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42章 【旧仇】

正文 第42章 【旧仇】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名家属年龄不超过三十岁,而且体格强壮,身材魁梧,他伸手要扯开小庄的手,没想到小庄猛地一肘子击打来人的腹部,然后一个后踢腿,竟把高出他一个脑袋的大块头病人家属给踢出了三四米远。

    病人家属浑身颤抖仰躺在地,挣扎了几下还爬不起来。

    从出手到病人家属倒地,不过眨眼般的时间。在场的病人和家属纷纷色变,打人的小青年太变态了,一句话不对就下如此狠手?再也没有人敢出口维护“正义”。

    端着架子看热闹的小白哈哈大笑,冲着一屋子的人嚣张无比道:“怂了吧,有本事再上了一个啊?”说完不屑地吐了一口吐沫,“我呸!什么玩意儿。”

    孙慧敏脸色一沉,她愤怒地拿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

    同一时间,还有好几个和她一起拨打电话的人。其中就包括那位倒霉透顶的顾镇长,他几乎是打着哭腔在墙角小声对电话里说着什么。

    而郭小洲这次没有阻止孙慧敏拨打电话,甚至他也拿出手机。只不过他没有拨号,他只是打开了手机的拍照功能,悄悄地把手机镜头对准就诊台。

    小白看见有人打报警电话,回头对钟昇说,“昇哥!有***报警。”

    在一边傍若无人打情骂俏的钟昇终于回过头,朝小白勾了勾手指。小白附耳过去,钟昇低声说了几句话,小白冷笑着摸出手机……

    站在钟昇身边的薛卿卿勾起徐着鲜红寇丹的纤纤玉指,眉头微皱,慵声道:“昇哥,人家怎么说也算是个公众人物,事情闹大了不好吧……”

    “这种事情还是可以控制的。”钟昇扫了周围的人群一眼,这种穷乡僻壤还能有什么不可控的人物?他两手交叉着抱在胸前,这个姿势是他模仿钟皓的,据他观察,钟皓这个习惯的姿势更加便于凝视一切,能凸显上位者的气势。

    仿佛察觉到钟昇的视线,郭小洲略微转头,目光越过人群,望向他,与钟昇的目光撞在一起。郭小洲眼底漾起冰湖般的寒意,而钟昇显然已经忘记了他,眼眸掠过而去。

    盛夏的阳光穿过门帘,射在郭小洲有些苍白的脸上。

    孙慧敏看得心中一揪,她敏感地察觉到这个年轻人内心不可抑制的愤怒,她轻轻握住了他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柔声问道:“你认识那个人?”

    “认识!”郭小洲静静地说,努力不带任何情绪。

    他怎么会不认识钟昇呢?这个令他兄弟牢狱,令他和左雅关系变得很纠结的京都贵公子,他做梦都忘不了。

    他读大三那年,左雅大四毕业。他最铁的兄弟单彪在武江最好的餐厅为嫂子庆祝毕业!

    当年的单彪在武江一个武校当教练,同时还在一家健身馆兼职,收入不菲,亦是他的经济后盾。

    就在那家武江著名的酒店里,他们喝酒出来,在三楼的通道里碰到了从另一端贵宾房出来的一群人。这群人个个打扮前卫,非富即贵!其中一名喝得红光满面,步履蹒跚的年轻男子看到迎面而来的左雅后,连打了三个酒嗝,扬起夹着雪茄的手指向左雅,惊讶道:“嗨!谁特么说武江无美女?这妞不错,比昨天那个什么电视台主播强……”

    好几个男人的眼睛同时落在左雅身上。

    “嗯!的确可以打九十分。”

    “就是不知道中不中吃?”

    “我打赌是个稚,你们看她走路的腿缝,夹得那个紧……”

    郭小洲和左雅脸色一变,单彪更直接,脸色一冷,上前一步……郭小洲知道这位发小的脾气,他连忙伸手拉了单彪一把,低哼一声,“今天是左雅的好日子,不许惹事。”

    单彪这辈子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他偏偏服气郭小洲,听到郭小洲的话,他紧绷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低头绕过那群人。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当左雅忍气吞声和来人擦肩而过时,一只手恣意拍向她的臀部。

    左雅飞身腾挪,但还是慢了半拍。

    “啪!”

    “哈!够弹性,拍起来舒服……”

    左雅长这么大,也不是没被人揩过油,比如地铁,电影院,商场,挤挤碰碰的事情也有,但被人明目张胆地这么“揩”,却是第一次,而且是当着郭小洲的面。况且她本身就是极有性格的女孩,第一时间她回击了一记耳光。

    “啪!”

