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24章 【利益】

正文 第24章 【利益】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颜婕在电话里轻嗯了一声,“关于瀚宇兼并太和厂的事情?”

    “您也听到消息了?”

    “周康市委市政府已经给大市发来了申请文件,大市原则上放权。”

    “我反对在这个时刻兼并或租赁,太和完全可以自我挽救。”

    颜婕在电话里静了片刻,“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见一见周康市的赵卫国市长,希望能说服他。”

    “好,我尽量给你争取这个机会。”

    “谢谢颜部长。”

    颜婕没有和他客套,而是意有所指道:“我得到一个消息,瀚宇集团其实是周康市的刘书记请来的。赵市长并没有特别的倾向。”

    郭小洲沉默半晌,“我明白了,您是让我在政绩和责任方面找到赵市长的突破口。”

    颜婕淡淡道:“我可没有这么说。”

    郭小洲笑了笑,“还有件事情要请教您,我准备了后续的计划,如果赵市长那里打不开缺口,我会通过关系,在省报刊发文章,关于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不好!你只需要记着一点,决策失误是最大的失误,这与决策者在做出判断时对信息的取舍有直接的关系。我如果是赵卫国,我肯定不会接受瀚宇集团。因为谁都知道,瀚宇集团是刘书记请来的,有了成绩是书记的,出了问题,是市长的,他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颜婕说:“另外,赵卫国是三年前出京都空降而来的,为人低调,但背景了得。你只要能说服他,这件事情就等于板上钉钉。”

    郭小洲拍马屁道:“颜部长的政治能力强。”

    “能够建立功业才是最大的政治。”颜婕显然不吃他吹捧的一套,直接挂断电话道:“我一会给你答复。”

    “背景了得,背景了得……”放下电话后,郭小洲嘴里反复玩味着这四个字,颜婕本是传说中有京都背景的人,她都说赵卫国背景了得,那应该是真的很了不得了。如果利用得好,好处不仅仅是解决太和厂的麻烦……

    大学期间他就看过一本书,讲的是仕途法则,其中一个法则就是巴结。也就是说,光知道干不行,得掌握秘诀,有了秘诀才会有捷径。

    这个秘诀是不要怕难为情,别人巴结不到,你巴结得到;人家做不出,你做得出。如果心中怕丢面子,怕难为情,那做官的道路会非常坎坷,前途无亮。

    他决定,无论是于私于公,他都要好好“巴结”这位赵市长。

    下午五点半,他来到了太和厂的小食堂。

    孙慧敏的接风宴就设在食堂的最大一间包房。

    说是小食堂,因为它和硕大的职工大食堂仅仅一墙之隔。但分两个门进去。

    小食堂的门开在南侧,进门是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个鲤鱼池,围绕着池塘修建了一条环形走廊,绿油油的葡萄架和万年青簇拥着几个实木餐厅。其中最大一个餐厅是原厂长的专用餐厅,用来接待上级领导。其装饰程度,绝不输入任何一家高级酒店。

    宋小丽东张西望地站在门外,看到缓步而来的郭小洲,娇声道:“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

    郭小洲笑了笑,“孙书记来了没有?”

    “来了,都来了,孙书记、管后勤的余厂长、厂办柳主任、保卫科简科长……”

    “哦!”郭小洲心中一动,除了孙书记,剩下的几名厂领导他一个都没见过,这也算是硕果仅存的几大棉纺厂高管,据说余副厂长和厂办柳主任以及保卫科简家华一直在职工家属区进行“维稳”工作,今天能脱开身,证明“维稳”有了一定的成效。

    他进门后,首先举手致意,“抱歉!让各位领导久等了……”

    孙慧敏带头起身相迎,“我代表太和厂管理层,欢迎郭厂长来我厂挂职指导。”

    郭小洲道:“指导不敢,前来学习,还请各位多多照顾!”

    三个男人跟着一番客气。

    孙慧敏一一为郭小洲做了介绍。

    “这位是太和厂的余晓丰副厂长,太和的后勤大管家。”

    “这位是厂办柳则齐同志,厂办主任兼人事科长。”

    “这位是厂保卫科长简家华同志。”

    紧跟着,孙慧敏又补充了一句,“都是值得信赖的好同志!”

