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47章 【暧昧】

正文 第47章 【暧昧】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麻脸瘦子手上的折扇不是普通意义上扇子,扇骨是合金特种钢材质,扇面是碳纤维材料,其中扇骨架上还有坚硬的凸起金属颗粒,砸在人脑袋上,轻者头破血流,重者骨裂,甚至有生命危险。

    麻脸瘦子和胖子周达福是年少时的好友,两人一起在外面混,麻脸是街道一霸,胖子算是麻脸的跟班兼小弟,没甚出息,直到他表哥从外省调来西海省政府,他的人生才有了绚丽的色彩。

    七年过去,他不仅能和当年的老大麻脸平起平坐,麻脸甚至有给他当小弟的姿态。

    这不,当他听说周胖子在周康吃了闷亏,又被总公司贬到广汉分公司,心情郁闷,他连忙过来看望,希望和周胖子联络联络感情。周胖子开口要他揍人,他毫不犹豫地拍胸脯,一定给兄弟出气。

    周胖子其实希望等郭小洲离开青云观再动手,毕竟在这个著名道观里动手不怎么好看。但麻脸不屑地说,“怕什么,就是在公安局里,老子也照抽不误。”

    于是麻脸带着兄弟找到了道家滋补养身馆的二楼。而且二楼没几个人,除了正主子年轻点,就剩下一老头,一中年人和一漂亮的熟妇。

    他摇晃着折扇,慢悠悠地走过去,路过郭小洲身后时,照着他的脑袋狠狠抽了下去。

    “叫你麻痹多事!”

    郭小洲当即滑倒在地,嘴巴里莫名其妙地高喊:“真TM灵!”

    正要准备抽第二扇的麻脸不由一愣,暗想:难道一扇子就抽坏了脑子?

    郭小洲挣扎着爬了起来,不顾头顶流血,对着静人道长大笑,“我信了,信了……哈哈!”他没有理由不高兴。他可不认为自己够资格让静一道长忽悠,再说他也没什么让人忽悠的地方。静一道长是什么人?拜他为师的弟子不乏商界精英、文化名流,甚至有不少政府高官朋友。

    静一说他40岁可以达到正部级,这是什么概念,这种仕途步履,在华夏官场中不是没有,但凤毛麟角啊!

    这意味着他的仕途选择,没有错!破头见血,但他高兴啊!

    “老大,这孙子在装疯……”他的小弟堵住郭小洲的后路,提醒麻脸。

    “尼玛戈壁,装疯卖傻,老子一样照抽。“麻脸再次朝郭小洲挥舞着折扇,这次他手下留情,没有抽脑袋,而是郭小洲的肩膀。

    “住手!”一道曼妙的身影横刺里挡在郭小洲身前。

    麻脸顿时一愣,再往下抽就要抽中女人的脸,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急忙收手,怒吼道:“快让开!否则抽死你……”

    “你敢!”孙慧敏长年在纪检部门熏陶出来的杀伐之气此时显露无余。她不仅没让,反而上前一步,厉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打人?你眼中还有没有法律?还不放下凶器!”

    “哟!哟!哟!看你长得蛮秀气的,语气还不善呐!”麻脸算是老江湖了,居然被她吼得心中一怵,眼睛上下打量着孙慧敏。

    孙慧敏的身材不高,但分布比例很标准,端庄的五官和气质,强大的气场,不属于那种让男人一见到就想上床的尤物,肌肤不算水嫩,但也白皙有光泽,虽然褪去了少女的青涩,但另有一种熟女的芬芳……

    麻脸的眼睛从她的胸部划过,暗暗有种惊艳之感。如果这个女人上点淡妆,再换身稍微性感点的服装,绝对可以让周围的人认不出来。

    麻脸心中琢磨孙慧敏的身份,他有些怀疑对方是公检法部门的,而且看气势像个不大不小的官员。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种想开溜的念头,反正对方的脑袋也破了,不如见好就收。他朝壮硕男青年丢了个眼色,冲着郭小洲色厉内荏道:“小子,以后招子放亮点,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打完人就想溜?”孙慧敏正气凛然地拦住他们的去路。

    麻脸有眼力,不代表他的小弟有眼力,那个身穿白色T恤衫的彪悍男子豹眼圆鼓,伸出粗壮的胳膊威吓道:“臭娘们找死,滚一边去,小心大爷抽你。”

