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28章 【挂职干部也是干部】

正文 第28章 【挂职干部也是干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他的声音刚落,顿时无数双眼睛刷刷地射向他。

    严大宽的眸子里开始是难以置信,然后是愤怒,但为官多年,他哪怕以强硬著称,但对摸不清底细的人,他还是比较珍惜羽毛的。特别是郭小洲这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世界体系里还远没有养成敬畏之心。

    而且郭小洲看向他的目光坦然而坚定,没有一丝一毫的躲闪和犹豫,更令他心生疑惑。

    当然,他不开口,自然有手下为他探路。

    几名科室主任纷纷呵斥郭小洲,“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倒是周达福眼尖,他认出郭小洲就是昨天在原料仓库里给他难堪的挂职副厂长,他愤然伸手指向郭小洲,“又是你,你小子是不是饭吃多撑的?一个挂职小干部,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郭小洲淡淡一笑,“挂职干部也是干部。”

    严大宽眸子一寒,听到挂职干部时,他便明白了郭小洲的身份,这几天他忙于和瀚宇谈判,但知道太和厂来了位挂职副厂长。

    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他便可以放心大胆惩罚这种人。

    周达福大步走到郭小洲身前,抬手指着郭小洲的鼻尖说,“你信不信我让你马上下课?”

    周达福这种嚣张的话都能说出口,郭小洲越是藐视他,虽然瀚宇集团有传说中的高层背景,但一个在公开场合叫嚣让谁下课的商人,显然脑袋中缺根弦。

    便是连严大宽也皱了皱眉头。

    孙慧敏看着郭小洲屡次想说话,但话到嘴巴又缩了回去。

    “我不信!”面对周达福近在咫尺的胖手指,郭小洲的身体反而越来越放松,他就是要激怒对方,对方越愤怒,就越容易露破绽。

    “好,你等着,我这就给你们赵市长打电话……”周达福哆哆嗦嗦地拨出号码,一副要你好看的架势。

    严大宽的脸色愈加难看,他这个工信委主任在这里,你周达福还给市长打电话,这不是明显告诉赵市长,他严大宽无能吗?于是他伸手阻拦周达福继续拨号,面无表情地看着郭小洲,“你是共产党员吗?”

    郭小洲微笑道:“严主任是工信委主任,我的资料想必几天前就在您的办公桌上,您应该很清楚我是不是。”

    这一反击令孙慧敏暗暗称赞!

    作为太和厂的直属管理部门,严大宽如果不了解挂职干部的资料,是失职。这也就是说,严大宽无法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首次交锋完败。

    有人扇他的脸,而且还只是一名挂职小干部,还要跟他叫板,这种气,严大宽从未受过,也受不了。先例一开,以后他怎么当领导?

    严大宽有些后悔,前些时太忙,他真没怎么认真看郭小洲的资料,但是他看人很准,这个年轻人的眼神里没有半丝退缩的意思,他转换话题,冷笑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够胆子!你刚才说什么?下也白下,什么意思?”

    郭小洲淡笑着说:“我的意思是,您下这个命令没用。”

    这话等于是另一记耳光,而且“啪啪”直响。严大宽气得肺都要炸开了,他的目光愤然一转,厉声道:“谁是负责生产的领导?”

    周围倒是围聚了几十名太和厂生产工人,纷纷躲避严大宽的目光,有胆小的脚下一滑,选择闪人。

    “难道没有领导?喊你们的车间主任来。”

    还是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倒是又走了一批工人,当着严大宽的面,把生产出来的棉纱用叉车转运到成品仓库。

    严大宽的脸上再也挂不住,他拔腿便往车间里冲。

    这时,他的一名下属,附耳说了一句话。

    严大宽目光一凝,缓缓道:“魏山?给我把他找出来,我要看看,他有几大的胆子。”

    工信委三四名中层干部进入车间寻找。

    车间门外的人分成三拨站着等待。严大宽和周达福;郭小洲和孙慧敏;厂保安和一些机电工。

    孙慧敏低声说:“你为什么要出头?”

    郭小洲耸肩道:“你是一把手,一把手不能轻易上阵。”

    孙慧敏欲言又止道:“你虽然是挂职干部,理论上不归周康管辖,但严大宽是你的顶头上司,将来你的履职报告归他写……如果他不给好评,你回去就麻烦了……”

    郭小洲洒然道:“我执行的是赵市长的命令。难道他比赵卫国还大?至于以后,谁知道呢,就目前为止,严大宽的特权作风,难道不该坚决抵制?”

    郭小洲说这句话时,浑身上下都焕发出一种男子汉特有的个性光辉。孙慧敏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欣赏他了。

    有男人的担当,勇气,并且不乏智慧!

