚至连他多少岁当什么官都算出来,他才猛然醒悟:如果他和这些人以及背后的势力血拼,拼不拼得过另说,即使胜利也是惨胜,而且肯定会触及某些上层领导的利益,在他们眼中留下一个“头上长角,身上长刺,不顾大局,不宜谋官”的印象。

    他还记得程力帆教授在给他们上政治经济学课程时,曾经说过一句话:“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对个人的评价永远脱离不了个人的感情因素。谁也不会启用一个锋芒毕露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人。”

    而且喜欢背后阴人整人的官,永远不能身居高位。要想整人,只有身居高位时才能游刃有余,轻而易举。

    锋芒毕露不是不行,但看出现在什么地方。成绩,政绩,业绩……

    他的未来真的能封疆裂土,那么手上的资料将是他入仕的第一把牌,怎么出牌,很关键。

    郭小洲一路上琢磨着这事,忽皱眉,忽放松,忽露兴奋之色……

    孙慧敏则不时悄悄打量他。开始是担心他的伤势,后来则直接落在他的脸上。她忽然发现,这个年轻男人不仅阳光,而且是那种很耐看的男人。越看越觉得英俊,甚至不乏性感!

    孙慧敏一时心头小鹿乱撞,接着有些惶然,难道自己竟然对他产生了好感?想到这里,孙慧敏紧咬银牙,恨不得当场钻入地洞中。

    呸!呸!呸!自己大他五六岁,又是失婚之人,怎么升起如此乱七八糟的念头。

    不过这段各有心思的路程终于结束。他们回到后山停车场。

    “先去就近的医院?“上车后她征求他的意见,很奇怪地没有看着他说话。

    “先回周康!”郭小洲没有留意她的异常,他现在急着赶回周康,思路打开之后,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伤口真没事?”孙慧敏不放心地追问。

    “没事,你觉得我是个不知轻重缓急的人?”郭小洲笑了笑,“回去我保证去医院检查。”

    “我要全程监督。”孙慧敏说。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