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3章 【谁倒霉】(一)

正文 第33章 【谁倒霉】(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一级戒备的酒店外,气氛紧张得令人心悸。

    舒起春局长布置完毕,刚拿起大号喇叭准备喊话,忽然看到酒店大门前跑出一群人,跑在最中央的正是刘郜。

    “刘郜……”刘鹏飞激动地要上前迎接,被舒起春拦了回来。

    所有的干警武警都面面相觑,对方放了人质?

    “爸爸!”刘郜几乎要哭出来,他跑了两步,忽然站住,转身,对着二楼的窗户破口大骂,“你们几个龟孙子听好了,老子要玩残你们……”

    舒起春微皱了皱眉头,一般人质逃脱至少会流露出生的喜悦和激动,而他根本没有从这群人脸上看到,他们脸上大多是恼羞成怒。

    刘鹏飞担心儿子,大声喊道:“刘郜,先回来,他们的问题我们会处理……”

    刘郜不依不饶嚷嚷道:“爸,舒叔,派人抓他们呀,你看,他们把我揍成这样……还有纪玉东,还有他们,脑袋都破了……抓,快去抓……”

    舒起春感觉不对,上前强行把刘郜拖回安全区,低声问,“他们有武器吗?”

    “武器?”刘郜愣了愣神,刚想摇头,忽然想起什么,大声道:“他们有木棒,还有……酒瓶……”

    不仅舒起春变色,便是刘鹏飞也微微皱起眉头。

    刘郜急道:“快抓快抓……”

    刘鹏飞和舒起春交换了一个眼神,刘鹏飞压低声音问道:“绑匪有几个人?”

    “绑匪,不啊!只是为玉东的事起了……点……冲突……”刘郜说一半想起他报警时说的是被绑架。

    刘鹏飞闻言,几乎气得要吐血。如果是普通人报假案,或许还没有人关注,但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报假案,情况就变得无限复杂起来。甚至可以很轻易地延伸到以权谋私,乱用公权的高度上去。

    刘鹏飞抬起手掌想扇人,却被舒起春拦住,“刘书记,小郜也许当时太害怕了,所以夸大其词,孩子还年轻,这很正常……”

    瞟了瞟武警公安的大队人马,刘鹏飞心想,我当然知道很正常,可传出去就不正常了。

    舒起春附耳说了两句话。

    刘鹏飞脸色顿时一松,他要的就是这句话,但是他绝对不能说出来。

    舒起春走向武警中队,和中队长说了几句话。中队长虽然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大手一挥,“收队!”

    把武警忽悠走了,舒起春又把防爆大队大队长招到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大队长心中一惊,愕然抬头,为难道:“局长……这……”

    舒起春肃容道:“要不这样,办他们个流氓滋事罪,刑事拘留十五天。”

    防爆大队长接令而去,带着十几名干警冲进酒店。

    郭小洲一直在观望酒店外的情形,当他看到这一幕时,忽然咧嘴笑了起来。心里这个美啊!如果刘鹏飞再聪明点,宽容点,放手而回,他的陷阱就失去了效果。现在,刘鹏飞等于入笼的猴子,再也跑不脱了。

    不仅陈静秋觉得奇怪,便是黄战他们也觉得好奇。

    “郭哥看到什么好笑的事,说来听听。”

    “有人要倒霉了。”郭小洲说道。

    黄战问,“是我们还是他们?”

    郭小洲道:“当然是他们。”

    话音刚落,一群警察冲了进来,高喊:“不许动,靠墙站好……”

    胡四海瞥了郭小洲一眼,嘲讽道:“大师也有算错的时候?”

    崔猛见惯了大场面,一只腿踏在椅子上,根本不怵眼前的警察,细声细气问:“你们是什么人,证件拿来先。”

    防爆大队长也是有阅历的人,他从几名男人轻松淡定的神态中看出了他们绝不简单,因此难得从兜里掏出证件,递了过去,“警察执行公务,请配合。”

    崔猛翻了翻证件,抬手仍了回去,“不是假证。但你们有什么权利要求我们靠墙站?我们是罪犯?”

    大队长愣了愣,他是首次遇见比他们还横的人,当下便有些恼怒,吼道:“有人报案,说你们持械行凶,打伤数人,甭废话,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黄战眸子一瞪,声音比他还大,“我们又不是聋子,比嗓门啊?来吧……”

    大队长再也忍不住,“把他们全部带走!”

    黄战和胡四海一副要反抗的姿态。

    郭小洲笑着说:“几位,跟他们走吧。”

    胡四海说:“凭什么啊,哥们在西海还没跌过份……”

    郭小洲缓缓道:“他们要带走你们容易,想送出来就难啰……”说完,抓起陈静秋的手,带头朝外走去。

    黄战大笑着连连点头,“哈哈!老子决定了,就赖在周康了。”

    大队长本来就有些心虚,到现在还看不出对方的来头,那简直是白活了,被黄战的话一挤兑,顿时心慌起来,心想,可别惹上什么麻烦。

    因此,准备好的手铐没敢上,象征性的押解四男一女来到酒店外。这时,刘鹏飞见事已落听,正要带着不想离开的刘郜离开现场,一辆黑色轿车疾驰而至,停在他的身旁。

    刘鹏飞扫了一眼车牌,心中一愣,怎么纪委邱书记跑来了?