    孙慧敏不管在税务系统还是在纪检,都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但是在这个年轻男人面前,她总觉得自己有些心虚,“你确定魏山敢违抗严大宽的命令?魏山目前毕竟是严大宽的手下,按道理说,他不敢违背……”

    “我们赌一赌?”郭小洲气定神闲道。

    “赌?赌什么?”孙慧敏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如果严大宽铩羽而归,你输。如果太和厂停工,我输……”

    孙慧敏面颊升起一抹红晕,“嗯!赌注是?”

    郭小洲目光肆无忌惮地盯着她,缓缓道:“在原则和法律范围内,我们输对方一个要求。”

    孙慧敏怔了怔,既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他没有说出龌蹉的赌注。“比如……”

    “吃饭,或者……”

    正在此时,几名工信委的工作人员先后出了车间,走到严大宽面前小声说着什么,严大宽的脸色铁青,怒骂:“你们是饭桶啊,他能藏到呢儿去?难道要我去亲自去找?我要是找到了呢?”

    周达福眼珠一转,“要不,我给殷总打个电话,分分钟解决。”

    严大宽心里直想骂娘,瀚宇集团殷总是什么人,这种事情去找殷总,这不是让他脸上无光吗?再说,他一直都想借这个机会和大名鼎鼎的殷总搭上线,这个政商圈的名女人如果肯为他说句话,他的仕途将一片光明。

    “无需惊动殷总,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周达福哪敢给殷总打电话啊,他最怵这个女人,当初他接下太和这个任务时,是对殷总立了军令状的。本来一片坦途,不日即将评估签约,谁知被一个挂职的小青年给搅合了……

    严大宽拿起电话,正准备给供电局拨打电话,他要采取强制措施,停太和厂的电,看他们怎么生产。

    正在这时,许长德从车间走了出来。严大宽缓缓放下电话,绷着脸对许长德说道:“许长德,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有没有领导?”

    许长德是太和的元老,讲资历,他当车间主任时,现在的几位厅局级领导曾经都是他的下属,他在厂职工中具有绝对的威望,不过自打他被排除出管理层,给了个可有可无的工会主席头衔后,他便成了领导眼中的“老刺头”。

    既然是“老刺头”,说起话来就不那么客气,“我尊敬负责有担当的领导,我痛恨不为职工考虑,一味投上级所好,你好我好职工不好的领导。”

    严大宽觉得今天是他的灾难日,先是一个年轻的挂职副科长根他叫板,接着“老刺头”不仅不买账,而且语气很不客气。他刚才头脑发热,一时间忘记了许长德的“光辉历史”。别说他啊,就是市长和书记来了,这老头子倔起来一样翻脸。

    对于别人他或许还有办法压制,比如魏山,当初不也是个“铁脑壳”,但他有老婆孩子,可以通过给他老婆孩子施压的方法逼魏山低头,老老实实做人。可许长德是一孤老,父母双亡,无妻无子,浑身都是铁板,踢他先疼自己。

    他后悔,今天怎么就那么冲动呢,现在上下两难,洋相出尽。

    “老许,你是太和厂的元老,也是公会主席,你应该为太和厂着想,太和厂连续几年亏损,为此,市委、市政府决定对太和厂进一步深化改革,通过引入有实力的公司实行兼并经营,来保一方平安,你难道不想看到同志们下个月就开始发工资吗?你难道忍心看着太和厂破产倒闭?”

    许长德语气生硬的说道:“严主任,你如果能保证兼并租赁后太和厂新老职工的权益,工人们觉得没话说。”

    严大宽强压怒气,笑眯眯道:“不是正在谈判吗,老许,要不你也来参加谈判工作,代表广大工人提出意见。”

    许长德没想到一贯以强硬著称的严大宽竟然软了,他从车间走出来时,心中已经有了和严大宽硬碰硬的心理准备。但现在,就好像他一直积蓄力量的一拳打空了,对方不接招。

    见许长德有些迟疑,严大宽语重心长说道:“老许啊!我们都是为了广大职工,这样,你先招呼停产,有任何话都可以坐下来说嘛!”

    一听说停产,许长德的一双浓眉陡竖,“我还是那句话,除非你保证,太和厂的职工在兼并后继续按规定缴纳养老、失业、工伤、医疗等保险费,裁人规模不能超过千分之五……”

    严大宽哪敢保证,连续几次谈判他都有参与,瀚宇集团的条件之苛刻,简直就是要周康市把太和厂白白奉送,还要免除债务,这不,惊动了省农行。

    他脸颊微微抽搐,强打笑脸道:“都可以坐下来谈嘛。”

    许长德死咬不放:“你不保证就免谈。”

    “你……”严大宽气得身体颤抖。

    正在此时,郭小洲上前打圆场道:“严主任,许主席,都别动气。”

    严大宽狠狠瞪了他一眼,心里暗骂,不都是你搞出来的事,回过头来装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