    看着那条胳膊上张牙舞爪的青龙,孙慧敏微微一惊,但她还是没有退却,正要开口,郭小洲走过来拉住她,淡淡道:“让他们走。”

    孙慧敏一愣,她虽然不是特别了解郭小洲,但她凭感觉知道,郭小洲绝对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男人,如此大度放过打破他脑袋的人。

    她看了看郭小洲流血的样子,柔柔一叹,心想,赶紧给他包扎伤口才是,于是,微微后退两步,让出了一条通道。

    麻脸惊诧地瞥了郭小洲一眼,被人打破了脑袋,还能如此淡然,这个年轻人绝不简单。他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当即横了白T恤一眼,示意别多话,赶紧闪人。

    看着两人下了楼梯,孙慧敏微微咬牙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放过?谁说要放过他们。”郭小洲一手捂头一边冷笑。

    “可他们都走了……”孙慧敏不解地看着郭小洲。

    郭小洲的眼睛看向静一道长,半认真半带调侃道:“在静一大师的地盘上被人打了,静一大师自然会有个说法。是不是,静一大师。”

    静一道长也不解释,指了指楼梯,“郭施主先去道观卫生室包扎伤口,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说完带头向楼下走去。

    …………

    …………

    “疼吗?很疼吗?忍一会,消炎很重要!来,头稍微抬高点,嗯!配合医生上药……”孙慧敏站在郭小洲身前,两手放在他的双颊上,动作谨慎却不乏力度,一边看着医生上药,一边观察郭小洲的伤口,一边唠叨,“下手也忒狠了……医生,要不要缝针啊,我看这伤口有些大……”

    郭小洲却觉得有些别扭。因为她的动作是在是太暧昧。

    她站在他身前,双方仅隔两根手指的距离。他能闻到她身上的幽香和汗香味,在他的眼睛前上方,就是她丰满的胸部,由于他的脑袋被她固定,他想移动视线都不可能。

    再者,因为疼痛的原因,他也想找一个转移注意力的目标。

    于是,他就这么盯着她起伏不定的丰胸。

    “头再往前一点……“医生拿着棉签提醒说。

    郭小洲的头下意识地往前,而孙慧敏双手微微把他向前拉。

    双方的力量都很轻,但合力之下,产生了非常暧昧的一幕。

    郭小洲的整张脸埋进了她的胸腹之间,他的额头顶在一团软肉上,口鼻接触到她起伏的肚腹之上……

    孙慧敏的脸刷地泛红,似要推开他,但却又停止。不仅如此,郭小洲想要后退,她反而用力制止,柔声道:“别动,医生在给你消炎呢!”

    郭小洲索性把头往上顶了顶,口鼻埋得更深……他想试试这个一向以端庄古板著称的母大虫的底线。

    他每次看到孙慧敏,都有种惋惜心情,明明是美丽丰娆的美少妇,却偏偏打扮古板,一脸拒人千里的冰冷表情!

    孙慧敏微微皱了皱眉,往后移了半尺。

    郭小洲继续前进。

    孙慧敏脸色又羞又急,只得再次后撤!

    三四个来回后,医生说:“你的头,别在往前……”

    孙慧敏担心影响他的伤口,不在撤退。郭小州死死顶进她的胸腹之间,轻嗅她的体香、湿汗……脑子里一片舒爽!似乎远离了凡世的浮躁,进入一个温柔的港湾!

    感受到他呼吸间散发的热息,孙慧敏身子微微颤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这个姿势保持了几分钟,孙慧敏的腰腹间隐隐出汗……

    好在医生很快开始给郭小洲包扎伤口,她终于逃离了他的紧贴和令她心跳加速的热息,后退三大步,偷偷地长出几口气,似乎要把刚才的感觉全部从胸腹间吐出来。不经意低头时,她发现自己的胸下和腹部之中的部位,有块湿渍,好像一个人脸的轮廓,清晰地印在白色碎点短袖衬衫之上。

    郭小洲咧嘴望着她身上的湿渍讪讪一笑,孙慧敏看着他的眼神,没来由心中一慌,抬手扯了扯衣服下角,脸上薄怒喊嗔,心中暗想:真是太不像话了,第一次见面就拉人胳臂忽悠什么中医,现在越来越放肆了,竟当着医生的面公然调戏她,以后还不得吃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