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4章 【谁倒霉】(二)

正文 第34章 【谁倒霉】(二)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事态急转直下。

    黄战等四人被押解回周康市公安局。邱少阶一边向周红安汇报,一边驱车跟往公安局。

    黄战等五人被分别关在五间办公室里。舒起春毕竟不傻,他没敢直接将五人送进拘留所。

    虽然刘鹏飞是这样要求的,但他还是下命令先拿到五人的口供。

    五个人所在的办公室并不相连,郭小洲和胡四海在三楼,崔猛、黄战和陈静秋在四楼。

    郭小洲刚进门,便听到隔壁传来胡四海骂骂咧咧的声音,然后四楼也传来隐约的吵闹声。显然这三个大爷到了局子里还不安分。

    郭小洲倒是不担心他们,几个大老爷们,就是身体上吃点亏,也没所谓,亏吃得越大,刘鹏飞越倒霉。他只是有些担心陈静秋,刚出医院,身体虚弱,中午的稀饭也没喝成,本来在水晶宫酒店就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被带进局子里审问,怕是破天荒第一遭。别吓出什么心理疾病……

    给他录口供的是一个中年干警,外带两名年轻警察。相比隔壁和楼上的喧闹,他还算配合,对方也没有为难他,语气比较客气。

    “姓名!”

    “郭小洲!”

    “年龄。”

    “二十四岁。”

    “籍贯。”

    “西海省秦南县郭家屯村。”

    “民族。“

    “汉族。”

    “是不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

    “不是。”

    “工作单位?”

    “广汉市电视台,现挂职周康市太和棉纺厂。”

    审问人微微停顿,“职务?”

    “副厂长。”

    正在这时,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一道凶狠的声音,“那个打我的大块头在那个办公室?”

    “小郜,你爸爸交代过,不许来这里捣乱……”

    “不捣乱,我只去看一眼睛……”

    “小郜……”

    郭小洲和审问的人都竖起耳朵。

    接着隔壁的门被人“嘭“地推开,然后是此起彼伏的叫骂声。可以预见,从没受过如此羞辱的刘郜,显然遗忘了郭小洲,他把雪耻的目标放在胡四海身上。

    而胡四海呢,眼睛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一个县级市的小纨绔而已,打你怎么着。

    哪怕在刘郜的地盘上,至少在气势上,胡四海绝不输刘郜。

    不管刘郜是打着什么主意而来的,是看落水狗的心态,还是打算来嘲笑几句?现在,都化作了一腔怒火。

    “砰砰!”

    “啪啪!”

    隔壁传来打击声,喝止声……

    郭小洲可以想象,凭胡四海的体格,绝对可以对付两个刘郜。刘郜想占便宜,就必须靠外力帮助。

    确实如此,矮胡四海一头的刘郜冲过去和胡四海纠缠在一起,几名工作人员首先抱住胡四海,而刘郜趁机扇了胡四海几记耳光,打了几拳。

    听到这里,郭小洲嘴角露出微笑。他知道,刘郜算是害死他老子了。

    就在这时,走廊上又传来一阵“腾腾腾”地脚步声,然后是邱少阶愤怒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住手!”

    刘郜不服气道:“你谁呀,管得宽……”

    这时走廊又响起另外一道威严的声音,“把你们市委书记,局长全部叫来,我老头子倒要看看,周康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

    郭小洲眼睛一亮,他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如此霸气的话,却不是寻常干部能说出口的。

    他所在的办公室的几名审问人员索性跑到窗口去看热闹。

    因为外面真的够热闹。

    首先是胡四海的大嗓门,然后是刘郜的反击声。各不相让。

    直到又一阵匆匆脚步声传来。

    舒起春上气不接下气来到邱少阶面前,埋怨道:“邱书记,你这是干涉我们办案啊……”

    邱少阶还没来得及答话,站在他身边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怒道:“办案,有你们这样办案的吗?这是什么地方?菜市场?我看你这个局长是当到头了。”

    舒起春眉头一挑,目光上下打量着省纪委副书记周红安,“你是谁,口气不小……你,你……”说着说着,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眼前这个人的外貌有些熟悉……然后脸色骤白,结结巴巴道:“周书记!您是周书记,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口不择言……我我……”

    很难想象,舒起春的双腿开始颤抖,眼中流露出绝望的懊悔!

    周红安冷哼道:“你想我管还不够资格。”

    的确,作为省一级纪委,他们监管正副厅级别的高官,至于舒起春的副处级,则属于广汉市纪委监管。他想要省纪委监管,的确不够资格。

    “周书记……我……我……”

    一直面目嚣张,意气风发的刘郜见舒局长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他顿时意识到来了大官,立刻停止宣泄,偷偷往外溜。

    周红安的目光落在他的背影上。

    邱少阶了解这位老领导的脾气,当即冷声道:“刘郜你站住。”

    刘郜泱泱转身,强打笑脸道:“邱叔……”

    邱少阶板起脸不予理睬。

    周红安目光直视舒起春,“他是公安局的干警?”

