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仕途法则 > 正文 第1章 【流氓一身阿玛尼】

正文 第1章 【流氓一身阿玛尼】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西南重镇广汉的夏夜,一如天上的繁星般璀璨。

    其中最耀目的一颗星,当属广汉市著名的午夜兰花。

    午夜兰花是座夜店,是广汉夜场的金字招牌。在整个西海省也排得上名号。

    既然如此有名,自然其门如市,客似云来。

    今天也不列外,晚上九点半,整座大厅的卡座客满,便是距离演艺台较远的吧台也有八成上座率。

    吧台最边缘的两只高凳上,坐着两个男人。

    说是男人,其实也算男青年。长相稍显成熟的那位叫陈志和,体态微胖,相貌儒雅,今年也不过二十七岁出头,广汉市经侦大队二中队副中队长。

    坐在他旁边的那位称得上帅哥的男青年叫郭小洲,年龄二十四岁,广汉市电视台时讯频道记者,兼广汉论坛版主。

    在摇曳的霓虹灯和靡靡的音乐配合下,郭小洲韵律感颇强地干了一杯啤酒,然后望着吧台上方的古罗马浮雕怔怔出神,直到陈志和大声在他耳边说:“知道吗?白山矿山经济开发区的罗治国主任今天出事了……”

    他才豁然回眸,凝视着陈志和道:“你确定?罗治国会出事?”

    “确定,今天下午在蓝天宾馆正式宣布双规。”陈志和附在他耳边道:“省纪委来了名副书记,亲自督阵。规格相当高。”

    “是姓孙的干的?他又干倒了一名政敌……”郭小洲的黑瞳里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

    “不,好像是罗治国自己的问题。”陈志和呵呵一笑,似乎想避开这个话题,举杯道:“我忙你也忙,我们俩难得有个共同的周末,来来!喝酒!”

    郭小洲没有举杯,他喃喃自语道:“罗治国这人非常稳,怎么会?”

    陈志和没辙,摇头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传言说罗治国这次没争上广汉市市长一职,开始自暴自弃,据说受贿了20万……”

    郭小洲默默摇头,“哪有这么简单?你是不了解罗治国这个人,我采访过他两次。对于矿山经济,他算空降过来的半外行,却把白山开发区带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而且,此人处理问题既干练又果断。工作总是直击要害,一针见血;认准了方向,绝不拖泥带水犹豫彷徨。是个干实事的官员。他这种人怎么会为区区20万折腰?”

    “也许20万只是浮出水面的钱,水下面有多少,谁知道呢。”陈志和耸耸肩,“现在干事的不如会说的,会说的不如不说也不做的……不说也不做事,才永远不会犯错误。这就是现实。”

    “不敢苟同你的观点。白浪经济开发区首任主任金杨就是个干实事的官员,官运也顺风顺水,一路爬高,现在是华夏最年轻的副部级高官。”说到这里,郭小洲的眸子流露出点点锋芒,“金杨的故事告诉我们,事情必须做,重要是怎么做,能否找到最正确的方法和路径。”

    陈志和摇摇头,“你若有他的背景,将来的成就绝对不比他低。”

    “背景?呵呵!”郭小洲笑了笑,“谁的背景都不是白白得来的……”

    正在这时,夜店的一个角落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

    郭小洲和陈至和抬眸看去。

    一个酒兴正酣的男青年拦在三名正要离开的女孩子面前,指着中间一名女孩的鼻子骂骂咧咧着什么,旁边的两名女孩子看不过去,出声怒斥,这哥们“啪”地一记耳光,将其中一名女孩扇了个趔趄,恰好摔倒在右侧一个卡座上。

    这个卡座上正坐着四五名年轻壮汉,一水的青鬓寸板头,粗壮的胳膊上狰狞的纹身在夜灯下显得无比刺眼。

    这下热闹了。三名眼放凶光的男青年豁然起身,笔直朝闹事的男子逼去。

    周围卡座的人齐刷刷起身离座,生怕沾了火星子。

    陈至和眸光一闪,“是光头强手下的几个马仔,打女人的孙子有麻烦了。”

    郭小洲的眼睛落在醉酒男子的身上,耸耸肩,对死党的判断不以为然,“我和你打个赌,最后认输的一定是光头强的人。”

    陈志和扶了扶眼镜,“今天的单?”

    郭小洲淡淡道:“这单你埋定了。”

    “我今天非赢你一次不可……”陈志和话还没说完,脸色忽窒,低骂一声:“我艹……”

    眼见三名寸板头逼近了醉酒青年,只见另一个卡座上“刷刷”冲出来五六名男子,这几名男子和寸板头的穿戴完全是两个天地,一水的名牌,脸上都带着能搞定一切的嚣张自信。

    三名寸板气势凶悍“砰”地砸碎手中的啤酒瓶,叫嚣着要朝来人兜头砸去。

    一名年轻男子眼含不屑地说了句话。

    三名寸板先是一愣,接着一呆,最后连连低头陪不是。

    夜店的一群保安在值班经理的带领下,也冲进了两群人之间。夜店经理脸带职业性的笑容朝六七名气势卓然的男青年说着什么。

    酒醉男红着眼睛抬脚把经理踹了个狗吃屎!

