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2章 【铁口直断】

正文 第2章 【铁口直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说着秦风又踉跄着身子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熟料这个“搅局者”不依不饶道:“这女孩,你动不得。”

    “咦!咦!老子为什么动不得?麻痹的!你是想找抽不是……”秦风眼睛一翻,几个死党倏然围了过来,四五只手在郭小洲身上推搡,谩骂。

    郭小洲一边缓缓后退,一边举起双手示意他并无恶意,仍然笑容可掬道:“我没有恶意,我是担心你受伤害……”

    秦风豁然大笑,“麻辣个痹!老子受伤害?哈哈!你说对了,老子的JJ今晚倒真是会受伤害……”

    他的死党跟着爆出一阵轰笑。

    “看来我们几个都会受伤害……”

    “妹纸!请狠狠伤害我吧!”

    “小妹妹!哥不怕被你们伤害,对哥狠点,再狠点……”

    郭小洲淡淡笑了笑,目光直视一名带金丝眼镜的富二代,“你前天见了血,差点丢命。”

    然后转向另一个白胖子,“你家里上星期遭了灾,折财!”

    金丝镜咦了一声,“你谁……你怎么知道?”他前天在凤凰山与武江的两个猛妞飙车,在弯道处翻车,幸亏他车的安全性能够强,仅仅手腿擦破点皮,因为输给两妞,他没告诉任何人。

    白胖子脸色一变:“你他M的胡说八道什么,坑蒙拐骗这套早过时了,想蒙哥几个?门都没有。”他家里上星期的确被‘梁上君子’光顾过,损失惨重,小区报了警,但父亲赶回来却义正言辞说是一场误会,说是他自己回家拿了点东西,没跟家人说,后来还劝走了赶来的警察,关上门便是一通臭骂,并警告他们母子,这事谁也不能说,权当折财免灾。嗯!他爸是园林管理局主管工程审批的常务副局长。

    但是他的几个死党却有些狐疑了。金丝镜的反应证明了确有其事,而白胖子上星期被禁足了三天,谁也联系不上他。

    其实郭小洲哪有这么神,他不过是因为身在广汉资讯最前沿,又是政法条口的记者,每天接触到的信息量惊人。

    比如金丝镜飙车的事,他看过交警部门的录像回放,当时还准备做一期交通安全节目,后来被刘敬平副台长拿下。

    而白胖子家里被盗的事情,是他去刑侦大队采访另外一个案子时,无意中听到的。

    当然,主要是这些个公子哥在广汉太有名,他认识他们,他们也许到死都不会认识他。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傲慢青年走近郭小洲,眉眼里满是不屑,伸指捅了桶郭小洲的胸膛,“算命的?给我算算成不,算准了,大爷我有赏,算不准,你准备好去收容站搬砖吧。”

    “这个……”郭小洲面露难色。

    秦风冷哼道:“怎么,不敢算?怕露馅?我告诉你,你摊上大事了……”

    郭小洲笑笑道:“行!我给你算算。阁下有龙虎身材,祖上三代必出成功人士、商贾贵人……”

    “去你M的,告诉你别玩坑蒙拐骗那套,你瞧哥几个谁不像成功人士?哪家没有商贾贵人?”

    “好!那我说细点。命理学向来有问富在鼻之说,从命理学看,人的财帛宫包含了鼻梁的赚钱的能力、准头的进财的多寡、鼻翼的理财的手法和鼻孔的消费的态度四个部位。阁下的鼻子属于猪胆鼻……”

    他的同伴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揶揄道:“黄战,他骂你是猪鼻子……”

    黄战脸现怒色,破口大骂:“你他麻痹今天不说服老子,老子要你好看。”

    郭小洲一听他姓黄,再加上之前口口声声要把他关到收容所,顿时知道他的父亲是谁,“坑蒙拐骗”也将可以正常延续下去。

    “猪胆鼻的鼻孔不昂不露,鼻翼相称,你的父辈必定富贵,而且是官场中人。”郭小洲神情自若道:“如果我没猜错,阁下最近发了一笔小财?”

    黄战愣了愣,狐疑道:“我才赚十几万块,这也算发财?我那朋友那才算大财……”

    “当然算!”郭小洲正色道:“同样的财运,也得看你怎么去把握。运气就好像火种,可以点亮一支蜡烛,也可以点燃一只火把,甚至点爆一个弹药库。当运气到了的时候,你朋友全力投入,所以他发了大财,而你却不太认真,所以你发小财。”

    黄战摸了摸脑袋,凝眸瞪着郭小洲,“真他M神了……”

    三个拥抱一团的女孩也渐渐停止了抽泣,眼睛纷纷落在“搅局者”的身上。她们此时还不知道,郭小洲到底是她们的福星还是灾星。

    秦风都忘记了装酒疯,傻愣愣盯着郭小洲。他也知道黄战这事,黄战一表哥炒期货发了,上个月告诉黄战让他炒石油,黄战没当回事,扔了十万块进去,结果四天内翻了近两番。黄战为此很是郁闷,对几个兄弟大呼后悔。

    郭小洲之所以知道这事,是因为他前天去财经办公室时,一名财经记者正在八卦这事,说是公安局黄主任家的大儿子傻了吧唧的没财运。

    围观人群也朝郭小洲指指点点。口中啧啧称奇!