    舒起春暗暗叫苦,“不是……”

    “不是?”周红安眉毛陡竖,长期在纪检战线工作养成的杀伐之气狂飙,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温度陡降三度。

    “不是他可以大摇大摆来公安局里打人?”

    舒起春脸色惨白。

    “我倒要问问,你们是人民警察还是土匪?”

    舒起春觉得天都要塌了,他的两只脚微微颤抖,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什么行径?要不得啊!同志们,人民的眼睛在看着你们。你们摸摸自己的良心……”

    这时,一名脑袋活泛的副局长忽然朝刘郜一指,开口道:“把他抓起来。”

    四五名干警立刻上前。

    刘郜见他们真的要上来抓自己,戾气上涌,瞪起眼睛,“我看你们谁敢抓我,胆儿肥了?”

    舒起春看着他犹然在上蹦下跳,牙齿咬得蹦蹦响,心里那个恨啊!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不上道的衙内,他那会落到如此境地。

    在场的公安局副局长姓雷,叫雷万里,六年前部队正团转业,在几个副局长中排名末尾,分管宣传,一直找不到“进步”的突破口,今天总算被他抓到机会,他怎么肯放过,见几位领导皆皱起眉头,几名干警也有些畏手畏脚,他大喝一声,“带走!”上前扭起刘郜的双臂,推搡着朝楼下走去。

    接到通知赶来的刘鹏飞还在一楼时,就听见自己儿子的叫骂声,他脸色顿时一黑。他知道自己儿子的性格,就怕他来公安局闹事惹麻烦,亲自下令把他关在家里,严令不许出去,但是就像是墨菲定律一样,怕什么就来什么。

    上到二楼台阶处,正好看到雷万里扭着他儿子双臂下楼。两群人相遇,都条件反射似的站住脚。

    雷万里似乎没有想到会碰到刘鹏飞,眼眸里刹那间露出一丝迟疑,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冲动”是不是正确?

    “刘书记……”

    “爸!爸!他们要抓我……”

    刘鹏飞看着被反扭双臂的儿子,心中岂止是生气,他都快要气疯了。

    他的秘术上前一步,怒斥雷万里和几名干警,“你们疯了,他是刘书记的儿子,赶快放开!”

    雷万里身后的干警们眸露怯意,雷万里的双手也稍微一松,正要放开刘郜时,刘郜反过头来大骂,“老子认清楚你了,告诉你,你完了,你死定了……”

    雷万里再瞟了瞟刘鹏飞寒霜似的冷脸阴眸,他倒抽一口气,他算是把刘书记给得罪狠了,现在放人也会被惦记,不如一搏。

    机会不是天天有,失去一次,就有可能失去一生。最不济,他提前退休便是,也免得窝囊一生。

    想到这里,雷万里双手用力,把刘郜勒得“哇哇”叫唤。

    “刘书记,对不起!我在执行公务!”

    刘鹏飞的表情很古怪,他实在是想不出来,在周康一亩三分地上,竟有人如此犯上。并且他还真不认识这位副局长。

    “你是谁,是谁的命令,他犯了什么罪?”他的秘术也出于愤怒,甚至上前两步,意欲抢人。

    雷万里挺直腰杆,面不改色道:“我是一名公安干警,我受上级命令。”

    也许是雷万里的军人强硬作风震慑到了这位大秘,他来到雷万里身前,到底没敢伸出手来,而是色厉内荏道:“叫你们舒局长来!我到要看看,是谁下达的命令?”

    “是我!”这时走廊上走过一群人,说话的是最中间的一名身穿白色短袖衬衫的男子,声音低沉但内含上位者的威势。

    刘鹏飞抬眼望去,他先是忽略了周红安,而是把目光笔直地落在舒起春身上。接着他眸子一跳,他发现舒起春的气色惨败,整个人像是被谁抽了筋似的,目光迷惘。

    刘鹏飞心中一惊,他认识舒起春快二十年,是他把舒起春从一名普通户籍警“培养”成市局的一把手,以前也曾遭遇这样那样的大小麻烦,但他从未见过如此颓败的舒起春。

    一定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刘鹏飞的目光从来人身上一一扫过。

    忽然,他的瞳孔猛缩,他看到了周红安,对于这个有冷面包公之称的省纪委副书记,几乎没有官员不怵。西海省至今流传着一个他的故事:省地矿局某位副局长下得一手好象棋,恰好周红安一老朋友来访,而他这位老朋友也是位象棋爱好者,周红安让秘书给这位地矿副局长打了个电话,邀请他下午去某宾馆陪朋友下棋,不知道是他的秘书在电话里没有说清楚,还是这位副局长听到省纪委来电心虚没听清楚,只听到说周书记请他下午去某宾馆。

    于是这位副局长吓得三魂掉了两魂,以为纪委要双规他,他考虑了两小时,最后带着受贿的检讨书和两百万元的存折,以及名表黄金,主动投案自首。一时间沦为西海官场的笑谈。

    “周……书记,您来了……”刘鹏飞结结巴巴道。

    周红安冷冷道:“我要来看看,这里究竟是谁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