    在市委常委中,纪委书记邱少阶和赵卫国一样,都是空降派,但邱少阶既不是刘鹏飞的人,也和赵卫国保持了距离,属于中间派。

    原则上,邱少阶受命于上级纪检监察机关,直接向上汇报工作,不受同级党委的管理。可事实上,在具体工作中,他们与被监督者又有着“共生”关系,发生着诸多工作上的往来。不懂得妥协之道,简直无法开展工作。

    至少,在刘鹏飞眼里,邱少阶是个“聪明人”。

    “刘书记!”

    “老邱!你怎么来了?”刘鹏飞没有喊邱少阶的官职,明显展示了上位者的威势。

    邱少阶还在车上,便看到了被押解的四五个年轻人,他笑了笑,“接到老朋友电话,来看看……刘书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等刘鹏飞回答,他杨手朝舒起春挥了挥手,“舒局长!”

    躲之不及的舒起春只得走向邱少阶,“邱书记……来了。”

    按程序,县级市的正副处官员属于地区或者大市一级的纪委监管,县级市的纪委有权监管科级及下层干部,但邱少阶却拥有向上汇报的权力,没有人敢马虎。特别是眼下这个敏感时刻。

    “是啊!接到老朋友电话,说他的小孩在我们这里出了点小麻烦,特地赶来看看……”邱少阶连续说了两次“接到老朋友电话”。到了他这个位置,他肯定不能也不可能直接爆出省纪委副书记的名字来,只能含糊其辞,既能表达出自己的态度,也不会给上级领导留下可能的隐患。

    “老朋友!”刘鹏飞和舒起春对视一眼。

    舒起春心里有些紧张,但刘鹏飞却稍微放了些心。在他想来,邱少阶的“老朋友”应该是和他一个阶层的朋友,只要不涉及大市或省高层,他刘鹏飞便有魄力施以铁腕。

    刘鹏飞朝舒起春使了个眼色。

    舒起春把邱少阶拉到路边,低声道:“邱书记的老朋友是谁?”

    邱少阶打马虎眼道:“武江一朋友……”

    见邱少阶不肯明说,舒起春为难道:“这次有些麻烦啊!你朋友的孩子带着几个流氓把刘书记家的孩子打伤了,还有三四个人身受重伤,邱书记……”

    “哦!”邱少阶之所以来晚了一步,是因为他做事很谨慎,来前已经通过电话找现场的办案干警了解到详细情况,他笑了笑道:“舒局长,怎么我得到的消息不是这么回事呀?”

    舒起春眼睛皮子一跳,心里暗暗叫苦,现场有内鬼,他支支吾吾道:“具体情况还要回去核实……”

    邱少阶不可置否道:“能不能先把他们交给我带回去,查明情况,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绝不姑息。”

    “这……”舒起春为难地看了看刘鹏飞,小声道:“他们打的可是刘书记的儿子啊!再说纪检委也不管刑事案件……”

    邱少阶虽不了解崔猛黄战等人的底细,但凭周红安慎重的语气,以及周红安亲自赶往周康的细节表明,这几个小孩的背景不简单。至少不输刘鹏飞。

    在他心中,周红安的分量是刘鹏飞绝对不能比拟的。至少,刘鹏飞无权提拔他,而周则拥有这个权利。而且他相信,刘鹏飞属于背理一方,哪怕站在法律角度,输的都是刘鹏飞。当然,作为周康市委常委,班子成员,他不希望看到周康任何不利的结局。

    因此,邱再三强调,“我还是希望先带走他们。但绝不妨碍你们的调查,随叫随到。”

    这句话,是邱少阶的底线,既不让刘鹏飞走得太远,又能保证几个孩子不进局长里吃苦头。

    但刘鹏飞不仅不领情,反而面无表情地看着邱少阶,语气冷漠,甚至带着一点嘲讽意味道:“邱书记是纪委领导,是监督者,但不能搞特权,凌驾于法律之上吧?”

    这句话很打人,邱少阶没想到刘鹏飞如此不留情面,他苦笑道:“刘书记,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本来,刘鹏飞不是个没有度量的人。只是目前周康的局面比较胶着。

    他是老周康人,周康的所有情况,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在赵卫国没来以前,周康的两套班子中,他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但是现在,他被逐渐蚕食,他因此不能退缩。

    如果连自己儿子都护不住,怎么维护党委老大的权威。

    特别是今天上午,赵卫国居然对他说,要重新考虑太和厂招商之事,把他当场气得不轻。他咽不下这口气,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既然如此,那就通过儿子这件事情立立威,竖立标杆!

    刘鹏飞眉毛陡竖,厉声道:“舒局长,带他们接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