    对她这句话,郭小洲深有感触。一个数千职工的大厂,领导层只有眼前区区几人,三位厂长出事,受牵连的科室涉及销售,采购,财务。这也证明,这三个人的干净,或者说陷得不深。

    除了柳则齐,他和另外两名中层领导都是第一次见面。一场接风宴下来,郭小洲已经和他们熟稔起来。

    不管如何,他只是个挂职的,对在坐的任何人都没有威胁,而且他态度谦逊,没有时下年轻人的高傲浮躁,加上酒品很好,几乎立刻便获得了他们的好感。

    但出乎郭小洲的意料,酒桌上几乎没有人谈工作,谈当下的敏感形势。

    哪怕郭小洲屡次引入这个话题,但不是没人接,便是被人马上错开。

    郭小洲觉得自己应该出动出击了。

    他站起来给大家敬了一杯酒,感概道:“我的挂职不是太和厂的最好时间,甚至是最困难的一年。但我知道太和曾经有多么辉煌,数千职工,数万平方米的纺纱车间,几百台抓棉机、棉箱、粗、细纱车轰鸣运转;每天数十吨棉花在这里经过一道道工序,变为不足头发丝粗细的高档纱线销往全国各地,甚至欧美、日韩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辉煌时期,我们的太和牌棉纱还需要找领导批条子才能快速提货……”

    “太和是西海省第一家通过IS09000和ISO1400双认证体系的棉纺厂,是周康市连续七年的纳税冠军,是周康市的明星企业。”郭小洲朗声道:“我很幸运,自己能来太和挂职;我很幸运,能和在座诸位一起共职;我很幸运,因为我能亲自看到太和的崛起和辉煌……”

    “我是新人,是棉纺业内的新嫩,但我知道太和眼下的困境和难题。我是学经济的,其实,眼下的困境其实并非限于棉纺业,并非是太和一家的困境,而是大趋势。所有的企业都要经过这样的过程,从冲动期到迷茫期,膨胀期、再到冷静期,据我了解,棉纺业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提升产品品质,降低生产成本,完善产业系统是唯一的出路。”

    这番话说得是掷地有声,真挚诚恳,在坐的人都暗暗吃惊,他们彼此都流露出同样的眼神——原来,郭小洲不是下来打酱油的?

    孙慧敏更是眸露异彩。今天上午,郭小洲在她的办公室也是这般锋芒毕露,但毕竟还有点不守规矩的味道,现在却令她刮目相看了。

    因为他聪明,他要借这个机会表达自己的态度。

    因为他认真。

    她看得到的认真。

    无疑,一个认真的男人,是可爱的。不管哪个年龄段的女人,都会欣赏。

    虽然他的一番话并没有得到大家的立刻回应,但他从他们眼中依稀看到了零散火花。

    饭后,郭小洲回到他的宿舍查找棉纱销售的相关资料。毕竟,棉纱涨价是一回事,但订单多寡,渠道畅通,资金回笼和价格高低则是另一回事。

    晚上十点,他接到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一听说赵卫国市长召见,他立马关了网页电脑,下楼打车直奔市政府大楼。

    就像当初左雅说的那样,没关系没背景,每走一步都比别人困难。别人可以自己人工降雨,他只能跟在云彩后面跑,还不知道哪块云彩里有雨。但是只要有了机会就一定不要放过。所以,他才去找颜婕帮着搭建沟通平台。

    而且他知道,今晚和赵卫国的见面,将决定他未来的道路是否畅通快捷。

    因此他一路上都在考虑如何打动赵卫国。

    他知道,赵卫国不是许长德,不是孙慧敏,不是他拿出一份详尽的计划书和美好宏图就能打动的。

    他的计划书能打动许长德和孙慧敏,是因为,许和孙都是太和厂的领导。许长德更是太和的元老,他几乎把太和当自己的家一样珍惜;而孙慧敏则很有可能是太和厂的最后一位党委书记,没有人愿意自己成为太和的掘墓人,在太和的历史中留下不光彩的记号。

    那么他拿什么打动赵卫国呢。

    赵卫国同意他的计划书有什么好处?又有什么风险呢?

    风险和好处的比例是多少等等。

    他记得有一条仕途法则是:只要对自己有利的,都是正确的。

    那么怎么才能对赵卫国有利呢?他其实也考量过。赵卫国是京都人,是空降的少壮派官员,而且颇有背景。这样的中年官员,最需要的利益是“政绩”。有了政绩,他才能站得更高。

    那么他所做的计划书的宏图还画得不够大,不够美丽,不够震撼。

    他在走进电梯的瞬间,心中已经有了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