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5章 【谁倒霉】(三)

正文 第35章 【谁倒霉】(三)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刘鹏飞犹如五雷轰顶,瞬间汗流湿背。他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是不是他家那个逆子又干了什么出格的事情?还是……那几个年轻人的背景能让堂堂省纪委副书记亲自来周康关照?

    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听邱少阶的劝告,退一步海阔天空,邱少阶也会因此而感激他,皆大欢喜的事情……

    当时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哪怕稍微清醒一点,也会明白事情的诡异,邱少阶三番两次暗示……

    都是被面子和虚荣心拖累啊!

    自己种的苦果,还是自己咽吧。刘鹏飞能担任周康市委书记,也不是没有头脑的人,他立刻改变姿态,表情“诚恳”地对雷万里说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立刻对刘郜展开调查审问,如若触及法律,绝不留情!”

    “谢谢领导支持我们的工作!”雷万里说话间正要带着刘郜下楼,眼睛不经意看到了人群之后的郭小洲。这不是广汉电视台的郭记者吗?怎么记者在跟踪采访?他主管周康公安局的宣传工作,在广汉接触过郭小洲几次,彼此印象良好。

    郭小洲站在人群之后悄悄朝他竖起了大拇指,意思是他的表现值得赞美!

    能在省领导面前露脸,展示出他敢于硬碰硬,敢于坚持原则的精神,一旦在领导心中留下印记,便等于抓住了人生的最大机遇。

    雷万里带走了刘郜,刘郜首次看见父亲颓废无力的表情,他也罕见的老实起来,乖乖地下了楼。

    刘鹏飞巴巴地走到周红安身前,小心翼翼地解释着。

    周红安板起脸,看都不看他,转身朝走廊走去。

    一群人面面相觑地跟了过去,不知道周红安唱的是那曲戏。

    周红安来到审问胡四海的那间办公室门前,微微停顿片刻,便推门而入。

    刘鹏飞下意识地拔腿跟进,却被周红安的一名随从人员冷言阻止,“非请勿入!”

    刘鹏飞只得老老实实站在门外。他知道,周红安随便一个随从的级别都未必比他低。

    周红安进门,关门,目光落在斜靠在椅子上生闷气的胡四海身上,脸上露出微笑,围着胡四海转了一圈。

    胡四海跟着扭头,就是不让周红安看他的脸。

    “吃亏了?”周红安笑问。

    “我会找回来的。”胡四海闷声闷气道。

    “找?上哪儿找?去打回来?被狗咬了你难道去咬狗一口?”周红安的语气严厉起来,“像刘郜一样,仗势欺人?你小子,我还当你有些长进……早知道,我就不来周康了,看你还横?”

    胡四海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怵这位纪委大佬的,他委屈道:“太憋屈了,我长这么大就没受过这种窝囊气。周叔,我和猛子他们几个来周康谈生意,好端端地吃饭,被人打了进来……刚才还……”

    “好了,别抱怨了,是真男人就要能屈能伸,这点气都受不了,你将来怎么接管家里的生意?”周红安拍了拍胡四海的肩膀,“一天没吃饭了吧,走,去喊上崔猛和黄战,周叔今天请你们。”

    胡四海低头不语。

    周红安淡淡一笑,“叔叔可是很难请客的喔!”

    “除非您立刻办了那小子,还是他那个混蛋父亲……”胡四海猛然抬头,左脸颊一片红肿,当时他被人按住,刘郜趁势扇了他几记耳光。

    周红安缓缓道:“小四,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犯了错误而不被惩罚!你也一样。”

    周红安既然这样说了,胡四海只好默默起身。

    周红安带着胡四海走出办公室,门外一群人瞬间围了上来,其中有闻讯赶来的市委领导。周红安挑了挑眉,冷着脸直接下楼。

    崔猛和黄战早已被放了出来,他们俩老老实实站在停车场,没敢上楼。周红安目不斜视走到自己的座驾前,司机替他打开车门,他顿了顿,冷冷地朝崔猛和黄战瞥了一眼,轻声对秘书说了一句话后,然后坐上汽车。

    他的秘书微笑着走向黄战和崔猛,把他们请进了第二辆汽车。

    刘鹏飞见状,连忙拉住邱少阶,眼神里满是哀求!

    邱少阶摇头叹息,拍了拍刘鹏飞的肩膀,上了他的汽车,跟着前面两辆车绝尘而去。

    郭小洲默默带着陈静秋离开院子。他知道,刘鹏飞这次要倒霉了。而最关键的是,阻止太和厂的兼并一事,希望大增!

