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7章 【发展阶段】

正文 第37章 【发展阶段】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把陈静秋送回家,郭小洲来到孙慧敏的办公室,先确定了明天的接待事宜后,两人一起赶往市政府。

    赵卫国今天忙得焦头烂额,上午在文体局考察精神文明工作,中午匆匆吃完饭后,立刻赶赴乡镇调查旱情,刚走进农田,接到电话说,省纪委副书记周红安到了周康。当时把他吓了一惊。

    按程序,他和刘鹏飞的级别都够不上周红安这种纪委大佬亲自出马,他想马上回城,可旋即一想,既然上面没有指示下达,他犯不着主动去接触纪委大佬,不如先等等消息,判明了周红安的来意,才可进可退。

    因此,他一边在农田考察,一边让政府办的工作人员汇报情况,并且他还给市纪委书记邱少阶打了个电话。

    邱少阶也没瞒他,但也没有全说实情。只是说周书记周康之行是临时决定的,有一定的私人性质。

    赵卫国这才放下心来。

    下午时分,市政府终于传来了比较完整的消息,说刘书记的儿子惹了大祸,周红安大发雷霆等等。

    赵卫国考虑了三分钟,大手一挥,“马上回城!”

    回城干嘛,当然是去拜会周红安。

    可是周红安不仅婉拒了他的宴请,而且连见面的机会也没给。但他一点情绪都没有。因为他知道,刘鹏飞的麻烦来了。

    不管如何,当一名县级市的书记被省纪委高层盯上,这个人的处境就很微妙了。

    他和刘鹏飞对峙了两年,虽不下风,但从未上风过。如果刘出了问题,不管是他接任书记职务,还是空降新人,他都有资格和信心把握周康的主动权。

    可是不一会,一条消息让他大吃一惊。有人告诉他,今天下午,周红安在京味食府请客,客人是三个外地口音的年轻人。

    能让周红安请客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再联想邱少阶说周红安来周康有大半的私人性质……他顿时对这三名“贵客”的身份好奇起来。

    可是消息来源于京味食府的经理,这位经理也仅能打听到这个层面,再无法深入,可把赵卫国勾得心痒难安。

    正在这时,孙慧敏汇报了一条令他喜悦的好消息,他大喜过望,立刻要她和郭小洲来见他,他要亲自安排接待工作。

    当郭小洲和孙慧敏来到他办公室时,他罕见的起身相迎,紧握着郭小洲的手,笑容满面道:“谁说挂职干部是吃闲饭的,我第一个不信。郭厂长这次可给周康给太和数千职工立下大功啊!我一定去大市给你请功!”

    郭小洲谦虚道:“都是我应该做的,份内职责!”

    “谦虚!太谦虚了!”赵卫国一边松开手,一边对秘书道:“把我的白毫锒针拿来。”

    张正似乎受到市长的好心情感染,笑着说:“这极品白茶,赵市长自己都舍不得喝,这可是第一次泡给客人喝呀!”

    赵卫国笑骂,“就你话多,郭厂长将来要是完成上市,别说区区茶叶,他要什么我给什么。”

    关于太和上市的想法,张正稍微知道点,但孙慧敏却大吃一惊,“上市?太和?”

    即便是她对太和有一定信心,但她的信心是完成税收,保证职工生活,太和上市,她想都没敢想,怎么可能?

    赵卫国知道自己一时高兴,说漏嘴。也别说,之前他也一直怀疑,但今天的消息至少证明一点,郭小洲的师兄们肯为这个小师弟出头。这样的话,上市的希望大增!

    赵卫国挥挥手,“坐,坐下聊!”

    郭小洲神情平静地落座,孙慧敏却满腹狐疑地看了看两人,她脑子里还没有消化“上市”这两个字。

    赵卫国问清了商贸部考察组的人数和相关情况后,立即吩咐秘书去通知市接待办主任,要求他今天晚上前拟定详细的接待计划。

    谈工作告一段落后,赵卫国话锋一转,对郭小洲说:“听说郭厂长今天被市局请去了?”说着,他扫了一下孙慧敏。

    孙慧敏愣了愣,马上反应过来,识趣的道:“郭厂长你陪市长,我还要回厂里落实厂里的接待方案。”说完,不等赵卫国点头,便起身离开。

    当赵卫国说到今天中午的风波时,郭小洲还以为赵卫国是想了解刘鹏飞和他儿子的情况。不过稍后一想,赵卫国想了解情况,渠道还真不少,没必要找他打听。那么赵卫国的意图是什么呢?

    赵卫国突然指着茶几上热腾腾的茶说:“白茶性清凉,退热降火,夏季有治病防病效果,尤以银针更加名贵。你试试!”

