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9章 【采购】

正文 第19章 【采购】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事实上,郭小洲还是说错了。这个世界上并不是谁拿着钱,就能卖到合适的货物。特别是大宗货物和特殊商品。

    棉花是特殊资源,受国家调控,一直没有对私人开放。要采购大批量棉花,就必须通过一些产棉区的国家棉花公司。

    郭小洲开始太想当然了,拿着钱还买不到好东西?

    第二天早上,他来到办公室,才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他拿着承兑汇票找谁买去?他一没有长期供应的棉花公司渠道;二没有这方面的资源和信息,三没有采购经验。

    郭小洲想了想,给厂办打了个电话,问宋小丽,“原料科上次采购棉花的合同在什么地方?”

    宋小丽回答:“在原料科办公室,但被封存了……不过,厂办好像有留存复印件。”

    郭小洲道:“你赶紧把最近几次棉花采购的合同复印件拿到我办公室来。”

    宋小丽的动作很快,几乎五分钟没到,便送来一叠合约复印件,“郭厂长,我把去年和今年的合同全部拿来了。”

    “小丽,谢谢你!”郭小洲连忙接过复印件,一个个翻看着。他心想,你们去什么地方采购,我跟着去就是了。

    宋小丽扭扭咧咧似乎想在郭小洲的办公室多待会,但见郭小洲低头沉入工作,她磨蹭了一会,便失望离开。

    郭小洲一边翻看合同,一边拿笔记录棉花公司的联系电话,以及法人名字。

    半小时后,他在纸上记录了十多个棉花公司的电话。

    经过分析,大多是在东部产棉重点地区。

    于是,他开始拨打第一个棉花公司的电话。

    “你好,我是周康太和棉纺厂的郭小洲,请问你们陈总经理在不在?”

    “不在。”对方说完,“啪”地压了电话。

    郭小洲感觉莫名其妙,他开始拨打第二个电话。

    “您好,我是周康太和棉纺厂……”

    “对不起,我们不和太和做生意。”电话再次被挂断。

    “咦!”郭小洲纳闷了,越想越不服气,开始拨打第三家棉花公司的电话。

    这一家倒是态度比较好,和他谈了五分钟,最后才很委婉地说,他们公司只跟太和棉纺厂的专门业务员联系,还很隐晦地反问他,你这样是抢同事的业务,业内不被允许的。

    直到后来,郭小洲才彻底明白,太和棉纺厂为了业务员之间不要相互挖墙角扯皮,为此专门制定了硬性规定,A的业务地,B就不能去,同样的,B的业务资源,A或者C都不能去,就是去谈下来了,棉纺厂最后一道签合约程序上也要被喊停。

    最后,郭小洲得出了一个比较悲催的结论,他记录所有的合约联系电话,一点用处都没有。对方棉花公司不可能舍弃合作多年的老业务员,去和一个陌生人交易。

    除非他不是太和棉纺厂职工,或者对方以前没有和太和棉纺厂发生过交易。

    想到这里,郭小洲临机一动。

    他发现东部的黄洲地区有三家县级棉麻公司和太和有过交易,那么他是不是可以去找黄洲的第四家,第五家,第六家……

    立刻翻开电话黄页,查找黄洲地区的所有棉麻公司,并迅速筛选出六家新公司。

    一一拨打电话,按照合同上的价格和棉花品级报价。

    接电话的人要么是敷衍,要么觉得是好笑,好几百万巨额棉花采购,竟然找不认识的棉花公司操作?这要么是骗子,要么是疯子!

    前三个电话他没有感受到对方的任何诚意而且价格偏高,但也小有收获,至少锻炼了他谈业务的经验。

    随后他拨通了第四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自称是棉花公司的总经理。

    他还是照着合约报价,并说出自己的采购量,以及几种品级的棉花。

    对方哈哈一笑,“你要的棉花品级我们都有,你如果有诚意,不妨过来我们的扎花厂看一看。”

    郭小洲看了看时间,上午九点半,再查了查去黄洲的列车表,当即给宋小丽打电话,让她马上订一张十一点去黄洲的火车票。同时,也给许长德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一名棉检工程师随时待命,等他通知,然后赶去黄洲配合他检验棉花品级。

    离上车还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他匆匆打开电脑,上了广汉论坛。他虽然下派挂职,但论坛版主的工作却不能落下。每天至少在线两小时也是硬性规定。

    论坛经过“随便门”的风波后,由于无数论坛ID被封杀,显得冷清了不少,他随便跟了两贴后,把目光转移到广汉的城市风采板块,所谓的城市风采,就是隶属广汉管辖的几个下级县市,其中就有“轻纺新城——周康”。

    以前他很少关注几个城市板块,因为不了解,也因为不相干。

    但是现在不同,他作为一个陌生人来到周康,必须快速了解这个城市,网络论坛是个极好的通道。

    大概浏览下标题,由于正值暑假,许多帖子都跟暑假培训和假期出游有关,然后是为数不多的赞歌贴,软文……

    他下翻了几页,正要返回上层栏目,眼睛忽然被一个帖子吸引住——“太和为什么走向没落之我见。”

    他立刻打开子栏目,正要阅读时,他的论坛短信“嘟嘟”响了起来,他点开一看,是“云云亦云”给他发来一句话:“看你在线,新工作顺利?”