    陈静秋出门后一直沉默不语,郭小洲看不到她的表情,却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脸颊和修长白皙的脖颈,嫣红透白,在阳光下甚至能看见细细的毫毛。

    无疑,陈静秋是那种非常耐看的女孩,越看越感觉养目,越看越觉得她像埋在砂砾中的美玉。

    不知怎么,郭小洲不免想起左雅。自上次省城一见后,两人倒也通过三次还是四次电话,只是电话里双方似乎都缺乏激情,没有玩笑,没有调侃,没有甜言蜜语,有的只是相敬如宾的礼貌用语。

    郭小洲知道,他伤害她太深!因为她太骄傲,像一个高傲的女王。而陈静秋却完全相反,犹如夏日里吹来的一股清风,给他一种极为安静舒爽之感。

    当然,他觉得今天有些对不起她。害她拖个病身体担惊受怕,而且早晨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起。

    他拿出电话接通,“是我,郭小洲,哦!猛子……周书记请吃饭,哦!不,我就免了吧。你们去就行,谢谢!如果你们不急着走,公司的事情我们晚上谈。好,晚上见!”

    收起电话,郭小洲笑着对陈静秋说:“走,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然后送你回家。”

    陈静秋抬眸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犹豫道:“我……下午还要去工作……”

    郭小洲果断道:“你必须休息,先养好身体。”

    陈静秋动了动唇,却没有开口。

    “对了,你是大学生吧,那所大学,学什么专业的?”郭小洲转移话题道。

    “W大艺术系,服装设计。”陈静秋经历了惊心动魄的半天,这个苦难却坚持的孩子自打走出院门,心里便开始盘算怎么去找第三份暑期兼职,而且必须是夜间的。因为她白天必须打两份工。

    “服装设计?”郭小洲这才认真地打量着她的连衣裙。绿色的普通绵绸布,夏天吸汗却干爽,布料的价位不高,开胸设计雅而不露,背部设计了一排小皱褶,勾勒出她完美修长的腰身曲线,一根纤细的白色丝带从颈间绕过,挂在胸襟处,像根心型项链,领边和袖边简约而不失精致,露出漂亮的锁骨……

    “这衣服是你自己设计的?”郭小洲惊讶道。

    陈静秋挺了挺并不怎么丰美的胸脯,很自信的说,“是我去年的期末设计考试作品。”

    “不错,真不错……”郭小洲的眼睛掠过她笔挺修长的双腿,落在她的凉鞋上。他也是苦孩子出身,当年也穿过露大拇指的球鞋。而他惊讶的是,陈静秋把这双断了搭扣的普通凉鞋,通过两根金色的丝线缠绕,竟把这双鞋子妆点出一个艺术品的范儿。

    她的穿戴尽管不炫彩夺目,可是在她却给人一种清新的气质,干净得近乎纯粹!不同于电视台那些女主播女同事,一身名牌名包,一股胭脂粉末堆积的俗气。

    他心中一动,“稍等,我打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黄战,大概是真饿了,嘴巴里还在嚼着什么东西,含糊其辞道:“郭哥!赶紧过来啊,我们跟老周……不,周书记谈到你,周书记想见见你……”

    郭小洲有自知之明,哪怕是周红安真的要见他,见了又能如何?别说省级大员,就是广汉市的那些他接触过的正副厅,那一个不是人精,要么藏拙,要么扮猪吃老虎,没有三两肉,想在他们面前讨得半点便宜?

    他猜测周红安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更何况他和周红安之间的距离太过遥远,他巴结不上,他现在最需要巴结的领导是颜婕和赵卫国,最需要巩固的关系是孙慧敏和许长德,如果有可能,他甚至需要和谢富丽搞好关系。

    因此他再次婉拒道:“厂里有些事情,现在来不了,你现在说话方便?”

    黄战嗯嗯两声,“我马上出来说……”

    半分钟后,黄战说:“郭哥找我有事?”

    郭小洲开门见山道:“我想让陈静秋去你们的贸易公司兼职。”

    黄战毫不犹豫道:“没问题啊!我们公司就缺这样的水灵妹!”

    “待遇可以适当提高。”

    黄战是个聪明人,他嘿嘿一笑,“郭哥你不在在公司有股份吗,就让美女来公司监管你的股份,你的一份我们开给她如何?”

    郭小洲其实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因为很多话只需要说一遍,有时甚至还不用开口。但是他依然有些惊讶,看似没心没肺的黄战竟然有一颗玲珑心。包括崔猛和胡四海在内,都不是表面的富二代那么简单。

    从今天发生的事情来看,他们原则性强,大事小事分得很清楚,知道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原则问题决不退缩。刘郜之流拍马难追。

    “行,你们看着办好了。”郭小洲想了想说,“我让她最近几天去找你们报到。”

    “郭哥你一句话的事情。好勒!我赶紧回去填饱肚子,晚上再聊!”

    “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