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1章 【让他打电话】

正文 第31章 【让他打电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黄战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在看见有人破门而入时,右手已经摸出了手机,第一时间拨出号码,通知在楼下吃饭的几名保镖。

    他们几个人之所以打架从来没吃亏,不是因为他们能打,而是崔胡两家给儿子配备了能打的保镖。

    黄战拨出电话后,两名面带匪气的男子已经冲进了房间,他顺手抓起桌子上的红酒,朝着来人的头顶砸去。

    前面的两名男子急忙一让,他们身后的一名男子却无法躲避,被砸在肩膀上,酒瓶然后撞在门框上,“嘭”地爆绽出一蓬血红色,顿时染红了几名男子的衣服,而且一股浓郁的醇香四溢。

    崔猛急道:“哎呀!我说战哥!这可是七八年的拉菲啊,你也忒浪费了吧……”嘴上虽这么喊着,他的手上也没闲着,抓起果盘便砸。

    胡四海没东西可摔,他抓起一把椅子猛砸,“我艹,哥们正无聊呢,陪你们玩玩……”

    陈静秋吓得小脸发白,浑身哆嗦着抓住郭小洲的胳膊。

    郭小洲一看这三位大少的凶狠打法,就知道他们具备打群架的丰富经验,绝对吃不了亏,于是拉起陈静秋,躲到包厢的圆形沙发旁,等着看热闹。

    黄战三人兴奋得乱吼乱叫,抓起被胡四海摔碎的椅衬、椅靠、椅腿,照着来人乱抽乱劈。

    纪玉东活该倒霉,本指望来出口恶气,没想到刚进门,先遭到红酒泼洒,然后被椅腿抽打胳膊和脖子,疼得他倒退着爬了出来。

    和他一起进来的四名同伴有两个破了脑袋,一个折了胳臂,一个个狼狈逃窜,挤出包房。

    正这这时,一群男子簇拥着一个小白脸从楼梯走上来。小白脸长得蛮精神,身穿白色的限量版BOOST恤,欧式七分裤,胳膊下夹着一只法国都彭手包,迈着霸王步,眼睛里露出惊讶之色,“咦!咦!玉东,你们怎么跑出来了?不是来踩人的吗?我艹,不是被人反踩了吧?”

    “郜哥……他们……”纪玉东看见刘郜,诉苦道:“小弟栽了,这群外马下手凶狠……啊!啊!”纪玉东的苦还诉完,黄战挥舞着椅腿冲了出来,吓得纪玉东连滚带爬。

    “我艹尼玛戈壁,反了天,敢在周康和哥们抖狠?兄弟们,操家伙!给我往死里打。”刘郜嚣张的挥动手臂。他身后的一群人“刷”地冲了上去。

    黄战虽说手里拿了根椅子腿,但三下两下便断裂成三四截,况且好汉架不住人多,七八条腿凌空踢打,把黄战硬生生逼进包厢。

    刘郜眺望了包房一眼,不屑一顾地对纪玉东道:“玉东,你也太衰了吧,五六条大汉,被四个人追打?”

    纪玉东又气又怒,但在刘郜面前,他那敢发火啊,只能讪讪陪笑,“郜哥你不来,兄弟我栽定了……”

    被一群大汉堵屋包围,包厢里的四个男人个个不慌不忙,只有陈静秋一副颓丧失魂的样子,紧紧抓着郭小洲的胳膊,瑟瑟发抖,带着哭腔道:“小洲哥!你们不知道他们的厉害,让我去求他,求他放过你们……”

    郭小洲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你怎么求他,答应他的要求?”

    听到这句话,陈静秋小脸发白,松开郭小洲的胳膊,默默低头,半天没有开腔。

    郭小洲本来想和她开开玩笑,缓解下她的恐惧情绪,没想她当了真。

    “秋秋,你别担心,整个西海省里没多少年轻人比得过这屋子里的三位。”郭小洲安慰道。

    “可是……那个姓刘的,据说是市委书记家的儿子,纪玉东的大哥……周康没人敢招惹他们……”陈静秋可怜兮兮道。

    “哦,是刘鹏飞的儿子?”郭小洲眯起了眼睛,他觉得越来越有趣了。刘鹏飞是力主引进瀚宇集团的人,而赵卫国虽然接受了他的意见,但一名市长原则上无法掰过书记的手腕。他是不是借机给赵卫国出点力。

    郭小洲看了看黄战等人的表情,虽然被十几人围堵,但他们脸上却没有任何慌张,足见有后手。至于是什么后手,郭小洲暂时猜不透。

    正在这时,刘郜阴沉着脸走进包房,目光从四个男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陈静秋身上,眼中精光一闪,俗话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有的男人一生都在追求温柔御姐,有的男人一生都臣服于霸道女王。而刘郜却喜欢不化妆,素面朝天的清葱小白菜。