    郭小洲立刻把他遇到的情况,和他即将去黄洲采购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云云亦云沉默半晌,回了一句话:“自己不打倒自己,就没有人能打倒你。”

    郭小洲回了句:“雄心万丈!”

    “万丈高楼从地起!”

    郭小洲毫不犹豫打出一行字:“永不低头!”

    云云亦云发过来一行字:“懂得提前去车站的人才永远不会错过列车。”

    郭小洲笑了笑,刚要回复,宋小丽手拿车票,兴冲冲走了进来。

    “郭厂长,拿到车票了,我已经通知厂办的司机送你去火车站。”

    “谢谢你小丽。”郭小洲匆匆关上电脑,整理桌子上的文件和合同。

    宋小丽殷勤上前帮忙,郭小洲说“不用,我自己来……”

    但宋小丽却不管不顾,抢着收拾,年轻的眼睛里不时流露出一丝妩媚和春光。

    郭小洲算是过来人,他顿时知道自己有了小麻烦。他可不想挂职期间惹这种绯闻,哪怕他是未婚人士,但挂职谈恋爱的传闻总归会影响到他,而且上头还有谢富丽一双莫名其妙的眼睛盯着他。

    他决定等工作的事情捋顺了后,再明示或暗示宋小丽,他们之间不可能。

    哪怕他的表情有些转冷,但宋小丽依然像个雌性孔雀般,骄傲地对他展示傲人的娇躯。

    …………

    …………

    郭小洲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终于抵达黄洲南站,而他所去的棉麻公司却是黄洲市下面的一个农业县张咸,距离黄洲还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

    出了火车站,他就近转乘了去张咸县的公交车,不知道是他运气太好还是太坏,破旧的中巴车刚出发,天空雷电霹雳,下起了瓢泼大雨。

    而他所坐的这辆中巴,具备悠久的“历史”,车门车窗到处漏风,雨水顽强地从车窗缝隙中钻了进来。不到十分钟,他的全身衣服已经湿透。

    四十分钟后,他像一个落汤鸡在张咸县汽车站下了车。而张咸县的暴雨此时越下越大,往日人潮拥挤的车站,居然看不到几个人影,出租车更是踪迹全无。

    他在车站等了十分钟,打车去张咸县棉麻公司已经不太可能。他遂给张咸棉麻公司拨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还是那位刘总。

    “什么,你已经到了张咸?”对方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作为棉麻公司的总经理,类似的“套话”他说了几十年,遇到陌生的电话,谈起价钱,他总是敷衍道:“欢迎你来现场看看。”

    如果是老熟人或长期客户,他会很直接地告诉人家:“你N号带棉检员来XX扎花厂直接验货上车。”

    像郭小洲这样一句“套话”便马不停蹄赶过来的人,从来没有过。

    他甚至怀疑这个姓郭的副厂长在耍他。

    “你现在在哪儿?”

    郭小洲说他在张咸县汽车站,现在外面在下暴雨,打不到车。

    “你等着,我派车来接你。”刘总放下电话,便喊来司机,让他去车站接一客户,他又想了想,匆匆赶出去,他想亲自去看看,郭小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好奇。

    在张咸车站,刘总终于看了浑身湿透的郭小洲。

    虽然很惊讶郭小洲的年轻,但郭小洲相貌堂堂,一对眸子厚实沉稳,绝对不像个骗子。他当即命令司机打伞把郭小洲接上车,郭小洲笑着摇头,“不麻烦,都已经湿透了。”说着闯进大雨中……

    看着郭小洲湿漉漉坐在车上,刘总感概地对司机说:“郭厂长是个办实事的人啊!我们上午通电话说要他来看现场,这不,几个小时候就到了咱们张咸……”

    郭小洲接过他递过的纸巾抹脸,笑着说:“没什么,我是棉纺业的新人,笨鸟要先飞!”

    本来接待业务,刘总是很少参与的,除非是长期大客户。但是这次,不知怎么着,他大手一挥,对司机说:“先去商场,给郭厂长置办一套行头,然后送去棉麻宾馆,洗个澡,换好衣服,通知销售科长来陪郭厂长谈事。”

    郭小洲客套一番,便接受了刘总的好意。去商场挑了一套内衣外衣,然后去到棉麻公司的内部宾馆清洗更衣。

    晚上六点半,他在棉麻公司刘总和销售科高科长的陪同下,吃了一顿当地风味的晚餐。结束晚饭后,刘总对高科长说:“郭厂长的职业精神让人感动,这次尽量让郭厂长满意而归。”

    接到指令的高科长连夜和郭小洲进入工作程序。

    当晚,便达成三百吨棉花的合同协议,而且付款方式也是一些棉花公司拒绝的承兑汇票形势,当然,价格比市面上稍高。

    完成协议后,郭小洲当晚便给宋小丽打去电话,让她马上安排一名棉检工程师赶来张咸县。宋小丽说马上去办,郭小洲正要挂电话,宋小丽突然支支吾吾说:“郭厂长有没有听说两条关于太和棉纺厂的消息?”

    郭小洲一听话里有话,遂问:“什么消息?”

    “市里刚选出了太和厂的书记人选……另外,有一家省里的大公司要求租赁承包太和厂,已经派人在和市政府和工信委在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