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48章 【霸气阳谋】

正文 第48章 【霸气阳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包扎了伤口后,一名年轻道人把郭小洲和孙慧敏请到了道观外的警务室。

    麻脸和他的小弟坐在警务室中,一名值班民警正看守着他们。

    麻脸正拿着手机打着电话,语气咋咋呼呼的,“刘所,兄弟我在青云山忍不住揍了个人,现正在当地警务室待着呢……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拿扇子敲了他一下,见了点血,是啊,多大点屁事啊,对方好像和道观有点关系,现在紧揪不放,你看是不是把这个案子接过去,派人来把我领回走……好呢!兄弟就不说客气话了,来日方长!”

    刚要进门的郭小洲听到了麻脸的电话,他微微挑了挑眉,驻足不前。

    孙慧敏低声问,“怎么了。”

    “麻脸不傻,他在找关系。”郭小洲冷冷道。

    孙慧敏虽说在纪检系统工作多年,但对于刑事案中的某些可踩红线的猫腻不是很清楚。她扬眉道:“他找关系有用?打人的事情确凿无疑,人证物证,你的伤要不要先去做个鉴定……”

    郭小洲摇头,如果案件移交给麻脸的朋友或者熟人处理,故意伤害罪很可能会降低成治安案件,甚至民事纠纷,所谓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按照公安刑事案件处理程序规定,青云山派出所有权利处理麻脸的案件,麻脸的居住地或户籍所在地的公安机关也有处理权。

    很显然,麻脸很熟悉这套流程,估计以前没少经历这事。他要是被青云山当地警方处理,问题就严重了,搞不好就是故意伤害罪;如果案件被他熟悉的白山县公安机关接手处理,顶多一个民事案,赔点医疗费什么的。

    郭小洲拿出手机走到走廊深处,拨通了广汉市局宣传科郑泽同的电话。

    “郑科长,我是小洲。好!也不好,这不,遇上点事情,特地找你帮忙。是这样的,今天不是周末吗,我和朋友一起爬青云山,没想在道观里遭人拿凶器打破了脑袋,不算特别严重,伤口再深一点,我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张嘴说话……他为什么下手,我也想知道的啊,我根本不认识这人,嗯嗯,他现在正在青云山派出所,很嚣张,正打电话让什么机构来人把他接走,好的,你问问,我等你回话,谢谢了啊!”

    放下电话后,郭小州把这里边的猫腻给孙慧敏介绍了一遍。

    孙慧敏讶然半晌,无奈道:“我公安部门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如果他是国家工作人员,纪检部门我还能找找人……”

    郭小洲笑笑道:“我来解决!”

    “你解决?”孙慧敏有些怀疑,按正常程序和规则,有机构来接手处理麻脸的案件,谁也挑不出毛病。

    郭小洲不再解释,几分钟后,郑科长打来电话,告诉他这个麻脸是白山县人,在白山县搞物流运输和宾馆洗浴中心,白山县公安局的确向青云山派出所发函,以属地管理为由去接管嫌犯,回白山县调查处理,而青云山派出所本来警力就不够,这种案件又没什么油水,在他打电话过问前,已经刚答应了白山县公安局的请求。现在白山公安局正派车前来接收嫌犯。

    郭小洲愣了愣神,“这么快动作?”

    “是啊,出手很快!小洲啊!你也知道,这事情他们是按正规程序在走,我也没办法压下来……要不,我和白山公安局汪局打声招呼……”

    郭小洲沉吟半晌,问道:“郑科长能不能查查他在广汉各地还置办了什么房产?”

    郑科长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很快回话说:“我刚看了看,他名下的房产有五套,武江一套,广汉一套,白山县两套,周康市一套。”

    郭小洲听到这里,咧嘴笑了。世上的事情就这么巧。麻脸只要在周康拥有房产,周康就等于他的居住地之一,那么周康公安机关就有权利管辖他的案子。

    他马上拨通了周康县公安局代理局长雷万里的手机。

    雷万里上次站队大获成功,一洗多年闷气,刘鹏飞、舒起春倒台后,他异军突起,从排名末尾的副局长中杀出来,成为最大的黑马,担任公安局代理局长。

    这一战,既有他的胆识和魄力,也有运气的成分,所谓的运气,就是郭小洲创造的机会。

    对郭小州,他本就有相当好感,再加上借了他的春风,心中自然感激。接到郭小洲的电话,问明了情况,他立刻点头答应,说马上派人前来接人。

    郭小洲放下电话,心中对雷万里的看法又上升了一个高度。世上过河拆桥的人太多,雷万里完全可以和他打马虎眼,作为还没有坐正屁股的代理局长,他此刻应该小心谨慎,不犯任何错误,更不能随便竖仇人。

    更何况,以雷万里现在的位置,他这个挂职副厂长对雷万里来说,没有任何“利用”价值。

    …………

    …………

    青云山后观,静一道人和金半山坐在树荫下品茶。

    金半山忍不住问,“大师为什么不帮他,直接让青云山派出所办理这个案子。”

    静一笑着摇头,“他若连这件事情都处理不了,又怎么是天命贵人呢?”

    金半山不解,“我觉得玄,刚才青云山派出所不是说白山公安局要来接管这个案子吗?我想不出他有什么方法改变,除非他的关系能走通白山县……”

    “你解决不了,不代表他解决不了。”静一道长说:“你知道他和金杨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金半山沉思半晌,“请大师解惑。”

    “金杨的命硬,贵人多助,但贵气终究是沾染来的,所以他顶天省部级,再想往上,难于登天。郭小洲的贵气大部分源于自身,而且他还有文曲星的虚像,天生聪慧,果敢,心狠……”

    静一道人眯起眼睛,“当官一定要心狠手辣!你何尝见过性格柔弱的人当上高官?所谓的慈不掌兵就是这个道理!金杨和他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金杨虽然不乏果敢,关键时刻也敢于杀伐,但骨子里比较感性,终究差了一线呐!”

    金半山频频点头,频频叹息,“我小时候对他的教育方法成就了他,但也限制了他的高度……”

    静一道长不加评论,“郭小洲为什么死死揪住麻脸不放?睚眦必报?不。因为他要明白是谁在背后对付他,因为他习惯把局势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高官的习惯。而习惯是世上最可怕的东西。”

    正在这时间,一名年轻道士从大殿走来,俯身在静一道长耳边说了几句话。

    静一道长淡淡一笑,对金半山说道:“他找到了控制的方法。刚才周康市公安局来电要求接管此案。”

    “周康市?”金半山不太明白。

    静一道长提醒道:“郭小洲在周康市挂职。”

    金半山虽然退休多年,但体质内的各种猫腻还是清楚的,他立刻明白了郭小洲的用意,点头叹服道:“好霸气的阳谋!”

    静一道人对年轻道士说,“既然摆明了战线,索性让青云山派出所把嫌犯直接送往周康市,让这小子欠点人情。”
第47章 【暧昧】章节目录第49章 【初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