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9章 【穿帮】

正文 第39章 【穿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赵卫国虽然内心属意郭小洲来担任太和厂厂长,但无奈郭小洲是下挂干部,名单是省委组织部拟定的,他无法让郭小洲转正。而且太和厂必须有一名正职厂长。他连夜招来孙慧敏和郭小洲,征求他们的意见。

    郭小洲和孙慧敏都是明白人,赵卫国与其说征求他们的意见,不如说是给他们面子,而面子都是相互的,你给我,我给你。

    他们自然表示没有意见。

    这段时间,最忙的人应该是严大宽。他也是明白人,能看到刘鹏飞的结局,说起来他和刘鹏飞并不是真正一条线上的人,所以“树”倒了,他却不属于倒霉的“猢狲”。

    刘鹏飞倒下,市委书记的位置空了出来,最有可能接任的人选是周康市委副书记、市长赵卫国。那么市长的位置就空了出来。而原来的常务副市长则很有可能接替赵卫国。

    对他来说,想要争取市长的位置,绝对没有可能。而常务副市长就不一样了,特别是太和厂的盘活,西南最大棉仓储中心的奠基,荣誉都应该属于工信委的,谁也夺不走,抹不掉。因此他激情四溢,浑身感觉有使不完的劲。

    为了争取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他可以说是到处烧香,不该动用的关系都动用了,广汉市和省里,最后竟连瀚宇集团殷总那儿,他也烧了香拜了佛。如果殷总肯为他说句话,他相信这事便十拿九稳。

    唯一遗憾的是,他当初没能帮瀚宇拿下太和厂。他并不相信太和起死回生完全是个人的功劳,是大气候而已,如果瀚宇拿下,今天一样火。

    而瀚宇集团的殷总此时正在办公室训斥周达福,“周胖子,如果不是你表哥要我关照你,你别说在瀚宇当副总,你就是去当搬运工作也不够资格。”

    殷总大名殷桃,一身端庄典雅的Chanel套装也遮不住她妙曼身材曲线,精致的五官淡妆相宜,一头比乌云还黑还亮的秀发简单地扎个马尾,光洁的额头显出几分干练与精明,但不管怎么说,她即便是发脾气,也显得顾盼嫣然,五官百般妩媚。她看上去既年轻,有鲜花葱郁的流香,同时也成熟丰满,现在的男人们不管身份高低贵贱,大都在社会上奔走劳心劳力,他们渴望这种丰满的怀抱……

    这就是殷桃,西海省政商圈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美女巨商。

    周达福战战兢兢地辩解道:“殷总,这次真不是我的问题,换任何人去,都搞不定太和厂啊。您不知道,都是那个挂职的小子闹腾的,那小子太鬼了……”

    “是你太弱!”殷桃冷冷地瞪着他,说着朝他扔出一个文件夹,声音尖锐而刻薄道:“你看看他的资料,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乡巴佬,你输给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我可以原谅你,你输给这种人,不可原谅。”

    周达福肥胖的手指颤颤微微打开资料夹,殷桃却愤怒而短促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周达福吓得立刻向外逃去。

    殷桃缓缓走到一扇巨大的穿衣镜前,仔细地检视着自己,身手捋了捋几缕飘散在她额头的青丝,对着镜子嫣然一笑,这才满意地走回奢华的大班桌前,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静候了半分钟说道:“候部长,我是殷桃……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你是广汉组织部的大领导,这事情你轻轻松松摆平,一个朋友想争一争周康市常务副市长的位置……”