    一群保安蠢蠢欲动,半躺在地的经理脸现惶急之色,连忙摆手阻止。

    “我怎么就不能赢你一次?”陈志和脸现苦笑,叹了口气,“你是怎么猜到的?”

    郭小洲洒然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穷耐克,富阿迪,流氓一身阿玛尼!光头强的马仔不是耐克便是阿迪,打人的家伙身穿阿玛尼的T恤衫,手上的手表至少值五十万以上,绝对的高帅富。他没背景,父母一定有……”

    “可是……”陈志和虽然不服气,但也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他。

    事实当然不是如此。郭小洲进店时就看到这一群广汉市赫赫有名的富二代群,他至少认识其中一人,知道他父亲是个什么角色,便是光头强也要买三分面子的地下富豪。

    寸板头消失。

    保安消失。

    围观者各回各位。

    演绎台上的歌手和乐队停止了演奏。

    嘲杂的夜店陡然安静下来。

    场地中央,七名男青年溜猴似地围着三名少女,动手动脚,口中带刺。

    陈志和面沉如水地低骂一声:“尼玛太过分了……”忽然伸手掏出手机。郭小洲伸手阻止他拨号,拿出自己的手机,默默拨了个号码,神情平静道:“警法时讯新闻部吗?我是郭小洲,有人值班吗?正好,你们马上来午夜兰花,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夜店,对,肯定有新闻价值,好!速度快点,慢了就抓不到精彩镜头了……”

    郭小洲通完话,再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陈志和,“用我的手机报警吧。”

    陈志和深呼了一口气,快速拨号,报警。

    场上的形势已经越来越不堪了,三名女孩中已经有一名女孩害怕地蹲在地上羞恐地哭泣着,另一名女孩的短裙已经被几名男人撕成两半,躲避跑动中露出黑色的蕾丝NK。

    “咦!这小*骚*货,穿的黑蕾丝啊!我的最爱!”

    “尼玛看起来清纯,原来内心如此闷骚!”

    “听说你们艺校的包夜价格是一千?老子出价一万,包你一夜如何?”

    “老子赌她是只黑木耳,她值一万,我艹……”

    “哥们上次接出来的那个艺校妹纸,模样身材,那点不如她,老子一晚上三洞齐开,不也只3000大毛……”

    中间的少女漂亮非凡,无疑是整个夜店中最璀璨的焦点,她拼命护着两名女伴,虽然有些狼狈,但气场卓绝,被酒醉男抓住了她的香肩,她依然轻蔑而从容地对这名男子伸出玉指,“秦风,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秦风冲着她打了酒嗝,醉醺醺道:“罗薇……我告诉你,你得意不了几天了,你牛叉什么?不就是靠你爸爸撑腰吗?哈哈!你不不知道?你爸爸被双规了,你还得瑟个啥?老子以前是给你爸面子,今晚……老子一定要玩到你求饶,玩死你……”

    “你胡说……”少女脸色骤变,呆了一呆,被酒醉男趁机抱了个满怀。

    “滚!”少女推开酒醉男,一记响亮的耳光,“啪!”,响彻全场。

    一群恶少纷纷起哄:“好凶残!”

    “彪悍!这尼玛上了床还不得把床铺震断……”

    “秦少,哈哈!哥们喜欢烈性妹纸,转让吧,你开个价……”

    “秦少,要不要兄弟帮你,啧啧!你一个人完全搞不定嘛!”

    秦风的红脸染上了一道狰狞,他气势汹汹朝罗薇逼去,“我艹你马格碧!老子今天不射晕你,老子跟你姓罗……”

    罗薇频频躲避。

    秦风踉跄着身子抓来抓去,“哥们儿,今晚老子请客,群P……”

    郭小洲忽然脸色一凝,“是她……”

    “谁?你认识?”陈志和奇怪道。

    郭小洲眯起眼睛轻声道:“罗治国的女儿,我上次去他家采访时见过一面。”

    说道这,他伸手拍了拍陈志和的肩膀,“你坐好,千万别参合。我去去就来。”

    “你去哪?”

    “英雄救美!”

    …………

    …………

    秦风的手刚抓上罗薇的肩膀,忽听一道清朗的声音:“且慢动手!”

    他的一对醉眼倏地落在郭小洲脸上,这张脸长得很有股子男人味,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很阳光很舒服,洒脱的笑容甚至微微有些刺人眼睛,秦风凝了凝眼,目光又落在郭小洲身上,最后在鞋子上停留了一秒钟,顿时对来人的身份有了个大概的判断——不富不贵,身份普通。

    说他醉,那是假的。谁都知道一句话,酒醉心明,但很多人都愿意自我欺骗,拿酒当道具。

    发现对方不过是只纸老虎,他醉眼一咪,“滚!别招惹大爷!”
已经是第一章章节目录第2章 【铁口直断】