    况且陈静秋在宁静中还不乏性感,更重要的是,她瑟瑟发抖的娇弱姿态,不仅激发男人的保护欲,更激发了他的占有欲。

    刘郜扯了扯嘴角笑了笑,“你们这群孙子胆子不小,敢在周康挑事儿,哥哥我今天难得心情好,给你们一个机会,给我兄弟跪下磕头,哥哥我放你们一马。当然,这妞得留一宿。”

    听到刘郜说放他们一马,纪玉东张了张嘴,他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郭小洲,当他听完后一句时,整个人心一冷。自打陈静秋十天前到茶吧上班后,他如见天人,更担心刘郜这个色中恶魔看见,他店里两个小有姿色的服务员曾经被刘郜酒后施暴。因此,他在陈静秋上晚班时,尽量不喊刘郜过来,就是拍被刘郜给看见。

    谁知千躲万避,最终也没躲过,还是被刘郜看见。

    纪玉东现在是欲哭无泪。他是打心眼里真心喜欢陈静秋啊!否则,他在店里随便使点手段,比如灌酒下药什么的,早就得到了她的身体。可是他贪,他想连她的心也一起收藏。

    陈静秋听到刘郜的话,颤抖的身体竟然平静了下来,女人原来就是坚强的动物,比如陈静秋,随着她的苦难和阅历的增长反而会更坚强,只是她很少展现她的坚强。因为对她来说,坚强意味着苦难!

    胡四海的眸子寒光骤闪,低吼一个字:“滚!”

    刘郜脸色一冷,冲着胡四海阴阴一笑,“就冲你这个字,老子今天不找人暴你菊花,老子不要姓刘。”

    “嗨!小四,有人想暴你的小稚菊!”崔猛不仅淡定,而且轻松地跟胡四海调侃!

    胡四海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眼红得狠,要不我把这光荣使命转交给你?”

    见他们在众人围逼之下依然能谈笑风生,刘郜再傻也能分出这几个人不简单的结论。他皱了皱眉头,低声问纪玉东,“他们是什么身份?”

    纪玉东一直处于悔恨之中,他无力地摇了摇头。在他想来,刘郜就是周康的第一大爷,没有他摆不平的事,他看上的妞就没人能逃脱。

    刘郜本想盘盘对方的底,又怕掉份失面子,遂一咬牙,厉声道:“给我打,打服了再说。”

    他身后的一群人顿时叫骂着往里冲,谁知叫声刚起,走廊处传来“嘭砰砰嘭”的拳脚声和惨叫声。

    三个中壮年男人如蛟龙出海,猛虎下山一般,眨眼睛的功夫,刘郜带来的十几个小弟倒了一走廊,直把纪玉东惊得连揉眼睛,这尼玛来的是武林高手啊?

    刘郜见识比他广,从三名中年男子的气势表情以及简洁有力的动作上看出,这是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兼打手!看来打是打不过了,刘郜刚摸出手机,手腕子已经被一名保镖给反叼,接着一个大背手倒地,他还来不及呻吟,半张脸带嘴巴已经给一只大脚踩得死死的。

    湖四海蹲在他面前,抬手“啪“扇了他脑壳一巴掌,“你他NND还惦记着老子的菊花不,你暴、暴、暴尼玛戈壁……”

    胡四海每说一声“暴”字,便扇一巴掌。

    刘郜长这么大,何尝吃过这种亏,开始还疯狂的挣扎着朝胡四海吐口水,十几巴掌之后,他算是彻底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

    “喔……呜……”他想开口认输,无奈胡四海不给他这个机会。

    纪玉东吓傻了,浑身一颤,终于清晰过来,大嚷道:“他是刘书记的儿子,他爸爸是周康市委书记,你们惹下天大麻烦了……”

    黄战耸耸肩,扭头问崔猛,“周康是个县级市吧?”

    崔猛细声细气道:“顶天一个正处级。”

    胡四海脚没松,冷笑道:“当真以为天下无官了,一个正处在老子面前拽?”说完脚下发力,踩得刘郜大声惨叫。

    纪玉东瞳孔猛缩,对方竟不把一个市委书记放在眼里?虽说周康只是个县级市,但刘鹏飞大小也算执掌一地的父母官,在周康,还真没人比他大。他现在懊悔不已,上楼前他特地和水晶宫老板打过招呼,二楼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上来。

    现在真是自己拉屎自己吃!

    郭小洲忽然出声道:“小四,放开他。”

    胡四海看了郭小洲一眼,眼睛不经意落在陈静秋惊恐的眸子上,心中一软,松开脚。

    刘郜狼狈地爬起来,第一件事情便是去摸摔在地上的手机。

    黄战抢先一步踩上手机。

    刘郜敢怒不敢言地抬头看着黄战。

    郭小洲淡淡道:“让他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