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45章 【青云山】

正文 第45章 【青云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开车离开了磨盘街,孙慧敏很认真地说,“我今年还没献血,去找血站?”

    郭小洲讶然失笑,“有些东西不必相信……”

    孙慧敏坚持道:“我不是迷信,只是徐医生提醒了我,我今年该去献血了……”

    “你就是去献了也毫无意义,应灾的人是我。”郭小洲笑笑说:“要不咱们试试,看徐医生说的灵不灵?”

    孙慧敏横了他一眼,冷哼道:“拿生命去验证?亏你想的出来。”

    “哎哎!前面左拐,现在是十二点半,四十分钟可赶到青城山吃长生宴……孙书记,你可是想赖账,不想请我吃饭?”

    孙慧敏坚持道:“你陪我去献完血,广汉的酒楼任你挑。”

    “嗨嗨!看不出来,孙书记你受封建思想的毒害挺深呢?”郭小洲语重心长道:“孙书记你是共产党员,还是领导干部,在思想和行动上要起表率带头作用,要用科学发展观去看待问题,什么是科学,进行调查、研究、验证、分析的过程才是科学;什么是迷信,迷信与科学相反,迷信把通过道听途说得来的东西作为真理对待,不加思考和研究,人云亦云。”

    如果黄战听到他大言不惭的话,不知道眼睛珠子会不会掉出来。

    孙慧敏刚想说话,郭小洲继续批评道:“我们现在亲自验证一下,如果我有血光之灾,就证明徐医生的话有一定道理;否则……”

    孙慧敏一言不发,调转车头,朝着青云山的方向驶去。

    她之所以改变主意。一是因为她也觉得是杞人忧天,玄之又玄的东西。放在往日,或者换个对象,她根本不会相信。二是她不希望自己给郭小洲留下一个强硬的印象。一直以来,她在家庭在众人眼中像一棵树一样,被人依靠。再加上她的工作性质,导致很多男人对她望而生畏。

    但她毕竟也是女人,也会想要有一个男人的肩膀可以依靠和休息,她也幻想有一个男人最终让她做一回小鸟依人的女人。

    她已经在潜意识里开始迁就郭小洲,开始塑造自己小女人的形象。只是她自己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

    青云山是华夏的道教圣地之一,传说道教创始人曾经来此结茅传道,在道教中有洞天福地之美誉。

    后来屡经战难,曾经堪于青城山、龙虎山媲美的道教圣地一度凋零,直至‘张天师’第六十七代传人‘静一道人’来此兴道,发大宏愿,修缮道观,广收弟子,青云山才得以传世。

    郭小洲和孙慧敏驱车来到青云山后山时,已是下午一点二十,后山的售票处人流不多,郭小洲购买两张入山门票,走栈道上山。

    青云山不高,很适合缺乏锻炼的人群,沿途的景色也不算出众,但植被茂密,给人一种凉爽的清幽之感。

    沿途还遇上几拨旅游团队,有导游拿着小话筒介绍。

    “各位团友,青云山不属于景色特别优美的景区,它胜在山上有座青云山道观,道观的静一道人是张天师第六十七代传人,五岁入道,能在水下闭气三小时,可以用毛孔呼吸;能‘辟谷’采天地灵气;可以用道家咒语和功力给人打开‘中脉’,能看透天机,看你一眼,就知道你的前生后世,吉凶祸福,如果那位团友有缘,说不定能在山上遇到静一道人……”

    郭小洲偷笑,小声道:“太不科学了。”

    孙慧敏轻声道:“虽然有些夸张,但存在即合理。好几年前我就听人说过静一道人的神奇。”

    郭小洲摇头,“愚昧!愚昧啊!”

    孙慧敏手指山顶上的红墙碧瓦,又指了指脚下的栈道,“不管怎么说,整座青云山因他而兴,众多的道观都是他修建的,还有开辟的景点……功莫大焉!”

    郭小洲没有反驳,他不信玄学堪舆什么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去了解。毕竟,这也是知识的一种,将来忽悠起黄战之类的人,也有注脚。

    栈道不长,微陡,他们爬了二十多分钟后,终于来到山顶。一个面积不大不下的广场前耸立着一座巨殿。殿前有座硕大的香炉,轻烟飘摇,一群群香客在香炉前点香烧纸,不知是求财还是求神仙保佑。

    有导游在一旁对团友介绍说:“太岁是道教对天上分管人间祸福的星辰之神的尊称,是诸神中最有权力的年神。所谓‘太岁当头过,无灾也有祸’。当然,现如今,来道观拜赵公明和范蠡的更多,前者是影响最大、声望最高的财神;后者是弃政从商的文财神。有求财求学的团友不妨烧几炷香。”

    “现在可以解散,大家自由活动,三十分钟后原地集合。对了,后观有个道家滋补养身馆,有许多山下吃不到的特色美食,有兴趣的团友可以去一饱口福。”

    郭小洲一听,立刻对孙慧敏说:“走,先吃长生宴,再游青云观。”

    孙慧敏笑着说:“今天把你拖出来,浪费了你的时间,姐今天让你吃个饱。”

    郭小洲回头看着她,本想开个玩笑,但又担心孙慧敏脸皮薄,“嘿嘿”干笑了两声,作罢。

    孙慧敏这才意识到她的话有“歧义”,当即脸色一红,半羞半怒,眼波流转,艳丽动人。

    他们俩人刚转身朝后观走去。大殿前走来四男一女,正中间的男人肥头大耳,一脸福相。只是此刻他双眸无神,精神萎靡。

    这人正是周达福。

    他被殷总从集团总部贬到了广汉分公司,虽然给他安了个副总的身份,但手中没有半点实权,不管是广汉分公司的盐化厂还是有机硅厂他都插不了手,属于拿钱混日子的人情高管类型。

    加上被省政府的表哥训斥了一顿,他一气之下,血压高、高血脂、冠心病一起袭来,报到第二天便“病倒”。

    广汉公司的高层知道他是个难伺候的“爹”。不敢用,也不能用,更不能得罪。于是安排公司的办公室主任请他来青云山散心。

    周大福信佛不信道。当然,实际上他什么都信也不信。一来今天的确无聊,以前的一个外号叫“麻子”的老弟兄来广汉看望他;二来他也想烧个高香去去晦气。

    于是在办公室主任的安排下,他和麻子兄弟一起上山烧香。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踏上大殿广场,周达福的目光微微扫过大殿,眼睛余角看到了郭小洲,先是一愣,目不转睛地连“咦”了几声,惊喜的喃喃道:“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姓郭的小杂种,老子今天这口气算是有地方出了。”

    说到这里,他双眸一冷,低喊一声,“麻子,别急着烧香,先给哥揍个人出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