    郭小洲端起茶看了一眼,他不怎么了解茶,喝茶一要有一定的经济环境,还要有闲时间和心情。但是手里的茶香气清鲜毫味浓,汤色晶亮,呈浅杏黄色,芽壮毫显,洁白如银,形状似针。他忍不住喝了一口,滋味鲜爽微甜。

    不由赞了声:“好茶!”

    赵卫国欣然道:“这是清明前采制的银针,外形芽头肥壮,身骨重实,茸毛疏松,色白如银。如果是清明后采制的,外形芽头扁瘪,身骨轻虚,茸毛伏贴,色带灰白,就稍逊一筹。”

    郭小洲谦虚道:“我不怎么懂茶,一般都是牛吟!”

    “你慢慢接触就知道品茶很有趣味,不过……”赵卫国忽然放下茶杯,“越有趣的事越不能做得太多,否则就会变成很无趣了。”

    “精辟!”郭小洲拍起了马屁。

    赵卫国瞪了他一眼,哼哼道:“你小子就别拍我马屁了。对了,今天和你一起的三个年轻人是?”

    郭小洲听到这里,忽然明白赵卫国单独留下他的真正含义。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段话,说的是仕途五大发展阶段:首先,自己要行;其次,要有人说你行;再次,说你行的人要行;然后,你说谁行谁肯定就行;最后,谁敢说你不行。

    无疑,他觉得自己是行的,现在就缺说他行的人。虽然颜婕的级别比赵卫国高,但颜婕却不是直管他的领导,没有说他行的行政权。赵卫国既是他的直接领导,而且绝对算个“说他行的人要行”的人,并且两人逐渐拥有共识和共同目标,是个极好的第二阶段发展目标。

    “这三个人来自广汉,一个叫崔猛,西土矿业的继承人;一个是胡四海,他母亲是鸟鸣纸业的董事长;另一个是黄战,他父亲是广汉市局的领导。”

    “哦……难怪!”赵卫国眼神流溢着精光,关于这三位西海著名公子哥的底细,他远比郭小洲了解得更清晰,像崔家胡家这等显赫家族的背后,都站有政商圈中的庞大势力,而黄家在广汉市公安局的那位,在黄家还算不上核心人物,黄家的隐形实力之强,便是京都稍逊一些的红色家族也要让其三分。

    “你和他们是……”赵卫国看似轻描淡写的问,其实耳朵早已竖立起来。

    郭小洲不动声色道:“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件关于他们的事情向市长汇报。”

    “你说,放开说。”

    “黄战、崔猛和胡四海在广汉办了家三鼎商贸公司,这家公司的核心业务是轻纺贸易,比如棉纱,化纤,布匹,服装等。他们这次来周康,是要全盘包销太和纺织厂的棉纱……”

    饶是赵卫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听到这里,不由震惊道:“什么,他们要包销太和的产品……”

    “是的,鉴于太和厂销售上的顽症,包销是个最佳的破解之道。而且价格随行就市。”

    “你等等……”赵卫国一时还消化不了,他心里一边盘算着,同时对这个挂职副厂长生出了强烈的兴趣,觉得对方简直就是他的福星。自打郭小洲来到太和之后,先是恢复了太和厂的生产,把太和厂愈演愈烈的群体性事件扼杀掉,接着又抛出上市美景,接下商贸部的大订单,然后间接使得刘鹏飞陷入麻烦,现在又让西海的三位大少包销太和厂的棉纱。

    这一笔一笔的惊喜,都源于他。

    赵卫国忽然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们有什么条件?”在他想来,棉纱拿钱到处都可以买到,而且现在是买方市场,三鼎商贸为什么要独住包销太和面撒,要知道,太和的品牌在几年前还行,现在……

    “没有什么特别的条件。”郭小洲说道:“完全按市场化运作。当然,在价格方面,我们出让以前给销售人员提成的利润。”

    “这个完全可以,完全可以……”赵卫国加重语气道:“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们。”

    郭小洲笑道:“他们也不在乎吃喝,我晚上请他们宵夜……”

    “宵夜……”赵卫国笑道:“不知道我能不能参与你们的宵夜?”

    郭小洲愣了愣,也笑了起来,“当然可以,只要您不摆市长架子就OK!”

    赵卫国也不生气,“我什么时间在你面前摆过市长架子?”

    “嗯,这个真没有,您是最没有架子的市长。”

    “又来了,拍马屁?我们之间无需来这套。小洲啊!以后我们俩单独一起时,你别市长市长的喊来喊去,称我赵哥。”

    郭小洲打蛇上棍,立刻改口,“赵哥!”
第36章 【般配】章节目录第38章 【宵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