    站在观众最前面,一直准备着随时出手救人的陈志和对死党的把戏虽不以为然,但一对紧捏的拳头,却暗暗松开。他知道,郭小洲已经掌控了局面。大学时代,郭小洲就喜欢装神弄鬼,也曾忽悠了不少人。

    郭小洲继续道:“你正当运,挡都挡不住!照理说无事不顺,但是要注意,千万别跟运同样旺盛的人斗,两虎相斗,必有双伤!就好比钻石戒指不能跟钻石戒指磨擦一样的道理。”

    “嗯嗯!有道理,您继续,继续……”黄战不知不觉中使用了敬语。

    秦风忽然瞟了罗薇一眼,心想,这哪跟哪啊?和一个半神经病玩上了,忘了正事?他忍不住说道:“难道她们也是正当运之人?”

    黄战和同伴齐齐点头,觉得秦风问得妙。

    郭小洲的眼神落在罗薇身上,缓缓摇摇头,“不,她们三人之中有人正走霉运。一个运旺的人去欺负一个霉运者,好运不仅走不长,而且会传染霉运……”

    “霉运,你怎么知道她们是霉运,你就瞎蒙吧……”秦风出言讥讽道。

    郭小洲的眼睛再次落在罗微身上,“她家今天便霉运缠身,双亲必有一人遭难。”

    秦风还没来得及震惊,罗微娇声怒斥道:“你……胡说什么,我父母好好的,你,你这江湖骗子……”

    郭小洲淡淡道:“我猜你今天没带手机吧。”

    罗薇轻“啊”道:“你……蒙对了,我下午出来忘记了……”

    “如果你带有手机,现在肯定不会出现在夜店,而是在家陪你母亲。”郭小洲肃容道:“你出门了,便是霉运的延续性!”

    这次连秦风都懵了,罗治国被双规的事情下午发生的,知道的人没几个,这“江湖骗子”却知道,真是出了妖孽……

    黄战开口问:“照您这么说,我们今天快活不了?”

    “是的。绝对不能,人愈在运上,愈要谦和收敛……”郭小洲说着,忽然看到了新闻部的几个同行偷偷竖起了摄影机,他笑了笑,对秦风道:“不信我们打个赌,你敢动她们一根毫毛,你的麻烦也就来了,而且连绵不绝。”

    秦风本来还考虑是不是今天暂时放过罗薇,一帮朋友被这个半路杀出的江湖骗子唬得一愣一愣的,很难再有心情快活,但他虽然没有醉酒,却已经喝到了兴奋点上,被郭小洲的话一急,当即翻脸:“老子偏偏不信这个邪!今天晚上老子还偏要玩玩这个霉运妞,看能传染什么给老子……”

    郭小洲身子轻轻一让,让镜头能更清晰地偷拍到秦风的嘴脸,“你可以是无神论着,你可以没有信仰,但你却不能漠视法律!”

    “法律?在广汉,尼玛法律姓秦你知道不……”秦风似乎受到了自己豪迈话语的激励,上前揪住罗薇的手腕,便往外拖。“……跟老子走!”

    正在这时,一群警察冲了进来。

    郭小洲缓缓朝陈志和的方向退去,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陈志和悄悄对他竖起大拇指。

    “你丫真阴险!”

    郭小洲做了个深呼吸,静静道:“看对什么人。”

    “闪人还是继续喝酒?今天我请。”陈志和笑眯眯道。

    郭小洲咧嘴笑了笑,目光瞟至闹哄哄的一团人群,“酒是调料,热闹才是主食。好戏才刚刚开始!”

    “是不是啊!我发现你丫装神弄鬼的水平有了飞跃长进……破解给听听?”

    “不成。”郭小洲坚决摇头。

    “我再请你三餐,成不?”

    郭小洲淡淡一笑,“知道魔术的魔字是怎么写的吗?上面一个麻痹大意的麻,下面一个鬼。观众麻痹大意了,魔术师才能在下面搞鬼。人啊!只要认真起来,个个都是魔术师。”

    “认真,你丫认真过吗?”陈志和说完,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两人同时陷入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