    而走出办公室的周达福却越想越来气,殷总虽然是个女人,但在公司里说一不二,性格里有强硬狠辣的一面,他在瀚宇集团算是彻底完蛋,纵然是他表哥也说不上情。

    都怪那个挂职厂长!如果不是那小子横空出世,搅合了他的好事,他现在就是周康项目的负责人。

    “姓郭的,别让老子再碰见你,否则……”骂到这里,他不由恨恨地一脚朝走廊摆放的植物盆栽踢去。

    …………

    …………

    太和棉纺厂火了。

    用许长德的话说,几乎回到了最鼎盛时期。

    众所周知,工厂没有周末休假一说。许多处于“饥渴”状态的工人甚至主动要求加班加点。原因无它,加班有加班工资,逢节假日则双倍。

    管理层一样,郭小洲来太和厂挂职两个半月,基本没有休息过,眼看着企业步入正轨,厂长宋为成已履职快一个月,一个萝卜一个坑,大事小事不必郭小洲亲力亲为了。

    这个周末早晨,郭小洲刚起床,便接到孙慧敏的电话,“郭厂长,今天有没有时间,带我去看看你说的神奇中医。”

    郭小洲很悲壮地想起了他曾经“忽悠”孙慧敏一事。当初摄于她“母大虫”的威名,不得不使出点手段,她不提,他早已经忘记。

    可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

    她等于打破了他的周末安排。好不容易有两天休息时间,周六他想回广汉电视台看看,毕竟他挂职完毕后,还是会回到原单位的,老根据地不能丢;二来他打算去见见颜婕,如果有时间,他还会给宣传部长谢富丽带盒张咸县的特产茶叶。

    星期天他想回老家一趟,看看父母,也想了解下后山铁皮石斛的种植情况。

    换了别人,他一准推脱。可是他现在不仅和孙慧敏是铁打的战友,而且他对她的印象越来越好。这个世上的男人女人现在都太难琢磨。但是孙慧敏却就像一张爬满岁月年轮的白纸,一眼便能看清楚。她为人谨慎而严肃,不乏善心,有原则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事业,而且人也长得漂亮。他相信如果她肯稍微花点心思打扮自己,绝对不输谢富丽。

    这样的女人怎么能是人见人怕人见人躲的“母大虫”呢?

    郭小洲很难拒绝她。来了太和这么长时间,一直是她在帮他,他连饭都没请她吃过。

    所以郭小洲立刻答应,“没问题,我们什么时间出发。”他当然希望越快越早越好。如果有多余的时间,他也可以顺便赶去广汉。

    “我在你楼下。”孙慧敏又补了一句,“我开车来的。”

    郭小洲连忙起床,“你稍等,我洗漱一下。”

    洗漱完毕下楼,看到一辆银灰色的标志车。

    孙慧敏摇下车玻璃,伸出粉藕一样洁白的手臂,朝他招了招手。从郭小洲的角度,仅能看到她的侧脸以及圆润下颔,还有她的白色碎点短袖衬衫。

    郭小洲大步上车,笑问,“怎么没开你的专车。”作为太和厂的党委一把手,她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4,一般由司机开,他很少见她驾驶。

    孙慧敏扫了他一眼,“我从不公车私用。”

    郭小洲咧嘴道:“孙书记啊!有原则是好事,但太墨守成规……你是党委一把手,你不用车,别的领导也不敢用,他们私下会发牢骚的……”

    孙慧敏哼哼着发动汽车,“不就是背后骂我是母大虫吗?我听腻了都。如果我们个个都把公车当成自己的私家车,那……”

    郭小洲举双手做投降状,“孙书记,今天好不容易休息,我们要约法三章,不谈公事,不说教,成吗?”

    孙慧敏张了张口,忽又闭上,一幅“我干脆不张口”的样子。

    郭小洲歪着头打量她,说实话,她今天的穿戴明显比往日多了些女人味,特别是一条直筒裙,把她的身材妆点得曲线柔美动人。

    明知道郭小洲在是有意在逗她。但孙慧敏还是绷不住脸皮薄,脸颊“唰”地红了一片。以前不管她在税务部门还是纪委,从来没有人敢“逗”她,和她开玩笑的女人都没有。更不要说年轻男人。

    郭小洲见她脸皮薄,顿时干咳一声,坐直了身体,转移话题道:“西海各地包括周边省份找这位老中医看病的人很多,我们没有提前预约,不知道今天上午能不能排上号?”

    “上午不行,还有下午嘛?”孙慧敏敏感地问,“怎么,你有事?”

    “没有,正闲得无聊,还得谢谢孙书记给我安排这个一日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