    “回去拍你妈去!”左雅单手叉腰,身材凹凸有致、曲线玲拢,气鼓鼓挺胸的她的确是有做女王的本钱。当然,除了绝美脸蛋身材,处于气愤中的她,更有一种艳冶冷媚的风情,足以引诱任何凡夫俗子犯罪。

    本来捏拳准备上冲的单彪停了下来,静观左雅发威。

    郭小洲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愤怒弧线,他的眼睛落在墙壁装饰柜中的大花瓶上,如果群殴,他打算随时抱起花瓶开砸。当然,只要有单彪在身边,神马体力武力活都不需要他参与。打架?单彪人如其名,是极其彪悍的存在。在他的记忆里,不管是单打群殴,彪子就没输过。

    出人意料,被扇耳光的年轻男人不仅不怒,反而仰天大笑,“哈哈!稀罕,哥长这么大终于品尝到了耳刮子的滋味!”

    他在笑,但他周围五个男青年的眼神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被扇耳光的年轻人叫朝水平,西海省一线公子哥,甚至是排在最前列的几位之一,祖辈中有从军的有从政的,不敢说在华夏威风八面,至少在两三个省份有发言权,他的父亲从商,算得上是西海省的商业翘楚。

    这次他应钟昇之邀来天龙酒店吃饭,没想只是拍了一个屁股,就惹来一记脆响的耳光。

    作为主人,钟昇当然脸上无光,虽然他不是西海本地人,甚至这才是他第二次来武江,为收购一家化工企业,特地托关系宴请朝水平。

    哪怕钟昇不习惯打女人,但他现在却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他上前两步,抬掌照着左雅的脸扇去。

    钟昇的胳膊刚挥击一半,就察觉身侧传来一道冷风,一只大手闪电般抓向他的臂弯。钟昇虽不是练家子,但他也属于运动健将一类,军体拳擒拿拳什么的也会几招,对付一二个普通大汉倒是没半点问题。

    他的右臂下意识格挡,但在双臂相撞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胳膊像是砸在一根粗硬的铁柱子上,疼得他当场倒抽冷气,胳膊发出骨折的脆响。

    然后响起一道轰天般的嗓门,“尼玛勒戈壁!敢欺负我嫂子,作死!”

    单彪的拳头直接朝钟昇轰去,一条直线放大,钟昇本能地侧身躲闪,但单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只如闪电一般,砸在他的肩头,几乎把他击得倒退三步。

    钟昇身旁的几个男人刚意识到有人动手,单彪的第二波打击接踵而至!

    郭小洲心道不好,他知道这位兄弟出手的分量有多重,愤怒之下,一头牛也能打死。他高喊,“彪子,住手!”

    一般情况下,郭小洲的话对彪子来说,就是圣旨。

    但是这次,单彪显然是愤怒过甚,他没有任何留手的意思,壮硕的身躯已经欺近钟昇,化拳为掌,“啪啪啪……”

    一连串正反耳光。

    钟昇的头绕拨浪鼓一般左右震转,一道道血花从他鼻腔、嘴唇里暴绽而飞……

    郭小洲瞬间冲向单彪……

    朝水平和他朋友们的跋扈气焰顿时转为震惊和慌乱,以他们的身份,要是被这条莽汉哪怕甩一耳光,说出去都是羞辱!

    一时间,打电话喊人的,打电话报警的,大声叫唤的,声音此起彼伏……

    等郭小洲终于死死扯住了单彪的胳臂时,钟昇的整张脸花红一片,软软地倒地。

    然而这还不算完,单彪的眼睛缓缓落在朝水平身上,不疾不徐朝朝水平勾了勾手指,“小流氓,过来,别说哥哥今天厚此薄彼。”

    感到了危机感的朝水平不禁咧了咧嘴巴,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单彪,呵呵道:“兄弟,拍个屁股而已……”

    “拍你麻痹!”单彪双目怒鼓,抬起拳头便要冲过去。

    郭小洲没扯住,这兄弟力气太大,他大吼一声,“彪子,你特么的疯了!你敢动手试试?”

    单彪冲到了朝水平身前,拳头距离他的下颌不足半尺,但郭小洲的怒吼生生让他停止了拳头的挥击。

    朝水平着实被吓了一跳,腾腾腾后退几步,才定下神来。

    单彪放下手,看了看郭小洲,目光又朝左雅看去,本来冷硬的脸庞浮现一抹内疚,“对不起,嫂子!”

    左雅似乎被单彪的彪悍所惊吓,说话的语气明显和往日不一样,“没事,不怪你……”

    郭小洲初中时代没少单彪一起出去打架,开始他还能顶半个人,后来慢慢的,单彪的彪悍雄风显露无疑,基本没有他动手的份。

    但这次,郭小洲敏感的察觉到不妙,这群人的傲慢气质可不是装出来的,是通过时间和实践培养出来的。

    他当即拉着左雅的手,低声对单彪吼了声,“快走。”

    当他们三人快步走向楼梯时,先是一群保安冲了上来,然后是警察……

    当天他们三人被“请”到了派出所接受调查。

    如果不是郭小洲的学校来人把他保出去,他差一点就会行政拘留。左雅早几个小时被她父母领回去。

    单彪被控刑事伤害罪,羁押两个月后判刑四年。

    郭小洲肝胆俱裂!

    单彪的入狱,在他和左雅之间种下一棵荆棘!
第41章 【排队】章节目录第43章 【踢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