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30章 【麻烦】

正文 第30章 【麻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陈静秋根本没心思吃饭,她其实早在一小时前就打完点滴,可以出院回家,但因为郭小洲说中午会带稀饭给她,她就一直等在医院。

    谁知茶吧的老板纪玉东忽然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昨晚她因为胃疼,提前请假回家。

    于是她回答说,在医院。没想十分钟后,纪玉东带着果篮和一个红包跑来医院,结果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别担心,以后不去他的店工作就是,走,吃饭去。”郭小洲泰然自若向前走。

    陈静秋像个做错事的的小孩子跟在他身后,欲言又止道:“纪老板人很坏,我担心他会报复你……”

    “报复?”郭小洲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比别的他没有,玩阴的他不怕,在公安条口跑了一年半新闻,广汉市包括下面分局领导,他没有不熟的,一个电话可以解决问题。他现在担心的是黄战他们的心态。

    虽然他的工作地点和职业迟早会被黄战等人发现,但他却不希望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提前发现,这样他就很被动了。比如,黄战等人会不会质疑他提出的纺织品贸易公司的建议,是为了消化太和厂的棉纱?

    而且黄战等人不打招呼就突然杀到了周康,他还不能逃避,否则一切计划将化为泡影。

    安慰了陈静秋几句,两人来到了水晶宫大酒店的台阶前,刚要给黄战去个电话,黄战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人没到,大嗓门先行,“大师你可算是来了!”

    郭小洲听到大师两字,脸皮子一热,正容道:“要么喊我郭哥,要么喊我郭厂长,大师就免了。”

    黄战嘿嘿一笑,“我还是喊郭哥吧,显得亲热!”说完他才扫了扫过陈静秋,纵然是见惯美女的他,不由吹了声口哨,亲热地巴结道:“这位是嫂子吧!”

    陈静秋脸泛霞红,连连摇头。

    郭小洲轻描淡写道:“一小妹妹。怎么,不请我进去?”

    黄战回神,“请,请……”

    黄战带着他们来到二楼的一间包房前,神秘兮兮道:“郭哥,猛子和小四都来了……”郭小洲还没来得及想清楚,这猛子和小四是那路神仙时,黄战一把推开大门,扯开嗓子吟唱道:“两位,快快恭迎大师!”

    郭小洲一眼看到包厢里坐着两个年轻人,第一眼瞅着有点眼熟,第二反应想起了贸易公司的另外两个少爷,崔猛和胡四海,猛子,小四是谁便跃然而出。

    崔猛长得和他的名字绝然相反,不仅和猛完全不挂钩,而且非常秀气,秀气得带点粉脂气,白白晶晶的皮肤,秀气的身材,紧身T恤,瘦腿裤,脸蛋漂亮得令陈静秋也暗暗吃惊。

    胡四海外号小四,但他却长得一点也不小,甚至比高大威猛的黄战还要高出三四公分,一身正宗JEEP野战装,看上去野性而彪悍。

    崔猛在午夜兰花亲眼经历过郭小洲的神通,他对郭小洲一直是念念不忘,经常在朋友面前炫耀大“大师的神通”,之所以按郭小洲的建议成立贸易公司,除了黄战以外,崔猛在里头也下足了功夫。

    “终于见到大师了!”崔猛娇滴滴地起身相迎,眼眸里全是兴奋,如同追星族遇到了心仪的明星。

    胡四海微微起了起身,态度不卑不亢,相比黄战和崔猛,他显得从容而淡定。他和崔猛黄战的友谊经历过无数次的惹是生非而建立起来的,不是寻常的狐朋狗友,整个西海省的著名公子群中,黄战和崔猛是他唯一的兄弟朋友。上次午夜兰花闹事,他恰好提前离开,没有目睹“大师”的风采,但鉴于两位兄弟一副死心塌地的怂样,他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反正甩几百万玩玩,没所谓。

    但是这次调查出“大师”只是周康太和棉纺厂的一个挂职副厂长,再加上开的这家贸易公司又是“大师”忽悠他们专门卖棉纱,他心中顿时把“大师”归类于神棍之列。这次来周康也是他极力要求的,他想看看这个所谓“大师”的嘴脸,惹火了他,他能当场拔下“大师”的皮。

    黄战指了指崔猛,乐哈哈道:“猛子郭哥见过,那晚他也在午夜兰花。”接着指向胡四海,“小四,大名胡四海,他本来那天也在,提前走人,没眼福啊!”

    “郭哥请坐。”不等众人答话,黄战吆喝,“大家都坐……”

    直到都落座,崔猛轻摇手指,点了点陈静秋,细声问黄战,“这位漂亮妹纸是?”

    粗心的黄战这才介绍:“呃!郭哥的小妹妹……”

    胡四海瞟了陈静秋一眼,眼睛一亮,他没想到,偏僻的周康竟然有如此绝色,接着又瞟了一眼,再接着目光落在陈静秋的衣裙和凉鞋上,若有所思……

    陈静秋感受到几道打探的目光,虽然说她早已习惯这种眼神,但当着郭小洲的面,她第一次觉得有些自卑,她偷偷把脚前伸,直到桌布阻挡住她的凉鞋。

    “服务员,点餐!”黄战示意包厢站立的服务员拿菜单。

    接过菜单后,他径直递给郭小洲,“郭哥点。”

    郭小洲婉拒,“我无所谓吃喝,随便。”

    “不行,今天郭哥是主客,这菜你不点,谁都没资格点。”

    崔猛也一旁说:“一定得郭哥点。”

    郭小洲无奈,随便点了几道清淡菜,最后想了想,问服务员,“你们店里有什么滋养肠胃的汤,有的话,上两份,另外先来碗稀饭。”

    要知道水晶宫酒店是周康最好的酒店,菜肴不比广汉差,而且这间包房设有最低消费,听到郭小洲点稀饭,崔猛一愣,胡四海眼睛皮子一翻,黄战苦笑道:“郭哥别给我节约,兄弟我酒菜钱还是有的。”

    郭小洲淡淡一笑道:“我这……妹妹今天肠胃不舒服,刚出院,我点些清淡点的,你们自便。”

    胡四海开口道:“服务员,来一道党参元蘑牛肉汤,一道桂枣山药汤。”说完对陈静秋道:“这两道汤我妈常喝,她的肠胃也不好。”

    陈静秋轻声说:“谢谢!”

    郭小洲刚想问他们为什么忽然来周康,他的眼睛不经意从窗户里看到酒店前驶来三辆车,车上下来一群年轻人,他正要回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不久前在医院纠缠陈静秋的茶吧老板纪玉东。

    纪玉东的左脸颊上缠着纱布,嘴里嚷嚷着朝酒店楼上指指点点。

    郭小洲心中一紧,这小子带人报仇来了?脑子快速转动,搜索着周康公安系统的熟人,他认识周康市公安局的一位管宣传的副局长,电话也有,他要是开口,对方肯定给面子,但他现在摸不清纪玉东的底细,如果对方的背景大过公安局的副局长,那么他找人也是白瞎,他一边琢磨着,眼睛落在黄战等人的身上,忽然计上心来。

    眼前三位大少爷的背景在西海省是可以横着走的主,黄战的父亲本来就是广汉公安系统的高官,崔家和胡家上市公司的背景,即便是周康市委书记也不敢怠慢。

    于是他佯装盯着黄战和崔猛的脸看了几眼,惊讶道:“黄战,你们今天有些小麻烦了……”

    他的话音刚落,黄战和崔猛一惊,追问:“什么麻烦?”

    胡四海眼睛里流露出嘲讽的笑意,“别的地不敢说,在西海省范围内,谁敢找我们几个的麻烦。”

    崔猛细声细气反驳道:“小四你也太自大了吧,上次午夜兰花,不是……”

    胡四海打断他的话,“午夜兰花的事情只是个例,概率小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属于常态。”

    “小四,你别打岔,听郭哥说。”黄战是郭小洲的绝对粉丝,他不是个没脑子的纨绔少爷,郭小洲最令他吃惊的其实不是午夜兰花的表现,而是他提出的轻纺贸易,三家的家长几乎异口同声的赞成!这比中奖票还要难得啊!这三家不知道养了多少商业高手,要在商业上获得他们一家的首肯都不容易。还有那个牛逼哄哄的肖小斌,不也对郭小洲推崇备至。

    “严格说起来,不是你们的问题,而是受了无妄牵连……”郭小洲模棱两可道:“当然,如果你们今天不来周康,也不会有这个小麻烦。”

    黄战不仅不慌,反而兴奋道:“什么小麻烦,那方面?”

    崔猛也跃跃欲试道:“哥什么都怕,就是不怕麻烦。”

    “有人找茬……”郭小洲话音刚落,包厢的大门“砰”地被人踢开,一群男人气势汹汹地出现在门口。

    纪玉东手指包厢,大吼道:“在这里,给我打!”

    黄战和崔猛纷纷朝郭小洲投以膜拜的目光,“咦!真灵!”

    便是神情冷淡的胡四海也瞬间坐直了身体,暗呼:“邪乎!还真有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